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一章 忘川水(壹)
    事实上他的确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找到落清秋!

    他自从来了这里开始,就一直感受着来自染雪学院的气息,不出所料他感觉到了,但是下一刻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本来以为是出了什么事,但是现在一见染雪学院的人都是安然无恙,连那两个小家伙也是安然无恙的出现在这里,他放心了。

    但是现在过来看看,居然没有发现落清秋!这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是一个莫大的挑衅!要不是真的顾忌着他的身份可能太过高贵,泽宁早就出手了。

    泽宁弯唇冷笑:“落清秋,好一个落皇,这一手忘川水和匿息术还真的是用的出神入化,但是你别忘了,就算我们找不到你,我们也有的是办法不让你见到大小姐!我家大小姐怎么可能是你能够觊觎的?!要不是玄大人不在这里,你以为你能入了大小姐的眼吗?等到玄大人找了过来,看大人不把你狠狠的收拾一顿!”

    泽宁的声音越到后面越发的气急败坏,有些咬牙切齿的意思。这还真的怪不了他,任谁养了许久捧在手心上的小宝贝,突然落到了别人的手里,就算是找了回来也有一种不是自己的小宝贝的感觉好吧?

    现在的泽宁就是这种感觉!

    他有些气急败坏的转身,一双空灵的眼眸闪烁着森寒的光:“要不是还需要你们来帮大小姐渡过命劫,就算是断了黯星大陆未来的年轻一代,我也绝对要把你逼出来!”他一边气急败坏的说着狠毒的话语,一边朝着来路而去。

    而本来应该对这一切全然无知的人,此刻却转头看向了泽宁走过的路径,他也不想注意,但是这里留下的这一缕气息真的是有点熟悉。只可惜他感觉不到泽宁说的话,泽宁现在的境界对于他来说真的是太高太遥不可及了。

    绕是如此他还是觉得泽宁说出来的绝对不是什么好话!这根本就是一种打心底的不信任!真的不是他想的太多了,实在是泽宁没办法给他想的好些的机会呀!稍微思考一下他以前的举动,就知道他是多么看不起自己了,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想的好?

    落清秋微微咬牙,眼底冷芒闪烁不定,只是一张脸仍然是那种云淡风轻的样子,他不能露出马脚,要是泽宁去而复返,他又变回原来的样子,这不是歪打正着刚好被抓着了?这种蠢事他才不干呢!

    台上的那个被炎九霄抽了耳光的老头子也被忘川水给淋到了,所以他很是迷茫的捂着自己被抽红的脸颊呆愣愣的看着下面。

    旁边一个老头子看不过去了,偷偷拿胳膊肘捅了捅他,低声:“行了,还不快点把你的脸遮起来?要是被那些学生给看见,我看你还要不要做人!”

    被抽红脸的老头脸色一变,没来得及看完底下学院学员的表情,匆匆忙忙就低下了头星力在脸上涌动化去红色的痕迹。他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变成这个样子应当是有人出手打他,但是他是什么修为?怎么可能没有感觉到就被打了?

    所以他才一脸呆愣的看着下面的学员,甚至来不及把脸给遮回去。

    只是他忘记了是谁抽他,下面看起来漫不经心的三皇却是知道的,铭浅唯偷偷用眼神挤兑炎九霄,一副看你干的好事。

    炎九霄毫不在意的搂着自己媳妇儿的小蛮腰,一副“不听不听我就是不听的样子”看起来就很欠揍的样子。

    落清秋毫不在意的笑了笑,只是落在卓月身上的眸光越发的幽深,暗蓝的眸光像是最深最幽远的深渊。

    云雪染也被忘川水淋到了,但是他终究不是一个皇,所以他也只有遗忘一途只是他失去的记忆远远没有其他人那么多,就因为他那一身君上的修为,生生保住了他诸多的记忆。但是他也遗忘了落清秋不想他还记得的记忆,那段记忆真的是太危险了。

    落清秋也不相信泽宁没有探查过云雪染的记忆,就算是为了万全,云雪染这段记忆还是要消失!

    他迷茫的眨了眨眼,有些疑惑的看着周围,但是落清秋从始至终都没有给他一个正脸,所以他只是感觉面前的小祖宗,似乎变了发色。但是这又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在他的记忆里,有很长一段时间这些小祖宗的心思都是难测的,他们也不是没有为了坑人变了模样。

    所以云雪染根本不知道他们刚刚面对的,到底是谁。若是真的清清楚楚的看了个明白,云雪染只有死路一条。泽宁是绝对不会允许有人看见他的,就算是云雪染这个曾经的大小姐的老师也一样。

    对于泽宁来说,一切都比不上凤澈羽来的重要,他出现在这里的唯一目的,就是让凤澈羽安然无恙的活下去,不求活的好,但求能活下去。只要能活下去就有能见到玄倾的那一天!

