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三章迷茫失措
    也是因为他们的小心翼翼,铭浅唯越来越感觉到自己的彷徨失措,无数次的扪心自问,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剩下来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若单单就是为了拯救人族的格局和地位,那落清秋和凤澈羽的诞生就足够了,甚至他们只有一个人诞生就足以震慑一切。

    但是他们还是诞生了,甚至成为了同一个层次但是实力有前有后有高有低却都站在顶端的四个人,他们生存下来的意义到底是什么?这根本就是一个未知的问题,就算是现在重新活了一遍的铭浅唯还是对此感觉很迷茫。

    他很清楚他现在思考的一切,其他三个人必然是想过的,只是他们更加习惯于修炼的更加强大用自己的修为去碾压一切,就算是知道真相也必须是在自己掌控的了的情况下才会知道,哪怕是有一点他们觉得掌控不了的地方也宁愿压后知道,反正一切都掌握在手里比一切都脱离控制来的好些。

    铭浅唯也是这么想的,他却发现很多时候自认为掌控的事情,其实自己根本没有掌握到,甚至次次都超过控制。就算是靠着一身的修为把事情给挽救回来了,下一刻还是会发生无数无法掌控的事情。

    铭浅唯苦笑不已“这算是天道对我们的忌惮吗?可是为什么我感觉天道的忌惮还不只是这些呢?”像是还有更深一层的忌惮,就像是忌惮他的……血脉。这听起来很是荒诞,却让铭浅唯认为,这个看似荒诞的想法,或许才是一切的答案。

    否则根本没办法解释就算是他转世了,他二九那一年生辰,他一身血脉变会了原来的样子。虽然更容易修炼了,却让他感觉到了迷茫。

    四皇不是没有流过血,事实上他们流血的时间比一般人还要来的更加多,若不是他们的血脉实在是太强横了,或许他们早就成为别人的踏足白骨,根本不会现在还能这么安生的坐在这里好好修炼。

    他的疑惑不解很快就知道答案了,因为炎九霄居然肯出现在这里。

    “你在想什么想的这么入神,若是有人潜伏进来要你的命,那岂不是很容易就可以得到了?那我不是还要等上一个轮回才能找到跟你对决的机会?”炎九霄根本不客气的声音直接传了过来。

    铭浅唯微微张唇,却压下自己的话,转而疑问“你为什么会来这里?你不是最恨这里吗?”由不得铭浅唯这么问,完全是因为真的说起来的话,落清秋是四个人之中唯一有可能出现的人而铭浅唯自己则是要看心情好坏凤澈羽根本就不会来而炎九霄根本就是最纠结的那一个。

    或者该这么说,他根本不知道该以什么态度来这里。

    固然有当初云雪染做的那件事情在里面,但是那件事情伤害最大的还是凤澈羽的人,炎九霄的手下都只是一个不大不小的伤而已,根本没有死人。但是炎九霄这家伙的媳妇儿当年却因为营救云雪染的事情落入了翼族的手里。

    不是凤澈羽的羽族,而是万族分支里的翼族,跟人族长得很像,但是天生血脉里就促使婴孩尚在腹中就长出了羽翼,可以说羽族是靠着凤澈羽的恩赐飞翔,翼族就是靠着他们的翅膀飞翔,两者根本就是截然不同的存在。

    但是弱受真的两者想对比,哪怕没有羽皇在,羽族也是稳稳的碾压翼族,这是一种先天的强者带动起来的威势,根本不是那些没有皇这个层次的种族可以想象的。

    不过铭浅唯当初其实也算是佩服翼族的,单单就从他们跟炎皇城临近还抢了炎九霄的未婚妻这点上就很是佩服他们,有点脑子想一想就知道,他炎九霄认定的媳妇儿哪里是那么好抢的,就算是抢到了,炎九霄一旦知道了,那也是铁板钉钉的抢回来呀!

    若是不抢回来那还留着过年呀?

    而云雪染被他们带回来之后,炎九霄回来的第一时间,就是一杆长枪上了翼族的门,登天直接一人一枪灭了一整个种族!为了卓月一人,炎九霄生生背负了一个种族的杀孽!

    炎九霄似乎是看出了铭浅唯到底在想什么,但是他只是笑笑“一切都过去了,什么多余的事情都没有发生,不是吗?再说了对于那些不要命的蝼蚁来说,既然他们不愿意好好的活着,我就做一回好人送他们去地狱,这有什么不好吗?”

    铭浅唯笑着摇摇头“不,没有什么不好的,你说的对,对于那些嫌命长的蝼蚁,还是送他们一程比较好,命是自己的,连自己都不要了,为什么别人要珍惜?不过你还是为了那些蝼蚁造了杀孽。”

    炎九霄笑的肆意“杀孽?我们每一个人身上的杀孽还不够多吗?老铭你真的是悲天悯人太多了吧?我们这种人就算是死了最后落个尸骨无存暴尸荒野也是轻的!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是有灭族之罪的!而且你别忘了就算是我们不想造下杀孽,天道也会逼我们造下杀孽!”

