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三章被嘲笑贰
    所以现在落清秋发现铭浅唯发现的很快,再加上铭浅唯根本没有隐瞒他的意思,所以落清秋的脸色彻底的黑下来了。

    沉迷于体会自己理解招式的云雪染根本没有发现自己的小祖宗现在脸黑成什么样子了。

    要是知道的话根本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只怕早就凑上去劝自己的小祖宗放宽心思了。

    但是落清秋知道的是,要是现在云雪染真的上来劝的话,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给他来上一拳,本来就是为了个这个老家伙一个启发才打这套丑的不要不要的拳才被嘲笑的,现在凑上来劝慰,不是来劝慰而是来找打的。

    所以云雪染根本就是避开了一劫。

    但是现在那些学员都盯着他,他怎么可能脱身去找铭浅唯算账?所以他只能咬着牙死死的看着云雪染在那里沉迷于招式,而铭浅唯偷偷藏着在那里嘲笑他嘲笑地起兴。

    只是如果继续笑下去的话,等一下估计要好好的想想怎么才能找个理由解释自己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了,不然的话落清秋那个混蛋根本就不知道会什么时候下手对他动粗,虽然他动粗不一定打得过他,但是说到底落清秋手下还是有不少星技能够用,至少恶心死他还是绰绰有余。

    所以他必须要找一个很好很完美的理由才能避免被落清秋收拾的干干净净!

    只是现在落清秋这样气急的情况,到底要怎么做才能不被落清秋好好的收拾一顿呢?这还真的是一个大胆而又不得不谨慎的决定呢,不过说到底要对付的还是只有落清秋一个,要是烁槿能帮他一把的话,说什么现在都不至于这么发愁了。

    但是烁槿那个榆木疙瘩,本来就笨得很,现在封情绝爱更加的像是一块木头了!怪不得没有人要,怪不得白曌那么执着的姑娘,为了他甚至都不惜附身一棵树,结果这个榆木疙瘩还是不肯说出那么一句他爱她。

    要是说出来的话,羽皇和落清秋根本就不至于成为现在的样子,哪怕是为了自己手下最亲近的君上,也会好好的坐下来谈一谈,要是到时候再解开一些误会什么的,那不就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情吗?所以不得不说烁槿根本就是一个榆木疙瘩!

    不过说到底他们要的还不是就那么一个忠心耿耿的?此生身边有那么一个忠心若此的人,大抵也是足够了的。

    只是真的对某些事情愚笨不已就不是他们的本意了,手下笨到烁槿这个程度,大抵也只有落清秋这个从来都不在乎手下到底多还是不多的人才能够接受了,毕竟他手下还是有那么一个偌大的基业,根本就不在乎自己手下的君上到底会不会离开。

    但是他和炎九霄却必须要在乎,他们本来就比羽皇和落清秋弱上那么一分,就是这么一分已是天差地别,他们若是靠着君上还是可以面前跟落清秋和羽皇对等而坐的,所以他们必须要好好的对待自己手下的那些君上。

    只是到底是这份心境影响到了他和炎九霄,两个人很在乎,所以他们得到的根本就不是如落清秋和羽皇一般的洒脱,他们根本不在意自己是不是会得到来自于君上的帮助。

    或者换个概念来说,落清秋和羽皇对于君上的态度根本就是当做替自己管好家的存在。

    他们本身就是皇,最高的杀伐者,也是背负了最多罪孽的人,他们根本就不在意自己是不是得到来自君上的帮助,反而很多时候君上都会拖后腿,这就是他们这四位皇的不同。

    既然有不同,这就是最大的不同。

    铭浅唯笑的肆意,转身就走,璀璨的金色眸子像是最华丽最美的烟花一般闪烁,烟花易冷,一闪而过就是最后的永恒。

    但是就算是烟花,铭浅唯也是相信,四皇这四朵烟花也注定是震古烁今的烟花,无人胆敢遗忘他们的存在,黯星大陆的一切都是因为他们才最为璀璨。

    就算是真的有那外族入侵且占了这黯星大陆,铭浅唯也是相信,他们必然是会给所有的入侵者一个狠狠地教训,至少不能让他们忘记他们曾经的对手四皇,到底是多么的可怕。

    四皇才是这个世界真正的守护者和占据者,没有人可以动摇四皇的根本,胆敢动摇的,全部都去死好了。

    他们的威严终究是没有人胆敢挑衅的呀。

    落清秋的余光看见了那一抹璀璨的金色消失在转角,眼底森寒的光芒开始一点一点的凝聚,像是最幽暗的那朵花,最美,但是却带着罪孽而生。

    云雪染突然很高兴的朝着落清秋喊道:“清秋,你快看看我打的这一套拳!”说罢就开始打起来,虽然比不上落清秋那种行云流水和来源于骨子里的高贵,但是那种闲云野鹤的气息还算是入的了眼,但是也仅仅是入眼而已,对于落清秋他们这个层次的人来说还是看不上眼的。

