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四十九章 纠结的姑娘(壹)
    青雪吐吐舌头,笑嘻嘻的拉着落清秋的手臂:“哎呀,清秋哥哥,想这么多做什么,我家那口子告诉我想多了很容易老的,要是你真的成了个老头子的话,我倒是想要看看未来会不会有嫂子。”

    落清秋微微眯起眸子,绚烂的浅蓝色流光一闪而过:“怎么现在就记着青霜是你家那口子了?我还记得之前还有人跟我说什么不可能不可能的,啧,你这臭丫头是看你哥哥我现在还是一个没人要的,所以就仗着自己有人要,然后讽刺我。”我倒是要看看你这个小丫头片子怎么回我!

    果不其然,青雪的确是不能回话,因为落清秋第一句话就已经让她愣住了,而且顺顺利利的想起了刚刚自己下意识就脱口而出的来,小脸一红,然后变得无比的苍白。

    落清秋逗了她一句之后,发现她现在的样子有些不对劲,眉头一蹙,把手伸到她面前轻轻晃动了两下:“青雪,你怎么了?”

    青雪愣愣的看着落清秋的手,泪水直接掉了出来,她还是那么愣愣的伸手擦了一把,有些不可思议:“清秋哥哥,我不是剑灵吗?为什么我还会流泪?剑灵,剑灵不是不会有人的情绪吗?”

    落清秋很是心疼的抱着面前这个一直叫他清秋哥哥的傻丫头:“笨丫头,你忘了你以前想要跟他在一起,所以我给你们一堆兵灵都用了星铁吗?星铁那东西可是妥妥的帮你们化人呀。”

    青雪站起来,看着自己的手:“所以,我现在是个人吗?”

    落清秋摸摸她的长发:“对,你现在是一个人,活生生的人,除了你的心口注定了会有天刃的胎记之外,你根本就是一个看不出脱胎于兵灵的人。现在你可以做你想要做的事情了,这算是清秋哥哥当年答应过你没有做到的。”

    青雪的眼泪瞬间又掉了下来:“可是,可是那又如何?我现在是天刃君上呀,我跟他根本就不可能的,我怎么可能会跟他继续在一起?以前都是因为我根本没有想起来一切才会这个样子的。”

    落清秋的双眸逐渐深邃起来:“青雪,你不能逃避你的心思,清秋哥哥知道你们一个是天刃,一个是神灵之刃,根本不可能在一起,但是你想过没有,你们还算是幸运的,因为你们至少都化人了,你们现在根本就是一个人族。但是烁槿并没有真的化人,只是凭着落天的强大才能以现在的样子出现,而且烁槿的她,你也是知道的吧,羽皇的贴身神兵,羽皇跟我基本上就是死对头一样的存在,他们两个人怎么可能在一起?所以,青雪,你说说看,你们到底有没有可能在一起?”

    落清秋是在等待一个机会,等待那个臭小子收到他的提示赶紧过来的机会,估摸着那臭小子也应该悄无声息的摸进这一片地儿了,他还是尽快收网,让那个臭小子把这个小丫头带走比较好。

    毕竟说到底他只是她的清秋哥哥,那个臭小子才是小丫头心底的那个人。

    所以小丫头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落清秋化为一道晦暗的光芒消失不见,而此时小丫头是闭着眼准备一把抱住落清秋开始哭的,所以她很华丽丽的抱错了人。

    主要还是落清秋算的的确是太好了,或者说是他实在是太了解青雪了,知道她下一刻肯定会扑到他身上,但是他正牌妹婿还在这里呢,他这个做人家哥哥的这么可以这个样子呢?

    所以趁着小丫头根本不知道,落清秋直接化为一道光消失的干干净净,而一直悄无声息的青霜则是不动声色的上前了一步,正正把小丫头抱在了怀里。

    青霜和落清秋的气息真的差的不可以以道理来计,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小丫头哭昏了眼,根本没有发现青霜的气息跟落清秋的气息根本就不一样这个问题。

    或者可以说她潜意识的以为这里没有别人了,所以她就这么扑到了青霜怀里,一直在那里哭。

    不止是一边哭,还在那里可怜兮兮的开口:“清秋哥哥,为什么我就是天刃呢?如果我也是神灵之刃该多好呀,就可以和他在一起了,就算别人再觊觎他,我也可以名正言顺的站出来呀!”

