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四十八章 莫昇
    就算是天在他眼前塌下来了,落清秋的事情才是现在最重要的。不得不说老板的眼力真的很好,就算是没有看出来落清秋到底是哪个人物,至少感觉到落清秋的气场的时候还没有作死去傲娇。

    要是妹子傲娇就算了,但是一个中年汉子傲娇,对于落清秋来说,直接就可以去死了。

    所以老板现在乖乖的跟着落清秋走的举动让本来眉头紧蹙的他微微松了松,然后拎着老板的衣领子直接动用那个小星技离开的无影无踪。

    老板彼年也是莫家的一代天才,如果不是后面真的爆发了,不然现在成为飞星境都是有可能的。

    所以他的眼界还是有的,至少现在看见落清秋的样子,他是勉强把这个小星技的类别分出来了。

    无论是什么层次的星技,最主要的也只有三个流派罢了,攻击,防御,速度,除此之外的星技其实都不会被承认,甚至还有些偏激的人把那些不属于三大流派的星技归类到了邪类里面。

    只是对于这一点,落清秋只是想要表示:这些人根本就是一帮要天赋没天赋的蠢蛋!没有足够的天赋可以使用那些星技也就算了,还泼脏水到那些星技上面,我看八成现在的天才没有上古时代那么多的原因,完全就是因为这些道貌岸然的蠢货实在是太多了!

    尤其是那些没本事还装有本事唬人的蠢货!

    现在老板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个看是不入流的速度类小星技,但是当落清秋真的用起来的时候,他才看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人和人就是不一样,就算是不入流的小星技,就算是被誉为逃跑法典的速度类星技,落在那些本事大的人身上,照样妥妥虐你!

    现在的落清秋就是这个样子,若是他现在想要虐人的话,不说别的,单单就是用这个小星技,他照样虐人虐的很爽快。

    但是现在最重要的却不是这些事情,事实上要是一切的迷雾没有在这一天揭开的话,落清秋估计就不可能从这件事情顺藤摸瓜知道属于这个世界真正的阴谋。

    或许终究会知道,但是绝对不会是现在了。即使云雪染对这一点有过怀疑,但是说到底还是没有证据证明这一切都是黯星大陆的空间之灵做出的,所以一切都停在了猜想之上。

    只是落清秋之前听了云雪染的话,觉得要是自己真的可以突破到那个层次的话,或许真的有机会知道这个世界存在的真相,无论是传说中的神创造的,还是自然形成的,只要他们之中有人成为那个至高的存在,一定会发现属于这个世界的秘密。

    或许不会有第二个黯星境出现了,但是能知道这个世界的真相,在他们看来,反而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

    只是现在最重要的是知道这一切的真相,若是不搞清楚的话一切真的都说不清了。

    却说落清秋直接抓着老板的领子把他提到外面一个偏僻的角落里。

    他的脸色有些凝重:“我问你,莫家到底在守护什么东西?或者说莫家到底是谁的人!”

    老板的脸色微微苍白,似乎是在犹豫要不要把家族保留了千年的秘密给说出来。

    落清秋怎么可能给他时间犹豫,音调瞬间拔高,一双漂亮到妖娆诡异微微上挑的眼眸死死的看着他:“你别给我说你不知道!按照你的天赋在当年的那个时代说什么都是一个很重要的天才,你绝对是莫家中心的成员,我才不相信莫家什么都没有告诉你。而且我告诉你,要是你给我说的是假消息让我产生错误的判断,我又做出错误的行动的话,我真的会毫不犹豫的对你动手!”

    老板最后还是死死的看着落清秋的眼眸:“我知道誓言对你没有任何效果,所以我只能祈求你真的不会说出,我真的说出来的话,你一定不能告诉别人!”

    落清秋几乎是咬牙切齿:“赶紧的说!”

    老板一闭眼一咬牙:“莫家从千年前的开家老祖开始,就一直信仰落皇大人。但是我们从来都没有见过落皇大人,莫家祖地也只有当初落皇大人的一片衣角一直在供奉着!”

    落清秋一愣,然后直接开口:“我的,衣角?莫家的开家老祖到底是谁?你不说名字我怎么可能知道!”

    老板还来不及反应过来,直接开口了:“我家开家老祖名讳一个单字,昇。”

    落清秋只感觉眼前一片发黑,勉强定下自己的身体,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了:“莫昇?他还活着?可是当年他不是,不是被羽皇的人打的奄奄一息了吗?”

