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五十九章簪子
    两人面对面沉默良久之后,凰翎幻看着自己爹离开的背影,还是站住了脚步。

    有些委屈的看着落清秋“大人,您说的也太严重了吧?天底下哪里有父母愿意伤害自己孩子的?”

    落清秋浅笑摇头“你还别不信,若是你真的了解到那些后天形成的眷恋一族到底是多么肮脏卑鄙,你就会知道那一族不单单是占了自己的族人供自己活下去那么简单。他们简直就是为了自己的强大而强迫别人牺牲一切。”

    他微微一顿,然后开口“林恒,羽族的十八君上,你应该是知道的,他就是眷恋一族的。但是我从来都没有看不起他,因为他是先天的被眷恋的种族,换种说法他就是天的骄子!后天的眷恋一族根本就是过街老鼠,而先天如林恒他那一族却是被整个大陆希望和保护。这就是他们之间的差别。”

    先天和后天的差别真的是云与泥,没有任何的道理和预计。只是不说其他的,单单就是这么一个先与后,就表明了一切的差别。

    落清秋不喜欢按照什么等级来分人,在他眼中只要是有真本事的就可以成为他手下的人。但是对于那后天的眷恋一族他真的是不愿意以善意的眼光看待。

    他不是没有想过帮他们解开这种近乎于诅咒一般的眷恋,但是他们拒绝了,根本就是毫无道理的拒绝。

    所以他冷了心淡然冷漠的看着这些眷恋一族死死的挣扎,然后毫不犹豫的厌恶这些在他眼中根本就是丑陋肮脏的东西。

    愿意或者是不愿意,这不都是他们的选择吗?他给过选择了,就算是谴责也不应该落在他身上。

    就算真的落在了他身上,那些口出秽言的人呵,还是去死吧。说不了人话那就闭上那张嘴,平白开口惹人生厌招来杀身之祸。

    落清秋转身眯着眸子看着巷子外面灿烂的曦光“天幻,这世界不是任何人都值得你真心相对,那些不愿意说人话的还是一开始就让他们永远闭上嘴好了,平白开了口惹了人生厌,还让自己心情不好,何必呢?毕竟那种东西,死多少都不算可惜。”

    凰翎幻的心一颤,唇一抖却什么也开不了口。

    落清秋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凰翎幻的心思,他慢悠悠的扫过周围一眼,精致的眼眸微微上挑漂亮斜飞,他抿唇一笑,如繁花盛放“天幻,如果你害怕了,本皇给你离开的机会,要是这一次不离开的话,下一次本皇会亲自动手收了你的性命,所以你到底是走,还是留?”

    他的指尖冰凉,带着寒冰的气息落在凰翎幻的脸颊边,让他颤抖的同时还在他心底泛起阵阵涟漪。

    他的森寒和温柔,真的让人不知所措。

    凰翎幻第一次在落清秋身边迷茫了,也恰恰是这迷茫,让落清秋眼底的寒冷到达了巅峰,只是他脸上的笑意越发强盛“看起来你是有了选择了……既然你已经开始害怕了,那就走吧,你一身君上的修为在外面也是不容易死。”

    第一次落清秋这么简单就放过了轻易离开他的人,哪怕当初他真的对自己手下这些君上很好,但是该抽身的时候还是要抽身。他相信,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凰翎幻现在能对那肮脏卑鄙的一族心生迷茫,未来必然会为了别的种族拦下他的行动!

    凰翎幻呆愣抬头看着落清秋冰棱一样的眸光,知道自己终究是犯了落清秋的忌讳,说到底落清秋平时纵容着他们都是因为他们没有触及落清秋的底线。所以他们或许有些忘记了,落清秋是一个皇,说一不二以铁血闻名于四皇之间,在那个属于他们的时代,落清秋就是铁血征伐的代表。

    凰翎幻单膝跪地低下头“大人,您要保重身体。”

    他隐约还记着落清秋的性格,能在触及他底线的情况下还安然无恙的活着,这已经是落清秋对他莫大的恩赐。

    落清秋转身走出巷子“天幻,这个世界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有时候并不是非黑即白,更多的是无法判定的灰。就算我们缘分尽了,我还是忠告于你,且行且珍惜。”

    凰翎幻低头“多谢落皇大人赐言。”

    良久他才站起来看着落清秋离开的方向“大人,天幻以后都不能在您身边了,希望他们都快点回来吧,他们回来了您的安全也有保障了。不过烁槿和落天都在您身边,您的安全应该也是没有太大的问题。但是还是希望大人您能安好。”

    从今往后天幻和您再也没有关系了,但是在天幻心底您还是天幻唯一的大人,等天幻再去看看这个世界的丑陋吧,这样我回来的时候才能真正的让您接受。

    凰翎幻抬脚走出巷子,手中紧紧抓着一枚吊坠,落清秋刚刚偷偷给他的,足以保他一命的丹药。

    说到底落清秋还是不忍心的。

    落清秋摊开手,指尖冰凉如雪“我到底是做错了还是做对了?为什么我的心底还是那么的疼呢?还真的是一种讨厌的感觉……”天幻,希望我永远都不会知道你的消息,我怕会是不好的消息。

    “呼!”

