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八十四章 兔子
    听见这话的人都是嘴角一抽:哎呦喂这位大爷呀,您老这话说的好像挺中肯的,结果还是讽刺人家的话,真的不知道该说您老是喜欢补刀呢还是喜欢补刀呢。

    落清秋一脸冷然:“从他们敢打主意的那一刻开始,他们就注定了今天的命运,不要以为他们可以一辈子的保留好秘密,他们也不过是个凡人,怎么可能真的不说出来?”

    炎九霄相当无奈的摊开手盯着下面正在战斗一脸兴奋的五个人:“啧啧啧,小子们呀,我是真的没办法了,这兔子可不是你们想要吃就要吃的,尤其是找对了靠山的兔子,就算是踹你们一脚你们都不能躲的!”

    落清秋微微蹙眉:“我的兔子,就算是肖想一下都是要付出代价的,这些小兔崽子敢这么惦记我的兔子,那就等着真的变成一盆红烧兔子。”

    卓月笑:“清秋,你这么凶残万一吓到小兔子怎么办?要是真的吓到了看你怎么说!”

    落清秋的呼吸微微一滞,然后摇摇头:“我的兔子只有我能够欺负,其他人想要欺负都要经过我的同意。但是在我同意之前欺负我的兔子,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他说的很是干脆决绝,仿佛人的性命在他眼中不过是蝼蚁一般,而他也真的有那个傲气做到这一点。

    场上的人根本没有注意到这边到底发生了什么,染雪学院的五个小伙子很是迅速的结束了战斗,他们同时转头看向了铭浅唯,一副“我乖不乖,我是不是很乖”的样子看着铭浅唯,一副要吃的样子。

    铭浅唯知道他们很想吃吃看上次那只兔子,但是他怎么可能答应?那只兔子可是落清秋的宝贝,要是一个不好估计是要发火的。反正铭浅唯自认为自己没有办法扛得住落清秋的出手。就算是扛得住,为什么要为了吃一只兔子而出手?这难道不是一种脑残的行为吗?

    而且普天之下兔子这么多,换一只兔子不行吗?非要落清秋养的当宝贝的那只兔子,这绝对是自寻死路。

    所以铭浅唯只是笑笑,然后诱导他们:“如果你们真的想要那只兔子的话,最好还是自己去找老落要,毕竟是你们要吃嘛,自己去要的话诚意比较足一点,说不定老落看着你们这么有诚意,把那只兔子生的小兔子也给你们一起打个牙祭了。”

    铭浅唯绝对是在随口胡说,他连落清秋家的那只兔子到底是公是母都不知道,怎么可能真的知道那只兔子是不是真的生了小兔子。而且他这根本就是在祸水东引,要是面前这五个活宝真的去找落清秋要兔子的话,他绝对会出面保他们一命,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只要他们不死,落清秋就算是把他们扒光了当众吊打都不是问题。

    不过他觉着吧,落清秋那个货多半是不会做出扒光了吊打的事情的,他要是真的暴怒,最多就是把他们几个给扔进“轮回”而已。

    铭浅唯正慢悠悠的遐想,突然瞪大了双眸,足尖一点就朝着上面冲去:“千万别送进轮回!”

    落清秋等到他们跟铭浅唯说完话,然后上来诚心诚意的讨要兔子,脸色没有丝毫变化,就是那么的森寒,带着点点的暴怒,根本没有一点点要放过他们的意思。

    炎九霄早就躲在了人群后面爆笑出声,就等着这五个跟愣头青一样的小兔崽子被好好地收拾一顿,他反正是有预感的,这五个小子绝对要被狠狠的收拾一顿,打谁的主意不好,偏偏打落清秋宝贝的兔子的主意,这真的不是在找死吗?

    只是这找死也是他们自找的,谁让他们藏不住秘密,偏偏蹿到他们这里来看到那只兔子?

    落清秋听着他们说完,翻手手上多了一只雪白的兔子,兔子的血色双眸安静的盯着前面的五个人,一副无辜可爱的样子真的萌化了很多女学员和女老师的心。连落清秋自己的神色都微微软化。

    兔子根本没有任何的犹豫,看见了那五个人直接从落清秋的手心跳起来,爪子直接抓过他们的脸,猝不及防之间五个人都被兔子爪子抓出了血淋淋的痕迹,血流下来很是恐怖的样子。

    五个人一下子就愣住了,兔子也趁机一脚蹬在了杜阳的脸上跳回了落清秋的手心,很小心的没有让前爪上的血迹蹭到落清秋的衣袖上。

    落清秋微微沉默,然后随手把兔子扔到了云雪染的手上,他的洁癖实在是太严重了,严重到宝贝的兔子沾染上了血迹都不想抱住的地步,因为那实在是对他的一种折磨。

    卓月看了看呆呆愣愣的五人,看看兔子,又看看一脸嫌弃的落清秋,笑:“清秋你的洁癖还没好吗?我以为你回来了应该是会好些了,毕竟这里不忌杀伐,要是沾上一点血珠子,你不是真的要疯吗?”

