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一章至少
    就算是为了那种莫名的格局,他还是不能开口,而且他能知道这个秘密,完全是因为羽皇的首许,而且她的威压生生镇压了天道,否则就算林恒说出了这个秘密,他也是听不到的。

    他们之中只有凤澈羽恢复了修为,也只有她才有镇压天道的力量,也只有她的帮助可以让他们知道天道不允许外泄的秘密。

    不过说到底曾经都是那个层次的人,他隐隐约约是感觉到一部分属于那上面的规则运行了,现在他们根本没有回到皇的境界,所以他们的神识就算能够强大到以前的程度,天道也不会管这一块。

    除了天道认为这跟修者的实力没有挂钩之外,恐怕就是能越过天道执掌精神力这一块的人是真的明白识海对于一个修者的重要性。铭浅唯心底隐隐约约有一个猜想,或许他们当初四选一成为执掌大陆的残酷选拔,或许就跟天道有关系。

    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成为了皇却受天道排斥,万事若不是他们的修为太过强横,或许就会功亏一篑。

    只是现在又回到这个算不得高的境界,他却讽刺的感觉到自己又受到来自天道的庇佑,这难道就是走了狗屎运?可是落清秋若是真的要对上羽皇的话,是必须要突破为皇,否则穷尽一生也不可能找到能够对抗凤澈羽的办法。

    一个皇,便是最大的兵器。而且对于落清秋来说,凤澈羽是他此生唯一的软肋。若是他不成皇,他一个死字,凤澈羽成主宰大陆的黯星者。

    铭浅唯是凤澈羽那边的人不错,但是他也不愿意看见落清秋真的颓废下去!

    他看着落清秋一言不发转身就回了禁地有些许僵硬的背影,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一咬牙直接跟了上去。

    落清秋一把拍开他放在他肩头的手,蒙蒙的蹙眉“不要碰我,我有事。”

    铭浅唯也是蹙眉“你不要做什么傻事,我们的底子都在那里,就算是修行也比其他人容易一大截,这对于我们来说只是恢复修为罢了,若是你真的要强行突破,那只会对身体造成不可逆转的损失!”

    落清秋这才停下脚步,细细的血色布满了他的整双眼眸,他嘶哑着声音问“可是如果不突破,我拿什么去得到冠军?我拿什么去见到她?”

    铭浅唯张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不是他突然失声,而是他突然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反驳面前的少年!他说的很对,他现在的修为真的算起来其实是大起大落的,甚至连识海里的星力都是被他抽调出来的,现在的识海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星力可以供给他突破,他现在除了凭借自己对天道规则的感悟强行突破迎来星力灌顶填补识海,他还有什么办法?

    望星境九层,这对于一个皇来说,真的是太讽刺了!

    可是再讽刺也必须咽下这个苦果,甚至于他还不能抱怨这句身体的修行天赋,若是天赋好上一点,他都能凭借自己的精神力强行引来一次星力灌顶彻底清洗他的筋脉骨骼。

    他没有忘记当初废脉的痛苦,但是破而后立才让他现在的身体能走到这一步。若是他没有属于自己前辈子的记忆,甚至连望星境都达不到!

    铭浅唯突然开口“清秋,你的身体是不是曾经在胎里受过重创?”

    落清秋微微偏过头,望着太阳“对,那一次我差点带着刚刚稳固下来的神魂一起魂飞魄散。但是我还在胎里,仅仅只能用自己的精神力给那人留下一个标记罢了。”

    铭浅唯微微摩挲下巴“你的标记?还是你以前的经常用的那个标记吗?若是还是那个标记的话,我倒是可以让我手下的那些人都注意一下。”

    落清秋的眼底含了凄凉的笑意“就是以前的那个标记。不过你要告诉你手下的那些人,千万不要杀了那个人,那个人的性命是我的,我绝对不会让他那么轻易地就死去,我可还没有那么大度。”

    耀金色的眸子含了笑“我自然是知道的,要是你这么容易就放过这种人渣,就算是你同意我也不会同意,这种人渣真的是太讨厌了,居然对一个尚在胎中的婴孩都能这样。记住就算你真的要星力灌顶,也一定要青霜和烁槿在你身边,有他们在你识海里镇着,就算是你真的被星力灌冲过头废了,他们也能保你不变痴傻。”

    一身白衣的美人森森的斜睨他,笑的分外寒凉,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而玲珑烟十恰好就在附近,恰好听见了这话,嘴角一抽就背过身装作什么都没有听见的样子。

    铭浅唯含笑的眸子扫了他一眼,转身就跟上落清秋的脚步回了禁地。

    玲珑烟十和烁槿这才敢盯着他们的背影看,其实如果真的看的清楚,会觉得落清秋那一身的暗绣不知名符文的白衣简单,一条巴掌宽的白色腰带勾勒出他本身的腰肢纤细。而铭浅唯一身蓝色暗绣浅金色云纹的劲装干净利落,而且隐隐约约看过去似乎两人身高差不多,但是真的比较起来会觉得落清秋真的是个绝代美人,就算是个背影也是如此的好看,而且与铭浅唯那一身蓝色劲装看起来很是般配。

    两个人为了自己心底的这个想法生生打了个哆嗦,然后死死的把自己念头压下去继续开始教育讲课。

    由不得他们不这样呀,要是真的让禁地那两位知道他们心底的想法,估计他们是不舍的杀了他们的,所以只有狠狠地惩罚了,可是那两位的手段真的是太可怕了,若是稍有不慎,那就是半条命的事情!

