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六十九章玲珑烟十肆
    只是现在看来,不能这么武断的让他们付出代价了。

    玲珑烟十扫了一眼烁槿,确定自己刚刚看见的都是失去了生机的蛋,暗叹我族真的没办法了吗?现下产下的蛋大多是了无生机,有生机的蛋,真的是越来越少了……难道本君回来了都没办法解决这件事情吗?那本君的重生又是为了什么?征伐又是为了什么?

    玲珑烟十呆呆的站在那里,他突然发现,自己失去了对自己种族的保护念想之后他发现自己出现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是一个错误,若是真的为了征伐而生,为什么还要给他这么一颗有些软弱的心?这不是一件自相矛盾的事情吗?

    玲珑烟十不明白。

    但是铭浅唯很明白,事实上他根本就是在纵容玲珑烟十这颗心如平常一般的发展,他若是需要战争兵器,不用玲珑烟十多过猜想,所有他麾下的君上全部都会变成他手中最锋利的剑。

    但是他不愿意,成人成魔其实都是在一念之间,而作为天地之间最特殊的人族,他们天生就是来统御万族的存在,他们的智慧本就不是那些天生星力强悍但是智慧不够的种族所能睥睨的。

    他放任他们自我成长,只是在他们深陷囫囵的时候拉他们上来,其余的他都不会过多的参与。不仅仅是他,就算是其他三皇也是如此,过多的参与只会让他们的生命之中留下太多创造的痕迹,这一点对于一个还活着的生灵来说,根本就是致命的存在。

    所以说到底铭浅唯根本不会做出这么自掘坟墓的事情。

    再说了他的性子也不会容许自己这么干涉他们的生命过程,每个人的生命除了必须背负起自己的责任的那段时间,其他时间都是自由的,他们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身为皇,除了他们做下大奸大恶之事必须要管束之时,其他为什么要干涉?

    所以呢,他现在必须要给这个迷茫的小鸟儿开始思想教育了,不然的话一旦陷入了彻底的迷茫,他只能选择封了这只小鸟儿的记忆。

    他弯唇,笑的肆意张扬“烟十,你先回来吧。”

    玲珑烟十抬头对上远处那双璀璨的耀金色眸子,其中如太阳般的光辉仿佛能灼伤所望之人的眼一般。

    但是在玲珑烟十心底,这足以比肩太阳的耀金色双眸是多么的温暖。

    他的脚步一顿,然后迅速开始奔跑,走到屋子前的那一刻他停下来,把手上的蛋换到左手,伸出右手推开了门。

    铭浅唯也走了下来,耀金色的眸子定定的看着他。

    玲珑烟十有些笨拙的把手上的蛋递铭浅唯“大人,这枚蛋抱着还算暖和,大人抱着也能暖和一些。”

    铭浅唯含着笑摇头“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我身上的寒气是没办法化解的,就算是抱着它也没办法温暖起来,再说我已经习惯了这个温度,突然抱着温暖的东西,是会被灼伤的。而且我抱着它,寒气就会灌注进去,到时候这枚蛋也救不回来了。所以还是你抱着吧,我还能放心一点。”

    铭浅唯的声音很温柔,听起来他的确很喜欢玲珑烟十怀里的这个新生命一般。

    只是铭浅唯的确怜惜这个新生命,但却不是因为这点原因就不去抱这枚蛋。

    事实上也可以算是四皇的一个小缺点,他们都有那么一点点的小洁癖,只是他们三个人没有落清秋来的那么惨烈而已。要是落清秋在这里,不要说是这枚蛋了,就算是刚刚擦干净的蛋,他也是不会去抱的,这对于他来说真的是太艰难了,或许可以说,若是面对血腥的战场,他们的洁癖立马消失的无影无踪,就算是身染血迹,对他们而言也算不上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铭刻进骨子里的嗜血,怎么可能因为一个小小的洁癖就可以阻挡的?所以也就注定了他们得到一些东西,也会失去一些东西。

    只是落清秋和凤澈羽失去的更多而已。

    他微微眯起眸子,示意玲8珑烟十坐下,微微抬高下巴浅笑“说吧,你心底到底在想什么。你应该知道要是你的心理问题没有解决,我是不会放心让你和其他人一起出任务的,那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个危险。”

    玲珑烟十微微咬牙,盯着手里的蛋还是开口了“大人,烟十不知道到底烟十是为了什么而生的。若是烟十只是作为大人手中最锋锐的刀而存在,那为什么要给烟十一颗软弱的心。若是烟十只是作为大人的后勤,为什么又要给烟十足以匹敌姝星的修为?”

