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五十七章忘却
    吃完了,云栖才流着泪开口“是苦的……”

    谛梦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

    泽宁盖上盖子,指尖优雅的拂过盒子,森森寒气再度笼罩了整个盒子“酸甜苦辣,人生百味,个中滋味自己知晓就好。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泽宁的声音带着淡淡的悠然和冰凉,这让谛梦平白的生出,其实泽宁也没有吃到自己想要吃的味道的错觉。只是唇齿之间淡淡的甜和浓郁的酸楚却让她根本没办法开口。

    谛梦想的也是没错,泽宁现在满心满眼全部都是酸与苦,酸涩与苦涩交织成最痛彻心扉的罪孽,让他慢慢的不动声色的走向他来的方向。

    他碰上盒子进了侧殿,不多时就捧着几个被森森寒气包裹好的小小精致盒子走来“能不能麻烦你们把这些送给其他人?一人一个,是不能多吃的。”

    云栖接过盒子,下意识的开口问道“如果多吃的话,会怎么样?”

    泽宁优雅浅笑“不知道,或许,会死吧。”

    云栖的手一颤,但是还是接了过来,她知道里面那块小小的水滴形的点心,真的会让人上瘾。

    销魂蚀骨的上瘾,欲罢不能,一遍一遍的承受其中的酸涩与苦涩交织成的罪孽,想要逃避自己的内心,却又不得不面对重视,有什么比一遍一遍的面对自己必须要失去自己的爱人来的痛苦?

    爱了那么久爱了那么深,本来以为可以一辈子不分离直到下一辈子再度相遇,但是为什么要那么的痛苦?爱与恨之间,其实没有那么绝对的界限。没有爱,哪里来的恨?真的放下,那就是无爱亦无恨。可是呀,谈何容易。

    泽宁看着两个姑娘离开祭祀殿,澄澈的眸光一下子温柔了下来,只是眼底悠然沉默的爱,却想是被自己唇间的酸与苦冰封一般,再也不得见。

    只是他相信,还有人跟他一样,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他不愿意让那人承受这莫名的酸楚,所以他编了一个谎言,不让那人尝到这点心。就算他知道这有可能只是他的异想天开。

    该避免的,在这座被人控制的大陆上,从来都是无可避免的。只是希望一切的暴风雨都来得晚些吧。

    泽宁慢慢走出去,安静的看着阳光“我曾经宁愿你无心无情,但是我发现我错了我曾经避免过你爱恨分明,但是我发现我还是错了。你就是你,永远活在我的心底。我不该强求你变成什么样子,因为那都不是你。我只愿你永远都是那么的幸福,哪怕以我之身铺就你前行道路。”

    泽宁的声音清亮,眸光澄澈浅淡,带着一种所向披靡的征服一切的温柔目视前方。

    他的一切,他心上的光明,一定要好好的,只有你一切安好,我才能在前方为了你冲锋陷阵。要是连你都不在了,我为了谁冲锋陷阵?为了谁深陷敌阵?

    只有你呵。

    两个姑娘拿着盒子分别走了两条路,开始给各自那条路上的君上送点心。

    云栖这边的分布也算是轻松的,因为十八君上分别统御其他君上的原因,十八君上其实住处是天差地远的,而现在回归的那些君上没有一个是超出了这条大路的。云栖这边基本上就是她哥哥和月影他们几个,还有的都出任务去了。

    而谛梦这边算是比较苦逼的,主要就是/>

    林恒愣愣的看着云栖,只觉得自己刚刚吞下的甜甜的点心一下子变得极端苦涩,苦涩的让人想要吐出来。

    终归云栖还是抱住了林恒“哥哥,我们不要再想着他们了好不好?终究都过去了,我们应该活在当下……”

    “麻烦你了,泽宁祭祀。”林恒抱着云栖,闷闷的说出了这句话。

    一直跟在云栖身后的泽宁抬手右手,眼皮微微下垂“乐意之至。”

    漂亮而绚烂的阵出现在两人身下,碧水一族的点心,其实是有一个功效的,辅助封印阵法的开启。

    这也是泽宁为什么要让这两个挨家挨户的送点心,要是恰好遇上了必须要封印的情况,那么就封印那段记忆好了。

    他反正是不介意让自己这些手下忘记那些人的,按照他的话来说就是,与其痛苦,还不如忘记了重新找一段感情算了,与其把自己的爱寄托在别的必须为敌的人身上,倒不如彻底的忘却寄托在自己人的身上!

    而林恒是知道这个功效的,也在泽宁进来的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他,自然是知道泽宁的目的,但是他没有任何的反抗,甚至言语诱惑了云栖跟他一起封印了算了。

    泽宁沉默的看着林恒越发澄澈的双眸,转身就走“很快你们就会忘记初雪和浔的事情,我也会去查明初雪和薄锦的关系,要是真的有关系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始作俑者。”

    只是这么一句承诺,就让林恒温暖了眉眼。

    但是他还是没有放开云栖,他知道自己能主动让泽宁施展封印法阵,这是因为自己已经放下了,但是云栖没有!她若是知道自己身下的这个法阵是用来封印自己的记忆,早就跑出去了!

    云栖终是无力的倒在了林恒怀里“哥哥……”

    林恒忍着全身的无力感和失去记忆的茫然,还是笑“睡吧,哥守着你。”

    兄妹两个一个安稳睡着,一个安静的看着自己的亲妹睡着。

    出来的泽宁自然是注意到了谛梦的动作,但是他只是浅浅一笑,什么也没说直接就走了。

    反正接下来的白曌被大人封印了记忆,不需要这点心了而流离身为凤凰一族最后的族长,正是需要这份背叛的愤怒燃烧自己,又执行还没有回来,他也就没有去送了。

    至于月影阳影两个……根本就不需要这点心!两个人成天的腻在一起,根本就没有那个机会受情伤!何必去浪费点心!

    泽宁微微沉默直接回了他的祭祀殿。

    而天穹之下的染雪城,此刻却有了那么一丝的不平静,因为凰翎旭根本就不是突破摘星,而是真言!

    他要死要活的强行把自己的境界压了十几二十年,还是抵不过自己的女儿一朝离开受到的刺激大!

    若不是凰翎梦真的离开的太突然了,或许凰翎旭还有把握把自己的境界压得更加长久一些。

    只是现在怒火攻心之下,真的到了必须突破的时候了。

    本来这个时候凰翎旭越过摘星突破真言是必死无疑的,但是架不住他身边有一个早就经历过突破真言成为君上的人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