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六十六章玲珑烟十壹
    “其实我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成婚,因为我天生就很弱小,族里人也看不起我……他们说我爹很强大,但是我娘亲却身份低贱,所以生下的我就算是继承了他们双方的血脉,也是天生低贱。”玲珑烟十像是在回忆一般,身体有些瑟瑟发抖,但是很快他再度扬起头,像是回忆起什么光荣来。

    “可是我爹从来都没有觉得爱上我娘亲是个错误,一直都在娘亲身边不离不弃!我很骄傲有那么一个爹。但是他却在一次外出中重伤不治而亡……娘亲也被爹去世的消息打击到心神,没多久就跟着爹去了。虽然我一只鸟有那么点孤苦的样子,但是爹还是给我留下了足以我生活的东西。但是真的让我这个样子的却是我那些所谓的血脉亲人。”

    玲珑烟十微微咬牙,像是一个孩子面对很多凶神恶煞的人却束手无策一般,满脸的恐慌“他们根本就没有把我当兄弟看过。我知道是娘亲的原因,但是我从来都没有怨过娘亲,我怨的只是自己,怨自己为什么不更加强大,像是爹那么强大,要是我真的强大起来,他们怎么可能欺负我?”

    “也因为他们开始欺负我,我的修为开始迅速增长,但是我从来都没有说出来过,甚至借助着他们的欺负开始不断的修炼自己的身体。直到其中一个堂兄他喜欢上了另一个女孩儿,也就是我现在的妻子。”玲珑烟十苦笑,看着落清秋虽然有些狼狈,却还是挺直了脊背“说是我的妻子,但是我从来都没有真的喜欢过她,因为她是我那位堂兄强行让我娶了,他好给这个女孩儿一个名分。这都是因为他当时早已成婚,我那位堂嫂很凶悍的。所以他不敢也不能娶回来做小。所以他把那女孩儿塞给我做妻子。但是我从来都没有对她放下过戒心,因为那个女孩儿的举动,在我看来真的是有些可怕。”

    落清秋抓住那个词,轻轻开口“可怕?一个女孩儿,还是你堂兄的小三,你怕什么?”

    玲珑烟十摇头“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就是觉得那个女孩儿给我的感觉很可怕,像是根本就是来这里潜伏下来随时准备给我们一族致命一击的。但是我根本就不知道这个女孩儿到底是从哪里出来的,要不是她真的是玲珑鸟,我第一时间就会动手。”

    落清秋有了几分慵懒,打了个哈欠“哈,因为她本体是玲珑鸟,所以你就认定了她是你们玲珑鸟的鸟,所以就没有直接一巴掌打死那个女孩儿。啧,要是我们这里出了这种事情,不说私下动手,单单就是报到青霜他们这里,一切也必须得水落石出。”

    落清秋说的很是随意,但是字字都表现出他们落族和玲珑鸟一族的天差地别!

    青霜也跟着附和“对呀,要是真到了我们头上,那姑娘不说是死吧,就算是脱一层皮也必须把事情给我交代的清清楚楚!”他说完还很是嚣张的舔了舔自己的唇角,本就神圣的眉眼更是渲染上了一层神秘而嚣张的气质。

    他本来就是面前这只鸟最怕的存在,此举怎么可能不在这只鸟面前落下心理阴影?

    小鸟儿心底一颤,硬是被吓得什么都不敢说了,只是泪眼迷蒙的看着落清秋,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配上他那副邪魅的容貌,居然生生有了一种反差萌!

    落清秋咽了咽口水“我算是明白他那些堂兄为什么喜欢欺负他了,这是个人就会想要欺负他好不好?这货真的是男的吗?刚刚看着还是一脸邪魅的样子,现在居然反差萌,我能说什么?我不能说什么!”

    青霜的脸色也是一阵诧异“一只鸟那么萌干什么?而且还是个雄的,要是个雌的我还能接受,这妖孽还是早点做成烤鸟吧。”

    玲珑烟十听着青霜的话,被吓得更惨了,而且居然直接捂着眼睛开始哭了“不要!我才不要做成烤鸟!我这么善良,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行了你们。”铭浅唯推门进来,璀璨的金色眸子无奈的看着落清秋,“行了,你们继续吓下去,怎么让我安慰?明明知道烟十最怕的就是青霜,你还专门让青霜来吓他,这不是成心让我打你吗?”

    落清秋撇撇嘴“你今天上午来训练场嘲笑我的事情我还没有跟你讨教,你就先到我这里来。青霜在我身边,玲珑烟十绝对不可能出手。你以为你一个孤家寡人的能打得过我和烁槿?”

