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八章 她的踪迹
    他们再度聚集在一起的时候,是在学院战开幕式。所有人聚集在一起,按照学院的地位排列高低。

    落清秋他们自然是站在了前面,隐隐约约之间给了别的学院一种他们地位超然的感觉。事实上他们的确是地位超然,单单就是曾经在所有学院眼中露出属于君上那种独特的足以劈开虹芒的力量,染雪学院在所有学院眼中就冠上了这是有君上坐镇的学院的标签。

    就算时隔多年,但是他们还是遵从先辈的意思没有去挑衅染雪学院的地位,不仅仅是因为染雪学院是一个君上创建的,更是因为染雪学院本身,就有足以超越君上的阵守护着!

    这是属于四皇布置下来的阵,根本没有君上可以打破。只有四皇有那个能力破坏属于自己镇压的一部分。这也是他们现在唯一能操控的阵。

    落清秋微微蹙眉,他居然一眼就看出来上面站着的不止是翼族灵脉残部的人,似乎还有别的种族的人,譬如云深一族的人!

    他们给他的感觉和云深空月给他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他根本就没有见到过他们这些人,无论是千年前还是现在。

    估计这些也是当初留下来的云深种子罢,只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开始抽枝发芽了。落清秋恍惚之间觉得,这或许是跟他们全部都在这一辈子苏醒的缘故罢,若不是他们这一辈子相继苏醒,或许这些沉睡了千年的种子根本就不会苏醒。

    现在看起来真的是要出大事了。

    云雪染还没有任何的察觉,灵识敏锐的炎九霄已经抿唇诡秘的笑了:“我们的出生本来就是一种大事,只是我们从来都不知道我们到底是个什么存在,或许是罪孽又或许是希望。但是我们不是很清楚吗,我们对于某些人来说无论是罪孽还是希望,都是他们眼底的曙光;但是对于其他人来说,就算我们是救世主,我们还是一个十恶不赦的魔王。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别。”

    落清秋的唇抿成浅薄的弧度,一双苍蓝色的眸子闪烁着森冷的光芒:“就算是这样又如何?那些家伙无论奉我们是曙光还是魔王,我们不都是降临了吗?只是那些蝼蚁若是乖巧一些,就算是把这世界送予他们又如何?我们终极是不需要这片大地。甚至这大地对我们来说都是个累赘。”

    落清秋每一句话都是真的,甚至他根本不屑于说假话,这是他的本性和高傲决定的。他所说的“这片大地对他们来说都是累赘”也全部都是真的。

    若是真的算起血脉传承的话,这座黯星大陆甚至于根本没有资格承载他!

    一种先天的高贵从血脉传承下来,带着最古老最深邃的历史沉重成为此间最为高贵的存在。

    他本就是岁月的大浪淘沙留下的最高贵的血脉传承,若是他不愿,一切都将逆转。

    就算是同等高贵的存在也是如此。

    他慢悠悠的看着一切开始朝着预料之中的方向而去。

    只是上面的人真的太啰嗦了,也不知道是无论哪个世界的人碰上这种事情都是啰啰嗦嗦的还是因为别的事情,反正只要是碰上这种事情,基本上他们都是一个德行,不把人给烦死绝对不罢休!

    但是落清秋还是忍了下来,只因为铭浅唯一直都在他的耳边念叨着:“要是你真的发火掀了这里的台子,那你就不能见到羽皇了,他们可不会像你手下的君上一样对你这么友好,所以你现在只能忍着,等见到羽皇一切都好了。”

    落清秋生生忍下这么一口气,只是垂下的眸子闪烁着疯狂冰冷的意念。

    铭浅唯默默轻叹不自觉的转头看向了那一抹一闪而过的倩影,没想到他们还真的是够大胆的,真的敢放他们的大人来这里,难道就不怕这里人太多冲撞了她吗?而且就算是没有人见得到她,她肚子里的那个孩子可是落清秋的,要是相同的血脉感应到了,这不是给落清秋留下把柄吗?

    其实这件事情还真的怪不了羽族的君上。主要就是因为一个月以前泽宁突然说星雨学院将会是凤澈羽最好的渡过第三次命劫的地方,若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说什么羽族的人都不会放心让凤澈羽到这里来。

    若是凤澈羽反对的话,这一大票君上也可以松口气,奈何的是不知道是不是压抑的久了,凤澈羽一听就很是兴高采烈的同意了。

    所以就算他们真的想要阻止也是没有办法的,毕竟那个他们担心的人都这个样子了,他们还有什么理由反对呢?所以他们就在等发现星雨学院的秘密之后把这个秘密带回羽族,在族里迎接第三次命劫。说到底都是家里好些,外面终究是外面,始终是比不得家里的。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商量星雨学院学院战的时候,他们提起过一个名字,就是那个名字才让凤澈羽那么的想要去星雨学院看看,甚至不惜让星雨矿的秘密露出来一点。

    要知道星雨矿那可是好东西呢,一块提纯打磨好的星雨矿戴在身上,虽然说不是是庇佑自己吧,至少还是能够避免某些邪祟的。而且她爆出星雨矿还有安胎的作用的时候,基本上不知道这个秘密的君上听见的那一刻,表情都是先是一阵错愕,然后就是狂喜,他们几乎快欢喜疯了。

    鬼知道凤澈羽第二次命劫到底是多折腾人呀,不但四十九道天雷劈了下来,还有无穷无尽的深紫色星力开始包裹她,若不是林恒临时赶到,动用了血祭禁法,说什么也不会这么容易就把她救下来!

