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五十二章看开还是执迷不悟
    凰翎梦的眼底都是苦涩“我知道我不是凰翎旭的女儿,但是那又如何?凰翎旭早就把我当成亲生女儿……凰翎幻,他根本就不知道我不是他真正的姐姐,所以,他大概只认为我是他的姐姐。喜欢又如何?还不是敌不过世事无常。”

    云深空月深深地看着凰翎梦,终归是叹息“你,还是自己看开一点吧,虽然大人根本不在乎我们爱或不爱,爱的是盟友还是敌对,但是我们还是要认清楚自己的心思。”

    凰翎梦微微点头,收好自己手上闪烁着银光的叶子“那我转一圈就走了。”

    看着离开的凰翎梦,云深空月笑了,低低开口“谛梦,希望你说的都是真的,我们无权插手你们的事情,但是希望你还能够记住,你是羽族的君上,你不能做出任何违背羽族的行为。不过,我们爱你,只希望你能好好的,永远都不会为了这些事情伤心。就算这像是诅咒一样,一直纠缠着我们。”

    云深空月转身走向里面“就算这是我们的宿命,至少我们爱过了,不是吗?”

    只要爱过了,至少尝过了这销魂蚀骨,也不枉人世间走一遭,至少也曾有过爱的,不再是冰冷的只会战斗的傀儡,我们的大人会好起来,羽族也会好起来。

    烁槿做起来迷茫的看着走来的云深空月,问“为什么?”

    云深空月笑,像是一夜长大,又或者封印一切爱恋彻底放下“没有什么为什么,我喜欢你,仅此而已。”

    烁槿没有开口,只是双眸空洞盯着前面,跟淡定浅笑的云深空月,似乎调换了性别一样。

    终归,云深空月还是双眸黯淡笑的纯良“烁槿,你讨厌我,你心底有别人,我不知道的别人。”

    她的笑容逐渐讽刺而冰冷,她不愿知道那个别人是谁,她现在要的,只是离开。

    谛梦来了,带给她迷惑,也带给了她决绝。她也想起凤澈羽曾经说过的,她不需要她的君上做命令之外的事情加快她的胜利,她不需要她的君上去牺牲。因为牺牲只要她一个就够了,她的君上只要安好,就够了。

    既然不需要,他又开始对她生了厌恶,还不如走算了,刚好跟谛梦一起离开,免得谛梦一个后方支援的君上路上遭遇不测,平白让他们担心。

    她转身就走,走过那株云深的时候,她笑的诡异莫名,似乎是讽刺又似乎是自嘲,终是化为一片深渊般的沉凝“我走了,你要好好的。”

    云深空月根本没有想要带走这株本体,不是她不愿意,而是属于云深王族的力量在阻止这株云深跟她走。终归还是云深一族留下的手段强些,她匆忙占据了云深的躯体,根本没有做预防那些王族的准备。

    既然没有做好准备,那就放在这里吧,反正她要是被控制的话,羽族的君上随时都能把这具身体打的粉碎。

    所以她有什么担心的?

    事实上她能这么轻易地占据这具身体,除了她深渊蟒的力量之外,最重要的原因还是,这具身体早就没了主人。

    诚然这些云深种子是在落天里保存的完好无损,但是说到底那云深种子里蕴含的是没有经过任何修炼的种子,就算一出生就是王族,但是没有经历过任何风吹雨打的种子,怎么可能熬的过千年的时光?

    很早很早之前,这种子里属于云深王族的魂魄就疯了,自己消散了个干干净净。但是有因为落天的原因,躯体保存的很好,也给了她机会。

    只是机会终究是要人去把握的,不把握终究是一场空谈。

    她笑,抬脚走的干干净净,根本不给烁槿有任何反应过来的机会。

    她怕她走不了,她怕走不了就会动手,动手必然是动用自己的星力,她必然是要被发现的,她被发现没什么,但是谛梦不能被发现,说到底,她这样的专司战役的君上太多了,算不上是太过珍惜但是谛梦不一样,只要她还在,羽族很多君上和战士就不会死!

    谛梦就是羽族的一个希望!

    云深空月笑,喃喃自语“云深空月?这个姓氏真好听,可是名却悲伤,云深处终究是一场空望月……白曌这个名字也是,日月当空又如何?终究是一场白望。没有得到就没有失去,看起来我还是比其他人来的好呢……只是得到了再放下,还不如一开始就没有得到,若是没有得到过,怎么可能喜欢上个中滋味,又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多的悲伤?”

    烁槿反应过来追上来的时候,云深空月早就消失的干干净净他不会再找到她了,云深空月这个身份,该消失了。

    烁槿呆呆的站在云深旁边,像一个孩子一样哭了。

    而一家忧愁一家欢喜,青霜带着青雪刚刚走进染雪城的主干道的时候,就直接看见了被那些疯狂的花痴包围的落清秋和他身边一个陌生的男子。

    他很疑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落清秋发现。

    落清秋双眸一亮,直接拉上了凰翎旭就朝着青霜的方向跑,而青霜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了,打横抱起青雪就朝着染雪学院跑去。

    在这场闹剧结束之前的最后一个场面就是,青霜抱着青雪跑在最前面,落清秋和凰翎旭两个吸引火力的跑中间,而其他的花痴体力比不上他们,跑在了后面,但是也没有隔多少距离。

    落清秋突然停下脚步,抬手对着后面来不及止步的花痴,双眸瞬间明亮“停下!”

