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五十八章后天与先天
    所以凰翎旭基本上就是有惊无险的通过了这一场晋级,只是完成之后,他的眼底多了一点东西,看着周围的眸光也是分外的陌生。

    但是凰翎幻还是直到这真的是他的爹,因为他第一句话就是:“为什么我一睁开眼睛看见的又是你这个臭小子?为什么我就是不能看见我的宝贝女儿,明明突破之前一直在祈祷要看见女儿的。”

    凰翎幻基本上快哭了:“爹,你真的是我的亲爹吗?哪里有你这样不把儿子当个宝的?成天惦记着你闺女,你闺女又不是真的要跑了,真是的好歹我才是那个继承家业的人呀,你就关心关心我成不?”

    凰翎旭很是鄙视的看了凰翎幻一眼:“你身为一个男人也说得出这种话来,你不是不知道你姐姐一天到晚迷糊成那个样子,如果我不看着她的话,那你还能那么耐心的看着她?而且你又不是没听你那些叔叔婶婶说过,闺女是爹的贴心小棉袄,你是什么?天天调皮捣蛋的臭小子!而且不知道闺女要富养,儿子要贱养吗?我对你这个臭小子算是好的了,要是真的遇上一个狠心的爹,你现在不是被卖了才怪!”

    凰翎幻几乎快要崩溃了,怎么可能有爹这么说呀!明明现在都是把儿子当个宝成不?而且我那些叔叔婶婶会这么说,完全是看在爹你这么喜欢姐姐的份上,要是你不喜欢姐姐的话,我倒是想要看看那些见风使舵的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落清秋此时也走了过来,听见了凰翎旭的说法,嘴角一抽,但是还是面前稳住自己的表情,轻飘飘的看了凰翎幻一眼,就对着凰翎旭开口了:“你还是先消停一阵子吧,要是被别人知道你直接成为了真言级数的修者,估计直接就把你抓住了。”

    凰翎旭看见落清秋的第一眼就抽了抽,然后身体有点僵硬的没办法自如的放下。

    落清秋撇撇嘴:“原来你也是转世的,不过我看着你倒是有些眼熟,你,是不是炎皇的君上?”

    凰翎旭点头:“对,我是炎皇九霄的君上,当初我也见过落皇。”

    落清秋微微垂了眸子:“没想到你们一家子还是可以,凰翎幻是我的人,你这个做爹的是炎皇的人。不过没有羽皇的人算是一个庆幸吧,不过这应该也是一种必然,毕竟当初羽皇死的人根本不多。你赶紧的回去找炎皇吧,我有事情要告诉他,交给别人我不放心,你我还是信得过的。”

    凰翎旭摇头:“不,我要在这里等我闺女回来,要是她回来的时候没有看见我的话,估计该慌了。”

    落清秋笑:“我还真告诉你了,要是你不把这个消息送过去的话,你闺女估计一辈子都会不来了,所以你到底要不要过去送消息?”

    凰翎旭的脸色微微一变,然后朝着落清秋点头:“那我们出去说,我还需要一个理由,你知道的我是炎皇的人,说起来我不应该和身为落皇的你有任何的接触,这在炎皇的眼中可能是背叛。”

    落清秋满不在乎撇撇嘴:“他才不会呢,行了,我记得你结界用的挺好的,你就用结界把我们送过去吧,我们现在要是离开染血学院的话,是会被云雪染看见的,要是他看见的话,我估计是走不了了。”

    凰翎旭点头,一个小结界直接张开了,然后三个人就在阵法里堂而皇之的走了出去。

    在外面的云雪染自然是注意到了这边的结界,但是这种结界他一看就知道这是擅长于结界阵法的君上才能布置出来的,这根本不是他这种可以说是靠着丹药什么的混上君上的水货可以比拟的,简单来说就算是十几个他都不一定打得过这个打开结界的人!

    所以就算是为了这个学院里的学员的安全,他还是决定让这个人出去,毕竟逼急了对谁都没有好处。

    他要是知道结界里面有落清秋的话,就算是拼命了也一定会把结界打破!

    可惜的是他根本不知道,所以落清秋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走了出去。

    走出学院走进一个小巷,落清秋随意地倚靠在墙壁上,淡然的看着凰翎旭:“理由很简单呀,要是你不快点去的话,我是不能保证我会不会把凰翎梦的真实身份说出去的。毕竟当初虽然还小,但是我还是感觉的清清楚楚,她身上全部都是眷恋一族的气息,啧,还真的是浓郁的让人随时都可以找上门呢。而且你真的以为你的实力可以抵挡那些肮脏卑贱的东西吗?他们好歹还是有天的眷恋,虽然很少但是对付你还是足够了的。”

    凰翎旭的脸色陡然苍白:“你什么都知道了?”