    就这么一直说着,从本来就有些昏暗的时辰一直到了月下中天的时候,她才因为化人哭的体力不支而昏过去了。

    青霜这下子脸色也有些不对了,几乎是下意识看了落清秋当时离开的方向一眼,转身朝着染雪城走进去。

    看他怀里这个哭的七晕八素的小媳妇儿,似乎今天晚上真的不用回去了……毕竟走的时候那个叫空月的小姑娘还是那么一脸的希冀。

    他之前是神灵之刃,只是剑灵,什么都不懂,自然是看不懂人家小姑娘眼中的希冀到底是什么鬼,但是自从他变成现在这个成人的身体之后,渐渐地看懂了很多的事情,自然是看得懂小姑娘的眼神。

    所以走之前他很干脆的看着小姑娘:“我今晚上不会回来的。”

    小姑娘的眼神瞬间就亮了,惊喜的对他开口:“谢谢青霜哥哥!”,说罢之后转身就跑了进去,想必是要做些什么去了。

    所以就算是为了那个小姑娘眼底的执着和希冀也好,或者是为了烁槿那个木头好,他还是选择了今天晚上不回去。而且如果真回去的,不说之前的承诺打水漂了,单单就是撞见的那个场面估计就足够让他尴尬很久了。

    而且青霜根本不能确定真的撞上的时候,手上抱着的这个会不会有什么问题,所以思量再三,在落清秋不知所踪跑的不见人影的时候,他果断的选择不回去了,反正回去也是那样,不回去还是那样,要是空月小姑娘真能让这个根本就是根木头的烁槿彻底的放下,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情。

    所以青霜根本就没有选择回去。

    而跑的无影无踪的落清秋则是有正事去做了,或者说他跑去打架了。

    另一边的因为青霜根本不会回来陷入开心之中的小姑娘突然愣住了,她为什么会这么高兴?

    愣了好一阵,她才笑,只是眼底的悲伤却是遮掩不住的,甚至连眼角也有泪水流淌下来:“为什么我还是会犹豫呢?明明我不爱你了,明明我不会爱你了,明明我不能爱你了……可是为什么我还是那么的高兴?我只能爱着大人,也只有大人不会离开我呀。为什么,为什么我还是好开心?”

    烁槿进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缩成很小一团的云深空月躺在了他的床上,眼角还有点点的泪痕,再加上眼角的红色,似乎哭了很久的样子。

    烁槿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狠狠的抓了一把一样,他的心慌了,但是动作还是那么敏捷。

    他直接一把抱起来云深空月,轻轻摇醒她:“空月,你怎么了?”

    小姑娘根本就没有醒过来,反而像是陷入了梦魇一般,死死的抱住了烁槿的脖颈,说什么也没有撒手。

    烁槿微微有些尴尬,但是很快尴尬就被遮掩了,因为小姑娘本来就红了的双眼又有眼泪流下来了,而且还不是一般般的多!

    所以他只能一脸古怪的顺着她的背脊慢慢的安抚她的心情,至于让她放手这话,啧,说了跟没说一样的。

    所以还说什么呢?现在这情况与其浪费口水还不如想一想这小丫头到底是怎么了。

    只怕寻常人的第一反应就是有人欺负她,但是搁在这里,只怕说出来就会被烁槿直接赶出去了,这不是说笑呢吧?要是他们还在外面的话,这话烁槿勉强还能因为情商低而相信一下,但是这是染雪学院的禁地呀!

    除了他们这一大家子人之外,就只有铭浅唯住在旁边了。

    可是他见着青霜很早就出去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回来,估摸着今天也是不可能会回来了,而他刚刚一直在外面替那些云深修剪枝叶,根本就没有回来呀。

    至于铭浅唯就更不可能了!

    人家一天到晚都窝在自己家,要不就是什么时候馋了,才趁着落清秋在的时候来家里蹭顿饭,至于落清秋不在的时间,铭浅唯根本不会来!

    而落清秋对于这一点的解释是:“笨小子,你也不想想铭浅唯那个家伙是谁,好歹也是一个铭皇,我是落皇,你们最强的也只是君上,我在这里他自然过来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我如果不在他过来的话,在我们眼中就是趁着大的不在欺负小的。你这笨小子到底是说说该怎么办?”

    落清秋说的很对,这个世界的规则,也算是一种仁慈的规则,皇对皇,君上对君上,真言对真言,若是以下犯上,那没什么,赢了算是你的本事;但是以上欺下,那就是你的罪过,没有人可以说清楚每一个人以后的命运,所以你现在以上欺下的人如果未来真的能成为一代大能的话,那现在就抹杀岂不是罪过?

    再加上这根本就是四皇定下的规矩,所以根本没有人能违反!

    既然是四皇的规矩,那他们要是也不遵守的话,估计外人也不会服气的,所以这四个倒是遵守的妥妥的。

    只是这就苦了他们手下的一帮子小的,要不是真的上头有人看着,他们指不定就无视这个规矩,直接该放火的放火,该抢媳妇儿的抢媳妇儿!

    但是现在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了,非但不可能,而且四皇的规则遍布大陆,黯星大陆的秩序甚至到了羽皇和落皇手下的君上为了彼此之间的爱情寻死腻活的程度,虽然还没有那么严重,但是也差不多了。

    但是现在真的想这些的时候吗?明明就是怀里的这个小丫头比较重要好吧?!要是怀里的这个小丫头有事情的话,估计他都快要疯了,而且还不止是一点点的疯呀!

    云深空月慢慢的恢复神智,但是还是那副可怜兮兮的看着烁槿,死活不撒手。<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ba/tg.js"></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