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五十章纠结的姑娘(贰)
    这么好的机会都撒手了,那不是妥妥的找不到自己未来相公了?

    此时的云深空月的的确确就是云深空月,属于白曌千年前的一切都已经沉睡了,既然已经沉睡了,自然也就相当于是遗忘了,那段时间的性格自然也就恢复到了最初的性格。

    所以现在就变成了这样一幅牛皮糖的样子了,不过云深空月也是知道自己不能逼得太紧,不然的话要是吓跑了烁槿的话,以后还怎么见他?所以她只是死抱着死活不松手。

    烁槿无奈的张开双手看了她一阵,确定她不松手之后,只能下意识的把手放到了她的腰上:“你这个样子还真的是倔强,也不知道是学了谁了。不过我现在可以好好的看着你,以后就没办法了。”

    她的腰很细,或许是因为她看上去就是一副没有成年的样子吧,但是手臂合拢居然可以抱住自己的手肘,这就不单单是瘦和未成年就可以说的吧?

    估计妥妥的没吃饭!

    只是姑娘根本就不知道烁槿现在在想的居然是她没有吃饭的问题。虽然她真的没有吃饭,但是这是她的错吗?她要不是找不到可以动的人,至于去了一棵树的身体里吗?而且还为了这棵树的身体稳定,自己还要收敛全部的星力,否则就是妥妥的撑爆。

    只是现在对于她来说最重要的还是烁槿最后一句话,那个什么“不过我现在可以好好的看着你,以后就没办法了”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道说事情还有变吗?难道他们会把她送走吗?可是为什么,到底为什么要把她送走?明明她这么乖呀,明明她什么都没有做错呀,为什么要把她送走?

    烁槿还没有等她开口,直接开口:“我会把你送到楚墨身边,繁天城比这里安全多了,至少楚墨在那里,根本没有人会盯上那边,就算真的有事情,他也可以处理了。”

    但是烁槿这么一说完,云深空月瞬间就懵了,她来这里就是为了在他们身边打探消息顺带来个挑拨离间的,但是面前这个呆子在说什么?居然说把她送到楚墨那里!

    她知道虽然没有凤澈羽多,但是还是知道楚墨根本就是他们自己人好吧?就连她走的时候都被嘱托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的话,一定要朝着楚墨在的地方跑,要是这种情况下都不知道楚墨是他们自己人的话,还不如趁早死了算了。

    她白曌,对,就是白曌,从楚墨那个名字出现开始,云深空月的一切里属于白曌的一切就觉醒了,她可不敢真的让自己的真实被彻底遗忘,那就真的是遗忘了,而且她的修为还那么强大,除了凤澈羽根本没有人引得出来。

    而凤澈羽现在还怀着一个,根本不可能抽得出星力帮她,就算是能帮,她也不回让凤澈羽动手,毕竟还有两个命劫等着呢。

    所以终究还是留下了一个引子,而那个引子就是所有的羽族君上的名字。至于为什么没有凤澈羽,那是因为他们根本不敢直呼凤澈羽的大名。

    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怎么不去繁天城,她真的是不想要去繁天城呢!当初落清秋把楚墨留在了繁天城当城主也是因为不怎么相信楚墨,估计楚墨那里也是一点消息也没有,她去了除了两个人蹲墙角画圈圈,还有什么用?

    她顿时泪眼朦胧了,直接抱紧了烁槿的脖颈:“哇!烁槿不要我了!为什么烁槿不要我?空月有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要赶空月走?”

    烁槿一愣,然后看着她细嫩白皙的脖颈:“可是,我们这里很危险的,你在这里我真的不放心,而且你还小,我们总是要把你好好的养一段时间,然后给你找个好人家嫁了的,我们这里真的是太危险了。”

    他的本意是好的,但是人云深空月现在是白曌,也不知道是出于私心还是什么的,至少她现在根本不愿意走。

    所以她抬头狠狠的盯着烁槿,脸颊上还挂着泪珠,眼角还是红彤彤的样子,但是这不妨碍她本来娇小的像是个未成年孩子的身体开始迅速的抽高,虽然这个抽高没有抽高多少,但是好歹她本来在烁槿怀里还是只能抬头看着他,变成了她在他怀里能跟他平视的程度了。

    到了平视之后,她就是一脸的纠结,因为她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拔高了,或者说这具属于云深王族的身体已经到了身高最高的程度了。

    但是好歹本来就算是清秀的小脸终于长大了一点,一丝似有似无的属于白曌的韵味瞬间就出现了。

    紧接着烁槿就被云深空月直接给扑倒了!而且下手的顺带把他的星力给禁锢了个七七八八,就算是剩下的那一点也翻不起什么大风浪了。

    扑倒了自然是要做点有意义的事情了。

    她笑,妩媚攀附上眼角眉梢,那一刻的云深空月,真的像极了白曌,不是脸,而是那份神韵,那份气场。

    烁槿就愣了,连那剩下的一点点星力都用不出来了。这不是摆在眼前的吗?就算他对谁用星力,对自己认定了放不下的媳妇儿用出来,那还是一个男人吗?

