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四十六章 或许
    或许晨曦的到来不一定能划破黑夜带来希望,但是已经足够给那些已经没有依靠的人一丝丝的慰藉。因为他们实在是不能失去什么了,甚至除了身体,他们根本没有任何可以失去的东西。

    但是黑夜的降临一定是一群人最孤独的欢庆。

    因为他们本就是黑夜的所有。

    烁槿愣愣在站在云深旁边,伸手抚摸树干,偏过头问身边娇俏可爱的红衣女孩儿:“怎么就这么一小会儿就又长大了?大人不是说云深出了发芽的时候生长快,其他时候就不快吗?为什么……”

    云深空月笑嘻嘻的看着他:“我怎么知道呢!爹和娘根本没有留下记忆给我,我怎么知道云深王族会有什么不一样的变化。不过我倒是没有别的感受,似乎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吧。”

    废话,能不成长得这么迅速吗,她现在可是用了这株云深的躯体,自己的识海都在这株云深里,她解开了自己的记忆封印,自己的星力也顺带解了一部分,怎么可能不长大?

    只怕现在还不是一个终点,估计落清秋回来的时候这云深应该还能再长大一圈吧。

    她笑眯眯的看着烁槿的手,那里抵在云深树干上,她本来就是云深,自然感觉得到他手掌上的温暖。

    那温暖真的是**蚀骨,她念了千年都犹豫不决的温暖,此时却在一具陌生的身体上感受到。

    白曌不知道她是该哭还是该笑,或许她从一开始就真的应该按照凤澈羽说的那样,不要爱上这世间的一切,只要好好的爱着凤澈羽就足够了……

    哪怕这份感情永远都没有尽头,但是至少凤澈羽会知道她爱着她,而且永远也不会做出伤害她的事情力气。

    但是感情寄托在别人身上,哪怕是同样身为羽族君上的其他人,都是不安全的。在战场之上,这就是大忌。

    她根本想不到除了凤澈羽之外,还有什么人能够寄托自己的感情。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底一直都有一个执拗的声音不让她回去找凤澈羽,要死要活的样子让她沉默,然后打消了回去的念头,与其回去让大人担心,倒不如就留在这里给大人传递情报。

    不过若不是知道楚墨也在落皇的阵营,就算说什么,凤澈羽也不会放白曌来这里的。羽族其他人都好说,基本上人尽皆知的那几个被抓付出代价也是可以带回来的,但是这个付出代价里面,却不包含她白曌。

    因为落皇很是清楚她是羽皇手里的剑,一旦羽皇的剑被困甚至毁灭,带给羽皇的打击就不是那么一点点微不足道了。所以在确定楚墨的的确确是在落皇那边之前,羽族上下对于白曌潜入落皇身边是有人反对的。

    现在最为重要的还是尽快和楚墨取得联系,否则的话凭她一个人怎么可能那么安全的把所有的情报传递出去?

    只是楚墨现在还在繁天城,估计一时半会也是来不了这里,虽然是一种变相的流放,但是这种流放对于羽族知道楚墨存在的人来说却是甘之如饴的。毕竟楚墨的身份真的太重要了,他们宁愿楚墨没有得到任何消息,但是平平安安,也不愿知道楚墨在落清秋身边受到重用,但是却必须出生入死。

    白曌的眸光微微一闪,又变回了以前的那幅纯良无害的样子,说实话这变脸真不得不是白曌想要这么快的,实在是她一压抑自己的本性,那副蠢得没办法说的样子就冒出来了。

    但是也不得不说这是件好事情,至少她能不用担心自己怎么变回原来那个蠢萌的样子了。

    也是幸好这不是她的身体,否则的话真的说不定她直接不干了。

    她浅浅一笑,继续围着白流打转。

    而那一边的落清秋却是有些不太好了,主要是他刚刚进班级没多久,云雪染就来了,盯着他的眼神还很是阴沉,像是知道了是他做的事情一样。

    但是落清秋怎么可能示弱?再加上自己本来就是理直气壮的,所以根本就不鸟云雪染,自己该做什么做什么去。

    云雪染差点被气的吐血了,但是好歹下面还是有那么几十双眼睛可怜巴巴的盯着,他也只能压着性子来继续讲课,谁让他自己作孽,把那个教导一班的夏燕儿给赶出去了。要是夏燕儿还在这里的话,估计云雪染早就撂挑子了。

    只是现在明显的不可能这么做,先不说这些学生失望的表情,单单就是落清秋异样的眼神他就受不了,不禁不能开口教训落清秋,反倒有可能还被落清秋指鹿为马的骂上一顿。

    就是因为太了解落清秋了,所以他根本没有任何想要打退堂鼓的机会。事实上就算是有他也不会这么做的。说实话他已经把这些学生当成他以前教导的那些小孩子了。

    那时候一个个的可爱的不得了,就算是他们调皮捣蛋也不是不能接受的事情,所以当初那些个小混蛋真的是变成了熊孩子的,虽然长大变成大熊孩子了,但是说到底他们这些老的还是在宠他们。

    宠得无法无天了,但是也把他们都宠成了一代皇者。最后他们成为了大人,彻底的以大人的思维来思考事情,但是他们这些老人却再也没有开心的笑过,说到底他们还是想要以前那些快乐活泼的小家伙,就算是熊孩子到处调皮捣蛋也没事,至少还在他们身边不是?