    铭浅唯垂下金色的睫毛,自嘲“其实呀,很多时候我都怕报应下来了,我死在了外面,我很多时候都在想,要是我真的死在了外面,我的姝星该怎么办?她虽然是君上,但是她也只是个女子呀,要是我不在她身边的话,她会不会被别的君上欺负呀。所以一想到这里,我总是会活下来,因为……我不想留她一个人在这世上孤苦无依,我真的不能想象要是我不在她身边了,她会是什么样子。或许没有我这个身负灭族之罪的人,她还能好过一点,但是我不敢想她离开我,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炎九霄眼角有赤红的泪水滑落“她们才是我们活下来的意义,若不是真的放心不下,我宁愿我死在外面。”

    “我又何尝不是?”落清秋一身黑色劲装直接翻了墙慢条斯理走过来,一副人畜无害衣冠禽兽的模样,“若是可以的话,我也愿意用我一身孑然换她此生安稳无忧。”

    炎九霄的眼底弥漫笑意“你还是忘不掉她呢。不过这一次也许你是有机会见到她了。我可是听见了云雪染说的话了,要是真的大获全胜,你可是能去羽族族地,只是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有机会见到她。毕竟她可是羽皇,就算是见一见现在的我们那也是她莫大的恩赐。”

    落清秋低低的笑“我自然是知道的,所以我根本没打算等她亲自来接见,我准备直接进了他们的内城找她,就算是远远的看上那么一眼也好。”

    铭浅唯的眼底也是弥漫了笑意“还真的是痴心不改呢,只是你真的以为你现在的修为就可以去找她了吗?你真的是想的太多了,要是真的以你现在的修为去找她的话,还没潜伏进内城你一定会被羽族的守城君上发现,然后你的下场可想而知了。”

    听到这里的落清秋黑了脸,冷哼一声就随意坐在了软榻上,伸手就握住了搁在软榻旁的一株看起来有些像是兰花的植物的叶子上,一副要是铭浅唯再敢开口就一把把叶子拽下来的表情。

    铭浅唯的脸色顿时变了,一下子就是铁青炎九霄则是一副想笑不敢笑,要死要活憋着却弄出一副搞笑的样子。

    良久之后,耀金色的眸子才爆发出璀璨的金光“你先放下手,慢点轻点,别碰着我的花儿了!要是你扯下来了,我一定把你手给剁下来!”

    浅浅的蓝色盈满了温柔的蓝色波光,像是一件极好的玉器散发着幽蓝的光芒一般,也不说话就是含笑一直看着他,顺带着指尖一直在叶子上划呀划的,看起来就是一副随时都有可能揪下叶子的样子。

    两个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对视着,两个人要死要活的不肯退后一步,就这么威胁着对方的互瞪。只是炎九霄真的有点想笑不敢笑,这两个要是真的计较起来,真的是会出人命的!

    所以就算是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他也必须以一副扭曲的面孔对着两个人,免得自己一个不小心真的小出来了。

    良久之后落清秋才撇撇嘴,眯起眸子深深地看着炎九霄,似乎是想问问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炎九霄愣了愣,摸着后脑勺的一头红色发丝“这不是卓月想你们了要我来问问你们什么时候才能回去一次吗?要收你们能回去一次吃顿饭就好了。那小丫头也是寂寞了,毕竟只有我陪在她身边,其他人都不知道到底在哪里。”

    铭浅唯微微怔愣,然后脸色有些古怪“说起这件事情我倒是有些疑惑,要是真的说起来的话,我们当初十二个人来了这里,除掉卓月和我们三个,还有八个人,那八个人到底去了哪里,这个问题不知道你们想过没有。”

    不得不说铭浅唯的演技真的是太棒了,他一句话直接把自己知道楚澈儿和姝星在哪里的事情给掩盖了过去。

    他微微垂眸掩去自己眼底一闪而过的虚心光芒,若不是真的想要保守好这个秘密,就算是现在说出来又有什么?若不是这件事情真的是事关重大,说什么他也不会这么乖巧的就保守了秘密。

    不过能让铭浅唯这个样子,这个秘密也算是值得了。

    也只有属于她的秘密是可以让铭浅唯如此的忌惮。本来就是落清秋最在乎的人,现在又加上了落清秋最愧对的人,这两重身份足以让凤澈羽在落清秋面前势如破竹的得到她想要得到的一切了,就算是为了落清秋好,铭浅唯也一定要把这个秘密保留的更长一点。

    就算是必须要离开落清秋这一边也是在所不惜的。

    而且铭浅唯也不相信凤澈羽那里就只有姝星一个人,必然是会有其他人还在那里,只是也许他们还不知道自己的处境到底是多无奈,铭浅唯知道自己有那么一个义务去告诉他的那些兄弟姐妹们,关于一切的真相。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