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七章 控魂散(贰)
    到达里面的时候已经变成了房门那么大,很快就把整个房间席卷了一遍,带出了不少的灰尘,和散布于房间的控魂散。

    蓝衣的少年蹲下仔细的看着在蓝色水球中上下飘荡就是出不来的控魂散:“还真的是够狠,要不是云雪染这些年根本就没来过,而且带队老师每次都要换,估计还真的是容易中了这毒。”

    控魂散这东西,每个人的制作手法都是不一样的,但是它们的效果是一样的,而且中毒的方式也很简单。这玩意儿无色无味根本防不胜防,一旦毒发就会被制作者给控制了。但是一个巨大的缺陷也限制着这种毒的使用。

    要想要一个人中控魂散,只有连续吸收一种控魂散四十九天,到那时身体里积累下来的控魂散就可以成功引起质变融入星力血脉之中,继而控制一个人的一切。

    只是这种手段比铭浅唯一个真言来的麻烦许多,他刚刚下的那个真言就是针对这方面的,直接了当的控制了那个女子的识海,同时埋下了一枚只有完成铭浅唯制定的任务的种子,只要完成了那个任务,种子就会像一枚炸弹一般,直接把那个人的识海炸的粉碎,死的不能再死。

    这种手段他经常也会用,只是通常都是一些简单的任务罢了,毕竟自己还要分出一部分精神力去操控那个人去做到,还是有点技术难度。

    不过刚刚铭浅唯动用的是“世说无尽”,落清秋就知道他一定是要搞一笔大的,不然还真的对不起自己用的那些精神力了,要知道落清秋不过是冰星境快念星境的时候,连续动用了四个“世说无尽”级数的真言都快要榨干自己了。

    现在铭浅唯虽然修为比当时的落清秋强悍许多,但是还是逃避不了他们现在动用不了太多的真言的结果。

    所以连云雪染都是知道他们绝对会做出足以弥补这部分精神力的事情。

    铭浅唯有些迟疑:“他们有胆子在这里下,那是因为他们认定了我们根本不知道会有这些毒的存在。但是那些带队老师最次的都有帝星境的修为,说什么也是隐瞒不过去的,老头子的实力再不济也是一个君上,他那边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至于老炎那边,老炎的体质你又不是不知道,万毒难侵,月儿身上有他的气息,想必也是不用担心的。”

    落清秋站起来拍拍手,随手操控着那个水球朝着远处暴射而去:“那就没什么大事了,反正这东西必须连续吸收才有效果,中断一天都是功亏一篑。估计这个学院战支持不到四十九天,我们就不为别人担心了。与其念着别人的安全问题,我们倒不如好好的想想怎么探查这里的一切。这里居然是翼族灵脉残部的聚集地,啧,还在一群人族的眼皮子底下生存的如此之好,看起来也是有些秘密的。”

    他的笑容浅淡,眼底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笑意,而且一丝丝的森寒在眼底化为流光流转,像是那生生不息的恶花,永远开着永远有人想要摘除却平添更多的花来。

    他的眉眼微微上挑带着无尽的荼靡,邪异在眼角眉梢流转不息。

    一身简单白衣的少年看着他这幅样子无奈的摇摇头,转身进了屋子查看:简单大方的房间,外室内室分明,而且还挂着简单的绿纹帘子挡住别人的视线,只留那么若有若无的一线让别人管中窥豹见得其中一点。只是那么简简单单的一看却没有什么大的发现,必须要掀了帘子才看的清楚全貌。

    帘子旁还搁着一盆绿油油的植物,看那样子似乎是因为他们的到来而特意搁在那里的,估计每个房间都有这么一盆植物。

    椅子是硬木的,看起来就觉得若是坐久了就会腰酸背痛,白衣少年的脸色一僵,走进外室抬手掀了帘子,看见了里面的全貌。之前不是没有用精神力看见过,但是精神力的“看见”和实打实的看见是截然不同的,打个比方,精神力“看见”的都是一个东西被全面的剖开看的,而肉眼却是截然不同的看见。

    就是这么一点不同,却是千差万别。

    蓝衣少年笑嘻嘻的抬腿走进去:“别想得太多了就算现在想的再多也是空的,还不如现在先放下,以后再说这些有的没的,我们的未来可不见得就一定是重蹈覆辙,也许我们的未来真的是一片光明也说不定呀。”

    白衣少年温柔了眼角眉梢:“但愿如此吧,只是造化注定了弄人,就算是我们以前的那个样子也绝对不可能说真的要做到什么就一定会做到什么。要是真的可以这样的话,就算是让我们下一刻去死都好。只可惜根本没有这个机会。”

    云雪染恰好走了进来,听见白衣少年这么说,蹙眉:“小祖宗,能不能麻烦你不要说这么丧气的话成不?你可是我的小祖宗,只要有我在就没人能伤的了你!”