    落清秋无所谓的掏出一条帕子擦手:“疯了就疯了,大不了拉着那个让我疯了的东西一起玉石俱焚吧,反正我这一辈子就没有怕过谁,要是谁真的来惹我,我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落清秋说的相当轻描淡写,但是举手投足之间却是无尽的优雅。

    他擦干净自己的手,也伸手掏出一条雪白的帕子扔给了云雪染手心的兔子,示意它自己擦干净自己的爪子,否则就不要回到他手心上了。兔子表示很伤心,但是为了回到落清秋身边,还是很迅速的擦干净自己的爪子,擦完还抬起前爪给落清秋看。

    落清秋随意一点头,直接把自己刚刚擦过手的帕子扔了,抬手接过了兔子。

    云雪染对着自己手心上的血迹表示欲哭无泪,但是他还是先抬手把血迹给擦干净了,这玩意虽然平时见多了,但是现在就这么明晃晃的在手上,还是有些膈应人的。

    这个时候那五个小兔崽子才回过神反应过来自己被兔子给狠狠的抓了一把,要不是落清秋周身的气势真的是太强悍了,他们早就窜上去一把把那只兔子给烤了!

    而这个时候铭浅唯也反应过来想要阻止落清秋动用“轮回”,但是他真的上去之后才发现,原来自己真的想多了。

    炎九霄探出头揶揄他:“哟,老铭你回来了,你也不想想那个东西需要耗费多少星力,要是一个星力不够还会被反噬,你觉得清秋真的有这么笨吗?要是真的这么笨的话,他还待在这里做什么。”

    铭浅唯微微抿唇,看着小兔崽子们脸上的抓痕,瞬间想到了兔子的爪子,唇角微微一抽,然后转过头去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偷偷摸摸挪到炎九霄身边,直接跟他扭打了起来。

    落清秋看着他们五个倒霉的样子,没有任何的表示,只是淡然的伸手抚摸兔子雪白的皮毛,像是抚摸什么心爱的东西一般。

    五个人可怜兮兮的把目光从兔子身上挪到了落清秋身上,见落清秋没有丝毫要理会他们的意思,直接就看向了云雪染,他们还希望着云雪染能给他们出个头呢。

    但是云雪染自己都是怕得不行,怎么可能会为了他们出头对付他的小祖宗,不过到底也是染雪学院的学员,他偷偷的每个人都塞了药膏,低声开口:“你们还是不要再说关于那只兔子的事情了,要是真的把清秋惹着急了,你们就别想着他会带着你们一起回染雪学院!”

    五人瞬间愣住,然后无语凝噎。接了药膏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落清秋转头冷冷的看向了那两个扭打在一起的身影,一双眸子里的寒意深入骨髓。

    那两个躺在地上的身形同时一僵,根本没有别的动作,直接一骨碌爬起来,迅速拍干净身上的灰尘和泥土,很是尴尬的站在落清秋面前,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看起来很是可怜。

    只是落清秋绝对不会可怜他们的,因为落到现在的下场都是他们自找的,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连老话都这么说,这两个人根本不值得自己出手化解纷争,而且现在这个境界又什么都干不了,最多就是趁着彼此的肉体还没有成长到极尽的状态还有痛感再彼此之间收拾一顿罢了。

    要是真的长成了当初的那个境界,想要再感觉到痛到底是什么东西,除了自斩修为和封了自己全部修为之外,只有生死之间才能感觉到了。

    他们绝对不可能自斩或者全力以赴封印自己修为,所以只能趁着现在的机会再试试了。

    落清秋手心上巴掌大的兔子抬头看了看两个人,又转头看着神色莫名的落清秋,一时间什么动作都不敢有,只能把自己缩成一团减低存在感,免得落清秋再度发毛然后做出某些事情来。

    铭浅唯和炎九霄都低着头,其实他们对落清秋现在的状态很是奇怪,说好不好说坏不坏就是那个样子,但是他举手投足之间却带着另一种感觉,他们对那种感觉绝对不陌生。

    那是疯狂的感觉,就好像现在的落清秋根本就不是平时的样子,而是他最疯狂的样子。

    他们当初不是没有见过落清秋疯狂的样子,真的可以称得上把天都打破了!

    只是落清秋极能压制自己的情绪,根本就没有见过他有什么疯狂的时刻,就算是必死之局也没有见过他多少疯狂的样子。

    当然他们对落清秋这个样子也只是感觉了一次两次而已,也不是没有人感应到更多,但是那些感觉到更多的人却早已被落清秋打成无尽尘埃,永远消散于这片天地沦落成人人践踏的尘埃。

    但是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落清秋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个样子?要说是因为什么事情才会变成这个样子,那也得有那个事情吧,要是连事情都没有的话,那岂不是事情更加麻烦了?

    落清秋的气息终于还是一缓:“行了,你们两个也不小了,再这么打下去有损体面,你们两个还是快点回去换身衣服,看上去真的不好看。”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