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三章 猥琐
    他的姐妹这个时候没有办法告诉他的兄弟她出事了,那他就可以冒天下之大不韪去守在自己的姐妹身边,好好的守住她们,期待着真正和解的一天。就算是知道那有可能根本就是一个必死之局,他还是要去——这就是他心底的信仰。

    他微微有些出神,演武台上却是趁着他发愣的这个机会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先是因为他一指把那个无聊君上的阵给破了,星雨学院根本来不及阻止就失去了那种浑然天成的气势加成。

    紧接着染雪学院的五个热血小子全部都是足尖一点就朝着星雨学院那个唯一的女学员而去,他们这就是所谓的柿子捡软的捏。

    只是铭浅唯回过神的时候默默摇了摇头,他一眼就看出来那个女学员的修为,不说是整个星雨学院年轻学员第一人,至少也是排在了前十的。这些小子是要吃亏的。

    但是铭浅唯没想到的是,那个叫方言的小子居然飞了起来,离地三寸看上去就跟没飞差不多,但是这已经很骇人听闻了。黯星大陆之中,只有帝星境以上的修者可以飞天,尽管飞天不多,但是已经足够躲避一些伤害。

    而方言居然可以在王星境就离地,这真的是一个奇迹,差了几乎三个大境界创造所谓的奇迹,还真的是一个闻所未闻的事情。

    铭浅唯抬手微微摩挲下巴,耀金色的眸子露出若有所思的光芒,睫羽忽闪像是最闪亮最漂亮的金色蝴蝶震翅一般。

    他在思考,落清秋和炎九霄也在上面思考,他们的好奇心一点也不比铭浅唯来的少,甚至还因为站在高处看得更加真切而越发惊奇。

    而云雪染则是一副“你们快点来夸我呀”的样子看着他们,求表扬的样子真的让旁边认识他的人都是一脸震惊。只是可惜的是他们的眼力本来就因为身处高位而变得越发高深,此时此刻略微一思索自然是很迅速的反应过来了,而且他们还想的更多。

    落清秋微微抿唇,旋即开口:“他下面的空气绝对有问题,说不定就是为什么他才不过王星境就可以飞起来的原因,要是真的研究出具体的更简单的方法,未来的战场必然是天空云巅。”

    炎九霄则是蹙眉:“也不一定,现在大部分的人都没有那个希望成为帝星境的修者,他们适应的终究还是大地,如果有的选择,他们应该也会选择大地,毕竟我们到底是行走在大地上的种族,大地才是我们的归宿。而且你别忘了,就算他们真的把战场搬到天空上,若是超了云巅的距离,多半都是会被他们那一群人给灭了本源直接变成凡人。”

    下面的铭浅唯突然深深的笑了,没有一丝一毫的防备就那么笑了,只是紧跟着他的笑容,从一开始就走上的火热的战局再度有了颠覆的发展。

    陈水雾张嘴吐出一柄灰色的短剑,短剑剑尖朝下剑柄对着那个女学员一晃。那个女学员像是被定住了一般一动不能动,只剩下一双大眼睛滴溜溜的转,但是就是不能动,只能死死的看着面前五个咧开嘴笑的小子,以眼神来阻止他们的靠近。但是他们能到这里来就代表他们根本不是那种可以被女色诱惑的人。

    而且他们根本就是冲着她下手的,为什么要放过她?放过她然后自己被上面看着的那几位大佬和身后这位压阵的大佬收拾一顿吗?他们自问还没有那么皮糙肉厚金身不坏!

    方言足尖没有落地,嘿嘿怪笑:“小妞,给小爷笑一个呀!你刚刚不是很牛吗?你现在不是还在冲着小爷我瞪你那双死鱼眼珠子吗?嘿嘿,小爷我还就告诉你了,咱今天可是来了大佬的,咱不怕你们出什么花招!”

    用不着方言这么大呼小叫的开口,所有有眼力的老辈人物都是知道铭浅唯的非同寻常,单单就是他手上那把看不清扇面所绘之物的扇子就已经是一个莫大的宝藏,更不要说可以驱动这个宝藏的人了。

    只是他们微微偏头看向染雪学院的人的时候,却觉得有无数双赤红的眸子盯着他们,让他们莫名的感觉到一股害怕,气机的牵引让他们看见了炎九霄,但是他却像是被一层薄雾遮掩了身形一般,只模模糊糊看见一身鲜艳嚣张如赤红莲花一般的红衣,鲜红的衣袂在微风中上下漂浮,带着无穷无尽的恐怖围绕他身边。

    当然这只是炎九霄本身自带下意识释放出来的气势而已,要是他自己真的针对一个人,而那个人敢像现在一样看着他,多半已经死在他手中了,甚至连陨落都算不上。

    他现在正在很猥琐的讨自己媳妇儿的欢心——他刚刚光顾着和落清秋说话去了,根本没有管到自己媳妇儿的心情,所以他媳妇儿先是一愣,然后很干脆的甩了个白眼给他就不理会他了。

    若非落清秋看到了那个白眼,估计现在炎九霄还在那里孜孜不倦的发表自己的意见,根本没有注意自己媳妇儿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落清秋抿唇轻笑了下,然后继续盯着台上的事态,不过算他还有点良心还是开口说了句人话:“月儿你就不跟老炎一般见识了吧,这个家伙就是记吃不记打,就算你这次真的狠狠地把他给冷落了一回,回头时间一长他又会忘记的,到时候也还是生气。而且女孩子生太多气会张皱纹变老的。就算到时候你真的甩了他,你也要好好的保重自己不是?”

