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七章玲珑烟十贰
    “铭浅唯,要是我没看见这个洞消失的话,你就代替那些土埋在那里面吧。”落清秋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对着铭浅唯撂下这句话,就去接着看那翠绿色孵化玲珑蛋的样子去了。

    铭浅唯无奈的摸摸鼻子,也抬头看着玲珑蛋,耀金色的眸子燃起耀眼的火焰。

    玲珑蛋出现在那个主干形成的蛋形缺口上,刚好严丝合缝的卡在那个空洞上,然后就根本没有动静了。倒是繁茂的树冠上,开始开出了细长的绿色花骨朵,比叶子浅些的花骨朵不怎么起眼,单数真的盛开的那一刻。

    满树的宛若火红翡翠雕琢而成的花轰然绽放,那一刻真真美艳夺目!

    落清秋就这么安静的看着面前的树越发的繁茂,树上的花越发艳丽。那颗玲珑蛋则蔓延出了与花朵同色的花纹。

    这一刻落清秋才彻底的相信自己当初偷的玲珑蛋真的是已死的蛋。因为当初的蛋根本就是放在鸟巢里!不是像现在这样根本就是以玲珑林里的玲珑树为母体孕育!这怎么可能不让他气的七窍生烟?

    不过这也让他的心底好过了一些,毕竟当初若是自己真的吃的还活着的玲珑蛋,而这玲珑蛋会孵化出面前如玲珑烟十一般的存在,那他心底该多愧疚?也是幸好几枚蛋都是死的,否则这终究是愧疚和心结。

    心结在心底压得久了,终究是一场避无可避的心魔。而他成魔,根本就是黯星大陆的一场劫难。

    所以,他必须在回到那个属于他的位置之前,彻底的解决掉属于自己的愧疚,否则的话他真的担心自己成为黯星大陆最大的劫难。而入魔,他的实力会翻上整整一倍,到时候就不是恢复全部修为的羽皇可以打得过的。真的没有人能控制他的话,他想要守护的一切终将会在他的手下化为湮灭。

    这绝对不是他想要看见的。若是真的有这么一天,他宁愿在入魔之前自行了断,终究他心底想要守护的太多了,多到他宁肯自行了断也不愿意他想要守护的一切出任何问题。

    他自嘲的笑铭浅唯和炎九霄根本没有触及到他和羽皇的层次,不知道本心对于他们来说多么重要。但是他和羽皇是很清楚自己必须要突破自己的心结,否则一旦入魔就是黯星大陆的劫难!

    但是羽皇本人又是一个万事过心不留痕的主,就算是她亲自动手诛杀了她身边一切亲近的人,只怕都不会引起她本分的愧疚和犹豫,只因为她几乎已经算是神,而不是人。

    而他,本就是人,只是因为一直在肖想天上的神,所以他下意识的把自己的一切都放大了,一点点的灰尘阴霾都可能在他眼底无止境的放大,放大到他根本就接受不了的程度。

    他是心思狠辣,心肠若铁,但他说到底都只是一个正常的人罢了,若不是肖想天上的神,他也不会如此自审内心。也就不会那么的渴望比肩神祗,想要彻底的得到那个神,而不是作为她背后的影子,终此了却余生。

    他不甘心,所以他迅速的变强,想要以一个比得上神祗的身份名正言顺的站在她的身边,说是执念也好,说是妄念也罢。反正他就是爱着她,他就是想要她安然无恙,甚至于为了他心上的神祗,他就算是入魔也不愿伤到她,宁愿自我了断。

    虽然算不上是多么的感动天地,但是只要她好,一切都好了她若是不好,那此间的一切都去为她陪葬罢。

    落清秋想的很是简单,若是不能留下他心上的神祗,那此间的一切,就化为盛世的焰火,为她的离去而付出应有的代价。而这代价在落清秋心底就是,全部都去死罢。

    他的神祗不见了,那就让此间无数全部流离失所,痛失所爱好了。

    反正他能直到现在都是这么一副安生的样子,都是因为他心上的神祗从未离开,一直都在云巅之上等着见面。这么一想想,其实就算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那也没什么大碍,她若是要爱着,那就爱着罢,只不过多养了一个人罢了。

    只是他不能允许她耗费太多时间在那个孩子身上,他会不高兴的。

    只是说到底,他现在还没有拼了命的攻占这片大陆,全部都是因为,她还在这里,他不愿让她看见自己最丑陋的样子,那真的很难看,男看到他根本就不想让她知道,原来他还有这么丑陋的一面。

    只是一切都建立在她还在,他心上的神祗还没有离开。若是离开,现如今的一切设想成空,攻占黯星大陆的计划即可实行!

