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一章差别
    />

    眸子一闭一睁,又是新的一日,蓝色发丝铺满了整个床榻,有些都落到了床下,随着他的起身又飘回床上。

    他的眼神略微迷茫,然后刺目的金色从窗子照射进来,很像隔壁某个人那一头璀璨到无法忽视的耀金色长发。

    落清秋微微眯起眸子转头看向了另一边,他昨儿好像把自己的衣服脱了给烁槿去洗了吧?那他今天穿什么?

    烁槿怎么可能没有想到这一点,早早地就有一套蓝色劲装放在了门口的椅子上,还有一张纸条放在上面。

    半身裸露的蓝发美人毫无顾忌的走到了门口,伸手抱起衣服另一只手拿着纸条,轻声念出纸上的字“大人,您今天有一节实战课所以烁槿给您准备的是劲装,记得把您的头发束起来,不然的话战斗的时候可能会弄脏发尾。”

    美人轻轻打了个哈欠,无奈的看着纸条,却小心翼翼的收进了一个隐蔽的暗格里,里面还有很多的字条,只是在千年的时光之下,最柔韧的纸张都有了损坏,大部分都是微微泛黄,看起来有些年头了。

    他的脸色没有任何改变,但是看见纸条的时候明显眼底温柔了几分,不是往昔温柔但是充满了诡异,而是真真正正的温柔,像是什么宝贝一样。

    美人收拾好暗格干净利落的套上了劲装,腰带一束勾勒出纤细柔韧的腰肢,若不是他胸前一马平川,指不定被认为是什么淘气的姑娘装扮成男子。

    只是他那种雌雄莫辨的脸真的让人会下意识的忘记他根本没有胸这件事情。

    美人抬手把浅蓝的发丝收拢成一圈,一根深蓝与劲装同色的发带在他手中仿佛化为玲珑灵敏的游龙,直接顺着手腕绕了一圈束了长发,还捆扎了一个好看的结。

    他满意的看着自己飘到身前的发尾,虽然还是在小腿附近打转,但是好歹没有像脚踝那个位置那么的尴尬了,至少没有刻意挑衅的人,这头发是不会脏了。

    但是当美人出现在实战课的场地之时,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做错了,每一个在这里施展拳脚的学员都可以溅起一大片的灰尘,脏的简直让他不想进去!

    就算是用了那个小星技,他也根本不能保证自己是不是会崩溃。

    云雪染早就站在了场地里,灰尘迷了眼根本看不见站在场外一脸铁青的落清秋,他本是以为落清秋今日不会来这脏兮兮的地方,但是没想到是的,落清秋真的来了,不仅仅来了还真的打算了要好好的学习一下千年之后的星技到底发生了什么大的变化。

    但是现在怎么可能进去?!落清秋没有当场让人把场地打扫一遍已经算是给云雪染的面子了。

    但是云雪染不知道,所以注定了今天所有人都会被落清秋好好的磋磨的下场。

    犹豫许久,还是踏足在那些灰尘之上,他的目力自然是极好的,自然看那些灰尘看的清清楚楚,甚至离得近了他还看见那些灰尘要扑到他面前。

    最终还是洁癖的获胜。

    落清秋的脸色微微苍白,周身一圈无形的风直接隔绝了一切的灰尘,连脚底都没有丝毫灰尘沾染上。

    云雪染这个时候才见着落清秋,自然是看见了他周身涌动的星力和被阻挡的灰尘,脸色陡然一白,赶紧的凑到落清秋身边低声问道“小祖宗哎,你跑到这里干什么?这里全部都是灰尘,你这洁癖要是犯了的话指不定要做出什么呢,反正有用的课程已经上完了,你在院子里好好的待着养身体就是了,需要什么尽管说出来,只要是我有的都给你送过来!”

    落清秋脸色还是没有恢复,只是淡淡的看了云雪染一眼,什么都没有说就直接扭头忽视他。

    云雪染知道这个小祖宗的性子倔,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看着落清秋的眼神越发的担心了。他可是知道这位小祖宗的洁癖到底是多么厉害,要是真的发作起来,他这把老骨头要保住是没有问题的,只是这些学生铁定要被扒了一层皮!

    落清秋可不单单是这么简单的,要是真的这么简单,当初他就不会造下那莫大的杀孽!

    这小祖宗不把那些杀孽当回事,但是他是当了的。本来当初就因为那一场旷世的杀孽,这小祖宗沾染上了因果倒霉了一阵子,好不容易消停了,结果又跑了出去,要不是羽儿看着这个小祖宗,估计另一场杀孽又要出现!

    落清秋的脸色虽然苍白了几分,但是看上去还是没什么大碍。

    云雪染再三确定落清秋没有想要动手清理人的欲望之后才开始讲课。

    他慢慢的抬起自己的手掌,做了一个抱球画圆的动作,然后两手缓慢的交错而过,可以看见他掌心的气流有了很明显的变化,像是因为云雪染这个动作而出现了这样的变化一样。但懂行如落清秋,却是一眼看出,云雪染也不过是用星力营造出这样的样子,简单来说就是云雪染也没有把这一招彻底的大成。

    但是到底研究了千年时光,还是对这一招有了充分的了解,譬如如何做出这些动作让自己看上去更加的帅气和仙风道骨。

    这玩意儿在落清秋他们眼中都是一眼就可以看破的东西,怎么可能真的去学?但是面前这些傻学生却在看到云雪染掌间的气流之时开始兴奋了,甚至还有几个女子在其中叫嚷要学。

    落清秋根本就无意这个连星技都算不上只是强身健体用的功法。

    所以他的眼神微微有些飘忽,根本不在乎这个小小的拳法到底有什么好学的。

    云雪染自然也是知道落清秋根本不会去学这些东西,所以他教那些学生自然是很随心的。毕竟不是自己认定的,资质又都是良莠不齐,实在是没有什么教下去的欲望。但是自己认定的学生又在那儿看着,不教又自己心底不舒服,生怕自己的小祖宗突然兴趣上来了要学,却因为课程问题不得不错过,这不是自己小祖宗生气自己也心里发慌吗?

    所以还是教这些小家伙一次,没准小祖宗就想学了也说不定,总之一切皆有可能!

    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态,云雪染也算是用心的开始教导这些学员的一招一式。

    若不是这招式他实在是太熟悉了,估计现在也没多少教导的办法。

    但是云雪染总是有一种古怪的执念,要是自己这个小祖宗愿意学的话,根本就没有他这么艰难,按照他们的天赋来看,这些招数根本不用太久就可以学会。

    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别,虽然都是爹妈给的,但是到底是有差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