    现在快九个月了,只是她肚子还是没有多么明显,要是穿的厚些也只会以为她长得胖了些。但是这么些天来,她的脸颊却微微有些瘦削了,她不是没有为了孩子吃饭,而是就算是吃了饭,身体里的营养和星力也是下意识的去守护孩子的成长。

    这真的让她哭笑不得,但就算是这样她还是舍不得打掉这个孩子,就像她曾经说过的:“感觉着这个孩子在我的身体里一点点的长大,一点点的拥有自己的灵智,哪怕是点滴的成长都能给我到来莫大的欢欣,这或许就是因为我要做娘亲了罢。”

    要做娘亲的人,总是要温柔几分,就算是知道自己绝对没有可能在诞下孩子之后还能陪着他,她也是心甘情愿的。

    只因为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是她的骨血,在她身体里孕育了漫长的时光,让她一点一滴的感觉到了身份转变带来的欢欣,这算是她唯一不会产生恐慌情绪的身份转变罢。她也知道她手下的君上一定会尽全力让她陷入假死状态,或许醒来的时间未可知,至少她还有命在,至少她还有机会苏醒,见到她所愿意珍视的一切。

    她来到这里已经半月有余了,自此昨日起他们就不许她出门了,好容易他们有事情出去她可以瞅空跑出来看看,没想到真的见到了这么多人,他们的生命活力让她感觉到了莫大的兴奋,若是真的算起来,她现在的身体可不比那些年轻人小多少。

    她能这么活泼也是正常的。

    只是刚刚那么随意的看了一眼,除了被拉拢过来的铭皇注意到了她其他人似乎根本就没有看见她呢,不过这么也好只要他们没有看见,那那些唠唠叨叨的家伙就什么也说不了了!

    只是刚刚匆匆一眼看到的那个蓝色劲装少年给了她很熟悉的感觉呢,而且那张脸看起来跟她很像。虽然有一种变扭的错觉,但是她还是对那个劲装少年有了注意,看铭皇也在那个学院的队伍里,兴许是一起参加学院战吧,有铭皇的参与一定会赢!

    所以她只要乖乖的在族里等着,铭皇就会带着那个少年来见她了!虽然只是那么淡然的看了他一眼,甚至只是一个侧颜,但是她还是很想要见见那个少年,那个少年总是给她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就是不知道是哪里熟悉罢了,只是心底的熟悉告诉她,他不会对她有任何的伤害。是那种就算是他快要死了,快要庇护不了她了也必然流尽自己最后一滴血保护她的熟悉。

    凤澈羽愣愣的抬起手擦过眼角,看见了指尖上闪烁的点点泪珠,她微微沉默,然后合拢指尖把那滴泪水化为点点青烟。

    多久了,她多久都没有这么恍惚的情绪了?

    除却她不知道的那段记忆,她很确定自己重生的这辈子根本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绪,原因无他,这对于一个皇来说,真的是太讽刺了。她是一个女子,却也是撑起半边天的皇,甚至于她是执掌最多君上的皇,若不是三皇之前一直阻拦,她早就完成合并黯星大陆的计划。

    饶是当初她也没有露出过多的伤感来,只因,她的心那时已经化为百炼钢。

    她终是开口:“流离,我到底忘记了什么?”

    悄无声息出现在她身后的红裙女子有些不知所措的微微张开唇,却终究没有办法说出事情的真相。

    这真的是不能说出口,而且还是现在这种大人怀着落皇孩子的情况下……若是说了难保大人不会真的动了胎气。

    他们的方针也很简单,必要之时就算是他们亲自出手灭了小殿下的生机让大人逃过第三次命劫,就算是被大人诛杀,也在所不惜的。而且他们害了小殿下一命,去赔罪,理所当然。

    凤澈羽有些懊恼的看着流离:“行了行了,知道问你也是白问,就知道你们一群坏蛋是不会告诉我的,真是的,人家又不是小孩子,怎么不可以知道这些事情呢?再说了这些事情是我的记忆,要不是平时都待在族里,你们以为我真的不想知道我丢的记忆里到底有什么吗?”

    流离突然左右看了看,有些紧张的样子,但是眼角眉梢之间还是有那股属于凤凰的倨傲和高贵。

    凤澈羽微微抿唇,知道这件事多半有戏了。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