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五十一章相见
    紧接着他就证明了自己根本就是重女轻男的思想。

    他慢条斯理的看着表情逐渐怪异的落清秋:“那臭小子打小有主见,而且打定了主意要找你,所以我根本不担心,也不想担心。但是我家闺女不一样,你不是不知道她很天真,再加上她是个闺女,所以我就护着她那份天真。所以我知道,我的闺女根本不可能是她弟弟三言两语就骗出门的,显而易见她应该是从那个臭小子那里知道了什么,所以我来找臭小子知道他姐姐到底去了哪里。”

    落清秋有些发愣,然后才慢慢的开口:“等等,凰叔叔,你的意思是,你从一开始就不是来找凰翎幻的?你因为凰翎幻一句话,就去找我爹问我的下落,然后马不停蹄的赶到了染雪城,最后是想要找到凰翎幻问你闺女凰翎梦去了哪里?”

    凰翎旭点头,表示落清秋真的把整件事情给概括了出来。

    紧接着落清秋直接看着他开口了:“所以凰翎幻,你打算怎么办?”

    凰翎旭撇撇嘴:“那臭小子已经这么大了,还能骗了他姐姐让她离家,再说了他也不见得就能待在凰家,还是让他自己玩段时间,只要不死就算是残了我也救得回来。不过我还是要跟他算算骗他姐姐这回事,他又不是不知道他姐姐又不像他这么稳重。”

    落清秋的嘴角抽抽,但是还是很认真的开口:“说真的凰叔叔,如果我真的有了女儿,就算她不想修炼也没什么,只要她一天到晚开开心心的。但是对儿子也不能这样,儿子要是养好了,未来保护他姐姐或者妹妹,就是很给力的。毕竟做人父母的不可能一直都在女儿身边,这个时候就要看儿子的了。”

    凰翎旭一笑:“你这小家伙是给那个臭小子当说客的吧?你说的都对,但是现在事实是我女儿不见了,我怀疑是被我儿子教唆的,所以我要去找我儿子问清楚我女儿的下落。”

    落清秋一愣,然后看着凰翎旭:“可是凰叔叔,现在太晚了吧?就算是进去了,凰翎幻现在也是在睡觉。”

    凰翎旭抬头看了看天,微微点头:“的确很晚了,但是如果我们现在进去的话,我没有任何被识破的可能,但是你这个小身板一定会被识破吧?所以我们只能待在外面了。”

    落清秋直接被这些话给堵的哑口无言,但是也只能默默的咽下这些苦水,谁让凰翎旭说的是实话呢?现在的他虽然勉勉强强能和凰翎旭交手,但是他靠的是自己那些修炼到高深莫测的星技呀!要是他真的现在通过城门回到染雪城,估计分分钟就得被发现!

    但是凰翎旭却不会,他本身的实力已经是到了飞星,根本不至于那么轻易地被发现!

    只是他要是没有落清秋的带路,估计还是一时半会找不到凰翎幻的,还不如就先在这里好好的休息一下,第二天早上就直接进去找凰翎幻那个臭小子,一定要让他知道敢把他凰翎旭的女儿他自己的妹妹骗走到底是个什么后果!

    只是凰翎旭根本没有想到,他见到他女儿的日子是那么快,或者说他女儿主动来到这里到底是多么的快。

    但是现在他们期待的还是天亮之后的事情。

    譬如,凰翎旭期待着他见到他家儿子之后狠狠收拾一顿然后问女儿下落的情景;再譬如,落清秋见到凰翎旭痛殴凰翎幻的那股期待。但是总的说起来,这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人。

    天亮总是漫长的,漫长到他们几乎迷茫。

    但是另一边的天空之巅上,一群长相各异,但是实力却相仿的人正焦急不安的等在外面,就等着里面那个从回来开始就是冰冰冷冷的姑娘出来说出他们期待的消息。

    终于,里面那个一脸冰冷的姑娘,推开门走了出来,还没有等别人反应过来看向里面,她就直接关上了门:“大人安好,你们不必在这里围着了,我有话对流离说,林恒等等,其他君上都散了吧。”

    所有人都是面面相觑,然后高贵冷艳一身黑色红色凤凰图腾刺绣裙边的流离走了出来:“我们进去说。”

    谛梦点头,转身又走了进去。流离微微一扫周围的人,转身走了出去。她们不怕外面有人偷听,只因为这座大殿完全就是床上那位还在睡着的主控制着的,而那位主就算是睡着了也不会把这座大殿的掌控权松了手。

    流离眯起眸子深深的看着一脸冷清的谛梦:“你叫我来到底是做什么?”