    而且他们也不需要看的上眼,他们接触到的东西自然是比云雪染能接触到的东西好得多,单单就是他们的修为就注定了他们跟别人比的起点更高,这算是天命所归,也算是他们本来就应该得到的。

    落清秋慢悠悠的看完云雪染打完整套拳,开始指出其中的不足和停滞之处:“你的起势手要抬高些,你放的太低了,有点委曲求全的样子,但是不是对不起别人。另外你那个下腰的姿势太死板了些,看起来真的是岁月催人老,你的身体也是大不如从前了,收势那里你的脚没有收回来,这是要收回来的。我算是知道为什么你这么多年都没有参悟透这些招式到底是因为什么了,敢情你连这些招式的精细角度都没有弄清楚就开始学了,这不是天生找不对劲吗?”

    偏偏他们一个个的都没有告诉过他,不然的话指不定用不了这么多时间呢。

    不过落清秋还是对这套拳的创造者抱有鄙视的心态,只有角度找对了才有可能真的练成,平时谁要去刻意找那个角度呀,这不是赤裸裸的找抽吗?或者说创造者根本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傻子?

    他没有说出来,但是眼底闪烁的光芒却是表达他确确实实是这么想的,只是根本不知道会不会有人跟他的意见一样。

    要是真的能找得到一样的,那还真的是意见一致,他们还真的是有缘分了。

    不过对于这些招式很丑,这倒是四皇统一的意见,这也是他们难得统一的意见,只不过他们还算是对对云雪染有那么一丝丝的敬畏,虽然根本少到看不见,但是说到底还是有那么一丢丢的,所以,他们根本没有一个人告诉云雪染这些招式很丑的事实,相反他们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实在是讨厌这些招式,不止是从动作讨厌,根本就是第一次知道有这个招式的存在就开始讨厌了。

    只是这根本就没办法阻挡云雪染想要练好这套拳的想法,因为在他眼底这些拳实在是太好看了,好看到他都为之痴迷千年而不得的地步了。

    虽然很质疑云雪染的审美,但是说到底他还是他的老师,说什么都是不能那么轻易地开口,不然的话到时候骂名上来了就是很严重的事情。

    指不定还会对以后把那些小兔崽子找回来有耽误,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像烁槿一样一直都在他身边,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是那些不忠心的,离开了也就离开了,他根本不在乎。

    身为皇的骄傲和高贵,根本让他不屑于去挽留。就算最后众叛亲离,只要身边还有一个人,他就不是孤家寡人!

    他轻呓“我也曾念念不忘,我也曾高贵骄傲,如今的我披甲前行,带着风霜与骄傲向着属于我的远方而去。在我抵达我的战场之前,无论是谁占据属于我的地方,赤练红莲加身,凤凰火焰挫骨扬灰。”

    近乎于大逆不道的话语在云雪染听来却是分外的合适,只因为面前这个人,在他眼中还是那个顶天立地纵横一方的落皇,他有这么一个资格嚣张狂妄。

    但是其他人却不知道,他们只觉得落清秋在他们眼中的形象瞬间高大起来。只是落清秋也没有忽略了其中某些人眼中闪过的毒辣。落清秋微微舔唇还真的是有意思呢,本皇在这里的时间不多,却被人给记恨上了,这还真真是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呢,啧啧。

    但是再怎么记恨,最后还不是注定了死去的蝼蚁?说到底都是要死的,他其实是不介意提前送他们上路,这也算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善良吧。

    当然若是那些人真的是自寻死路的话,他倒是不介意让他们长命百岁一下,他还是记得他手底下有个轮回之刑呢。

    那东西应该是能让他们知道,他落清秋根本不是那么好得罪的。

    云雪染的眸光越发的变了“虽然我知道你有这个底气说出来,但是你确定你在这里说真的是件好事吗?我虽然根本不在乎你的嚣张,但是不代表别人不在乎。”

    潜台词,你这臭小子这么嚣张,当心有更加嚣张的来狠狠地收拾你一顿,要是真的有人收拾你,我一定不会管你这个嚣张的臭小子!

    落清秋抿唇一笑“我既然有那个资本嚣张,为什么不去嚣张呢?平白浪费了时光看着这些不能嚣张的,这不是一件无趣的事情吗?”

    潜台词,既然老子有嚣张的资本,为什么不去嚣张?难道看着别人在我头上嚣张吗?你真的以为我有这么好的心态?我可不是那些没有实力任人宰割的蝼蚁!

    云雪染的嘴角一抽,他对这个臭小子实在是太了解了,单单就是他那个戏谑的眼神就知道,这臭小子根本就是打着清洗这里的打算。

    他咬牙,忍了,反正大不了就是一瓶忘川水灌下去,然后随便编个由头赶出去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