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七十章奖励
    铭浅唯撇撇嘴根本一副没在乎的样子,但是落清秋这个时候却更加诡异的笑了,像是早就预料到什么一般,一抬手拿出一块闪烁着点点润泽的玉佩“嘿嘿,你看看这个是什么?”

    他的眸光瞬间凝滞“你居然把传讯玉佩给拦了下来?!你这胆子真的是越来越大了,要是遇上了什么事情的话,当心云雪染跟你生气哈!”

    落清秋还是那么的笑,看起来很是欠揍“你以为我不知道动用传讯玉佩的重要性吗?我可是很清楚的,要不是留了个心眼看了一眼里面的内容,估计我还真的傻愣愣的把这个机会给丢了。”

    铭浅唯耀金色的眼眸爆出耀眼的光芒“你要说不说!反正我是不在乎那个消息是不是很重要!”

    终于看着铭浅唯快要被他惹毛了,落清秋终于幽幽开口了“其实,学院战要开始了。”

    铭浅唯一愣,然后蹙眉思索了一下,有些疑惑的开口问道“学院战?我们当初开玩笑的时候说出来的那个?可是那个不是我们开玩笑的时候说的吗?为什么我们开玩笑说的东西会成为真的?”

    落清秋露出一个奸诈的笑容“蠢,虽然这不是我们的言出法随,但是我们可是四皇呀,四皇说的话哪怕是开玩笑的,他们也是会当做金科玉律来执行的。更何况我们当初不也是抱着要好好的来一场学院之间的战斗吗?要不是我们的实力提升的太快了,说不定我们还是能赶上一次的。”

    铭浅唯眼底流露出若有所思的眸光,他轻轻抬手摩挲下巴“啧,看你这话里有话的样子,是不是想要参加这一次的学院战?不过当初我们把这件事情当做是玩笑,可不见得别人就当做是玩笑,既然已经流传了下来,我们没有理由不下场玩一圈呀。”

    两人一拍即合,直接捏着那块传讯玉佩走了出去,最主要的还是去找云雪染,只有云雪染这个真正的院长才有资格拍板他们是不是能够真的前往参与那个学院战。

    而云雪染此时此刻刚刚忙活完分配星光的事情,刚要走回自己的小院,就看见耀眼的金色和温柔的蓝色出现在他的必经之路上。

    云雪染一下子就怔愣的停下脚步,由不得他不震惊呀,蓝色的身影他是见过很多次了,最近这些天更是天天都要见上那么一次。

    但是那道耀金色的身影,他从来都是知道他在这所学院甚至就在禁地里,但是他次次去找落清秋,却从来没有他出现在这里。

    现在他居然来找他了,是不是说明他现在已经不是那么怨恨他了?

    但是铭浅唯一眼就看穿了他在想什么,只是淡然一笑就直接开口打碎了他的念想“别想那么多,虽然我知道当年你的本意是好的,但是就算是我原谅了你,炎九霄和她都不会原谅你的尤其是她,你当初害得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君上,她的十八君上各个都是宝贝一样的,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地就解决了仇恨?而且我还听说当初那个被冰封的君上,可是有未婚夫的,你还是不要想着她会原谅你了,就算是她原谅了,她手上的那个君上也是不会原谅你的。”

    云雪染的眼神再度一黯,极为勉强的笑了笑“我怎么可能真的痴心妄想呢,我现在拖着这么一具要死不死的身体还活着,就是为了偿还我欠下的一切呀。”

    铭浅唯眯起眸子浅淡的扫了他一眼,调转眸光朝着落清秋抬了抬下巴,示意他把东西给拿出来。

    落清秋伸手掏出一块玉佩,直接扔给了云雪染“老头子,你知道我们的意思,要是我们不满意的话,你是知道我的脾气的。”

    云雪染突然接住面前的玉佩一愣,低头看清玉佩的花纹才有些许错愕“这不是,这不是学院战的邀请玉佩吗?我说为什么这次居然还没到,原来是到了你这个小兔崽子的手上!你知不知道这个学院战可是很危险的,要是你的对手心狠手辣一点,我这种实力的又没有办法下场去救你,你是很危险的,你知不知道?!”

    落清秋撇撇嘴“我当然知道很危险了,但是你也别忘了这学院战当初可是我们定下的规矩,虽然不知道到底是谁流传了出去,而且变成现在的样子,但是规矩是没有变得!我们还是有的是办法钻空子!”

    这个时候云雪染才知道面前这两个小子和远在天边不得所见的两个小家伙到底是多么的腹黑,他们早就准备了一系列的规则漏洞,而且若是仔细分析起来的话,根本就是他们铁板钉钉的占据上风!

    他这才有些哆嗦的摇头“你们,你们还真的是,还真的是做好了准备!”

