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五十四章猜想
    他也曾迷茫失落过,他也曾试想自己配不上她……最后他发现他离不开她。

    现在,大概就是为了她,才全力以赴去战斗吧。

    落清秋的眼角一片红,却没有任何泪水流出来,他的泪,早就干了。

    “我的贪念,一点也不比别人少,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与别人的贪念比,我的贪念罪更多,他们觊觎的不过是凡俗之物,我觊觎的却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珍宝。”

    落清秋还是闭着双眸,静静的念着自己脑海中深藏了千年的话语,这次话从他见到她的那一刻,就一直埋在心底,没有因为岁月的流逝有任何的改变。

    他想过,如果自己没有遇见那个他的明月光朱砂痣的人儿,自己会不会断了一切念想?甚至这一世她不在的话,自己会不会真的娶了楚澈儿,一世安稳。

    但那不是他想要的,他想要的从来都是在她身边,哪怕就此死去。

    他贪过痴过念过怨过,最后还是抵不过她的一眼回眸,简简单单一眼却足以抵挡千军万马。

    落清秋醒了,安静的看着外面,根本没有想过自己为什么一醒过来就从地下到了床上。

    他现在根本就是神情恍惚的,就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现在可以做什么,或者说他现在到底还有什么资格做什么事情。

    烁槿清醒的很快,或者说他借助落天剑封印自己的情感动作很快,至少落清秋还来不及阻止,烁槿就已经下定决心封印了自己的记忆,然后站在他床边看着他“大人……”

    落清秋苍白着脸转头看着烁槿“你出来了,你真的封印了自己的一切……我根本做不到你这么勇敢。”

    烁槿蹲下来,握住落清秋的手,修长到漂亮的手,像是最白的暖玉雕刻而成“大人,您才是最勇敢的那个人,烁槿为您成为皇而感到骄傲,烁槿请您继续勇敢下去,带着落族,继续走下去。”

    彼时那年,少年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封情绝爱的少年单膝跪地紧握他的手,诉说着他对他的一切。

    封情绝爱的少年,一遍一遍的说着少年多么的勇敢,一遍一遍的希望他的皇重新站起来,重新做那顶天立地的皇。

    尽管他们都知道那是必须要做的,但是封情绝爱的少年还是诉说一切,他只希望脸色苍白的少年面上,能重燃那年焚尽天穹的高傲,兑现那年少年睥睨天下的誓言,他终究是他的皇,他生于世的意义,全部都是因为他。

    少年慢慢坐起来,转头看着窗外的光“烁槿,我们许久都没有这般了罢?”

    封情绝爱的少年扶住他的手,走向了那阳光遍布之地,也为苍白的面容染上了些许鲜艳的金色,如他那年眼底的绝代风华。

    他们念了那么久那么久。

    少年的背脊一直挺着,他的高贵一如既往,他笑“走吧,烁槿,我现在想要见见天刃,他应该有些话要对我说。”烁槿微微偏过头,就看见了一身简单白色长裙的青雪站在下面,青霜还是一如既往站在她身后,一副默默守护的样子。

    烁槿的动作一顿,小心翼翼扶住落清秋的手,走了下去。

    落清秋的笑容淡然“天刃,你要说什么?”

    青雪张了张嘴,咬咬牙泪眼朦胧“清……大人,为什么她们都走了?”

    落清秋的笑容一深,静静地看着她“你觉得,她们为什么都走了?或者说你根本不希望她们走?”

    青雪的脸色微微一变,看着落清秋的眼神迅速变幻,似乎想明白了什么,脸色微微惨白,摇头“不,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我为何要为了注定会离开的人放弃现在的一切?”

    落清秋收起笑容,一双浅蓝微微泛红的眼眸开始失神“若是无事,就去修炼罢,现在不比以前,若是不好好修炼,下一刻死的就不知道是谁。”

    安静的吩咐完一切,直接出了院子,既然决定要真的扛起一切,那就必须要做好一切!

    他的笑容宁静深邃,宛若最宽广最深静的瀚海,安静,但却足以噬命。

    青雪微微侧身看着青霜,双眸泛红“清秋哥哥又变成了这个样子,他又是落皇……为什么清秋哥哥不能好好的做清秋哥哥?为什么又要面对一切。”

    青霜轻轻抱住她,低声劝道“青雪,这是必然的……我们没有办法逃避或者是改变,清秋成为落皇,本来就是注定的,我们没有任何办法去改变,或者说我们只能去适应,就算我们没办法去适应,就算是拼了命,我们也必须去适应。很快,皇战就要开始了。”

    青雪的身体一抖,深深地看着落清秋离开的背影,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有一双眼眸再度染上炽烈的绯红,像那年纷飞的血,夺目而璀璨。

    烁槿看着落清秋走出去,抬手习惯的倚靠在云深树上,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强制的放下了手,再也没有去触碰那株最大最繁茂的云深。