    没等老板继续开口接话,他又蹙眉:“奇怪,当年我不是把他封印在了北荒吗?那小兔崽子居然这么快就养好伤跑出来了?连后人都这么一大堆了。”

    这次老板听清楚,连忙开口,避免落清秋继续误会下去:“其实,我们都不是开家老祖的后人,我们其实是老祖的兄长的孩子,只是老祖的兄长死得早,老祖兄长的孩子就过继到了老祖膝下。而老祖一生未娶,严格算起来我们跟老祖完全都是亲戚的关系而已。”

    落清秋微微沉默,然后点头,什么也没说,再度抓起老板的衣领子,足尖一点就直接带着老板回去了。他算是知道当初那臭小子连出来都没出来,怎么可能会有心思生孩子,要是真的是那个臭小子亲孩子,落清秋绝对不会轻易地理莫昇!

    只是现在,只怕真的要回去看看了。

    只怕现在那个臭小子还被封印着,要死要活出不来。毕竟当初他设下的封印是他的身体完全修复。

    但是当初打伤莫昇的是,枫妃。

    枫妃的攻击力算不上太强大,但是绝对是最诡异的一个。

    只要所有人都知道,要是真的被枫妃实打实的来一下,除非实力极强或是极弱,否则一定会被好好的折磨一段时间的。

    因为比枫妃强的人,小心防备一点就不会出事;而那些极弱的人,则是一个照面都不要直接就被收拾掉了。但是这种情况真的是很难得,平时枫妃都是有意识的控制着对上跟自己一样的对手,而且成长的很快。

    若是只要枫妃一个人的话,说什么他们都不会给枫妃成长的机会,但是架不住人家还有其他君上在身边!似乎是知道枫妃根本不能一个出去,枫妃从来都没有独身一个人出来的。

    落清秋的脸色逐渐黯然,看起来就算他不去找莫昇,只怕老板也迟早会找到他的,因为莫昇的伤想要彻底痊愈的话,只怕还是需要他的帮忙。

    只怕到时候去找莫贝的时候还要顺手把莫昇那个臭小子给救下来了。

    落清秋一脸的纠结,但是还是很快就顺着城外走去了。

    不过要是真的被莫家开家老祖身份的莫昇知道他只是落清秋去救他的娘亲顺带的,只怕当场就会气吐血吧。

    虽然他应该知道按照落清秋那个肆无忌惮的性子可能根本就不会在意这个说法,但是好歹他也是会介意的。

    所以落清秋就算是见到了莫昇,也是没有说起这茬,就算是莫昇主动提起来了,落清秋还是随口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了。

    他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要确定羽皇还在羽族,要是羽皇都离开羽族的话,估计他也不用到处乱跑了,直接在染雪城乖乖的待着,这样至少不会死的太惨了,至少还有云雪染顶着劝和。

    他悄无声息的出了城,找了个根本没有人的旮旯,盘膝坐下,开始连接自己识海之中的精神力,不仅如此,青雪还出现,手中握着长剑。

    他缓缓吐出一口气,开始念诵另一段截然不同的真言:“缘非所起,情非所以,血曾漫天,光曾覆天。”

    无穷无尽的血色雾气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出现,直接笼罩了落清秋这一片,遮掩了他的身形,同时也遮掩了他手心上缓缓出现的血色羽字。

    他的脸色逐渐复杂,然后死死的看着羽字逐渐的变成通透漂亮的深紫色,像极了记忆深处那一双深紫色的漂亮眼眸。

    他突然笑,猛地合上了双手,再也不敢去看手心上的字,他已经很确定羽皇的确还在羽族了。

    他低低的笑,一双浅浅的蓝色眼眸之中全部都是翻滚的猩红色:“你还在羽族呀,也对,你的命劫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降临,与其在外面担惊受怕的,还不如放弃大部分必须要参与的计划,好好的在羽族里修养。要是真的修养好了的话,生下孩子,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不知道我们之间,到底是谁生,又到底是谁死,又到底是谁成为那个存在,或者到底是谁成了王座下的白骨基石。”

    落清秋的笑声很是冰冷,但是他还是勉强控制了自己的情绪,强行让自己不要有任何的不一样的表现。

    他根本不能确定现在整个染雪城到底有多少的奸细探子,就算他能联系上自己那一部分的人,但是人家认不认他还是个问题,毕竟他现在的样子实在是太年轻了。

    而且他身体的真实年龄也的的确确是二九年华!

    这是分分钟要穿帮的节奏呀!所以他根本就没有去联系那些人,而且联系上了也是自掉身份。

    他有些无奈的揉揉眉心,似乎是想起了什么:“除了那些个君上,难道我就没有人可以用了吗?我什么时候这么凄惨过?”

    青雪笑嘻嘻的收了剑,抱住落清秋的一条手臂:“嘻嘻,清秋哥哥呀,你也不好好的想想,这哪里是什么凄惨呀!别人平时想要见到君上都是见不到的,你身边随时随地都有君上陪着,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君上回来,这不是一件好事情吗?”

    落清秋摸摸青雪的长发:“身边都是君上,好事是好事,但是青雪,你不知道如果真的要回到以前的样子的话,单单是靠几十个君上是没用的,最多就是建造城池的时候效果好上一些而已。”<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ba/tg.js"></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