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五十六章她的誓言壹
    白曌的脸色一点也没有变化“枫妃,你有这个闲工夫还不如去大人身边守着,你应该也是知道大人现在的情况很不好吧?我们现在这么快回来也是因为担心大人。”

    谛梦淡然的看着枫妃“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还要去找大人。”

    白曌点头,直接跟上了谛梦,似乎想要跟着一起去看看凤澈羽怎么样了。

    但是枫妃再度阻拦了她们,他的脸色执拗认真“你们不能过去。”

    白曌终于冷笑“我们不能过去?没想到我才走了这么几天,这羽族就变了天一样了,我自己的家为什么我还不能回来了?莫非你们真的在密谋什么事情?难道你们忘记了吗,这羽族是大人的所有物!”

    枫妃微微咬住下唇“我没有忘,但是现在你们真的不能进去!”

    谛梦的脸色一变“你们该不会是密谋杀了大人肚子里的那个孩子吧?!”

    枫妃脸色也是猛的一变,然后死死的看着前面不敢看着谛梦那双通透的眼眸。

    谛梦的声音越发的尖锐“你们到底是被什么蒙了心?居然想要了小殿下的性命?!你们知不知道要是大人清醒过来知道你们做了什么的话,一定会要你们全部都给小殿下陪葬的!”

    枫妃的脸猛的惨白,但是他也开始倔强了“不会的!大人不会杀了我们的!她肚子里不过是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孽种,我们帮大人把这个孽种杀了,她根本不会对我们动手!”

    白曌突然看着枫妃“你们帮大人杀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大人不会杀了你们,反而会感谢你们。啧,你们敢不敢想的更好一点呀?大人怎么可能容许她的孩子出现任何意外!你们这是寻死!”

    白曌冷冷的看了枫妃一眼,化为一道耀眼到锐利的光芒朝着那座心心念念的大殿而去。

    她可是知道大人肚子里的孩子爹到底是谁!要是那位知道自己有孩子了,而这个孩子还被他孩子的娘亲的手下给害了,还不得把羽族当做仇敌不要命的攻打?指不定到时候铭皇会不会因为这件事情帮助落皇一同来攻打,要是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天下大乱就不远了。

    白曌还没来得及进去,就感觉到了一股庞大的生命力迅速开始复苏,然后如雷霆般的怒火开始燃烧一切!

    白曌微微松了口气,知道自己没有来晚。

    但是现在凤澈羽的愤怒已经让白曌开始担心她的身体了,要是凤澈羽因为这件事情伤到了身体的话,她根本就不会原谅自己!

    “白曌,进了。”

    低沉喑哑的声音带着疲惫响起,轻轻的呼唤她最忠诚的下属。

    白曌迅速的进了大殿,眸光一扫周围的景象,然后直接跪在了凤澈羽脚边“大人,白曌来迟。”

    凤澈羽揉着疲惫的眉心“不迟,你来的刚还。把这些反叛的人修为全部废了,再丢到刑讯室,我要知道到底是想要还我的念儿!”

    白曌的头埋得更低“是!大人!”

    这些人既然敢对大人做出这样的事情,就算是万死都不能辞其咎!这些人,还有他们背后的人都必须死!

    而谛梦赶来的时候,恰好白曌一脸阴寒的找了人把那些人全部提了出去,她朝谛梦点点头,转身出去了。

    谛梦来不及做别的事情,直接到了凤澈羽身边,伸手开始摸她的脉象,良久之后才微微点头“小殿下还好,只是大人,您真的不能再这个样子了,要是您再不好好的休息的话,小殿下可能真的会出现一点问题。”

    凤澈羽的脸色有些许难看,但是她还是没有开口,只是安静的看着周围的一切,手下意识的搁在小腹上,这个时候的肚子还没有多少明显的变化,但是如果好好的触摸,还是能够触摸到那一丝柔软。

    谛梦的脸色开始焦急“大人,您真的不能再继续让自己这个样子下去了!”

    凤澈羽终于还是笑了“可是谛梦,如果不继续这个样子下去的话,我们该怎么办呢?我们没有办法了,所以我们根本没得选择。就算是失去这个孩子,我还是要带着你们走向胜利。”

    谛梦突然厉声反对“不大人!我们要的从来都不是胜利!您以为我们要的是最后的胜利,但是您真的想过我们要的东西吗?!我们要的是您一切安好!如果最后的胜利和您的安好有了冲突,我们要的从来都是您的安好!您曾经说过不用称呼你为您,可是您知道为什么我们一直都没有放弃这个称呼吗?您一直都在我们的心上!如果最后的胜利需要您和小殿下去抢回来,我们也就没有那个颜面存在于世了!”

