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四十五章 我愿给您带来荣光
    铭浅唯怒极反笑:“对对对,你说的都对!但是我们的关系你不清楚吗?难道你真的认为我会让你一个人去找楚澈儿吗?你真的以为我们真的会放心嘛?!你是不是真的以为来了这里我们什么都忘记了?我没有忘呀!”

    落清秋安静的看着他:“铭浅唯,我们一切都可以像以前一样,但是前提是你不能阻止我做我想要做的任何事情。这是我能和你们像以前一样生活的前提。而现在我想要去羽族找到澈儿,难道你还想要阻止吗?”

    铭浅唯的表情瞬间就变了,他慢慢的后退一步:“你说什么?澈儿在羽族?这怎么可能呢?你是不是感应错了?”

    落清秋的眼眸深处慢慢露出一抹嘲讽:“我也宁愿我感应错了,我们都知道,我宁愿澈儿不过是一个平平凡凡的人,至少她还是平安的,但是现在她在羽族呀!我们也都知道羽族到底是什么地方,你认为我不担心吗?我比你们都担心她!”

    铭浅唯眯起眸子深深的看着落清秋,突然很深沉的开口:“你难道真的不愿意听我一句话吗?如果你想要去救澈儿的话,等我们一起恢复到君上的境界再去吧。你难不成真的打算用你这一身根本说不清楚境界的星力去救她吗?”

    落清秋的眸光微微一颤,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好像你说的也有点道理,不过如果要恢复成为君上才能去救她的话,那我恐怕不能接受。”

    铭浅唯一脸恶狠狠的看着落清秋:“有什么不能接受的?!你真的以为我们恢复成了君上就有把握带着一个大活人逃出羽族?你是不是忘记了,那可是羽族的族地!不是羽族麾下随便一个小地方!要是真的是小地方还好了,靠着家族的势力分分钟就抢回来了。但是大哥,你也不想想羽族的族地如果真的那么好闯的话,当年我们也不至于要在我们的领地一路打过去了!”

    落清秋听见铭浅唯提起羽族族地,脸色也是不太好:“的确,当初如果我们的手段再强势一点的话,或许我们真的有机会在羽族的地盘上开战,而不是在我们的地盘上发兵,终究是我们太失败了。”

    铭浅唯撇撇嘴:“知道我们失败,就要知错就改。还有啊,在我们回到君上境界之前,你最好还是不要探查楚澈儿的行踪了,免得羽皇那边知道了什么,然后对你的澈儿姑娘下手。真的出了这样的事情的话,我倒是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接受得了!”

    落清秋看着铭浅唯璀璨的金色眸子,浅浅的蓝色眸子一片翻动,但是最后他还是没有说出什么,只是伸手抱紧了他的兄弟。

    说到底他们还是兄弟。

    落清秋突然抬起头看了看天色:“我该去上课了,睡了这么久还是要去上课的。不然你也是知道云雪染那老头子又要在我耳朵边唠唠叨叨的,我可是受不了的。所以,我就先走了,你要是有什么事情直接来找我就好了。不过过几天我要出去一趟。你放心我绝对不会离开染雪城,我自己的小命我还是很爱惜的。”

    铭浅唯这才满意的松了手:“知道自己小命重要就好,要是你哪一天不知道自己的小命重要的话,你最好还是把你那一群君上带齐,免得他们找你找不到,结果跑到我这里来找人。你也不想想,我这里怎么可能有人呢!”

    落清秋笑,浅浅的蓝眸泛起点点幽柔的波动:“我会告诉他们的。对了你最好还是在这里查一查,把那些羽皇的奸细探子什么的给找出来,不然的话我们行动也不好行动不是?”

    铭浅唯撇撇嘴:“就知道你没安好心,我知道了,我会找个时间去查查看的。要是有什么发现的话,我会动手的。”

    落清秋笑眯眯的看着他转身就走,思考了一下自己也转身就走了,不然还留在这里干什么?看这边上那几个死的不能再死的人招苍蝇吗?他还没有那个癖好看着苍蝇在死尸上乱飞呢。

    随口抱怨了句:“也不知道处理的干净点就走了,这不是不负责任吗?”自己转身就走了,根本没有一点收拾烂摊子的想法。

    因为他知道,自己这话最多就是现在说说,铭浅唯什么身份?他怎么可能算漏了这一点?所以落清秋转身的那一刻,那些死尸上腾起漂亮到近乎疯狂的金色烈焰,就像是铭浅唯那双看穿一切的金色眼眸一样的绚烂。

    “真的很美,只是如太阳烈焰一般的美,真的能长久吗?或许我偏执了,但是我真的不认为太阳般的绚烂璀璨能够长久。”

    一身浅淡白裙的女孩儿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金色烈焰后面,眸光迷离深邃。赫然正是云深空月!

