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八十二章 忘川水(贰)
    所以不得不说落清秋真的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他根本就没有想到凤澈羽现在的的确确就在这里,而且离他的距离算不上多么遥远。而且若是他们在这里停驻的时间足够,还可以带着冠军那一批人一起回了羽族。

    而泽宁的出现也的的确确是确保凤澈羽的安全他是他的大小姐最后的防线!

    落清秋微微抿唇,突然蹙眉抬头:“我有不好的预感。”

    三人一怔愣,然后尽皆抬头看向了半空中不停闪烁的星芒,不出片刻,那星芒就落在了他们的头上,一个染字铁画银勾,道不尽几许风流狰狞。

    落清秋眉间纹络更深,若是他没有猜错的话,那个染字似乎是针对他而来的,他冷笑:连你这个历经千年岁月洗刷的东西都察觉到了危险吗?看起来我还真的不能那么轻易地动手了,要是被抓住一个把柄,现在铁定会被羽族来的人抓住!

    想罢他慢慢合上双眸,再也不去看那道星芒,反正这出战名单是学院自己拟定的,他根本不着急出手。

    而且若是说不准的话,他或许连前面几场比赛都不用参加,直接就是可以进入循环赛。对于他来说,跟这些小辈的战斗经验是可有可无的。

    他的时代天才如井喷,无数的天才生于一个大时代,是一场属于世人的盛世,也是属于天才的悲哀,他们若是单独生于一个时代,他们就是那个时代的焦点。但是他们生在了一个大时代,一个绝无仅有难以复制的大时代!

    无数强横的修行体质出现,无数天材地宝神兵利器胚子现世,这就是无数天才云集之下来带的莫大气运,也是上天赐予的一个莫大机缘。

    但是气运再大机缘再大,在碰上比他们更加强横彪悍的存在,他们还是必须老老实实低下他们可以说高贵的头颅,否则他们只有死路一条。这是之前无数不愿意低下他们高贵头颅的天才带来的死厄。

    而落清秋他们四个,就是踩着无数天才的头颅走上了属于他们的皇座,他们为皇,镇压一片天地,举手投足都是诸天的力量蔓延。

    但是落清秋幼时也是这诸多的天才之中的一个,甚至还因为彼时尚且幼年只能算是下面的一部分。但是他从来都没有忘记自己的高贵,他知道自己必然惊艳一个大时代。

    所以他在进入染雪学院见到他们之前,他曾斩杀数百人,皆是那个时代所谓的天才!

    天才能得到的机缘自然是比一般人强,他们的手段自然也是比一般人来的多,所以落清秋的战斗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结束的。他甚至还有一次为了证明一招星技确实可用,硬是留下了一个当时辱骂他的天才的性命,只是最后验证成功,他也顺手斩杀了那个天才。只因为那个所谓的天才对他已经没有了磨砺的作用。

    那个时代的天才放到现在这个大时代来说,其实真的算是名动一方的人物了,那个时代所拥有的环境和气运跟现在比起来,其实都是最好的。

    因为那个大时代之前,是没有诸如四皇一般的存在的!

    正是因为还没有四皇的出现,天才纵横,星力充盈凝结成源泉,环境跟现在比起来根本就是站在了巅峰。而且无数的神兵利器也在那个时代相继成型,遗留下来的材料已经不足以打造同样数量的神兵利器,这也是这千年的时间间隔里,难以出现神兵的原因。

    所以就算是落清秋自己亲自比较,也是觉得他根本不用在乎所谓的战斗经验,这东西对他来说根本就是鸡肋,真的到了他们这个境界,才知道一力破十会和大道至简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对于他们来说,就算是再巧妙的招式,滔天的战力压下去,还是只有降服的份。

    虽然这么说有点不厚道,但是落清秋还是不得不说:“这个大时代,除了一些新的玩意儿有点用处,其他的东西都不如上古!”

    而加下来发生的一切也正如落清秋所预料,云雪染根本就没有看落清秋一眼,就这么老神在在的点了几个人的名字,然后再朝着铭浅唯点头:“小祖宗你也上吧,去压个阵就好了,免得这些小家伙阴沟里翻船了。真的出事情还是你来稳妥些。”

    铭浅唯优雅的翻了个白眼,然后施施然上了台,身后跟着一堆出来参加比赛增长经验的二十几岁毛头小子。

    这些小子虽然很热血,但也是听见了云雪染的话,知道这位可是为他们压阵防止阴沟里翻船的大高手。虽然他们的的确确不喜欢阴沟里翻船这几个字,但是这也是概率的一种,就算是他们也不能轻易地忽视了。

    所以上台之后的铭浅唯发现这除了是个浑然天成的演讲地点之外,加上防护罩还是一个绝佳的演武台。

    他有些嫌弃的扫了一眼,直接开始指挥:“陈水雾站最前面,李家兄弟站他两侧斜后方,方言站中间,杜阳站方言后面。”

    他根本没有把自己加进去,就这么干脆利落的指挥面前五个人站好,若是站高了看去,会发现这就是一个怪异的箭头。

    五个小伙子也不知道铭浅唯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但是云雪染之前的话还在耳边荡漾,他们也就乖乖的站好位置,等待着他一步的指令。

    台中的老头子早就撤了个一干二净,此刻台上也露出真容,一处足以容得下十二人战斗的演武台露出具体大小来。

    所有的学院都登上了演武台附近专门为了现在准备的高台,落清秋微微弯唇冷笑:“这么多年了,是不是这个所谓的星雨学院一直都站在这边?”

