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六十八章玲珑烟十叁
    无边的思念在林恒来到的那一刻成了圆满,他相信羽皇的人是不会骗他的,这不仅仅是一种欺骗的行为,更是一种挑衅,铭浅唯完全可以因为他们的欺骗而直接带着人走上羽族直接干上一架。

    他伸手揉揉眉心,还是走回自己的屋子去了。

    至于那一棵孕育了玲珑烟十的玲珑树,铭浅唯根本没有去管。

    一棵玲珑树终此一生也只能孕育一颗玲珑蛋出世而已,玲珑蛋出世便是一棵普通的树罢了。除非孕育的那颗玲珑蛋孵化的玲珑鸟出现问题,再度回到了玲珑蛋的样子,否则终此一生都是不可能再度孕育玲珑蛋。

    这算是一种约束和天命的妥协,它们给了玲珑树最大的自由和热爱,收回了玲珑树最后的念想,一物换一物,这很公平。

    只是不知道对于玲珑树来说,这到底是不是一种好。又或者会不会认为这是一种坏。

    只是这好与坏,其实就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玲珑烟十像是有所感悟一般抬头,愣愣的看着背后玲珑树在的方向,只是禁地之外怎么可能窥探的了禁地之内?所以他看见的只是一片五彩斑斓的光彩。

    一丝苦涩蔓延上了嘴角,像是最炽烈最悠远的光芒突然陷入无止境的黑暗之中一般,惶恐而不安的情绪在心底蔓延。

    烁槿扯了扯他的袖子把他的心思拉了回来,然后他看见了一队可以说是残兵败将的队伍走过来,虽然一个个都是一副重伤垂死的样子,但是他们的脸上却全都是笑容,一个个手里都拿着一个包裹。

    鼓鼓的包裹证明里面不是空的。

    只是当玲珑烟十的眸光定格在其中一个包裹上的时候,烁槿一下子发现不对劲了。还没来得及拦住玲珑烟十,他就已经冲到了其中一个女生的面前,一把夺过了她手上的包裹。

    身形直接恍惚起来,那个女生大愣之下突然发现自己手上的包裹不见了,顿时大怒不止,直接一巴掌打在了面前这个人身上。

    只是玲珑烟十早就退回了他刚刚站的位置,手里的包裹布也被他解开随意的扔在了地上,不过这一点没有人在意,他们的眼中只有那一枚泛着淡淡绿色的光芒的蛋。对于这枚蛋他们绝对不陌生,他们之前就是为了这么一个东西拼了一身伤,大多是人手上现在也还有这么一枚蛋。

    只是他们隐隐约约发现他们手上的蛋,似乎跟玲珑烟十手上的蛋不一样,似乎有一股死气沉沉的感觉,不若玲珑烟十手上那枚来的生机勃勃。

    一时间所有人都明白那枚蛋恐怕是个好东西!所有人的眼睛都红了,一副贪婪的样子根本遮掩不住!

    而那个被抢的女生看见自己一击居然只是抓了个虚影,心底一惊,但是看见周围人贪婪的目光之后,她又高声尖叫“这是我找到的蛋!你们都不许抢!那个偷东西的贼,你把那枚蛋放下,姑奶奶还能给你留个全尸!”

    她根本就是找错了对象,这番话只是让玲珑烟十从蛋上移了眸光到女生身上,认真反问“你的蛋?”

    女生被玲珑烟十的眼神吓得忍不住后退一步,但还是梗着脖子尖叫“这就是我的!你这个贼人,赶紧把我的蛋还给我!”

    玲珑烟十没等她说完就笑了“我怎么不知道一个纯血的人族居然可以生下这纯血的玲珑蛋,本来念在我家大人的面子不会对你们做什么,而且让你们带走那些死蛋交差,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动这枚蛋!虽然本君也讨厌这枚蛋的爹娘,但是说到底族里人不多了,我还是愿意留下它的命。但是你们却把它带来了,这种罪孽,我觉得拿你这个蛇蝎心肠女人的性命去偿还好了。”

    玲珑烟十的长相是没什么说服力,但是周身的气势却跟容貌没有任何的关系,他是玲珑鸟,他们的心灵是他们的弱点,所以他们会被青霜威胁,但是与心灵相反的,他们的星力修为很是强大,甚至强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是可以保护自己的识海不受威胁的。

    单单就是用星力这种跟精神力截然不同的力量来保护精神力的起源,这从根本上就表现出天道,到底是有多么的厚眷玲珑鸟一族。

    他根本没有靠近那个女生,单单就是这么一眼看过去,那个女生的眼角就缓缓开裂,两行血泪直接流淌下来,鼻下唇角耳下也有那血色滑落下来,真真的七窍流血!