    一切都阻止不了他的决心,只因为若是能够阻止的那个姑娘不在了,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翠绿色和火红交织缠绵,花朵绯红而炽烈,像极了她身边那只还未堕入魔道的凤凰的火焰。只是不知道那只凤凰是否真的彻底堕入魔道,若是真的无可挽回了,那还是趁早摸清楚那只凤凰心思,然后清楚下一步该怎么对那只凤凰。

    他伸手揉揉眉心,继续专心致志的看着那枚玲珑蛋孵化。

    兴许是本来就是苏醒记忆,所以蛋根本没有变大,饶是如此火红花纹覆盖一半的蛋身,还是让他们等到嘭晨曦初上的时候。

    一夜的寒凉对他们来说跟没有是差不多的,他们说到底每个人的身体都是有星力的,星力流转之间硬是把那股严寒给抵挡在了身外。

    半红半绿的蛋壳像是根本没有什么动静一般,但是就在他们忍不住打哈欠的时候,蛋壳突然“咔嚓”一声,破开了一条细缝,一只白白嫩嫩的小胖手伸了出来,然后那么一掀,把小半块蛋壳直接扣下来,然后抓住蛋壳就开始咬。

    那声音跟吃金属的声音差不多,一看就知道那蛋壳到底是多么坚硬,光是看看就觉得牙齿酸痛了。

    但是那个逐渐露出面容的矮墩墩的小胖娃娃却没有感觉到蛋壳的坚硬一般继续开口,吃的那叫一个香。

    落清秋默然抬手捂住自己的嘴,顺带转了眸光,这真的是一种折磨呀,他们等了这么一晚上,结果就是看着这么一个小胖娃娃破壳吃蛋壳?这不是太讽刺了吗?

    青霜倒是饶有兴致的看着,顺带微微点头点评一下“我说我当初对上玲珑烟十为什么效果差了一点,原来是因为当初的他把他的蛋壳吃下去了,那蛋壳直接在他娘体内孕育而成,蕴含了他娘一身的精华,再加上孕育的时候必然是会有识海的力量构建,所以他吃了蛋壳相当于是一种变相的增强识海之力。啧,不得不说鸟还真的是一种独特的生灵呢。”

    落清秋无奈的打了个哈欠,手撑着脸颊倚靠在扶手上“这只破鸟到底要吃到什么时候?要是不快点,青霜你就直接把他烤了吧。反正我挡着铭浅唯你和烁槿去烤也是足够的。”

    落清秋的话一出口,不仅铭浅唯的脸色一僵,那个抓着蛋壳的胖手也是一僵,然后也不掰蛋壳了,直接伸出脑袋开始啃!

    那个声音着实是折磨耳朵呀,但是速度是快了些。

    铭浅唯和青霜烁槿都是一惊,他们都是知道玲珑烟十的脾气的,他根本就是个软硬不吃的,莫说寻常的威胁了,就算是把他吊起来打一顿都不见得会屈服。

    现在落清秋就是这么一威胁就屈服了,这还是他们认识的玲珑烟十吗?!

    落清秋微微斜挑的眉眼闪过一丝不耐烦,看着小胖娃娃迅速的站起来把自己屁股底下的蛋壳也抽出来吃掉,然后才开口“看起来你也是知道我不耐烦呀,刚刚怎么不这么快?难道你是欠抽吗?”

    玲珑烟十委屈的看着落清秋,迎风见长,迅速变成了原来的样子,只是身上换上一身华丽的如翡翠拉丝编织而成的宽袍大袖,邪魅的眉眼硬是挑起几分娇软来。

    他有些哆嗦的看了落清秋一眼,迅速的跑到铭浅唯身后伸出一个头看着落清秋。

    落清秋撇撇嘴“我居然为了这么一只胆小如鼠的丑鸟在这里一夜没睡,还真的是破例了。烁槿,我回去睡觉了,要是云雪染手下的那一群学员去偷玲珑蛋回来了,就让他们在禁地外面等着,不准他们对蛋做什么,要是真的抢了活的蛋,那群玲珑鸟就会疯!”

    玲珑烟十一听,连忙朝着外面窜出去,那可都是他们的蛋呢,要是真的碰上还活着的蛋,指不定是他这辈子的哪个亲戚呢!

    再加上为了躲这个魔王,他还是去外面蹲着吧。

    铭浅唯无奈的摇摇头,也随他去了。

    烁槿一愣也跟着出去了,他算是知道为什么落清秋会让他去而不是让青霜去,很简单落清秋早就知道玲珑烟十会出去,所以就算是为了抚慰他那颗小心灵,落清秋还是让烁槿去了。

    落清秋起身走回自己的屋子,他一夜没睡,此时自然是要好好补眠的。

    青霜也跟上他的步伐走了回去。

    铭浅唯眸光复杂的看着落清秋离开的背影,一举一动恍若行云流水,仿佛一切在他眼底都与无物无异,那种特殊的节奏真的让人忍不住沉迷。

    只是铭浅唯知道,一旦跟上这种节奏,自己的生死完全在那人的一念之间,因为他完全可以踏出必死的步伐!

    一旦跟上他的节奏,就是是铭浅唯这铭皇之尊,也是要陷入他的控制之中,所以铭浅唯从来都是等落清秋走了,自己才敢走,就是怕自己陷入了落清秋的节奏里。

    铭浅唯忍不住摇头叹息还真的不知道,要是真的到了撕破脸的那一刻,会发生什么事情,要不是知道羽皇就是澈儿还真的不敢这么轻易地就去了。

    他抬头看着苍蓝的天穹,耀金色的眸子闪烁着无上的冰凉“星儿,我还是想你了,为什么你不在我身边呢?连烟十都回来了,你为什么还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