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六十章不能委屈自己
    烁槿呆愣许久,才慢慢的把自己许久没有剪过的长发束拢在一起,簪子稳稳的插在发间,露出隐隐约约的一枚赤红色的漂亮宝石。

    簪子本来就简单,更是不分性别。只是大部分人都是先入为主的认为簪子是女子戴的,自然没有那么多人愿意戴。

    但是烁槿还是很好的诠释了,什么叫做人如玉。

    他抬看着身边的云深,手指放在焦黑的树皮上,鲜明的对比却让他想起了那个娇小玲珑的姑娘,她就像是他心底的白月光一样,一想起心底就隐隐作痛。

    他其实很是纠结,他有了喜欢的人,却和这个白月光一样的姑娘有了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这如何对得起他心底那个如朱砂痣一样的姑娘?

    他的心底一阵压抑,什么都说不出来。绚烂的阵出现在他的脚底,死死的压制着他心底涌动的感情,压制那如海般温柔的情。

    他笑,蓦然的想起了落清秋春风秋月一般的背影,温润的浅蓝双眸像极了安静的瀚海。

    泪水悄无声息的落下,他就这么任由泪水流下没有擦拭,有时候真的是太苦了,如果没有发泄的话,就算是铁打的人都禁不住,更不要说他只是一个人,真真正正的一个人。

    落清秋进屋子慢悠悠的打开盒子取出之前看中的簪子,素雅婉约,但却让落清秋想起了他家那个活泼的娘亲,他伸手抚上簪子上的珠子“材料是够差,但是回头按照这个样式再做一支应该还是可以的。就是不知道莫贝会不会喜欢。”

    他极浅的温柔一笑,搁下手中的簪子取出另一支,那支簪子才是他真正一眼看中的。

    不同于其他簪子的素雅宁静,这支可以说的上是嚣张艳丽,不知名的鸟儿形状,做出展翅的模样来,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紫色金属塑成簪身,鸟儿亦是同样色泽,没有多少珠子宝石,只眼睛那里有一颗漆黑的不知道是珠子还是宝石的东西镶嵌着。一切看起来都算不上多么显眼,独独那鸟儿的羽毛,纹理很是清晰,像是有人费心一笔一划刻上去一样。

    落清秋微微敛了眉眼,只是眼底的潋滟却是怎么也遮挡不住的。

    他美得不可方物,没有人可以越了他的容颜去看其他人。但是那些极美的人不是没有过,只是下场大多是凄凉的。

    落清秋生生的凭着自己的容貌在整个黯星大陆闻名,他姝色无双,却无心无情。在他的眼中只有杀伐征战。

    但是他怎么可能真的没有情感?若是一个人没了情感,大约跟一块石头也没有什么区别了吧?

    他又哭又笑“这支簪子真漂亮,可是为什么我要买下来?我还在念你吗?可是我已经配不上你了,我永远都配不上你,为什么我还要想起你?我是不是很,明明不能爱你了,偏偏要死要活的还是念着你。”

    若是烁槿和浔听见了落清秋的话,估计他们应该会很是震惊,他们亲自动手封了落清秋对楚澈儿的全部记忆,但是事情没有按照他们预想的那样走下去,他们根本就不可能想到落清秋爱的,其实是羽皇。

    无论此去经年到底多久,落清秋心底永远都是那么一个羽皇。

    不同于烁槿,羽皇才是他心底的朱砂痣和白月光,更是他的心头肉!

    他的心头肉白月光朱砂痣,从他成为落皇,从她成为羽皇,他们已经注定了陌路。虽然很不甘心,但是落清秋不得不承认,他现在只能默默的看着她,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他没有那个资格更没有那个勇气。

    所以他现在还是默默的守在这里好了,车到山前必有路这句话他还是相信的。

    就算老天爷再狠,也总是会留下一条路,否则的话这个世界必然是要乱套的,若是没了生机与天理,什么都会出问题。

    他慢慢的从自己的戒指里拿出一块深邃的紫色金属,上面星光点点,捧在手里望过去,美得让人心醉,伸手把玩了金属和簪子片刻,他从识海里取出了落天。

    落天还是一如往昔,只是通身锋锐无双的剑气此刻完全收敛,连带着刃锋也有一种微微的钝感,看起来跟一把好看一点的长剑没有什么区别。

    落清秋伸手捏住剑身,拿着锋锐如昔的剑尖开始削。

    长剑不好控制,但是在落清秋的手中却跟那些小刻刀一样,一点一钻一削看起来很是流畅,行云流水不像是握着举世皆知的凶剑,而是捏着一支开得正好的花,举杯饮下醉人的佳酿。

    他的笑意浅淡温柔仔细的样子,真的足以让人沉迷其中,只谓他就是那画中人天上月公子如玉世无双。

    深邃的紫色在他手中缓缓成型,突然他停了下来,像是在思考什么一般,许久之后才开始动手,只是簪子的模样已是大同小异,不知名的鸟儿变成了更加高贵华丽的凤凰,羽毛根根清晰可见,更加幽深的小小黑色珍珠在手上突然出现,没有任何分割的意思,直接就就被他按进了凤凰的眼中。

