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六十二章被嘲笑(壹)
    不过天赋是天赋,努力还是自己的努力,若是小祖宗们没有好好修炼的话,估计也就不可能出现四皇,更不可能出现人族鼎盛万族隐世的空前局面。

    当初他们硬生生的凭着自己的实力在人族式微的情况下,一一反攻各族,还收了不少外族的下属。

    也因为他们,人族得以展现自己的光辉。

    也正是因为他们,诸多的天才开始出现,被隐没的天赋横空出世,那个时代也是属于人族最为辉煌的时代!

    就算是皇战之后四皇消失无踪,人族也凭借那些四皇在时出现的天才支撑了数百年的时间,之后才因为后继无力而逐渐收缩了自己的地盘。

    但是万族到底是被四皇当年的杀戮给吓破了胆子,还是在人族让出来的地界上乖乖待着。

    不过总有那些百年之间诞生的野心勃勃之辈,他们一次又一次的利用天生比人族来的强大的力量潜入人族,虽然极多的潜伏者被抓住杀掉,但是总有聪明些的成功进了人族。

    但是贪恋,总是一种意外。

    大部分成功进来的人根本没有了离开的愿望。

    跟人族比起来,自己的种族真的差的不可以道理来计,不仅仅是万族之间的威望,更是因为人族虽然弱小,却自强不息。

    他们更是因为自己的自强得了四皇的降临,四皇再度以自己的力量让他们更加的强盛。

    万族其实都有猜测,若是四皇没有因为皇战消失,现在依然庇佑在人族,会不会现在万族都被屠戮一空?

    虽然他们的想法有些不切实际,但是身边那些残暴的族人总是给他们这种人族若是还有四皇存在一定会把万族屠戮感觉的错觉。

    但是他们安心的是,四皇终是没有办法和睦相处,皇战一起四皇消失,麾下诸多在他们眼中根本就是耻辱的外族君上更是一同消失了诸多。就算有些君上成功活了下来,也是迅速收缩自己的势力,然后隐匿了起来。

    趁着万族还没有反应过来,其中三族消失的干干净净,但是羽族留存的君上是数量最多的,他们的领地也不是在地面上,而是凭借着羽皇留下的力量一直在云巅上漂浮,自此再也没有人见过羽族族地,但是羽族兵士却是经常出现在人族边界线上,冷酷值守属于羽族那边的责任。

    羽族也是最后一个还出现在世人眼中的四皇一族。

    但是羽族的战力也是公认的无与伦比的强大。

    只是羽族的君上,没有一个人再在皇战之后见过了。

    其余地区若不是那些被打废的废土阻拦着,估计还得派人镇守。

    云雪染小心翼翼的扫了一脸漠不关心的落清秋,有点小失望,却也还是算用心的教导那些学生。

    落清秋自然是知道云雪染的心思,但是这招式他是真的看不上眼。当初本来就很嫌弃,现在怎么可能学?学了被铭浅唯那个混蛋嘲笑吗?他还没有那个明知道会被嘲笑还去学的心思。

    落清秋微微抬头,长发被风卷成一抹漂亮的流光飞舞,眼底的阴翳微微闪烁,那个方向,是羽族族地的方向,也是现在人族能够这么安然无恙的保障,他们唯一出现而不为人知的四皇一族,一直都坚守在最前线,以自己的威严震慑一切千年更替之后妄图进入人族的种族。

    落清秋一直都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开启皇战,其实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羽族一直都在镇守人族疆线的最前方。若是真的开启了皇战,羽族镇守者必然是要被调回来参与皇战的,一旦万族反应过来,只怕他们就算是赶过去了那些处于边缘的人族也是来不及逃离的。

    所以到底开启皇战是不是一个好的决定还是个未知数,但是至少就目前知道的羽族的消息来看,只怕皇战一开启,他们还没有开始打,人族就已经遭遇灭顶之灾!

    到时候人族灭光了,他们要这偌大的空间做什么?若是他们和君上生活,自己单独开辟一个小空间就足够了,何必争那些土地。说到底还不是为了自己的种族?

    他们曾经的崛起除了自己做到的以外,就是天道的一部分庇佑,庇佑他们顺利的渡过了君上成皇的那一场劫难。

    在他们之前不知道多少君上为了为皇付出了他们的性命,也不知多少贪生怕死的君上避着天劫苟且偷生。

    而在他们之后的君上却是没了生死之劫,只因四皇的出现生生的拦住了所有的劫难,他们获救,四皇也因天劫涅槃重生成就一代皇名。

    落清秋思考着思考着就走神了,完全没想到自己这个样子是多么的妖冶诱惑,不仅仅是对于女子而言,对男子而言亦是如此。

    甚至那些住了动作痴痴地看着落清秋的人中还有几个是自诩高洁的贵公子。就算是阅尽千帆又如何?面对落清秋这样雌雄莫辨的美人,怎么可能不会迷醉?再加上落清秋本就是皇,身上的气息根本就是不可琢磨的,自然在别人眼中吸引更加的大了。