    落清秋咧开嘴露出雪白的牙齿“咳,本来是打算把学院战弄来玩玩的,结果我们发现我们修为提升太快了,根本找不到对手,所以我们就把这写好的规矩给扔了,就是不知道是哪个杀千刀的给我们偷了,偷了就偷了吧,结果我们还完不成!这不是造孽吗?现在我们可以玩了,为什么玩一次?再说了也没有规矩规定我们就不能玩了吧。”

    云雪染有些犹豫“可是说到底那还是太危险了,你真的不用再考虑一下吗?”

    落清秋笑的肆意张扬“修行之路,一往无前,若是再三犹豫,即使是泼天的机缘降临那也是把持不住的。所以老头子,你觉得我会放弃这个机会吗?若是我现在停下的话,我估计一个机缘就将消失不见。”

    听着落清秋这么一说,云雪染就算是有天大的不放心也必须要让他去了,毕竟这个机缘说好不好说坏不坏的,反正只要是抓住了,一切的事情都要靠后站!

    铭浅唯微微偏过头,就是不去看落清秋,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落清秋到底想的是什么?他真的是闲的太无聊了,所以看见这么一件事情才会这么的开心。要是他现在有事情要做的话,就算是邀请函直接递到他手上都不见的他一定会伸手去拿。

    若是把他惹怒的话,指不定他随便叫了一个君上去毁了那个活动也说不定!

    这其实全部都是要去看他的心情和当时的事情多少。现在这个闲的发慌的时候,这学院战自然是正中下怀的,而且铭浅唯可以预见的是,这学院战这一次绝对会不简单!至于为什么这么猜测,完全是因为落清秋这个唯恐无事发生的主在。

    要是他没有那么积极的想要参与进去的话,估计铭浅唯还会认为他会消停一阵,但是事实是他很是积极,积极到了铭浅唯和云雪染都有些担心的地步,当然不是为了落清秋担心,而是为了学院战上他的对手而担心。

    这根本就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对比好吗?就算落清秋的对手跟他差上几个小境界或者一两个大境界的差距,落清秋还是可以凭借自己几乎是碾压众人的经验和星技成功的上演一出越级胜敌的场面,也许还会是吊打。

    这就要看落清秋自己的心情如何了,还是那个样子,要收他心情好,或许对手会输得好看一点,要是他心情差了,对手不是在被吊打,就是在被吊打的路上。

    云雪染这时候才注意到自己手上的传讯玉佩还有一段需要他亲自解封的内容,他蹙眉解开,忍不住讶异的念了出来“云巅之上的种族,神秘而高贵,震慑边之界限,如锋芒在喉,万族如刀枪剑戟凛冽,云巅若盾之坚固。学院战第一学院,有五个资格进入云巅之上的种族一观。这是……什么意思?”

    落清秋双眸闪烁着锋芒“云巅之上的种族?我知道的有些种族是能飞的,但是那些种族都是局限于某一类人可以飞,而看这个云巅之上的意思,似乎是生活在云海之上的。若是真的是云海的话,那就只有羽族了。”

    落清秋的话一出口,三个人都沉默了,由不得他们不沉默,这个猜想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真的是太有冲击力了。若是其他不知道羽族存在的人知道了这段文字,只会以为是什么可以自由翱翔在天空上的种族,而根本不会猜想到大陆之上,这个根本就不是一个猜想,应该说是妄想才对!

    沉默了许久,铭浅唯才微微咬牙“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就不能用真名去参加了,他们是知道我们的真名的,要是真名去参加危险太大了”

    云雪染也是转头看着落清秋“清秋,你真的不能冲动呀,要是真的是羽族……他们一定会注意你的名字,要是你真的想要参与学院战,咱们还是换个名字吧。”

    落清秋双眸空洞失神,良久之后才淡然的弯起唇角“那就换个名字罢,反正名字也只是一个代号罢了。只是我一定要拿到冠军,我一定要去羽族看看到底有什么变化。”

    他这一番话说的咬牙切齿,看的出来他真的对想要去羽族是志在必得,只是铭浅唯却微微蹙眉,他总觉着落清秋这么想要去羽族其实不是因为他想要去报仇,而是想要去看看他们记忆里那个温柔的少女是否真的安好。

    只是铭浅唯还是不打算告诉落清秋,其实楚澈儿就是凤澈羽的事实,他不打算拿这件事情当做一个威胁,而是当做一个小小的秘密把握着,他不想看着自己的兄弟姐妹自相残杀没错,但是他不能阻止四皇间的争斗!

    四皇之间只有一个人才能成为那登天的存在,而他们根本就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所以他们只能对于能够影响到这件天大事情的事情保持缄默,就算是一种潜规则也好,他们就是不能说出来,只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一旦说出来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他们总是知道,一旦说出那些事情,他们之间的格局就将天翻地覆!

    *首 发更 新  .  bp i.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