    这对于他来说很是矛盾,但是在铭浅唯看来,却只是迷惑罢了。

    铭浅唯缓缓闭上双眸,嘴角轻扬“不为什么,你只需要记住,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缘分,有时候福祸相依,你有足以匹敌姝星的修为却又有一颗温柔的心,这就是上天想要造就的。你应当是知道,我若是想要你成为我手里的剑,就算是你不开口说出这个要求,我也一定会把你变成我手上的剑。”

    玲珑烟十似懂非懂的看着铭浅唯,良久之后才一脸苦涩“原来,纠缠了我千年的问题居然有这么简单的答案。若是我早点来问大人您的话,是不是我就不至于变成现在这个迷茫的样子?”

    铭浅唯浅笑摇头“不,就算你千年之前来问我这个问题,你现在还是要来问我这个问题,那时候的你太年轻了,年轻到张扬的岁月是很好,却也导致我说的很多事情你都没有真的放在心上。”

    玲珑烟十一愣,然后厚脸皮一红“大人您这么知道我当初没有听您的话?明明那个时候我很专心的!”

    铭浅唯放松下来,倚靠在软榻上“你真以为我看不出来你眼里的走神?而且你小子真的是太年轻了,根本不知道收敛几分。估计一直在你身边的那个小东西也是看的清清楚楚,你身边那个小东西可是比你乖多了。”

    玲珑烟十这才彻底放心下来,吐吐舌头无奈的看着他“大人呀,您就放过我吧,我真的是没办法了……当初您教的东西实在是太深奥了,我真的是看不懂呀。而且我不明白我只是一只鸟,为什么要去学那些人的文字和知识,只要我展现出实力,那些平常欺负鸟的不都臣服了吗?”

    “铭皇,你找我来就是为了让我站在同为外族的立场上教育他吗?”烁槿站在门口看着他们两个无奈的开口。

    他刚刚去把蛋给了大人,结果大人似乎像是在跟谁神识交流一般,直接把蛋拿了就让烁槿铭浅唯这里了,而他只能再度辛苦一趟了。

    而现在面对面前这个笑的一脸无良的铭皇,他只能表示铭皇现在的样子和他家落皇大人算计人的时候笑的一样。

    只是就算他们笑的再一样,在烁槿他们心底都是不一样的。

    铭浅唯眯着眸子笑“那你就把这臭小子拎走吧,对了烟十,要是你没什么事的话,你还是快点把你弄出来的那个坑给我填上,不然的话落清秋找麻烦我也是把你扔给他。”

    他的声音分外的清爽,像是这件事情根本不关他的事情一样。

    玲珑烟十撇撇嘴,却也还是跟着烁槿出去了,他算是知道了,自家这位大人在这千年之后性格已经有了变化,就是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具体的改变,不过现在看来他也算不上是多么的改变,只是性格没有以前那么激进了,看起来似乎更加的温润了一些,连那双耀金色的眸子都不像以前那么锋锐无双。

    说不清楚是好还是坏,一切都是未定的。

    而且玲珑烟十记得很清楚,当年的铭浅唯说过一句话“我为皇,脱离世间七情七苦,无人能再次约束我,亦无人敢陪伴我。我或许缘断缘生,但是至少我已经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就无人能够阻止我。就算是缘分,我也可以靠着我自己去夺回来!”

    他相信,无比坚定的相信,若是他自己修为到了那个终点,就算是他的缘分断了,他也一定会抓住那个尾巴找到他的缘分!

    他一想通,眼神也温柔了几分,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左手无名指悄无声息的出现了一根纤细的红色丝线,一直延长到蛋里,竟然穿透了半红半绿的蛋壳钻了进去,连接到蛋壳里面那个小小的婴孩左手无名指上。

    只是可惜的是他没有看见,不仅如此还把蛋亲手送给了羽皇的人。

    只是他不知道,所以他根本就是后悔莫及。当然这都是都是后面的事情了。

    烁槿拉着玲珑烟十走的很痛快,落清秋接着就上门了,根本跟他说的自己要睡觉完全不一样而且他的上门和烁槿的离开根本就是一前一后,一看就是谋划好了的!

    铭浅唯的嘴角抽了抽“你到底来干什么?你小弟刚刚带着我小弟走了,你这是来找我打架的吗?你是知道的,我们的修为虽然还是没有回到原来那个点,但是我身上的修为比你的多的多了,就算是你仗着星技能用的比我多,你也绝对不可能占着上风的!”

    落清秋笑的诡异“哎呦喂,看看你说的什么话!我是那种人吗?我可是很诚心诚意的来找你呀,你可不要真的把我的好心当成驴肝肺了,那你真的知道的时候估计就得后悔莫及了!”

    铭浅唯定定的看着他,眼底流露出莫名的光芒来“你应该是知道能让我都心动的东西不多,而且就算现在的你真的能拿出来,也未必舍得付出吧?”

    落清秋点头“的确,现在我什么都不能付出但是我有一个内部消息可以说出来。只是需要你付出一点点代价而已。”

    铭浅唯撇撇嘴“哼,爱说不说,反正你现在能得到的可以说是内部消息的,只可能是从云雪染身上得来的,要是我真的想要知道的话,我还是能去问他的。”

    *首 发更 新  .  bp i.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