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五十三章愿我此生念想
    落清秋根本抽不开身,甚至于连没有完全恢复成为君上的凰翎幻和青霜都没办法去追。

    青雪倒是恢复了,可是还没有飞上天空就看见云深空月冷冷的一笑,转眼之间她就被死死的镇压了下来,根本无法动弹!

    他们只能看着云深空月带着凰翎梦走的远远的。只是他们根本不知道,其实那是凤澈羽麾下的,白曌和谛梦。

    只是就算是知道了又如何?他们根本没有机会去抓到她们两个,就凭被厚待的云深王族的天赋,以及凰翎梦这个面容。

    落清秋这个时候才知道,从凰翎梦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她们已经是妥妥当当的可以离开了。

    他咬着牙,死死的稳定下凰翎旭体内好不容易稳定下来一些的星力。收力退后等待凰翎旭自己突破的空档,他冷眼看向天空,只是那两个人早就鸿飞冥冥根本寻不到踪迹。

    凰翎幻终归还是担心的开口了“大人,您……知道为什么姐姐会那么说吗?”

    落清秋微微沉默,反问“如果我告诉你,你真的愿意相信吗?就算你亲眼看到了凰翎梦的改变,你就真的能够把我的话给听进去吗?天幻,你最好自己想一想,想想你对凰翎梦究竟是哪种感情,要是你真的当她是姐姐的话,就算以后我们真的对上她,我也愿意看在你的面子上放他一马。但是如果你对她,不是当做姐姐的话……你应该是知道其他人现在是什么样子的。”

    凰翎幻张了张嘴,还是没有问出来,只是担心的看着凰翎旭。落清秋知道他是在逃避……可是逃避如果真的有用的话,烁槿和浔,怎么可能是现在这个样子?而且还不止是他们两个,他麾下多的是君上爱上了其他三族的君上。

    落清秋也说不上是不是一件好事,毕竟身为君上的他们,本身寿数就很悠久,而普通人是陪不了他们这么久的……

    所以就算是为了寂寞也好,他们还是会选择一个君上作为陪伴。不过他们还是有些良心的没有选择自己身边的君上下手,本来能修炼到这一步的修者就不少,占大多数的还是男的!他们根本就是僧多粥少!

    四族是君上聚集最全面的四个地方,本就是因为四皇的存在不断吸引君上投靠。

    而很悲催的一件事情就发生了。

    作为唯一一个性别为女的皇,羽皇基本上就是得天独厚的存在。因为女君上本来就少,看见这么唯一一个性别为女的皇,自然是大部分都加入了羽皇的麾下。

    于是那么长此以往下来,基本上单身的女君上就在羽皇的麾下了。这让那些单身的男君上基本是崩溃的。

    只因为,四皇之间的争端是越来越严重了,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打起来了。要是他们在这个时候去羽族求亲的话,指不定出什么事情呢!

    所以大部分君上都是犹豫不决,只有那么一少部分君上成功得手了。

    但是这么一得手,皇战却全面开始了,刚刚稳定下来的有情人,瞬间面对忠诚与爱情的考验。

    他们终归还是选择了他们的忠诚,只因为心底那片属于所有男儿的战场硝烟。

    只是包括落清秋在内,所有的其他三族都不曾知晓。凤澈羽是在羽族问过的,她很明确的表示,只要他们不愿意开启战争,就算是损失掉羽族这个族地,她也是会把他们平平安安带离这里。

    只是那时候,她们的心已经被伤了,只因为她们发现她们爱的那个人,心底终究是放不下硝烟战火,为此他们甚至愿意离开她们。

    她们很明确的表示了自己想要参与皇战,把她们逝去的爱彻底的斩断。

    可是落清秋是看出来了的,没有一个斩断了他们的爱,他们还是在迷茫。

    落清秋拍拍凰翎幻的肩膀“有时候忘记不是一件坏事,怕就怕真的想要忘记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早就忘不记了……所以,若是可以的话,还是不要爱了,皇战起,终究是一场空望。”

    他笑,眼底猩红流转,终是转身朝着禁地而去。

    云深空月能这么就走了,烁槿,现在应该还在禁地里,估计现在正在发愣吧。

    落清秋对烁槿实在是太了解了,对云深空月也有了一些了解,自然是知道他们两个人若是遇上的话,只怕出现的事情不是一般的简单和多。

    所以现在确定了凰翎旭的安全之后,最好还是第一时间回去看看,否则那个傻小子指不定站在那里一直等到他回来来是站着。

    果不其然,他刚刚看到正门的时候,就看见了一直愣愣看着门外的烁槿。

    彼时烁槿正伸着手撑在云深树干上,呆呆的看着正门,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落清秋回来了。

    落清秋绕到他侧面,快狠准的直接劈晕了他。

    烁槿直接双眼一翻要倒了。

    落清秋无奈的摇头“我是上辈子欠你们了吗?一个二个的这么不省心,真的以为媳妇儿是那么好带回来的吗?要是不好好的计划一下,你们这些千年光棍就等着你们媳妇儿彻底不要你们吧,真不知道你们到底是不是我的手下,居然被自己的媳妇儿给耍了。还有天幻也是,明明就是喜欢凰翎梦嘛,刚好人家也不是他亲姐姐,就算是接受了又没什么。”

    他一边嘟囔着一边朝着烁槿一抬手,直接把人家收到了自己的识海里,避免了自己倒地撞得头破。血流的下场。

    铭浅唯早就感觉到了落清秋的气息回来了,但是他刚刚出门好看见落清秋一手刀直接劈晕了烁槿,直接倒吸了一口冷气,然后头也不回的把门关上“你这个丧心病狂的,居然连自己的君上都不放过!”