    落清秋弯唇笑,眼底都是讽刺:“对呀,我什么都知道了,知道的时间比你想的早还要早,我不只是知道凰翎梦身上的血脉是眷恋一族的血脉,我还知道她上一次出现的时候,身上的血脉已经换了。”

    凰翎旭猛地摇头:“不!梦儿不能换血脉!我要立刻找到梦儿,梦儿现在把血脉换回来还来得及!”

    落清秋开始光明正大的嘲讽:“把血脉换回来?换成那个眷恋一族的血脉?啧,你还真的以为那个眷恋一族的血脉是什么好东西吗?要是真的是好东西的话,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多的人为了这事情死去?天幻,你来给你这个笨蛋爹说说什么是后天的眷恋一族!”

    凰翎幻听见后天这两个字的时候,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脸色苍白起来,但是还是开口眼神复杂的看着凰翎旭:“爹,你是最疼梦儿的,听大人开口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梦儿真的不是我的姐姐,可是就算梦儿真的不是我的姐姐,我好歹还是和她生活了这么多年,我怎么可能不爱她?爹,后天的眷恋一族其实就是一个种族已经濒临绝望了,所以他们以上古的阵法用自己的族人血脉为祭,引了眷恋之力降临到剩下的族人身上,这就是后天的眷恋一族。”

    落清秋看着凰翎幻顾左右而不言他的样子,撇撇嘴直接开口了:“你能接受凰翎梦,估计应该是因为她的娘吧?但是你爱了凰翎梦这么多年,应该也是知道虎毒不食子这个道理的,但是在后天的眷恋一族眼里,是没有这个道理可言的,他们要维持自己的眷恋一族的身份,只能用自己族人的血来供养自己,只有自己族人的血才能让他们的身份继续下去。很可悲但是也很低贱。”

    所以落清秋从来都是视这么做的种族是低贱的,只因为他要是遇见这种情况的话,一定是带着种族的人一起赴死,哪怕是所有的青壮年都死了,只要还有孩子活下来的话,他们还是有机会延续下去的。

    但是那些后天的眷恋一族却是从来都不管这些的,在他们眼中从来都是自己的事情最重要了,他们要他们族人的血来供养自己活下去,所以在落清秋眼底,他们根本就是卑贱的。

    但凡有血性的种族,他们根本不会选择这一条路,尽管能长久的活下去,也只是被人瞧不起的活下去,这跟死了不是没有两样吗?

    落清秋继续冷笑着戳痛处:“你难道真的以为凰翎梦的娘把凰翎梦放到你这里来养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长大之后带回去当做供养自己的血源!你难道真的想看着你辛辛苦苦养大的女儿就这么送到别人的手上被糟蹋了?这可是你心心念念着养大的女儿呀!”

    凰翎旭的眼神一下子不对了,良久之后他双眸通红的死死看着落清秋的衣角,声音喑哑,像是把那段有缘无分的感情从心底斩断一样:“我们真的是有缘无分,我以为把你的女儿养大能让你多看我一眼,但是没想到你居然是打着把梦儿带回去折磨的念头,这样的话,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带走梦儿的!我一定不会让你带走梦儿的!”

    落清秋满意的看着凰翎旭:“看起来我的说教还是有用,你还是快点走吧,要是晚了的话,指不定要什么时候才能见到炎皇了。不过关于凰翎梦的安全问题,只要她对羽族还是有用的,那羽族就一定不会对她做什么。要是凰翎梦真的对羽族没有任何用处的话,上一次她根本就没有机会见到你们,所以你懂我的意思了吗?”

    凰翎旭的眼眸一下子就亮了起来,毫不犹豫的点头就朝着他当初进城的方向而去,他现在最大的动力就是保护好自己的女儿,要是自己的贴心小棉袄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的话,他就真的不用活下去了。

    凰翎幻有些犹豫的看着落清秋,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他还没有开口,落清秋就似笑非笑的开口了:“你以为我说的是假的吗?不,我说的都是真,甚至包括当初把后天的眷恋一族的事迹说出来都是为了现在。你真的以为我讨厌后天眷恋一族仅仅是因为这些吗?不,还有更多更多的原因,事实上眷恋一族的那些龌龊事情还有很多,只是我不愿意全部说出来罢了。”

    他讨厌后天的眷恋一族不是假的,但是这不代表他就讨厌先天的眷恋一族,事实上那一族才真的称得上是眷恋一族,那就是林恒的那一族,他们才是真真正正的天都眷恋的人。

    不同于后天的眷恋一族,林恒那一族根本就是天之骄子,什么副作用都没有,甚至生下来都被赋予了很多的东西,这算是所有人都得不到的。

    但是最重要的还不是这些,让落清秋真的极端对待的这两个种族,是因为先天的眷恋一族真的美好到所有的黯星大陆的人都喜欢,他们的先辈是真的做到了与世无争。

    只是可惜的是林恒那一辈还是开始参与了战争,虽然有些对不起,但是落清秋还是必须要面对这一切,虽然不想要杀了眷恋一族的人,但是落清秋为了自己的族人,还是必须要做这些手刃的事情。这算是他身为皇的无奈和愧疚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