    白衣少年的手一顿,然后笑的肆意张扬:“老头子,说实话其实我都算不上多么怨你了,最主要还是你是真心的对我好。可是我和清秋就算是不怨你了,九霄和羽皇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原谅你的。你应该是知道原因的吧?”

    云雪染的脸色一黯:“我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是我的错若是当初我没有那么一意孤行,你们这些孩子大概还在我身边吧。”

    斜倚在床边的蓝衣少年一脸的漠然:“云雪染,要是你只是来说这些没有营养的话,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天就是开幕式了,我记得开幕式上那个什么星雨学院是要抽签打一场个人赛的。虽然我不在乎是不是打个人赛,但是你最好还是早点去嘱咐其他人明天的事情。九霄那里我们会通知到的。你可以走了。”

    少年干脆利落的一句话直接开始赶人了,由不得他不赶人,真的是他感觉到了一股很是熟悉的气息,至少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很是熟悉,若是没有猜错的话,这座星雨学院或许真的有问题。单单就是从冠军可以进入羽族就可以看出,这里真的是不简单。

    而现在这里又出现了那个熟人的气息,这座学院就算不是羽族的,那也绝对跟羽族有莫大的关系,至少羽族绝对在这里掌握了很大一部分的掌控权就是了。就是现在他根本就不知道羽族在这里到底有多大的权利,若是真的比他想象中来的强大的话,他最好还是换个样子比较好。

    虽然羽族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机会见到他,但是终归还是有那么一两个人还是会看见他的,哪怕是为了自己的安全问题,自己也是要好好的保护好自己的。

    少年闭目,脸颊的线条微微扭曲起来,变得更加空灵淡然,只是和之前的模样已是天壤之别。

    若是羽族的君上在此,只怕会微微差异怔愣,只因落清秋化出的这张脸,眼角眉梢有点点属于羽皇的影子,就像是这张脸根本就是照着羽皇的容颜修改的一般,只是会给人一种空灵自然的感觉,没有任何塑造的痕迹。

    少年蹙眉:“没想到当初不过是剿灭了一伙大盗得到的玄级星技,本以为都不会有什么作用,没想到这次居然用上了,这算是一种讽刺吗?”

    他垂眸,安静的看着外面一个一身绯红长裙的女子落了下来,眼角眉梢顾盼神飞,生生演绎出一种风流冷情来。

    他似乎记得她,她好像叫……流离。

    流离走到这里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就直接落了下来,结果一落地就看见了出来晒太阳的铭浅唯。

    她自然是知道铭浅唯是他们的人,自然不会出手做什么,只是也不会有太多的热络,因为这热络对于还没有归来的他来说,根本就是催命符。

    铭浅唯自然也是看见她的,甚至还看清楚了她眼底的那一抹犹豫,他含笑微微点头:“不知这位姑娘来这里是来找谁?”

    流离微微犹豫,只因她下来的那一刻那熟悉的气息又再度消失了,不知道究竟是蛰伏还是已经消失,她无奈摇头浅笑:“不找谁,只是看这里的风景似乎别有风味,就下来一观,现下我还有事,就不多叨扰了。”

    流离行了个优雅的礼,足尖一点就飞上了天际,如那一瞬最灿烂的绯红烟火一般飞向了天际。

    铭浅唯慢悠悠的回头对上那一张有些眼熟的脸,弯了眼角眉梢:“没想到你居然会变成这个样子,不过你现在这样也好,至少羽族的人来了就不会找你麻烦了,我可以不用担心你的安全了。”

    落清秋恰到好处的掩饰起自己眼底的若有所思,就算流离真的认出来铭浅唯是铭皇,在这里也是不敢轻易动手的,可是为什么流离会对铭浅唯这么恭敬?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似乎当初陪在流离身边的,是沉君吧?看起来似乎只有把沉君给找回来才能知道这一切的真相了。

    只是现在那个二愣子到底在哪里呢?要是没找到那个二愣子的话,流离的事情还真的是麻烦了。

    而且他有预感要是真的不搞清楚这一切的话,接下来的学院战绝对是要出问题的!不是他们的身份被揭露了,就是再度有君上归来。

    虽然他认为是后者的可能性大一些,但是这也不是绝对的。

    一切都不是绝对的,不然的话他们当初根本就不会走到那一步,就算是事情按照他们的想法稍稍偏了点,结局也是会改变的,这改变就是天差地别!

    少年垂眸,荼靡优雅的眉眼染上了一丝寂然,像是最浩瀚的海洋,高傲而森寒。

    他本就是皇,他本就该君临天下,就算是现在身处尘埃,他还是那个高傲的样子。他的一切本就是最为骄傲的,没有人可以浸染他身上的光芒,一切都是最纯粹最桀骜不驯的样子。

    只因为那个能够浸染他的人,从来都没有陪伴在他身边,甚至与之为敌。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