    他们可还没有那么伟大到愿意为了自己心底的一个猜想就付出自己的一切,再说了这个想法真的是太可怕了!落皇和铭皇怎么可能那么般配!

    玲珑烟十想的是我家大人明明是有铭后的,怎么可能跟那个落皇那么般配?!一定是我的错觉,我一定是看错了!

    烁槿则是一脸的崩溃为什么我会觉得大人跟铭皇这么般配?可是他们都是男的呀,这么可能看起来这么般配?难道真的是我家大人太好看了吗?可是再好看那也是跟女子配呀跟男人配算是什么意思?!

    两个人几乎为了自己的猜想崩溃。

    但是那里面的两位大人可是不会管这一点的,两位都是在盘膝而坐开始修炼,只是一个是顺理成章的按照自己的路开始修行,另一个则是面色苍白周身银蓝色光点开始闪烁不定。

    他真的没想到自己不过是修炼罢了,居然也会引来风水的围聚,他的体质算不上是多么特使,只是当初他亲自动手废脉掌握好了分寸,勉强让这么一具可以说基本没有修炼能力的身体重新可以修炼。

    但是底子就是这样,他甚至只能一点点的洗筋伐髓,否则的话身体直接会因为承受不住那股力量而接近崩溃,这不是他能够承受的。

    而且仅仅凭借着宽广但没有星力充斥的识海,他真的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能够夺舍别人的身体。而且夺舍需要的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他现在根本负担不起。

    所以就算是要夺舍换身体,他也只能等到修炼到飞星境才有可能了。

    他微微睁开一条眼缝,安静的看着面前的一切,银蓝色光点似乎是察觉到他身体的颤抖,立刻集结成看不清面貌的人形,轻轻的扶住了落清秋软倒的身体,很是心疼的动作显得分外温柔。

    落清秋无奈的笑了笑,轻轻合上双眸沉沉睡去,至少他这么一次是成功了,至少……他现在已经到了足以参加比赛的基础实力了。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在去参加学院战之前再上一个境界,强行引来一次星光灌顶。

    若是真的能够引来,就算是筋脉受了些伤那也是值得的,毕竟修为才是他唯一能够全心全意去相信的。

    他也只相信自己的实力才是守护自己软肋的最大保障。

    比邻而居的铭浅唯睫毛颤了颤,然后放松下来继续修炼,虽然他不知道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可以感觉到,落清秋那边没有任何危险的气息,就像是那个莫名其妙出现在那里的人根本就是天道规则的一部分一样。

    而这种情况只可能出现在星力上,只有星力不可能受到天道规则的任何约束。

    只是他怎么也想不清楚为什么落清秋会出现这种情况。但是他知道一旦出现这种情况根本就是因为落清秋已经得到了来自天道的认可,或者说是得到了来自于星力的认可。

    铭浅唯还是紧闭双眸,只是站了起来伸出手,指尖上停留了一点璀璨的金色,他的体质天生冰寒,出生之时便因为自己的体质生生冰封了那一个房间,他就在那冰中一直待到了睁眼,睁眼的那一刻,属于太阳的力量从他双眸中释放出来,融化了一切寒冰,他的体温也勉强恢复正常。

    而现在立在他手掌上的力量,就是属于太阳的力量,他得了来自太阳的眷顾,自然是能轻易地借助它的力量弥补自身的不足。

    或许这听起来有些玄,但是从铭浅唯的体温和习惯就可以看出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耀阳当空之时,他的体温虽然不能和常人相比,却也不过微凉罢了。而清月升临之时,他失去了太阳的庇护自然是迅速下降,夏日还算是好,至少还有白日的炎热。

    冬夜之时,就是铭浅唯脾气最为暴躁的时候,若是没有挑好时间去找他,可能会被突然暴躁起来的他直接封成一尊冰雕。

    若是命大,第二日太阳升起之时,铭浅唯自然是清醒过来解开冰封若是命不大,熬不过这漫漫长夜变会直接冻死在里面,就算是解开了冰封也是无济于事。

    出了两次差错之后,他们算是知道铭浅唯的暴躁时间,自然是避开了这个时间来找他。或者就算不得不去找他,也会派火属性星力的修者去或者带上火属性星力的人陪同,免得出现什么意外。

    *首 发更 新  .  bp i.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