    铭浅唯笑着摊开手“虽然烁槿这个剑灵在你身边,但是你别以为无归的灵不在我我身边,你就可以肆无忌惮了,好歹无归还在我的识海里孕养呢。”

    落清秋狭促的笑笑“就是趁着你家无归不在身边,所以我要好好的抓住这个机会收拾一下你,要是以后想要收拾你,那就不是现在这么简单和惬意了。不过说真的,什么时候我们还是找找那个山谷吧,当初没找多久就放弃了,想想还是有些可惜。”

    铭浅唯的嘴角一抽“你还是对那个山谷念念不忘呀,可是你也别忘了,要是真的证实了那个地方确实可以限制星力,我们都是要犹豫到底要不要把那里给封起来的。你别真的以为羽皇就会同意开启那里。”

    落清秋一怔,然后转头看着玲珑烟十轻笑“对,我居然忘记了……她是个女子,不适合我们这些大老粗的肉搏。她本来就是那么的美好,去做这些事情真的不好。更何况,她还有了牵挂。”

    铭浅唯拍拍他的肩膀,低声劝慰“不要多想了,就算我们现在机缘巧合找到那个地方,我们还是必须暂时封起来,那种地方对于我们这些修者根本就是一个魔窟,若是有可能的话,我们还是要毁了那里。”

    落清秋摇头“不,现在还不能毁掉。别忘了我们现在只能算是内讧,等到外族那些人真的来了,若是能抓住一个丢进去,我们自然是能知道那个山谷对于他们的限制是不是和我们一样的。要是真的一样,那个山谷就是我们最后的杀手锏。”

    铭浅唯绕过青霜走向可怜兮兮还在哭的玲珑烟十“你总是想到几十步以后的事情,有时候真的觉得当初做你的对手根本就是个错误,若是当初我和炎九霄的意见统一的话,或许当年的那场皇战根本不会开始,现在的这场皇战更是没有必须存在的必要。可是现在我们必须要进行新的皇战,就算是现在麾下全部君上都填了进去,我们必须在所不惜。”

    青霜心有戚戚“若是这个世界是平等的,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的悲欢离合。”

    铭浅唯把手搁在玲珑烟十脑袋上,回头诡异的笑笑“小青霜,你想的真的是太美好了。身为神灵之刃的你天生有解读内心的力量,除了和你同等的君上和在你之上的皇,其他人的心思在你眼前都是一览无余。你难道真的想要逃避自己听到的最多的欲望吗?肮脏龌龊卑鄙,这就是我们这个种族的劣根性。”

    落清秋好枕以暇坐着安安静静的看着他们两个说话,一点要插嘴的意思也没有,只因为他也是赞同铭浅唯的话,走到了他们这一步,若是看不懂别人的眼神,怎么可能在这修行之路上的重重险阻活下来?天险人祸,这对于要踏上永生的修者来说,根本就是不可避免的。

    甚至为了这永生之路,他们这些成为皇,成功走到这一步的人,看的更多……杀伐才是这条永生路上的一切,仁慈和善念永远都是第一个死的。

    甚至落清秋承认,羽皇大概是他们四皇之中最为仁善的,但是她的手上若是没有杀孽累累,脚下没有白骨重重,怎么可能成为皇?

    皇从来都是万千生灵之中,杀伐最多的那个生灵。

    这算是身为皇的悲哀罢,没有一个皇手上不是染满鲜血不是手染罪孽,若是真的算起来,他们都是要去十八层地狱转一辈子的。

    但是他们也活下来来了,战胜了自己的本能欲望,他们开始抑制自己的一切,他们的修为强悍无匹,他们自然是成功了。

    但是却改变不了自己嗜血的本性。

    铭浅唯笑着看向落清秋,发觉他是在走神,也不打扰他,直接摸摸玲珑烟十的头发,就对着他开口,眼底璀璨的金色光芒如同太阳一般炽热“烟十,你该回来了。受尽的苦楚和侮辱,用你自己的力量去找回来吧,你本来就是我忠心的臣下,无人能够欺辱你。回归你自己罢,忆起属于你的一切,像是千年前为我征伐罢。”

    璀璨的金色光芒直接包裹住了玲珑烟十的身体。

    接着他们一群人就看见了一幕很是美妙的画面,一点翠绿色的光芒,像是种子破土发芽一般出现,在璀璨的金色之中看起来有些许的渺小,但是很快金色开始倒灌入翠绿色光芒之中,那翠绿色也像是得到了莫大营养的种子一般开始迅速的窜高,不一会儿就长出了长长的枝叶和主干。

    枝叶长成了繁茂的树冠,而主干这中间分叉,组合成一个漂亮圆润的蛋的形状,再度组合在一起。

    这个时候落清秋的脸色才变了,尖锐的声音立刻响起“王铭唯,你这个杀千刀的!你还不把他给我弄走!要是毁了我的院子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激动之下的落清秋甚至直接忽略了铭浅唯现在的名字,直接把他还在地球的名字叫了出来,由此可见他的愤怒到底有多么大。

    铭浅唯这个时候像是才反应过来,立刻控制着还璀璨着的金色光芒,化为璀璨的耀金色飞到了院子外面那一大片空地上。

    而之前树扎根的地方已经有了一个巨大的洞穴!

    落清秋气的额角青筋都开始跳动,咬牙切齿的模样生生让青霜打了个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