    卓月一愣,然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倒也不是那么冷落炎九霄了。

    炎九霄对此表示,虽然你开口帮了我一把,我也很感激,但是为什么这话听起来这么不对劲呢?是不是那么搞错了?

    而落清秋早已没了回答,因为台上的局势又有了变化。

    方言刚刚叫嚣完没多久,那个女学员直接被杜阳一闪而过给放倒直接踹到屏障那里去了。李家兄弟同时笑:“这下子我们的人数一样了!”

    星雨学院的人都是一愣,因为怎么看都是他们多了一个人吧?

    但是染雪学院的人却是了然的,铭浅唯只是去压阵防备这些小子高兴过头阴沟翻船罢了,若是不出什么问题的话,他根本就不会出手。所以现在这种情况才是真的公平。若是染雪学院只是需要胜利,那单单铭浅唯一个人上场就够了,这么多年了他的修为也恢复到了帝星境,若是单论战力,他一个人足以打进循环赛。

    可惜的是染雪学院要的不是胜利,而是对这些参赛队员的操练。

    陈水雾沉声:“好了,都不要太得意忘形了,还有五个人要解决,这一场打的漂亮,我们就有资本让大佬们拿出那只兔子来尝尝味道!”

    他的话直接让其他四个人亢奋起来,一个个哇哇大叫足尖一点就握着自己的兵器冲了上去。

    铭浅唯微微呆滞:“什么兔子?我哪有养兔子那么麻烦的东西?”

    没想到杜阳还转过头很是猥琐的笑了:“哎呦喂大佬,你就别藏着掖着了,我们昨天都看见了,你和那个蓝衣的大佬合伙打了只兔子,说什么先养一阵再吃,我们可是看着那只兔子了的,油光水滑还有点点星力的波动,估摸着都是一只经历过星力淬炼的兔子,估计那肉应该很嫩吧!”

    铭浅唯默默抬头看向了站在高处的落清秋,耀金色的眸子闪烁着不知名的光芒,只是看起来还是那么耀眼。

    落清秋的脸从兔子这个词被提起开始就一直铁青,而现在估计已经到了界限了,只是不知道到底什么爆发而已。可想而知那五个胆大包天的货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会多么凄惨了。

    铭浅唯为他们默哀了一秒钟然后继续看着战局的变化,他算是明白了,这根本就不是落清秋把那只兔子拎回来的错,而是让他们这群不知遮敛的家伙看到的错。不过等到他们真的跑到落清秋面前要兔子肉的时候,那场面估计是挺好看的。

    不过想归想,这比赛还是要好好的看着的。尤其是要保住这五个小家伙的命,不然到时候就没办法见到落清秋那个铁青的脸色了,那可真的是难得一见呀!

    反正铭浅唯除了青雪缠着落清秋的时候见过之外,就再也没有见过。铭浅唯这边心情畅快,但是落清秋那边的气压却整体下降。

    站在那片地儿的人基本上都感觉到了来自落清秋身上传来的低气压,真真让人胸闷的想要逃离。但是他们刚刚生出这个念头就发现他的气机早就在他们一动就锁定了他们,甚至更加低的气压随之碾压过来。

    不少动作稍微大一点的人骨头都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听上去挺像骨头断了的声音。只是落清秋把握着那个度,没有真的下狠手断了那些人的骨,毕竟伤筋动骨一百天呢,他还没有在比赛开始之前灭了一切对手的打算。

    炎九霄也很是猥琐的一笑,微微挡在卓月身前替她挡下了那一片低气压,他娇贵的媳妇儿可是承受不了那么低的气压呀。

    云雪染微微苦了脸,也是挡在染雪学院那一大票学员面前,这些事情就是他们之中的几个人干出来的,要是现在不护着他们,等一下那五个混小子回来了,估计他们要被落清秋收拾的服服帖帖。至少不脱一层皮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落清秋冷笑如冰:“好,真好,这年头还有人敢打我的兔子的主意,就算我真的要吃了兔子,那也是我来吃,怎么可能轮到你们来吃?更何况我根本没有打算吃了那只兔子,你们这群小兔崽子敢给我提这样的要求,我就把你们做成兔子肉送别人吃了!”

    炎九霄瞬间笑出了声:“哎呦喂老落,你这说法也太奇葩了,他们再怎么算,那也是一个人呀,怎么做成兔子肉?而且你也不嫌他们身上风里来雨里去的脏吗?”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