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七十五章 星雨
    若不是当时真的没有力气动手,她早就给了炎九霄一巴掌了,甚至于他昨晚上的折腾搞得她现在都没有多少力气,现在都是靠着自己的星力和他的搀扶支撑着。

    要不是真的没有多少力气了,现在根本就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他!不过卓月也确信若是自己真的恢复了力气,第一件事情反正就是狠狠地把炎九霄给收拾一顿,而且不但要好好的收拾一顿,还要报仇!

    落清秋幽幽的扫了那对冤家一眼,默默地转过头不再看他们,他就算是再暗自神伤,也绝对不会认为自己真的可以在这种情况下让他们这么明目张胆的给他灌上这么多的恩爱。彼年他不是没有因为身边的人成双成对而动过也找一个的念头。

    但是无论是记忆恢复与否,他还是那么高的标准,居然硬是一个都没有看上,这着实是让身边一大票的媒人呆懵了,硬是一个个脸色不好的离开了落家,硬是没有再给他说什么哪家的姑娘好呀的了。

    所以这些年他也是乐得逍遥自在的。

    只是唯一担心的还是只有两个兄长的婚事罢了。他甚至还打算利用这个他两个兄长的婚事好好的掩盖了自己还未成婚的事实。他还不想被那么多的人知道他根本没有意向成亲。

    他这还算是表面的排斥别的女人,他那票手下的说法就很干脆了,他们果断的认为自家大人此间世界除了羽皇,根本没有女子配得上!就算是他们之中的天刃君上青雪都因为是神兵化人而被直接放弃了。

    不过这也不只是他们一家这么想,连羽皇那边的人都认为此间世界天地浩渺,唯一个落皇才配得上他们的大人。

    这算是一种古怪的直觉罢,但不知是什么心理,他们就是看不惯对方,对于夹在中间的炎铭两族他们都是可以和颜悦色的,至少脸色好些,但是面对他们认为最和自家大人般配的族群的时候,他们就像是见着仇人一样杀红眼,一副不死不休的样子。

    就像是自家养大的宝贝,在自己心底却更别人更加般配,这不是一种挑衅吗?而且那是他们所有人的宝贝,他们不是应该生气吗?!

    只是两方的大人基本上都不怎么碰面,而且他们根本对下面的小打小闹没有任何的察觉,只是对于他们光明正大的小动作训斥过久再也没有了。

    所以两方人马是经常会对上的,这也是他们的感情和修为突飞猛进的原因之一,实在是因为对方的修为增长的太快了,要是自己不努力一把,就一定会被甩下来!

    也正是因为这种思想,基本上捉对厮杀的都是那么些人,他们的成长也是互相紧咬的,根本没有人敢松懈。

    绕是如此他们居然生出了情谊,像是那无中生有的花一般,完美的无声无息。

    只是皇战不是能以他们的意志而不开始的。

    皇战终究是把四族都席卷进去,只有羽族还有残余力量继续镇守人族疆域,以神秘的天空之上的种族的身份继续保护他们所不能继续保护的人族疆域。在那片疆域之中,还有他们的亲人活着,他们没有多少修炼的天赋,他们只是普通人,但是他们还是需要强者庇护着,而羽族充当了这个对象,给了他们一定的磨砺,也给了他们庇护。

    代代延续下来,他们终究是因为各个原因结合在他们自己的血脉之中诞生降临。

    落清秋浅笑,眸底森寒:“我说过,这个时代是属于我们的,就算我们是后来者,但是这个时代没有能力阻止我们,就算我们真的是后来者,我们也有足够的能力和底气把这个时代变成我们的时代,就算我们曾经的天地不复存在,但是只要我们还活着,那这就是属于我们的时代,属于皇临的时代!”

    他的声音不大,却充满了铿锵音鸣,高傲的少年一身苍蓝遗世独立。恍惚之间居然可见少年身边翩跹彩蝶纷飞于绯红彩莲之上。

    而少年来路,步步红莲盛开。

    凝神看去,偏偏只看少年挺拔背影,直觉这一身蓝衣真的很配少年身姿挺拔,只是似乎还缺了什么足以配得上他的东西一般。

    缺的,正是他手上的那把鲜红长剑,握紧手中剑,此间无敌天下!