    云雪染一愣,然后若有所思的看起来:“对,他们一直都说他们站的地方是主场,他们身为这里的主人,那就是他们站的地方。难道说他们站的那个地方有古怪?”

    炎九霄看了一阵也冷笑起来:“没想到居然有人闲的发慌,这么无聊的办法也想的出来。居然利用开幕战助长己方士气。我才不相信接受这里的星雨学院不会知道这里到底有什么作用!”

    云雪染的脸色也铁青:“我说为什么明明别的学院派出的人比星雨学院的人强上一线,却还是在开幕战上被击败,原来他么这么卑鄙!那浅唯会不会有事情?”

    他到现在还是在担心自家那个小祖宗的安全。

    落清秋摇头很认真的开口否认:“怎么可能,要是铭浅唯能被这么一个不过是君上还不知道死了多久的家伙布置下来的阵给打败,那当年的他根本没有资格踏入碎星境,更不要说轮回归来了,不变成一个孤魂野鬼就算是不错了。”

    落清秋说的相当的轻描淡写,但是云雪染也注意到了,落清秋的每一句话都是对自己这个境界的绝对信任,这不是一种骄傲,而是属于他们的自信,无与伦比无物不破的自信!

    “比赛开始!”

    然而事实上站在演武台上的铭浅唯,双眸闪烁着耀眼的耀金色光芒,像是远古天龙在随着他的眸光闪烁而不断的有游动!

    一把折扇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手上,很突兀的出现,但是没有一个人觉得那把折扇出现的让人诧异,就像是那把扇子从始至终都在他手中紧握一般,那种浑然天成的气韵让人忍不住折服。

    事实上铭浅唯冷然的弯着唇角,折扇根本没有打开,直接朝着前方一指:“既然是对战,那就要公平一些才好,若是往昔也就罢了,毕竟我不在,但是现在我在这里就不会允许有人欺我。胆敢欺我的,早就化为万古的青烟了。”铭浅唯的声音不大,却带着一股莫名的气机。

    紧接着所有人都听到了一声清脆到莫名恐怖的碎裂声。

    “咔嚓!”

    就像是出现在他们耳边一般,也出现在了现实的世界里,演武台上发生的一切证明他们想的全部都是真的——星雨学院一方所站的地方,陡然裂开了一处大口子,站在上面的学员虽然有些措手不及,却还是因为口子裂开的速度并不快而逃过一劫。

    铭浅唯丝毫没有恼怒的迹象,对他来说这是必然的,他本来就只是想要毁了那个不知道是哪个闲的发慌的君上留下的阵而已,伤那些人的性命岂不是把给染雪学院的这五个人的磨刀石给毁了?要知道这可是他们的第一战,必须做好准备。

    铭浅唯还是之前那副样子,不高傲也不平凡,举手投足之间带起无双璀璨风华。无归在他手中打开,明明就是一瞬间的事情,却偏生在别人眼中清清楚楚看清了无归打开的过程,只是他们再怎么看,也没有看出无归的扇面上到底有什么,千奇百怪一片混沌。

    只有落清秋和炎九霄才看了个清楚,无归的扇面上描绘了一位真人一般的女子背影,他们也知晓,这是姝星——他们的姐妹。

    无归从铭浅唯出生开始就陪伴在其左右,虽然初期没有展现出什么异样,但是随着他的修为越高,这把伴生的折扇也是越发的神秘莫测。

    只是初年见到时,这把无归上是没有字亦没有画,按照他自己的画来说,这把他伴生的扇子上要描绘,必然是描绘他爱了一生的那人。

    他也做到了,扇子上描绘的那个女子,他用了一辈子去爱。

    爱了一辈子还是不够,他这辈子苏醒了,知道了一切,但是知道她的具体消息的时候,还是选择了遵从心底的念想,也是为了自己心底的那一份疑惑,他为了她愿意离开他的兄弟,转而去守护自己的姐妹。

    不仅仅是因为这一切,他还知道,自己必须守护自己的姐妹。四皇若是细分下来应当是三足鼎立的局面,但是现在他们之间的关系千丝万缕,根本没有任何的所谓三足鼎立的局面出现。

    炎九霄是打定主意了跟着落清秋,而铭浅唯也是做出了他的决定,他要跟着自己的姐妹。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