    他深深的吐了一口气,慢悠悠的平复心情,也第一次那么清楚的注意到了染雪城里的热闹,熙熙攘攘人来人往,简简单单的却让落清秋近乎怔愣,他很久都没有看见这样的情景了,似乎是很久之前,可是真的回想起来却又觉得不久之前也有这样的情景在眼前出现。

    到底是哪里?到底是谁?他的身边到底是谁?我到底忘记了什么?

    落清秋的眉目逐渐的森然,他根本没打算问烁槿,问了也是白问,现在他自己都封印了自己的一部分情感,怎么可能那么顺当的回答他的问题。

    所以还是自己好好的找吧。

    晃荡着走过熙熙攘攘的街道,但是周身的森然寒意却让周围直接空了一丈!

    他慢悠悠的朝着染雪学院的方向而去,目光偶然之间被一道光华晃了一下眼,脚步一顿就朝着那里而去。

    一个简单的根本算不上多么好的小铺子,一个清隽有些瘦削的书生,偏偏让人觉得这个小小的铺子看起来有一股子书卷气。

    落清秋算不上是多喜欢或者是讨厌这股味道,但是真正吸引他目光的却是铺子上安安静静放置的簪子,如摊主书生一样,看起来很是素雅,安静美好的样子像极了落清秋记忆里那个开心活泼的女子,他的娘亲……

    她还是那个样子,一直都在他的记忆里,以最鲜活妍丽的姿态唱着那首有些走调的歌谣,虽然不怎么好听,但是他还是愿意听着那首歌谣入睡。

    彼时那年,她还没有离开,他们一家还是那么的幸福,不是分崩离析的样子……她就像是那么最温润的明珠,虽然看起来小小的不是很耀眼,但是却让人看见的第一眼就忍不住好好的保护起来。

    大约当初爹看见娘亲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吧。

    落清秋抬手拈起面前的一根簪子,细细看着上面并不是多么名贵的珠子和宝石,很普通的珠子基本上每一个城都会有卖的,但是却在第一时间吸引了他的目光,平凡但是带着一股吸引人的诱惑。

    与寻常的簪子有些不一样,很流畅的簪身比寻常的簪子长了半个手掌,没有流苏的累赘,只有几颗稀碎的珠子围拢在一起,变成一个漂亮的六边形,小小的翡翠色宝石在中间闪烁着华美温柔的光。

    落清秋忍不住开口“娘亲戴上它一定很好看。”

    书生本来就因为落清秋下意识放出的气场有些站立不住,现在落清秋一开口收起自己的气势,书生直接跌倒在了地上,半晌才无奈的爬起来接上落清秋的话。

    书生没有多少笑意,但是看的出来他对这些首饰是很温柔的“这只簪子是我娘子做的,她说看见这珠子就想起了我娘,所以她做出来了。”

    落清秋忍不住弯了唇角,低头那一眼无边风华流转“那想必我娘亲应该是会喜欢的吧,不知道买回去之后她会不会喜欢。”

    书生嘴笨,说不来那些劝客人买东西的话,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落清秋。

    落清秋的眸光微微一暖,又扫了铺子上的其他簪子一眼,把手上的簪子递给书生“都包起来吧,我家里还有不少的姐妹,她们应当是会欢喜的。”

    书生立刻双眸一亮,开始把那些簪子都打包起来,不多时一个大盒子就放在了铺子上面。落清秋递了紫星币过去,也没有等愁眉苦脸找不开钱的书生反应过来,就直接拎着盒子进了染雪学院。

    如果他记得没错的话,这个时候云雪染应该是在上课,现在回去一趟把东西放下再去上课,应该还是来得及的。

    但是他进自己的院子的时候,他看见了烁槿,烁槿正呆愣着站在被焚烧的只剩下一个树桩的云深旁边。

    像是有什么感应一样,他转头看向了落清秋“大人,您回来了,需要烁槿帮忙吗?”

    落清秋浅笑着摇头,朝着他这边走过来“我买了些簪子,你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喜欢的,要是有什么喜欢的就拿。”

    烁槿看着面前打开的盒子,素雅漂亮的簪子整整齐齐堆放在里面,看起来有一种琳琅满目挑花眼的错觉。

    他抬手拿起一只干净的簪子,上面只有顶端有一枚小小的完整的宝石,是干净的赤红色。

    落清秋收好剩下的簪子,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一定要好好的。”说罢,抬脚朝着院子里走进去。

    他反正对于手下这些人的事情是没办法了,要是真的能解决的话他肯定是愿意解决的,但是事实是他根本没有那个资格插手,要是真插手,羽皇也插手进来那就惨了……

    他还没有镇定自如到可以和羽皇共处一室面对面解决这些家庭纠纷,再说了羽皇如果真的知道这件事情的话,不冲上来先抽他已经算是好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