    铭浅唯微微愣神之后,微微抬高下巴看着云雪染:“还不快点走?这家伙已经等得很不耐烦了,要是在磨蹭下去,当心这家伙直接一剑劈了你哦。”

    半开玩笑的话语只是引起一阵低低的哄笑罢了,根本没有人往心里去,也根本没有人知道落清秋说过的那段话。

    云雪染轻轻扫了一圈,确定来这里的学院队伍都有人到来,为了自己小祖宗的心情,他手中出现一块晶体,其中有点点的星光闪烁,正是启动阵所需要的提纯星光矿。

    这东西已经提纯过了,星力凝结成外面那层包裹着星光的乳白色星力层,星光作为最主要的调转星力的中枢蕴含其中。

    云雪染站在偌大祭坛中间,手中的提纯星光矿直接从指间化为点点光电滑落下来,给这祭坛带去力量。

    无双的光华绽放,半空中迅速出现一个大洞,黑漆漆的色调和周围的光华形成很刺眼的效果。

    但是这也不是别人能够决定的,谁让他们没有更强的人带着他们一起走呢,要是云雪染的修为能更加强大,哪怕是还没有恢复记忆前的凰翎幻的实力,这种失重感也不会出现。

    只是很可惜云雪染当初本来就是四皇揠苗助长强行提升起来的君上罢了,就算是跟那些刚刚晋升的君上相比,云雪染还是弱上一筹。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若是真的让云雪染自己修炼的话,他就算是撑死了也只是一个真言级数罢了,根本没有任何的机会触及君上的层次。

    可以这么说,若是没有四皇的揠苗助长,或许云雪染会成为最恐怖的真言级数,言出法随不是问题。但是他绝对不是一个君上的一手之敌。

    这就是君上和真言级数的差别,一境之差,天差地远。

    绕是如此云雪染带着这么多人进入,还是有些许吃力。

    落清秋身后有没见过这一切的参赛队员感慨:“此情此景生平难得一见!能见一次便是莫大的荣幸!”

    落清秋忍不住撇撇嘴,顺带压下自己心底那股子眩晕感翻了个白眼:“自此那年之后,我就在也没有这种感觉了,本来以为这辈子也不会有,没想到我居然又感觉到了,难道人真的不能过好吗,过得稍微舒服点就有事情磋磨自己,还真的是不爽。”

    铭浅唯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脸灿烂的笑容:“好了好了,不要再说这件事情了,大不了好好的修炼吧,只有你自己快点回复才能自己开启空间裂缝,才能自己自由来去不是?”铭浅唯这话说了跟没说差不多,甚至还招惹来了落清秋的一个大白眼。

    几乎是强忍着心底的那股子眩晕感,他们直接通过黑漆漆的洞口进行千里的穿梭。

    脚踩大地的那一刻,落清秋才彻底的放松了下来,果然这种事情无论是经历多少遍都是这么的讨厌,要不是这次真的是有机会去羽族,他说什么也不愿意跟其他人一起走,真的是因为人越多感觉越差!

    以前还好点,毕竟自己都到了那个地位了,就算真的有求着前往一个地方的人也不敢求到他头上来,而且就算是手底下的君上求去一个很遥远他们没办法到达的地方,也一般都是他开启裂缝,送他们去就是了,自己根本不用经历。

    现在暂且忍耐罢,至少再过段时间就不会这么倒霉了。

    这个时候他才抬头看去,眼底一闪而逝的光芒表示他对这里还是满意的。

    云雪染一偏头就见着了落清秋眼底的光芒,他自己知道这位小祖宗的性格,自然也是清楚这位小祖宗到底想的是什么,估计这位小祖宗真的是打上了这里的主意了。只是这里似乎不是那么好攻占的,要是一个不好也许是会阴沟里翻船。

    云雪染犹豫了一下,还是在保守这里的秘密和自家小祖宗的开心与否之间做出了选择,对,没错,他选择了他的小祖宗,所以他偷偷摸摸的凑到了小祖宗身边开口:“清秋呀,这里不是那么好攻打的。这里似乎是被一个种族占据着经营成家族式学院,似乎他们有掌控这里独特的星雨矿的方法,以你现在的修为是抢不到手的。”

    落清秋微微眯起眸子,诡秘莫测的笑了笑:“是吗,家族式学院?被一个种族占据?掌控星雨矿?这听起来似乎随便拿一个出来都是可以死死的压制我的条件,三个一起拿出来就算是天王老子也得服,但是我怎么可能那么简单就低头呢?老头子,你是知道的我要的东西从来没有拿不到手的。”

    云雪染微微苦了脸:“我就是知道你这个性格才来告诉你的!这个种族我没有见过真身,所以我不知道这个种族到底是什么,但是我相信你要是见着的话,一定会认出来的。”毕竟你当初攻打的种族那么多,寻常种族怎么可能在你眼底瞒天过海?

    一身蓝衣的少年轻轻扫开衣袖,嚣张荼靡的眉眼之间流露出一丝丝的霸气:“我自然是会知道这个种族到底是什么,只是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进入羽族,我有很多的事情要去询问羽皇。”

    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最重要的还是进入羽族,只有进入了那个对于现在的人来说是禁地秘境的地方才能知道他想要知道的一切,譬如当初的羽皇为什么会知道皇战的结果提前留下这么一族镇守着人族的疆域。

    在譬如他真的真的很想知道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这一个时代他们全部苏醒,他们会走到这个地步。

    若一切真的是他的错,他愿意承认错误,但是他不会去修改已经过去的事实,而是用自己的一切去改变他们的未来,过去已定,现在继续,未来缥缈,只有未来才是他能够从现在开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