    所以,云深空月,或者说是白曌就得逞了。

    这边的两个人是开心了,但是那个跑的无影无踪的人却有点悲惨,因为他自己很主动的跑去打架,但是现在局势基本上就是一边倒,这一点看他身上的伤就知道到底是往谁一边倒了。

    其实对面的人也不想这样,毕竟打人不打脸嘛。

    但是他不会停手,毕竟一开始就是落清秋冲上来给了他一拳,而且这一拳还是附带了星力的,就算是他这样皮糙肉厚的,也难免了留下了印记。

    而且还不是一点点的印记。

    至少这几天都是消不了了,所以他难免下手重了一点。

    “砰!”

    落清秋再度被击飞出去,但是他再次爬起来之后没有像上次一样那么冲上去就只是为了打那个人一拳,而是勉强站在那里看着那个他根本没见过的男子冷笑:“凰翎旭,你真的以为戴着一个人皮面具我就不认识你了?你也不想想你是来找凰翎幻的,我跟凰翎幻待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我还会不认识他的气息?单单就是他的血脉气息我就很熟悉了好吧?”

    男子的动作微微顿了顿,似乎是思考落清秋的话的真实度,然后他想到落清秋在碎星城的一切事迹,也是知道落清秋绝对是知道他是谁才这么说的。

    他伸手摘下了自己脸上的人皮面具,淡然的看着落清秋,那一副淡定的样子真的让落清秋看的牙痒痒:“落家小三,你真的很敏锐,也不知道你到底是像了落清煌还是莫贝,不过想想你娘亲自从被你爹娶回去之后就那个呆呆的样子,估计也是像你爹。”

    落清秋咬牙切齿:“你来这里就是为了说这些吗?要是就这些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凰翎旭摇头:“不,我就是想来问问你,关于幻儿和梦儿的事情的,我才刚刚回到凰家,其他人就跟我说他们两个不见了。”

    事实上事情绝对不止是凰翎旭说的那么简单的,他回去之后那些凰家人根本就是犹犹豫豫,而且还不断地插话打岔,要不是他收拾了人的话,估计现在还在审问吧。

    然后他随便一眼就扫到了落家小一准备去外面一趟,最后就想起了他走之前他儿子还说过要是离家出走的话,一定会去找落家小三。

    虽然他当年直接把凰翎幻打了个痛哭流涕,但是按照凰翎幻那个倔强的性子,没准现在就在落清秋身边。

    所以他直接去找了落清煌,直接干脆的问了落清秋的下落,而落清煌也是知道凰翎旭这个做人姑父的不会对他家老三做什么,所以干脆的把下落说了出来。

    凰翎旭马不停蹄的跑了过来,直接释放气息让落清秋那小子给感觉到了,然后两个人就这么打了一场,虽然凰翎旭有好好的收拾这个臭小子的意思,但是想想自己好歹也是这臭小子的姑父,也就随便打了两下就结束了。

    而落清秋不知道凰翎旭是他亲姑父呀!

    而且就算是知道了又怎么样?他从来都不在乎的。

    不过关于凰翎幻和凰翎梦的下落?凰翎幻倒是在他这里养得白白胖胖的,但是凰翎梦的下落,说真的,要不是上次凰翎幻念出真言知道了,他根本不会知道。不过就算他知道他也不能说不是?他们的事情至今还是一个谜团,把更多的人牵扯进来,真的好吗?

    落清秋知道不好,所以他蹙眉直接开口了:“凰翎幻现在就在我这里,至于凰翎梦的下落?我不知道。凰翎幻一来我这里就说是因为凰翎梦的失踪,才想来找我想办法,但是我不知道凰翎梦去了哪里。”

    这是事实,所以凰翎旭根本就没有看出什么不对来,再加上凰翎旭这么多年都没有在家,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切都只有他见到凰翎幻这个亲儿子才能知道了。

    只是现在真的能把凰翎旭带到凰翎幻身边吗?落清秋对于这一点表示怀疑,毕竟现在的凰翎幻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凰翎幻了,他现在基本上就是凰翎幻的壳子,天幻君上的芯子!

    所以,他能做的只有拖延时间。

    落清秋蹙眉:“那个啥,凰叔叔呀,凰翎幻现在有事情,不方便出来见你,要不还是等过段时间你再来找他吧,反正都这么长时间了,也不急于一时吧?”

    然后他就看见凰翎旭笑了。

    等等!

    凰翎旭这个面瘫居然笑了!

    这个世界是怎么了?该不会下一刻就会毁灭了吧?千万不要呀!他现在根本就没有做好世界毁灭的准备,能不能让他先去提升个修为?哪怕是禁忌之法他也不在乎了!

    凰翎旭笑完才看着一脸惊恐的落清秋:“你以为我真的是来找那个臭小子的?很可惜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