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 泽宁的担心
    流离有些紧张,却还是开口了:“其实这件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却是极大的。”尤其是对于大人您来说,或许就是晴天霹雳这种吧。

    凤澈羽瞬间就不高兴了:“流离你到底要说不说?要是不说的话我就不理你了!”流离笑:“不是我不愿意,现在这种情况是就算我真说出来了,天道也有的是办法把我的话给屏蔽了,大人您现在这种修为就算是扛得住天道的动作,我们也没办法说出来,这我们也是没办法的呀!”

    摸着肚子的丫头瞬间就怒了:“该死的,总有一天我会知道的,别真的以为天道就可以约束我了,我迟早会把这一切的真相都搞清楚的。对了,我记得命劫的时候似乎天道也是要避退的!你可以在命劫的时候告诉我呀!”

    流离一愣,藏在暗中的诸多知道内情的君上全部都是一拍额头,眼神交流之下,林恒直接被推出去了。

    林恒微微一咬牙,直接就出去了,一点也没有要保住他们之前躲在这里偷听的秘密的意思。他抬手抓住凤澈羽的双肩:“大人呀,您千万不要这么想,命劫的时候多危险呀!就算大人您敢听,我们也不敢说呀!还有,就算是为了您肚子里的小殿下着想,也请您不要有这样的念头了,这真的是太危险了。”

    凤澈羽有些委屈的摸着自己的肚子,轻轻嘟囔:“真是的,我又不是一定要知道这孩子的爹到底是谁。要不是想要知道到底是谁这么胆大包天,我才不至于这么想要知道呢。”

    林恒松了口气:“既然如此,那还是等到大人您生了再说吧,孩子长得快,没多久就可以看出到底长什么样子了。要是长得像您,那咱就不去找小殿下的亲爹了,就当没爹的养大继承您的位置。要是长得像他爹,咱到时候再说吧。”

    林恒说到这里其实心底是“咯噔”了一下的,他不是没有见过落清秋现在的样子,自然是认得出他的模样的,只是小殿下若是真的很像落清秋的话,或许族里那一大群君上都是会疯吧……

    孩子一般都是像爹的,要是小殿下真的像极了落皇,那万一大人和落皇见面认出来怎么办?大人是羽皇是四皇之一,是不可能一辈子都不见落皇的,尤其是皇战一旦开始,基本上四皇都是要相继出现的,这铁板钉钉的要见面怎么避免?

    不只是他一个人想到这一点,但凡是知道这一切的君上都在想这个问题。而知道这一切的君上都在这里了,偏偏大人现在还在这里,他们根本什么都说不出来,连神识交流都会因为大人实在是太熟悉他们的一切而直接被监控到!

    这绝对是一个巨大的误区呀!

    “行了,你们一个个的堵在这里不嫌难受吗?要是你们一个个的都没有事情做的话,还是去给我搬花吧,那边还有很多花没有搬,缺人。”泽宁冷淡的声音直接响起来,打破了一切的僵局。

    君上们都是一愣,然后迅速的跑开了。他们说到底也不是笨,只是不知道怎么隐瞒自家大人而已,或者说不知道怎么说谎面对他们的大人,他们总是觉得自己面对大人那一双透亮清澈的眸子,打好草稿的谎话都说不出来了。

    林恒就像是看见了救命恩人一般看着泽宁:“祭祀大人,您来了。”

    泽宁比林恒矮了一个头,但是气势确实比现在的林恒高上不知道多少,他淡定的扫了林恒一眼,朝着流离抬了抬下巴:“你们两个都给我搬花去,大小姐的事情我来解决。对了,告诉那些小兔崽子,今天都不许进大小姐的房间。本来就是要生了的人了,结果还是这么淘气的要来这里,还说什么这里的风水好。要不是看在她最近很乖的份上,说什么我都不会允许她来。”

    林恒忍不住赔笑了:“这个,祭祀大人呀,反正咱又不缺这么一个小学院,就算是这些星雨矿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大不了现在就让他们开始开采星雨矿然后送回族里呗。”

    泽宁斜睨:“你还敢说,你知不知道当初这丫头说要来这里的时候就是说的不准动这里的星雨矿?而且你是护着那丫头昏头了吗?这里的星雨矿只有现在这个样子才能最大限度的庇护丫头渡过命劫。要不是这里的条件现在的确是得天独厚,说什么我也不会允许她来的。”

    林恒一愣,然后想起来了刚刚自己知道的消息,探子报上来,铭皇和炎皇都来了,就是不知道落皇有没有来,又没有人能够清楚的描述出落皇的样子,林恒自然是不知道他来了没有。

    但是接下来泽宁就冷笑了:“行了,你们还是赶紧给我搬花去,他们都在这里。后面的事情我心里有数。”估计了落皇那个臭小子也是要去族里的,铭皇和炎皇也会跟着去,提前把族里的人给送出去,就留下你们这些个君上和他们三个小子,再加上这里全部的星雨矿,应当是足以渡过这最后一次命劫了。

    泽宁早就把一切都打算好了,就算是凤澈羽之前要求的要来这里,也不过是他想着要她心情好些才松口答应她可以来的,但是生孩子,还是要回了羽族才有十分十的把握。

    若是在这里,指不定怎么死的还不知道呢!

