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七十四章 半年
    就算是为了他们自己也好,铭浅唯也一点也不想自己的兄弟姐妹被自己的另一个姐妹利用。哪怕她真的必须要利用自己的兄弟姐妹也好,他帮她就是了,何必利用自己那些兄弟姐妹呢?他们若是没有修为的话,那根本就是没有任何修为的普通人罢了。

    一个普通人若是出现在她们的战争中,那就只有死路一条,除此之外根本没有别的选择!他根本就不能看着自己的兄弟姐妹真的出事。就算是知道凤澈羽绝对不会对他们做什么,自己也不能这么心安理得的让凤澈羽一个人保护好他们。

    说到底,凤澈羽也是他的姐妹呀,他不能为了自己面前这两个兄弟就轻易的放弃自己姐妹的性命,这根本就是一个矛盾的问题。

    无论是选择哪一边都必须放弃另一边,那铭浅唯其实更愿意放弃自己作为铭皇时站在落皇和炎皇那一边的立场。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抉择吧,就算是为了平衡他们双方彼此的力量差距,铭浅唯也必须要站在凤澈羽那一边。

    没有人的力量能够压的住其他人,这是一种平衡,也是一种莫大的不甘,若是真的有那个野心,对于现在的局面自然是恨不得水越来越浑,水至清则无鱼,至清他们怎么可能有能力在四皇的眼皮子底下搅浑水?

    而现在他们重走这人世一遭,就是这天下大乱的时机,铭浅唯估摸着还能再造一个媲美上古的时代出来,虽然有些不可思议,但这估计才是事实。若是这次天下大乱再出现诸如四皇的天才,啧,格局这不就是更乱了?

    落清秋慢悠悠的打了个哈欠,精致荼靡的眸子闪过一丝诡异的苍蓝色光芒:“我记得碎星那边也是有一座学院的,规模应该是和染雪城一样,你应该可以通过那里一起去学院战吧?反正按照炎家在碎星的强势,你要进去应该还是很容易的,对了,记得把卓月带上,我们一起去学院战的那座学院见面。”

    炎九霄微微弯了唇角:“你还真的是图省事呢,要不是我知道你本来就是一个懒的,这会儿指不定多生气呢。那成我现在就回去找我家老头子去报名。”

    落清秋抿唇一笑,幽幽开口:“炎皇,别太把这一世的血缘亲情当一回事儿了,我们终究是要离开他们的,我们的身份也迟早是要暴露的,你要记着别陷得太深了。不然终要害了他们。”

    炎九霄的背影一僵,落清秋用了炎皇两个字,说明他已经是在警告他了,警告他不要真的把这些感情当做一回事,就算是卓月能够陪在他身边,炎家的那些人最多也是作为下属一般的存在。

    甚至真的算起来炎家的人连见他的资格都没有。

    可是他就是想要好好的跟炎家的人一起生活呢。就算是有无尽的勾心斗角,但是他张这一身修为还是会安然无恙。他要的只是跟他的亲人在一起好好的生活,然后有正常的生老病死,就算是有无尽的不甘也罢,至少曾经也拼过了,也不会后悔了。

    只是现在他必须要成为炎皇,这天下就像是一个牢笼一般,四皇就是笼中鸟掌上花,被人控制了彼此争斗,就像是傀儡一般终生不得自由。

    炎九霄颤抖着身体:“现在还真的像是一场游戏呢,我们彼此厮杀,再也没有自由可言。我也想过要是我们其中一个人没有苏醒的话,是不是这个黑暗的年代就不会出现,我们就不会像现在一样,有朝一日兵刃相对?”

    落清秋慢悠悠的抚摸铭浅唯的那盆宝贝花:“有朝一日也许会,当时至少不是现在,又或许我们会形成另外一种格局,我们绝对想象不到的格局,或许真的会给我带来惊喜吧。毕竟现在的生活真的是太无趣了。”无趣到让人想要毁了现在的一切呢,若不是真的还有记挂的人呢,估计还真的撑不下去了。

    炎九霄自嘲的笑了笑:“好自为之罢,就算这真的是一场游戏,我也一定会好好的完成,然后走到那个掌控我们的人面前,狠狠地把他拉下王座,我会告诉他,我们不是他手上的傀儡娃娃,我们能脱离一次他的掌控,必然会有第二次,就算是洗尽了记忆也是这样。”

    这一刻高傲的炎皇炎九霄又再度回归,他始终是属于硝烟战场的存在,他注定纵横驰骋,他也注定了一切都必须从头开始。

    这算是他们的宿命和悲哀,也是他们的荣耀与骄傲,他们战无不胜,他们无所畏惧,就算前面是荆棘风暴,就算是万丈瀚海,那也绝对不可能阻挡他们的脚步!

    这就是他们能身为皇的意义。

    炎九霄走后,两人相顾无言,落清秋也感觉到几分无趣,转身摆摆手就走了。

    铭浅唯暗自浅笑莫测:“还有不长的时间,我们就要去学院战了,就算是拼了我的底牌,我也一定要亲自带着你去问问羽皇,到底她是个什么意思。若是真的有关天道规则,就算是带着铭族上下全部投入又如何?”