    但是他们现在已经以全新的样子回来了,他们这些老家伙已经认不出来了,只能拼命的活着,靠着这些小家伙来找到他们。

    他有些不死心的看着落清秋,他是知道他的手段的,他见过某一次他杀的人就是现在这个样子。

    但是落清秋就是淡定的看着他,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云雪染终究还是放弃了,现在最重要的还是上课呀,而且清秋那孩子不会做什么不应该做的事情,他要是做了这件事情,必然是有他的道理。或许那人就是有问题也说不定。

    宠孩子都快宠的疯魔的老爷子怎么可能管别人家的孩子?自己家的孩子保护好都来不及,管别人家的这不是嫌自己被孩子嫌弃的还不够吗?

    虽然落清秋还是一脸很不情愿的样子,但是说实话其实他已经在认真的听了。只是他根本不愿意说出来而已。这也算是他小小的骄傲吧。

    云雪染自然是看穿了这一点,不然的话指不定现在他是不是凑到这位小祖宗面前安慰他呢。

    他想笑,却也又不敢笑,不然指不定那位小祖宗看见了跟他闹别扭。

    但是他眼底的这一抹笑意到底还是逃不过落清秋的注意,落清秋微微沉默,但是嘴角还是微微上扬:老头子你居然敢这么笑我,你等着我迟早要把你好好的收拾一顿!

    想是这么这么想,但是说到底还是眼底还是一片温柔,他终究还是珍惜千年前的一切的,他终究还是不想要千年前的一切重蹈覆辙,他终究还是心软了。对于一个站在顶点的人来说这一切都不是他应该拥有的感情,可是说到底他就算修炼的再强大,他还是一个人,而不是冰冷无情的某个神明或者恶魔。

    若是让他的爹爹和娘亲知道他的想法的话,估计就要担心落清秋是不是会不喜欢见到他们或者一顿打了。毕竟真正意义上来说,他们也是神,而且还是神老大的那种,根本就不可能跟神脱开关系。要是说入魔的话,或许会简单一点,但是绝对没有可能再回到他们之间了,他们终究还是会怕那个魔是不是伤害到他们。

    而且神魔殊途,除非双双坠魔,否则的话根本没有神愿意坠魔去琢磨和研究那些事情。说到底所有人自己的亲人知道自己成了魔。但是现在不是争论的时候。

    因为他发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云雪染的训练居然参加了体力上的锻炼,虽然一个二个都是有星力在身的人,但是说到底还只是一群半大的孩子罢了,一切都在最开始的时候,什么都需要老师拉着他们亦步亦趋的教导,否则的话他们只能像那些散修一样,自己摸索着前进,但是注定要走很多弯路。

    很多很多的弯路本来是可以避免的,但是不叫到的话,还是要耽误时间的。

    只是很多时候天才不缺少,缺的是一个能把天才拉上正路的老师。而真的说起来的话,染雪学院根本没有几个老师做得到这一点。

    也是幸好落清秋只是为了知道这千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才来的,自己的修炼方法根本没有告诉过外人。

    说实话修炼的时候才能切实的体会到之前夏燕儿究竟是多么蠢的一个人。

    先不说一个人一辈子能得到多少星技,最开始的那个一定是最熟悉稳妥的,但是就是这么一个最稳妥最适合阴人的星技,偏偏还被一个自己不信任的人知道说的人尽皆知,这不是一件很闹心的事情吗?

    落清秋修炼的时候反正敢保证的是,要是他遇上夏燕儿敢把他的星技说出来,他不介意做点让染雪学院刻骨铭心的事情来,反正夏燕儿也不是他家的。

    当然这只是一个假设而已,而且现在云雪染的训练不是多么的严厉,他到底还是舍不得自己的小祖宗累着了。

    微微一扫整整齐齐的一班人,确定小祖宗的状态还算好,转身带着他们去了学院的训练场,毫不犹豫开始了一项很简单,但是却让无数人咬牙切齿的运动——跑步。

    落清秋倒是没有什么怕的,之前他还是跟着落家子弟练了一段时间的。而那些铁板钉钉把训练全部做完的落家子弟更是信心满满的等待着训练。

    凰翎幻咂咂嘴,还是选择了跑步,没办法!自家大人都开始跑步了,他怎么可能留在场地中心休息呢?要是平时还好,怎么插科打诨熬过去就好了,现在大人直接跟着跑,这要是不识相的话,估计后果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吧……<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ba/tg.js"></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