    落清秋嘟囔完听到铭浅唯的话,一愣然后撇撇嘴,高声回道“我丧心病狂?至少我只是劈晕了他!你是直接把姝星骗了好吧?!”

    铭浅唯瞬间不敢了“你说什么呢你?!我骗了姝星?我就算把你和炎九霄的全部家当都骗了,都不会骗她!”

    落清秋的嘴角一抽“那成,我就这么告诉九霄,说你要来骗我们家当,让他小心防备你!”

    铭浅唯直接冲出来,咬着牙看着落清秋“明明就是你丧心病狂成不?哪里有你这样把自己君上打晕的?如果你对他没有企图,鬼都不信!”

    落清秋微微眯起眸子“哦,我倒是头一次见着把自己比成鬼的,看起来你还是对自己的定位很准确!”

    铭浅唯顿时气急,伸手指着落清秋,半天说不出来个完整的话。

    落清秋眯起眸子偷偷的笑,直接转身进了院子,估计烁槿现在也需要时间冷静下来,而他现在也是需要时间来想一想,到底怎么样才能胜了这场皇战。

    他不忍心,但是命运逼他不得不狠心。

    或许他从来都跟凡夫俗子一样,从来没有选择的余地……

    他终归还是无奈的放松下来,苦笑“还是第一次发现……自己的无奈居然是这么的多,原来一切都不跟我想的一样,我们终于还是要走上陌路,我们从来都没有真的和平相处过……羽皇,你是不是也是这么想的,是不是当初的你也嘲笑过我的痴心妄想?我第一次知道自己的不自量力,却是想到了你。”

    他缓缓闭上双眸,眼角一片猩红“原来我所有的痴心妄想不自量力,都是你。为什么你要出现在我身边?我真的很想你……比一切都要想念。”

    愿我此生的念想,终登巅峰,得偿所愿。

    愿我此生的执念,痴心妄想,不自量力,终得你的一眼。

    只是我依然不愿意承认,我爱上了你。

    “清秋……”

    苍蓝色的长发垂落下来,娇小的少女轻轻抱住沉睡的少年,满心满眼都是心疼。

    只是此时站在她身边的男子没了其他神色,唯独叹息“只能说,造化弄人吧。只是希望他回来的那一天,不要跟水倾叔叔一家一样。他们一家真的太苦了。”

    暖言死死的抱着落清秋,眼圈红起来“为什么我们一家就一定会这样?阡儿婶婶是这样,弟弟也是这样,终归是难容于天吗?”

    她还没有哭出来,浅寒就抱住了她“不哭,暖暖不哭,这不是我们的错。而且你相信清秋呀!你是他的姐姐,你是他现在唯一一个可以出现在这里的亲人,你都对他没有信心还指望谁能给他信心吗?我们曾经也这么走过,没道理清秋他走不过!”

    暖言的泪水一下子就止住了,抓着浅寒宽大的衣袖“真的吗?清秋真的可以做到吗?”

    浅寒掏出手帕擦干净她的泪水耐心的哄道“真的真的,我怎么可能说谎骗你呢?你是不知道,我一看你哭,心都碎了,所以就算是为了我,暖暖你也不要哭了,好不好?”

    暖言点头,擦干了泪水让浅寒把他搬到床上去了,轻轻的抚摸落清秋的面颊“清秋,姐姐不能在这里留太长的时间,但是你要相信姐姐,姐姐一定很快就会带着爹和娘亲过来的!到时候一定把你接回去!”

    浅寒深深地看了落清秋一眼,揽着暖言的肩膀“我们来的时间不短了,该走了。”

    念念不舍的目光在落清秋身上打了几个转,还是消失了。

    彼时的落清秋,他的念想里,全部都是凤澈羽的一颦一笑一回眸一嗔一怒一弯眸。

    或许他根本没有那个资格站在她身边,但是至少他还能偷偷望着她,至少在她彻底放弃他之前,他是不会忘记她。

    彼时他年,他如果死了,他想死在她手上。

    很是奇怪的,落清秋根本没有想起楚澈儿,或许是因为黯星大陆的一切在他眼中才是最重要的。但是落清秋也很确定,要是他真的找到了落清秋的话,他不会让楚澈儿有任何的意外。

    只因为他到底曾经也是爱过楚澈儿的,在那段没有记住凤澈羽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