    凤澈羽嘟起嘴看着泽宁,嘟囔:“泽宁,你为什么不让他们告诉我嘛,我不就是想知道到底谁是我肚子里的这个小东西的亲爹吗?光你们知道,我不知道真的好吗?”

    泽宁摸摸她的长发:“傻丫头,你不用多想,只要好好的把肚子里的这个小家伙给生下来就好了。”这只怕是你在这里唯一能生的孩子了,若是有朝一日你能醒过来,玄大人也不会再允了你见这个孩子罢。

    希望玄大人不要那么狠心,看在小殿下是你的亲手孩子他的亲外孙的份上,不要对他动手做出什么。若是小殿下继承了你的修行天赋有朝一日能找到你,或许你们母子真的有再见的时刻罢。

    只是泽宁怕的从来都不是这些事情,泽宁怕的就是我们这些人守不到你醒来,或者玄大人找到你的那一刻,若是在此之前我们失败了没有守住我们的领地,泽宁真的要愧对玄大人的信任了。

    到那个时候,或许小殿下就是我们唯一能够守得住你的人吧。

    凤澈羽突然抬头看着泽宁:“泽宁,你怎么愣在这里不说话呢?话突然说到一半就一直不吭声了,我还以为你怎么了呢!”

    他笑,牵起她的手走回他们的房间:“没想什么,只是想起一个很好笑的事情,不过我希望这件事永远都不要成真,要是真的成真的话,那就是我一辈子的耻辱了,没有之一哦。”

    丫头瞬间眼睛亮了:“真的吗,真的吗?到底是什么呀,泽宁你就说出来吧,不要在这里卖关子了,真的是好讨厌哦!”

    他看着前面,双眸闪烁着锋锐的光芒:“嘿嘿,这个可是我的小秘密哦,可不能随随便便就告诉你了,要是真的告诉你的话,那我不就是没有一点秘密了?所以呀,你还是好好的去休息吧,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呢。”

    丫头嘟起嘴愤愤不平的看了朱红的门和泽宁的背影一眼,然后乖巧的听他的话关上门去休息了。

    泽宁无奈的笑了笑,摇摇头:“丫头还是这么个执拗的性子,落皇也是,两个都是这么个执拗的性子。要是有个人的性子和软些,我现在至于这么要死不活的封印了你的记忆吗,我也想你嫁给一个好的,只是你们的性子都是犟的,两个吵架能十天半个月都不说一句话,这种情况我能让你们在一起?”

    “阿嚏!”

    而那边的落清秋正在百无聊赖的时候,却突然鼻子一痒,直接打了个喷嚏。他微微愣神之后才蹙眉抬头:“奇怪,有人在骂我吗?”

    铭浅唯微微弯着唇角若有所思:“或许是因为你抢了人家闺女的芳心,所以才被人家给狠狠地骂了一通,然后你才打的喷嚏吧。”

    落清秋的脸色微微一白,然后冷笑:“哼,看你说的这么有模有样的,该不会就是你做的,然后被人家发现了狠狠地赶出来的吧?我可是告诉你,我会告诉星儿你有外遇!”

    铭浅唯嗤笑:“呵,你自己说不过我就这个样子,不过随便你吧,就算你说我在外面有个孩子也是随便你。只是到时候你自己不要被吓跑就好了。”

    铭浅唯的意有所指让落清秋微微一愣,然后莫名的想起深深镌刻在心底的那个背影,还有一张几乎跟他一模一样的脸,突然就看见那么一张跟自己很像的脸,而且还突然被叫了爹,那真的是一件很错愕的事情。

    虽然落清秋无数次的告诉自己那只是一个梦,而且遇见就一定要养那个孩子,但是那一切不都是梦吗?他……怎么可能有孩子?

    “染雪学院,你们那边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直都在吵个不停?你们不知道这里一大堆人都在等着吗?说了一遍两遍都不听,一个个是聋了吗?”台上突然传来了拔高的声音,突如其来的让人不知所措。

    但是一直都在讨好自己媳妇儿的炎九霄一听就立刻回过神,一眼瞪了过去,冷哼:“上面的蠢货听着,爷来这里的时候见着是你们,本来不打算给你们面子,但是我兄弟和媳妇儿劝住我了。你们现在别给脸不要脸乱说话,不然爷也不给你们留余地!”

    他相当之嚣张的话语直接让上面的人一愣,然后全部都站了起来。

    今日炎九霄换了一件简单的红衣,看起来本就有些嚣张,现在这么一踏步,直接震慑了那群站起来的人,其中不堪的直接一屁股坐了下去!

    所有人同时禁声。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