    云雪染刚刚指点完一个学员的动作,就看见下一个要指导的学员一脸痴相的看着他背后。

    云雪染一转身就看见了落清秋站在那里发呆,风旋打着转带动着他浅蓝的长发尾端飘飞,劲装的衣角衣袂也在风旋之下飞起。那双浅浅的蓝眸冷冷的直视太阳升起之处,光芒流转之下端的是华美无双。

    所有人都以为落清秋是因为某些事情才会冷冷的看着太阳升起的方向。只有云雪染这个格外熟悉他这些小祖宗的才知道,其实这位小祖宗这个时候是在发呆,估计又不知道想谁去了,反正无论是想谁都是在发呆。

    但是这小祖宗偏偏有那个就算是在发呆也有让别人以为他是在想事情的本事,这算是他天生的技能,根本就学不会的。

    不过太阳升起的方向,为什么这个方向这么熟悉?

    下一刻云雪染就白了脸色,匆匆忙忙上前去突破了陡然坚固起来的风旋,直接拉住落清秋的衣角一扯:“清醒过来!”

    落清秋的眼底闪过一丝诡异的猩红,然后才慢悠悠的抬起头看着云雪染:“有什么事情吗?你是知道我的脾气的。”

    云雪染赶紧低头焦急的开口:“不是说好了不会真的发呆吗?为什么现在盯着那个方向发呆?老师我一大把年纪了可是吓不起的,小祖宗你还是不要吓老师了,老师身体真的不好啊!”

    落清秋略微思考了一下,似乎真的答应过云雪染这件事情。但是就算是答应了又怎么样呢?他想要做的事情还没有人能够拦着不让他做呢。

    所以这位傲娇的小祖宗很干脆的一甩袖子把衣角抽出来,然后根本就没有理云雪染,而是慢条斯理的打起刚刚云雪染一直在教授的那套招式,一边画圆一边看着云雪染的动作有些不屑:“看你这么笨,研究了这么久。有事没事就出现在我面前打,我看你是真的入魔着迷了,你也不想想你那点点天赋真的能支撑起你的希望吗?”

    一套招式下来那叫一个行云流水,而且韵意更是表现得淋漓尽致,就像是他本来就是这套招式的创造者一样。

    但是云雪染很确定落清秋根本不是创造这套招式的人,而且在今天之前还是分外嫌弃的模样,要不是现在脑子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估计云雪染只有在自己的葬礼上才能看见落清秋打出这套招式了。

    只是现在能看见自然是一件好事。

    云雪染渐渐的被吸引了进去,本来就对这一招一式来的无比的熟悉,缺的就是那么一点契机,现在落清秋以自己的方式行云流水的打出自己的韵味来,自然是给了云雪染这么一个契机,大概很快他就可以打出属于自己韵味的招式来。

    只是现在落清秋真的是分外的嫌弃自己手上做的动作,也是幸好铭浅唯没有亲眼的看见自己的动作,否则的话他真的是丢脸丢到瀚海去了。

    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赶紧的做完这些动作,然后想办法封了这些人的嘴,什么都不要传出去自然是最好的,就算是要传出去,那也绝对不能让别人确定就是他做的招式,否则的话铭浅唯是真的要笑话他打这么难看的招式好一阵了。

    他们本来就对这些招式不怎么看得上眼,自己的那些星技更是一个个好看的不像话。

    而那些前人创造的招式,真的在他们眼底什么都算不上。

    但是架不住云雪染还算是喜欢这些老掉牙的招式,所以勉为其难的来一次也不是不可以的,重要的是绝对不能被铭浅唯知道就是了!

    落清秋慢悠悠的收了腿,浑身舒展开的肌肉和筋骨都散发着一种畅快的活力。他微微点头表示这些老掉牙的招式还是有些用处的,现在他大部分星技都不能动用的情况下,若是能得到那么一两个用得上的,那还算是勉勉强强可以的。

    只是恐怕现在根本保不住这个秘密了,因为他已经看见了铭浅唯的身影,甚至那么一个瞬间还看见了他的侧颜,所以他的脸色彻底的黑了下来。

    幸好他还有那么一份理智在那里,知道这事情根本怪不得云雪染,铭浅唯恢复的修为本就比他多,现在能悄无声息的潜入这里,只怕还是他那一门独家的潜行之术的作用,那东西专门用来潜行,只要使用者修为够,就算是去羽族族地也不是不可能。

    但却没办法让身为皇的落清秋不知道,或者说藏不住任何一个皇的探查,终归这只是铭浅唯还少时创出来的技,根本不可能顾虑到如何隐瞒一个皇的感知。

    而真的等到他可以顾虑的时候,他却发现自己根本不可能瞒得住,因为皇的感知真的太强大了,强大到让人望而生畏的地步,怎么可能还有那个机会能够探查?

    所以铭浅唯根本没有机会修改那个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