    “够了,要是真的在学院闹出人命,就算你回了玲珑林,那女人的家族也不会放过你的,而且你身上背负不属于你的杀孽,只会对你以后的路产生莫大险阻。”落清秋幽幽的声音凉凉的在他耳边响起。

    玲珑烟十抚摸蛋的动作一顿,周身的气势开始缓缓回归自己的身体,虽然有些不甘心,但是落清秋说的也没错,要是他真的因为别人沾染上了不属于他的杀孽,未来他重回君上之路就不是那么一帆风顺的。

    虽然感觉戴很可惜,但是玲珑烟十还是决定留下那个女人一条命。

    本来还在那里站着的女人双眸暴突,“噗通”一声直接向前倒下了。之前根本不是她想那么倔强的站着,纯粹是因为玲珑烟十的气势实在是太强大了,直接给了她一种真空的感觉,就是这么一种近似于剥夺呼吸的气势,她硬是没办法晕倒。

    现在玲珑烟十因为落清秋的话突然撤离了自己的气势,她神思恍惚之下,怎么可能站的住?所以才有了面前这一幕直挺挺的躺下去的画面。

    玲珑烟十不发话,根本没有人敢上前去救女人,所以一直到云雪染来的时候那个女人已经只剩一口气吊着了。

    他急匆匆的让人赶紧把人抬下去救治,一边眼神复杂的看着仔细端详手中玲珑蛋的玲珑烟十“没想到连你都回来了,是因为浅唯的气息所以被吸引过来了吗?”

    玲珑烟十轻轻冷哼一声,一点搭理他的意思也没有。倒是烁槿看着云雪染,虽然眼底还是有些厌恶,却也还是开口了“他能回来的这么快,还不是因为普天之下只有这么一处地方有玲珑鸟的繁衍,若是其他地方也有的话,回来最快的还指不定是谁呢。他现在这个样子也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毕竟我家大人虽然不动手,但是不代表他家大人就不会动手。所以还是请你不要经常来这里的好。”

    话虽然还是敬语,却毫不犹豫的像是浸了冰一般,生生让人不愿意靠近。

    烁槿眯起眸子深深的看了云雪染一眼,然后对着那边面面相觑不知道做什么的学生开口“好了,你们都把蛋放到这里,登记之后去找这位老师领取你们得到的星光。”

    星光是所有学院之间通用的一种学员实用的相当于货币的存在。星光的给予很严厉,因为这决定于一种叫做星光矿的矿石出产。而星光,其实具有的作用就是稳定,无与伦比的稳定直接让星光成为了炙手可热的东西,然后经所有高层决定,所有星光矿全部交给各个学院掌握,星光矿提炼出来的星光,则是交给那些学院发放下去,至于星光的获得,则是各个家族的事情。

    所以所有家族其实都收热衷于把自己子弟送入各个学院,尤其是那些掌握了星光矿的学院。

    烁槿蹲在地上一个个的看着面前的蛋,一边评选出优劣“这枚蛋上有淡淡的红纹,血统也算是强大,但是红纹还没有孕育成型就失去了生机,中级。”

    他转头看着旁边那枚绿色的蛋,摇头“血脉不强,红纹都未曾出现,下级。”

    如此良久评选之后,他直起腰,对着云雪染开口“要是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就把这些蛋带走了。对了烟十,你要是没其他事情的话,还是回你家大人那里吧,想必他应该有事情要和你说。至于你们,也别告诉你们家族这件事情了,反正用玲珑蛋换取星光的事情已经结束了,就算你们用再多的玲珑蛋也换不到一颗星光,所以你们最好还是不要去打玲珑蛋的主意。不过若是你们真的想要去攻打玲珑鸟一族,我也不会阻止的,不过你们要做好被灭杀家族的准备。”

    说罢他轻飘飘的扫了那些蠢蠢欲动的学员一眼,然后手一挥直接把那些青翠欲滴的玲珑蛋全部收走了。

    反正他是看清楚了,这些玲珑蛋除了玲珑烟十手上的还活着,其他的全部都是生机全无!

    所以他很是放心的把蛋放进了他的识海之内。

    云雪染的脸色微微一变,然后十分自然的抬手摸摸自己的下巴“你还真的是跟小祖宗一个样子,行行行,告诉小祖宗给我留个就行了。你们跟我走,星光储存的地方需要我的通行才能去。”

    云雪染的话让玲珑烟十的唇角一抽,旋即直接抱着那枚蛋就走了进去。

    他一点也不想自己接下来也被云雪染说教,毕竟他跟他也算是老熟人了,要是真的说起来的话,他们根本就是很久的邻居了。说起来好像他还记得前年云雪染还和玲珑鸟现在的族长在交谈来着,就是不知道他们到底交谈成个什么样子了。

    要是真的被那个云雪染认出来他就是千年前的那个玲珑烟十,只怕被告状告到死的可能都有了。

    他抱着手里的蛋笑的分外凉薄,他等着他那位妻子来到这里找回这枚蛋,就算她不来这里找,他也有的是办法让那位妻子付出自己应有的代价。

    还真的是讽刺呢,他身为上古时代辉煌一时的君上,居然这辈子重生回来落得这样的下场,还真的是讽刺呢,如果不是他真的不记得前尘了,说什么都会在之前倾尽全力让他那位妻子和他的那位堂兄付出代价。

    而且那代价,必须是他们都承受不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