    属于真言的力量直接迸发,加上他的血脉传来的力量,成功让那些女人停下,停在了他手掌一寸之外!

    落清秋这么一停,凰翎旭也停了,听到落清秋的真言,青霜也停下来,顺带把青雪放下来。

    三个人就看着落清秋这么把一大堆人阻拦在了真言之外。

    虽然觉着这些女人有点可怜,但是该出手时就出手,否则刚刚倒霉的就是他们了。一想到一旦被追上是个什么下场,他们心底的那点子怜悯顿时烟消云散,一堆人齐齐冷哼了一声,转身就朝着染雪学院去了。

    而凰翎幻早在感觉到落清秋动用真言的第一时间就跑了出来,然后看见了凰翎旭……

    再然后凰翎幻转身就跑!

    凰翎旭好不容易看见了凰翎幻,怎么可能那么简单就让他跑了?所以凰翎旭阴险的笑了笑“梦儿,你看那个臭小子看见你就跑,我们还是回去吧,不要这臭小子了!”

    从凰翎旭开口说出梦儿这个名字的时候,两个人就停下了脚步,一个凰翎幻,一个谛梦。

    而这个时候停下脚步,是很引人注目的。因此凰翎幻和凰翎旭连带着另外三个围观这出老子骗儿子的观众,都不自觉的转头看着那个停下脚步的女子。

    然后所有人都愣了。

    青霜青雪是因为根本不认识,而且这个女子身上的气息实在是太冰冷了落清秋是因为记忆里隐隐约约有她的影子,有些想不起来疑惑凰翎幻和凰翎旭愣住,那是因为,这姑娘不就是他们家的丫头吗?

    凰翎旭果断放过这个痛殴凰翎幻的机会,直接窜到了谛梦面前,有些紧张的问道“梦儿?”凰翎幻也连忙窜了过来,眼巴巴的看着谛梦。

    谛梦微微沉默,然后开口“如果你们说的是凰翎梦,那她早就死了,我只是代她来完成最后一个心愿。”

    所有人都是一愣,然后谛梦转头看着凰翎幻“凰翎梦很高兴有你这个弟弟,只是可惜她没那个机会做你的姐姐。”

    她看着离得有些远的落清秋“凰翎梦让我向你道歉,当年她年幼不懂事,不该缠着你,她早就该认清楚你和她之间的差距。”

    她没有去看青霜和青雪,因为她认识他们,但是现在必须是不知道!

    她直接看向了凰翎旭“凰翎梦让我带句话给你,她今生福薄,做不了你的女儿,要是她还有那个转世的机会,她想成为你的女儿,做你真正的女儿。”

    凰翎旭一愣,然后双眼瞪大“你是不是告诉梦儿那些事情了?!为什么要告诉梦儿?就算不是真正的女儿又怎么样?我凰翎旭说她是我的女儿就是我的女儿,没有人可以改变!”

    凰翎旭的气息开始不稳,再然后他晕了过去,早就可以晋级的修为在此刻的心绪悲恸之下,有了松动的迹象。

    谛梦微微蹙眉,直接伸手接住了他,手中银光闪烁,头也不回就开口“我需要你的血。”

    银光在旁边一划,直接染上了漂亮的血花。云深空月站在旁边,手腕上一道漂亮干净的划痕,伤口虽然漂亮,但是本身还是受伤了。但是她看起来根本没有为了这个伤口而担心,反而更加关心谛梦手上的凰翎旭。

    云深空月浅笑“他的境界压制不住了,反正早就要晋级了,还不如现在晋级算了,下一次他可没有那么好的机会了。”

    谛梦听了她的话,手腕一顿,然后温柔的星力顺着她手上的银针灌进了凰翎旭的身体,直接开始帮助他稳定晋级!

    云深空月深深的看着凰翎旭“就算不是亲生女儿,她还是把你当做爹,看她那个性子,估计你真的把她当做女儿了,否则她现在根本就不会管你。”云深空月没说多少风凉话,直接抬起头笑看着落清秋“如果你敢过来,我不介意直接带着她走,凰翎旭没有人稳定境界,必死!”

    她的轻描淡写再加上落清秋本身的经验,成功让落清秋住了脚。

    他神情莫测的看着云深空月“希望,你不要后悔。”

    云深空月笑着摇头“我从来没有后悔过,倒是落皇你,要好好的顾及一下这位的安危。”

    她笑,眼神没有任何变化,然后手一抬,直接抓起谛梦的袖子,直接飞上了天空!

    而凰翎旭则被落清秋好好的接着,漂亮的浅蓝色星力带着一股高贵圣洁的气息灌注进凰翎旭的身体帮助他继续晋级。

    云深空月站在半空,小心翼翼的给谛梦换了一个方向,笑的冰凉“落皇,我们来日方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