    谛梦微微蹲下身,从睡着的凤澈羽的手边拿了一根银针出来:“大人交代,你要立刻去找到流光,然后把这枚针插到她的心脏里,之后无论流光是死是活也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流离伸手接过银针,白皙的指尖捏住银针,银针之上流转的光华生生的刺痛了她紧紧盯着银针的眼,紧接着她就知道为什么大人一定要她去把这枚针扎到流光的心脏里。

    谛梦冷冷的看着银针:“这枚针的作用大人没有告诉我,但是大人说你还记得沉君吗?已经确定沉君是当初落皇手下的启冥君上,而流光,是炎皇手下的琉辛君上,所以,这两个人必须要牵制住。”

    流离微微一愣,然后盯着手中的银针:“没想到他居然会是那位启冥君上,我一直以为他只是一个稍微有些特殊的兵灵罢了,没想到他居然会是启冥君上。不过他现在应该没有想起一切吧,不然的话现在他现在一定在落皇身边。”

    谛梦的动作微微一顿,还是伸出手僵硬的拍拍她的肩膀:“所以,大人其实是默许你,可以不用管计划,直接杀了流光,反正流光那个女人也是下贱,死了也就死了。”

    流离笑:“杀了流光?虽然大人默许我可以杀了她,但是她可是能牵制启冥的人呀,启冥当初杀了我们多少人?为什么我要让启冥好过?我会好好的把这枚针插到流光的心脏。谛梦,等到大人胜利了,我再去杀了流光,不是也不错吗?”

    谛梦的手一顿:“你喜欢就好,大人还说一切都要看你自己的。你去把林恒叫进来吧,林恒现在就在外面,我还有事情要找林恒。”

    流离点头,直接收好了银针就去找了一直乖乖等在外面的林恒:“谛梦让你进去。”

    林恒微微眨眼,直接就进去了,进去之后就看见谛梦似乎是在走神一般,也不打扰她就那么站在那里。

    但是谛梦怎么可能真的走神,她只是想一些事情想的入迷了:“你来了,大人的吩咐,让我去一趟染雪城,找到白曌带回消息。所以这段时间又要麻烦你看家了。”

    林恒摇头:“怎么可能麻烦,这也是我的家。你一个人去真的没问题吗?虽然白曌具体的任务我不知道,但是染雪城的事情我还是知道一点的,落皇现在就在那里,铭皇也在。”

    谛梦站起来,双眸深邃:“你都说了铭皇在那里,我为什么还要怕,而且这件事情只有我去做最合适。就当是我的私心吧,我想要在皇战之前再看看我这一世的爹爹和弟弟。”

    林恒还是那个样子:“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就去看看吧,不过不要让他们太靠近了,毕竟之前你才在流离的火焰里重生了一次,你身上的血脉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谛梦微微一愣,然后终于笑了:“的确不能太靠近了,不然的话我真的可能走不了了。不过我属于治愈那种君上,我根本不用担心我以后是不是上战场的问题,我根本不会跟我爹爹和弟弟对上。所以,林恒你要是担心的话,还是换几个人担心吧,我根本不用你担心。”

    林恒微微点头,干脆的坐下来:“我知道了,你走吧,按照时间来算,你到染雪城的时候刚好天亮了,你还要摸清楚地形,免得走的时候被拦了下来。”

    谛梦转身就走,直接朝着染雪城的方向赶去,当她离开羽族的那一刻,她就不是羽族的谛梦君上,而是碎星王朝碎星城凰家的大小姐,凰翎梦。

    她回来了,她回来这个世界去见她的爹爹和弟弟最后一面,然后他们就此敌对,永永远远都是敌人,只因为他们本来就不该是亲人,宿命或者是姻缘,都该是如此。

    从知道自己是羽族的君上开始,慢慢的斩断自己的一切念想,她现在去染雪城,完完全全是想要知道自己这所谓的斩断到底是没有还是有。

    她站在染雪城外的时候,天恰好蒙蒙亮,刚好是开城门的时间,她成为了今天第一个进入染雪城的人。

    而落清秋和凰翎旭则因为他们起来的时间本来刚刚好,但是凰翎旭非要拉着他打一架,美其名曰活动筋骨。

    就这么华丽丽的跟进入染雪城的凰翎梦错过了。

    但是也就是这么一错过,生生的让落清秋打消了凰翎梦是奸细的念头,殊不知她本来就是一个妥妥的来拿情报的奸细头子的一员。

    只是他们从来都没有发现罢了。

    就像是空月,也没有人发现她的身份。

    凰翎梦站在院子外面,虽然没有进去,但是她却感觉到了属于白曌的生命力,现在有一种莫名的感情在涌动,似乎是喜又似乎是悲,但终究还是归于平静。

    然后长大的云深空月出现在了院子里,她慢慢的走出来深深的看着谛梦:“你来了。”

    谛梦没有任何的意外:“我来了。”

    云深空月笑:“我以为来的会是其他人,毕竟凰翎幻就在这里,看城外的气息,凰翎旭和落清秋也在。你来这里的话,只怕会被发现。”

    谛梦摇头:“我不知道,但是在你走之后,我在流离的火焰之中重生了一次。大概凭借血脉感应,是感应不到我的。”

    云深空月的心底漫出一丝心疼:“果然,你是爱着凰翎幻的吧,不然你也不至于相当于重生了一遍。但是你是知道的,你根本跟凰翎旭和凰翎幻没有任何血缘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