    在凤澈羽见到玄倾之前,没有任何人可以让凤澈羽出现任何意外。

    这就是泽宁生于此间唯一目的,或者说希望。

    落清秋自然是知道泽宁要的到底是什么,所以他根本不会去触及他的底线,这对他对泽宁都太狠了,这是他们唯一真心想要爱护的人,怎么可能忍心让她受到伤害?

    落清秋森寒的笑,完完全全的走神了……

    炎九霄和铭浅唯根本没有在乎这件事情,而且就算他们想在乎,也得他们有这么闲心才可以呀,但是他们现在根本没有好不好?!

    云雪染不是没有尝过忘川水的味道,他自然是察觉到了自己身上有忘川水的味道,自然是把矛头都对准了面前的这三个臭小子。然而很遗憾的是,落清秋根本没有理会他,一副走神的样子。

    炎九霄和铭浅唯两个臭小子撞在一起嘀嘀咕咕一看就很可疑的样子!这不由的让云雪染心底警钟大响!

    他压低声音开口:“你们两个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这里一股忘川水的味道?是不是你们两个做了什么偷偷用忘川水掩盖?”

    炎九霄撇撇嘴,毫不在乎的微微扬起下巴:“哼,就算我真做了什么,我也不会用那东西掩饰我自己的行为!再说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当初唯一一条忘川水原脉是被老落给抢去了,我们就算是想要找到忘川水,也只是小支脉,根本经不起消耗!”

    云雪染瞬间就犹豫了:“那你们到底是做了什么?逼得他不得不用忘川水?”

    铭浅唯气笑了:“老头子,这可就是你偏心了!我们的时候你就说我们是不是做了什么。轮到老落的时候就一副自己的心肝宝贝样子。老头子你是不是诚心让我们打架?”

    云雪染嘴角一抽,,却怎么也说不过铭浅唯这个伶牙俐齿的,要不是这个时候落清秋转头扫了一眼,估计他们还得在那里说个不停。其实落清秋转身看他们的原因很简单,主要是上面那些人也听见了他们的谈话声,但是没办法明白他们话里的意思,所以只能一眼看过来示意他们闭嘴。

    但是这个时候三个人说话说的正欢,怎么可能看见上面的眼神传递下来?所以承受主要注视的落清秋直接转过来扫了他们一眼,示意他们通通闭嘴。这个时候也就是落清秋还有这个能力直接让他们安静下来了,只是也不知这份安静到底能维持到多久——他们三个人眼神之间的碰撞,足以说明他们之间是必然要有一个说法的,只是不知道到底是谁而已。

    上面的人看见这边的争吵声停息,自然是松了一口气,毕竟这个染雪学院可是不好惹的,他们上面的人可是专门说过,就算是杀干净其他学院的人,这个染雪学院也绝对不能动!就算是自己战死,也绝对不能去动染雪学院,除非做好已死的准备和脱离关系的准备。

    只有不牵扯到族人,才有那个资格去挑衅染雪学院!这就是连他们也不敢正面呵斥这些人的原因。

    落清秋见着他们安安生生了,直接转过去,不再看着他们。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上面的人根本不足以让他畏惧,真的让他汗毛耸立的还是刚刚如闲庭信步一般走过的泽宁,他的修为真的是太强大了,强大到连落清秋都有种追不上的感觉。

    当然这种感觉不只是他有,想必羽皇也是必然会有的,毕竟泽宁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类似于手下的存在罢了,他们根本不会把心神放在自己认为是手下的人身上。而且若是一个处理不好,狡兔匿、飞鸟尽、良弓藏、走狗烹,这本就是至上的真理!

    但是泽宁对于凤澈羽的态度真的是太坚决了!

    落清秋曾经亲眼见到过。

    他根本不惜一切代价,就算是必死的关头,他也会不惜一切闯出去。就算是因为凤澈羽站在了外面,让他快点出来。

    泽宁真的出来了,尽管那时候他已经被打的露出本体,连本体都是白骨露出,但是他还是走了出来,带着她的呼唤和一往无前的信念走了出来,他那个时候已经重伤垂死,但是他还是走到了凤澈羽的面前,带来了可以拯救她的神药。

    他还记得自己,当初沉默无言,他没有告诉凤澈羽的是,他也进了那个必死之地,他也身受重伤,他甚至还为了拉泽宁一把,硬是压榨了自己的潜能。

    这一切他都没有告诉凤澈羽和别人,就算是烁槿也没有。因为若是说出来,这会是一场劫难——针对他的劫难。

    泽宁也被他喂下了忘川水,忘记了是他救了他一命。但是落清秋没有后悔,他要的只是凤澈羽身边有个忠心耿耿的存在,无论是兽还是人,只要能守好她,一切都是不成问题的。

    只是他根本没有想到的是,泽宁现在居然会出现在这里,那他是否有理由猜测凤澈羽就在这里?可是仔细想想的话,这里只有星雨矿罢了,如何能让她来?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