    一下子就像是有了神韵一般,整支凤凰簪分外的华贵,在落清秋的眼中也是终于配得上那个心心念念了一辈子的姑娘,他笑,小心翼翼的抚摸簪子的尾端,耐心的磨钝了尾端,解决了簪子尾端太过锋利可能伤害到他的姑娘的可能。

    他做好之后手一顿,然后直接了当的把手中那一根不知名鸟儿的簪子投入了火焰之中,他不喜欢别的相似的东西还存在着。

    所以最好还是毁灭了吧。

    缓慢的抚摸带着星力开始慢慢的琢磨雕刻带来的不如意,直至太阳渐落的时候,他才看着夕光落满了屋子,抬手用簪子对着太阳,然后稳稳当当的刺破了他的无名指。

    无名指是连着心头血的,这簪子用的东西本就是极有灵性的,只是灵性多了,点化有灵的机会却是少了,但是现在得了落清秋一滴心头血之后,却是瞬间有灵!

    但是没等簪子的灵真的凝聚出来,一道小小的劫雷突然降临,生生把要凝聚成型的灵给打散了。

    落清秋来不及阻止只能无奈的看着簪子,许久在抚摸着簪子摇头“本来想着点化有灵的机会不大,那凝聚成灵的机会应当是不少的,没想到用我心头血点化出来,却还是没有成功渡过劫雷。看起来你真的是很适合送给她。不过就算你真的点化成灵了,我还是会送给她。只是现在还要找到能帮我带给她的人,啧,一个个的平时在我身边刷存在感不是很起劲吗?这真的有事的关头,一个个的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他的温润在这一刻慢慢的盛放在这夕光之中,虽然夕光将尽,但是还是有那闪烁的金色落在了落清秋那一身白衣上,繁复的白衣交叠重襟,落了金色的光,幽幽的凄凉落满了整个屋室。

    落清秋站了起来走了出去,烁槿早就恢复过来站在了外面,一切看起来都和以前一样,只是烁槿那一头长发束拢了起来,插上了那支簪子。

    落清秋的长发披散未束,发尖长到了脚踝,浅浅温润的蓝色让白色与金色之间度上一层华丽的蓝色。

    他伸手轻轻拍了拍烁槿的肩膀“现在的你,很好。”

    对,他很好,烁槿他很好!没有任何的困顿,如同他的血脉一般,一旦浴火便如凤凰般化为无边绚烂的莲花重获新生。他的血脉强势比之真龙亦没有低贱,甚至因为他的身份,他比那些宣称最为高贵的真龙一族都来的高贵。

    只因为他面前站着的这个一身白衣温润的男子,他抬手握住了落清秋的另一只手,他知道这个男子现在是很温润,但是当他开始杀伐果决的时候,一切都只配在他脚下臣服。

    或许有能与他面对面的人,但是绝对不是他们这些君上。哪怕再特殊的君上也是如此,比面前之人弱小的,只配臣服。

    烁槿心底突然闪过一双深紫色的眸子,他的心一惊,又醒悟,暗叹终归也只有高高在上的羽皇,才是大人的良配,若是大人真的能够放下征伐的心,羽皇那边也是一样,他们绝对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可是为什么老天这么狠心?为什么身边全部都是有情人不成眷属?明明他们都是一样的人,可是不能在一起?仅仅是因为他们……是敌人吗?

    落清秋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一双浅蓝色的眸子渐渐的深邃“你不要想的这么多,人各有命,一切皆是天数。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找到其他人。对了,你现在的样子很好看,要是有小姑娘见到的话,一定会倾心。”

    烁槿的脸直接红了,开始嗫嚅“大人,你拿烁槿打趣……烁槿都一大把年纪了,还有什么小姑娘倾心呢……”

    落清秋温润的笑,看着白昼将尽夜幕将临的那一道分界线,肆意邪气的冷冽在眼底闪烁“我们家烁槿看起来那么帅气,怎么可能没有小姑娘喜欢上呢?就算是一心想着为我自己也不能委屈了,毕竟我很开明的,要是你真想生个孩子来玩玩,也是不错的。话说我还没有见过那些刚刚出生的小孩子,以前见着的都是一些满月的孩子,看起来白白胖胖的摸起来也很舒服。”

    这下子烁槿倒是认真起来了“大人真的想要孩子的话,烁槿会立刻找个女子诞下孩子的。”

    落清秋哑然失笑“你这傻小子,说孩子好玩你倒是真的认真了,我想要的孩子,是你和你真心喜欢的那个姑娘生的孩子,何必因为我的命令委屈了自己呢?对着一个不爱的女子,谈何喜欢?”

    他笑完,正色“烁槿呀,孩子只能跟喜欢的人生,就算是跟其他人生下了孩子,那也是不被祝福的,既然不被祝福,何必去生下他徒增伤心呢?虽然每时每刻都有这样的孩子出生,但是我们不能委屈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