    凤澈羽愣愣的看着突然爆发的谛梦,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谛梦猛的清醒过来,发现自己把自己的心里话给说了出来,有些忐忑的低下头不敢去看凤澈羽。

    但是凤澈羽怎么可能真的因为这件事情责怪一直忠心与她的这些君上,她终究是轻叹一口气“原来你们心底一直都是这么想的呀。以前真的是我狭隘了,我总以为我要夺得最后的胜利才能报答你们对我的忠心,现在看来或许不必这么麻烦了。只是我们总得装个样子吧?要是我们突然退出了皇战,其他三皇一定会怀疑的。”

    谛梦的双眸一亮,连忙抬起头兴奋的看着正在思考的凤澈羽“大人,您不怪我了?”

    凤澈羽摇头“从来没有怪过,为什么要说不怪?不过你们也是,要是你们早点把你们心思说出来的话,我早就退出了四皇的战斗。不过就算是我要离开,恐怕其他三皇还是要缠着不肯放人,我还是要找个办法才行。”

    凤澈羽冥思苦想的样子直接让谛梦的眼圈红了,她们终究是在那场万恶的战争开始之前,拦下了大人的动作,只要大人肯全心全意离开这场战争,谛梦就相信没有一个人可以拦得住!

    至于其他三皇,哼哼,铭皇现在有交易跟他们做,自然对他们的任何行动都是支持的大人肚子里的小殿下出生,那落皇是妥妥的没跑了炎皇倒是有些麻烦,但是谛梦一点也不认为炎皇挡得住其他三皇的联手对外!

    所以只要大人同意了,而且想着停下战争的办法,基本上就是实打实的要停下战争了。

    凤澈羽突然抬起头看着她笑“你们这些小丫头,是想你们男人了吧?我记得你们没有一个人在族里找男人的现在这个撺掇我退出战争,你们是打算好好的去找你们男人吧?”

    凤澈羽不提还好,一提谛梦的脸色瞬间就不好了。

    凤澈羽微微眯起眸子,深深地看着谛梦“是不是那个叫凰翎幻的小子不要你?要不要大人我去给你出气?”

    谛梦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不要,大人!那都是谛梦配不上他……”

    本来懒洋洋半躺的慵懒女子听见这话,顿时开始冷笑“傻丫头,这哪里是你的错!不是你配不配得上他的问题,现在是他配不配得起你的问题!你最好给我搞清楚,你是我羽皇的君上,没有任何人可以在我面前逼你做你不愿意的事情!”

    谛梦苦笑“不是的大人,这都不关他的事,是我自己自卑,我做了他十几年的姐姐了,说到底都是我自己装疯卖傻快二十年,他有自己喜欢的女子是件很正常的事情。当年他也在族里也有了婚约对象,我们是绝对不可能在一起的。”

    凤澈羽有些勉强的坐起来,深深地看着她“既然是你自己决定的,那我也不好说什么,但是你一定要记住,只要你想要得到凰翎幻,羽族永远都是你的后盾!”

    谛梦的泪水终于流了下来,差点吓到了凤澈羽。

    云栖得了白曌的消息赶过来恰好看见谛梦哭了这一幕,来不及说什么只能把她抱着才来得及低声劝慰“好了好了,不哭不哭!你现在哭了不是吓到大人了吗?就算是激动了,也不要流泪呀,吓到大人就不好了。”

    谛梦这才清醒过来,连忙止了泪水,抬起头看着凤澈羽,有些不好意思。

    凤澈羽略微嫌弃的看着她“都多大的人了,安慰了两句就这么哭了,要是不知道的人看见了,不得说我虐待你们呢?我根本就没有虐待好不好?!”

    谛梦和云栖直接就笑了。

    凤澈羽摆摆手,抬手打了个哈欠“呼,闹了这么久,还真的是累了呢,你们先回去休息一阵我想睡觉了。”

    两女微微低头,行礼之后退了出去。

    凤澈羽看着她们走了出去,微微蹙眉,但是什么也没说,直接回了内殿开始睡觉。自从有了肚子里的这个,她意外的开始嗜睡。要不是谛梦说这个很正常,估计她就得担心一下到底有没有什么事情了。

    只是现在看来或许只需要安安生生的待到两次命劫之后,她就可以好好的把肚子里的这个给生出来了。最令凤澈羽兴奋的还是,孩子生出来之后,她是有机会用孩子的脐带血知道孩子的亲爹是谁的!

    想一想都有些睡不着呢!

    但是再睡不着还是扛不过肚子里的这个呀!

    谛梦的双眸从走出去开始就一直都是亮着的,看的云栖都忍不住掩住唇偷偷摸摸的笑“你听了大人的话,看起来还真的是春心荡漾呢!”

    谛梦的脸瞬间红了一大片“你说什么呢,人家哪里有你说的这个样子嘛?人家明明就是很温柔的!”

    云栖嘴角一抽,捂着嘴笑她“当初你就算是在后方也是在君上之间留下了赫赫威名的,别说是我们这些知道的人了,就算是那些什么都不知道的君上都很清楚,你这丫头根本就是杀人不眨眼的!”

    谛梦撇撇嘴“哼,哪有怎么样?我还是那个谛梦君上呀,我还是那个后方的人。而且你是知道我的,我是绝对不会改变自己的誓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