    他笑的风轻云淡,神似那年他站在天玄冥冰的绝壁之上,那视死如归的笑容。

    他根本不在乎自己是不是投靠谁,他在乎的不过就是那么些人,就是这么些人,却足以让这世界天翻地覆。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半年已过。

    落清秋的气息越发的深邃了些,连带着本来还有一丝丝稚嫩的脸颊也看起来掩去了所有的稚嫩,看起来成熟了些,也越来越有当年还是落皇时候的样子了。

    其实四皇都是该庆幸当初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的画像居然全部都消失了,甚至除了那些传承久远的家族,根本没有人知道还有上古还有四皇的存在。他们就像是黯星大陆史上最为璀璨的一段时间上的无价之宝一般。

    他一身如那双逐渐彻底化为苍蓝色的眼眸的劲装,指间套着烁槿要死要活给他装上的各种用品,一脸无奈的出现在广场上。

    学院战早在半年之前就给天下各个学院发送了邀请函,而诸多偏远的学院其实早已动身前往各个主城的学院里,就是因为这些主城的学院之中才有足以直接横跨一片地域的阵,而若是寻常赶路的话,兴许最偏远的学院要从邀请函到的那一刻就片刻不停的赶路,而且还是那些强大的老师以自身修为带动着学员全力以赴赶路才赶得上。

    而每一座主城里的学院则是得天独厚占据天时地利,成功依靠主城的力量修建起了阵,硬是能够短时间内横跨一片地域。

    但是就算是这样,也只能赶到下一座主城而已,所以他们需要最简洁的前进路线,以达到最大的节省星力储备的赶路。

    而染雪城则是作为最大最出名的学院控制的城池而闻名,但是它却不是主办的地方,主办的地点是离染雪城几千里之遥藏在深山里的一处极度隐蔽的学院。

    但是那里却蕴含了星雨矿,就是因为星雨矿的存在,那座学院弥漫了星雨矿的粉末,学员常年都是身体健壮而且就算是生病了,那也能很快就好。

    所以选择在那里举行学院战真的是一个得天独厚的好去处。

    而每一次染雪学院都是定在这一日一起去那座藏在深山老林里的学院,而在此之前来到的那些学院则是早就住了多日了,他们等这一日等的最短的也是等了两月有余。奈何云雪染就是不肯改规矩提前走,所以这些几乎可以说是穷乡僻壤来的学院根本没办法,因为这东面主要都是通过染雪学院去的那座学院,其他方向也是各有办法前去。

    但是说到底其实耗费最少的还是染雪学院,就凭云雪染是一个君上!其他三座学院的院长连个飞星都没有,怎么可能比得过染雪学院?

    而且这一次云雪染更是咬定了不愿意提前,谁让两位小祖宗还是要准备的呢?而且如果他没有感应错的话,那个来自碎星王朝的学院里有一个人也是他家的小祖宗……就是不知道那个小祖宗肯来这里,到底是因为什么。

    若是真的是平平安安来参加学院战的话,云雪染自然是拍巴掌欢迎。但是就算他再笨再蠢也看的出来,三个小祖宗凑在了一起,那根本就是一个要人老命的事情!

    而且他没有看错的话,那三个小祖宗现在必然是凑在一起的,一定是在商量什么大事情!按照清秋那个小祖宗对于冠军的奖励如此看重看来,估计九霄小祖宗必然是要加入染雪学院的队伍里了。

    果不其然,落清秋一身苍蓝色劲装显得身姿挺拔,一双荼靡的眸子左右横扫之间带起无穷无尽的自信与高贵,像是那无尽瀚海的神祗一般,从来都没有把一切放在眼底过。

    跟在他身边的就是一身简单白衣的铭浅唯,那一副简单随意的养足看上去根本就不是去参加学院战,而是去踏青游玩一般!

    而炎九霄则是牵着卓月的手根本就不松开,一副要是自己真的松开了自己媳妇儿就会不见的样子。他一身嚣张的红色劲装,衣角绣了肆意张扬的凤凰,满头鲜红的发丝被一根暗红的发带牢牢束缚在头顶。

    若不是站在他身边的卓月一直好生约束着他,他早就一把扯下了发带像只野猴子一样蹦来跳去了。

    卓月此时浅金色长裙衣袂飘飘,裙摆也是一动一停之间露出绣鞋的一丝白色。只是她现在的脸色不怎么好,至少就算是见着了落清秋和铭浅唯也只是微微收敛了些罢了,脸色仍是不怎么好看。

    实在是因为她昨晚上真的被这个混蛋给气到了。

    任凭谁突然看见他大半夜的坐起来,然后一脸疑惑的盯着窗子却一言不发的装老神在在,就是不躺下继续睡觉不会感觉到疑惑和怒气吗?

    尤其是这个家伙还在睡觉之前那么折腾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