    他们都没有看见的是,这株最大的云深背对着他们的那一面叶子,边缘隐隐约约有了泛黄。

    它的生命即将结束,在云深空月离开的那一刻。

    它从发出第一片叶子开始,它的存在就没有被祝福过,它早在云深空月离开的那一刻,已经被落族的人,全然忘记。

    轻风微微吹过,它的叶子越发的泛黄,或许真的没有落族的人继续关心它,它很快就会消散在这天地之间,留下一朵凋败之花,证明它曾经存在过。除此之外,它根本就像是没有存在过一样。

    它不在乎落族的人怎么对它,也根本不在乎自己到底还可以存在多少时间。它独独希望那个因为自己而出现的女孩儿,能一世安好。就算她占了它诞生出来的躯壳,至少她让它出现过,存在过,心疼过。

    落清秋刚刚出了院长就见着铭浅唯,彼时铭浅唯正在揉着眉心思索着自己到底要怎么面对落清秋。

    还未等他思索出一个结果,落清秋就出现在了他面前。

    落清秋盯着他,突然开口“你有事瞒着我,现在还想骗我?”

    铭浅唯瞬间心虚“怎么可能!我骗你干什么?我有什么好骗你的,你倒是说说看呀!”

    落清秋微微眯起眸子“看在你这是第一次在我面前隐瞒心思,这一次我就放过你,下一次要是你还在我面前隐瞒心思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他的话轻描淡写,但是隐隐约约之间那股冰冷霸道的味道,却让铭浅唯的心微微紧张起来。但是他知道自己这个时候绝对不能露出别的表情,不然的话,落清秋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就算是现在还打不过他,至少现在就在人家的家门口,直接叫援军都是可以的。

    而且现在他根本没有恢复到原来的样子,而人家现在几个君上还在家里杵着,这算是什么?单挑和群殴的区别吗?可是就算是单挑和群殴,这个差别也不大吧?落清秋那个恶劣的性子根本就是,他单挑那几个君上,或者是那几个君上群殴他!

    所以这根本就是一个无解的事情,他也只能避开了落清秋的目光,直接转身回去了,现在这个情况,明显就是他当个宅男是最好的。

    毕竟了眼不见心不烦嘛。

    他不去找人家的麻烦,别人自然也不会来找他的麻烦,这也算是他们这个层次的人守得住的底线了。若是连这么一点规则都受不住了,黯星大陆说什么都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现在的黯星大陆算不上多么多么的强大,因为缺了他们这个层次和更高层次的强者。但是现在的黯星大陆如果没有外敌入侵的话,根本就是自守有余。

    只是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预料之中的最坏情况出现的话,他们该怎么办?

    对于他们来说,最坏的情况莫过于外敌入侵。若是真的有外敌入侵的话,只怕按照他们现在的状态,真的不一定能镇压的住全场!

    毕竟他们现在根本就不是当初凭一己之力震慑领土之上一切修者的皇。就算是靠着身边的君上再度登临皇的位置,也根本没有任何的机会。

    他们只有迅速变强,才有抵御外敌的可能。

    而外敌入侵的这个可能,从落清秋他们回归的那一刻已经注定了!

    他们的回归本来就是羽族和外族携手造成的,既然他们可以因为外族的原因回来,那就有可能因为外族的入侵出现意外!

    或许可以说,从他们回来的那一刻开始,他们的背后就有那些外族的影子!

    他们或许未来会不可避免的对上那些外族。只是要不要提醒落清秋他们,铭浅唯觉得自己有待考虑。

    铭浅唯眯起眸子笑,璀璨的金色眸子漂亮耀眼。

    慢悠悠的走回自己的院子,一如他的眼眸一般,他的院子也同样漂亮,只是这漂亮很显然不只是一般的漂亮。

    他的院子是四皇的院子里面,布置机关最多的。可以这么说,要是不知道他院子里的机关有多少,寻常人走进来一般都会被转悠出去,但是那些修者大部分却是死无葬身之地。

    铭浅唯正式成为铭皇之后,有段时间流传出他的院子有诸多宝贝,可以帮助人一步登天的那种。登时修者基本上就疯了,三五成群大部队直接杀到,但是一批批修者进去,就再也没有出来过了。

    不是没有人声讨铭皇让他放人,但是铭浅唯只是嗤笑,然后把那些人的尸骸丢了出来,而从尸骸丢出来的时候,整个禁地半个月血腥味绕梁。

    其余三皇虽然没有任何表示,但是为了平息他们可能出现的愤怒,那些因为来晚了没来得及进铭皇院子的修者,全部做了苦力开始清扫整个禁地。

    饶是如此还是绕了半个月。

    铭浅唯事后没什么表示,但是从那个流言迅速消失开始,所以修者都知道,铭皇是真的恼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