    她居然悄无声息的就避开了烁槿和青霜的目光出现在了这里,不得不说她身为云深的本能真的很强大,强大到居然可以暂时蒙蔽身为神灵之刃的青霜和落天剑剑灵的烁槿。

    她蓦然抬头看着太阳的方向:“我出现在这里真的是对的吗?为什么我对之前的事情一无所知?明明我还记得一些事情的,为什么只有那么一点点,为什么我什么都不记得了?难道我真的有什么要做的事情吗?可是就算我有什么要做的事情,能不能告诉我?我一点也不喜欢现在的样子。虽然烁槿,青霜,铭浅唯,还有清秋都很好……可是我不喜欢现在的生活呀。”

    她浅笑着走向了那绚烂璀璨的金色火焰里:“既然你们没有人愿意告诉我,那我就自己想起来吧。不过如果我真的想起来的话,我可要想想是不是继续做下去了。”

    她的笑容在进入金色烈焰的那一刻消失的无影无踪,泪水也顺着脸颊滑落了下来。

    云深是树,树是不会流泪的,所以云深空月一直都是在笑,从来没有在烁槿面前哭过。但是这不代表她就不想哭,事实上她很多时候都会想要哭。

    但是她没办法哭。

    现在她哭出来了,一切都改变了。

    她流泪,但是嘴角却弯起,笑的很是甜美:“原来烈焰焚身真的有这么痛苦呀,可是,怎么可能真的那么痛苦?大人,您现在还是再坚持生下那个孩子吗?可是第一次命劫来了吧,白曌却没有在你身边!”

    她的大人呀,一定还是死死的要留着那个孩子,而算下来就算对方只是个普通人,大人的修为天赋还是那么强大,孩子想必也是差不到哪里去……估计孩子的命劫应该也是强大的吧……

    只是不知道她不在大人身边,大人会不会有什么不一样,但是就算大人真的有什么不一样了,她还是只能待在这里,哪里都不能去,否则的话万一这边出了什么意外的话,她真的是没脸去见大人了。

    证明身份那是很简单的事情,但是一旦回去了,想要再来这里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先不说青霜和烁槿的怀疑,单单就是落清秋一句不愿,那两个人根本就不会留下她。

    哪怕她的名字是他取的,而且还是他亲手种下来的。

    她还是站在金色烈焰之间,泪水滴进火焰之中:“大人,烁槿他给我取的名字是云深空月呀,我的名字是白曌,是不是……白曌还可以抱有一丝幻想呢?”

    可是,白曌真的能有幻想吗?白曌不是从一开始就已经放弃了吗?要是真的还有幻想的话,大概大人您千年之前就不会让我贴身神兵上战场了吧?

    突然一点深邃的紫色光点出现在她的眉心深处,她笑,一双眸子化为漂亮深邃的深紫色:“白曌,傻丫头,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装的呢?你就算是不知道你自己的心思,也应该是还记着,我当初说过的话吧,如果你没办法确定自己是不是爱着那条小蛇的话,你还是爱我吧,你爱着我,就不会有那些烦恼了。永远都是我的白曌,我的小丫头。”

    深邃的紫色如同最妖冶的那颗星辰一般,看起来黯淡,实则是美的妖冶动人。

    她突然死死的看着天幕,有些不屑的样子:“啧,隐匿了千年终究还是要消散吗?还真的是麻烦呢,不过还是在消散之前帮了小曌儿一次,希望她以后都不要为了这些不该有的想法而出现什么意外吧。”

    她慢慢的阖眼,再度睁眼的时候又是那双干净明亮的眼眸,她的眼角再度有泪水流淌下来,几乎是跪在了地上,双手捂住脸:“大人,大人,您还是为了我着想,千年之前那么危险的时候,你还是给我留下了这么一道星力,您早就想到了我会遇见这样的情形吗?您早就预料到您这个时候不会在我身边吗?”

    她没有得到答案,因为现在唯一够资格给她答案的人真身现在在羽族族地,而分身一样的星力化身刚刚因为用过的原因消散的干干净净,像是根本没有出现过一样。

    但是片刻之后她就打起了精神:“大人,既然您这么说了,白曌就不会想着他了。您才是白曌的信仰,您才是白曌的一切。对不起大人,可能百兆还是不能在您第二次命劫的时候回去了。不过您身边那么多人,白曌暂时把在您身边也是可以的。但是白曌一定会在您第三次命劫之前回去的,回去的时候一定会带着您给予我的荣耀,昭告天下我还活着,我还是给您带来了一丝荣光,我没有玷污属于羽族的荣耀。”

    还有六个月的时间,我还有六个月的时间给羽族带来荣光!

    她的眉眼陡然森寒,根本没有去管身上燃烧的森森金色烈焰,直接走出了金色烈焰,朝着禁地而去,她已经出来有段时间了,必须要回去了,也是幸好落清秋这段时间要出去,否则她一定会被落清秋发现异常的。

    等过段时间落清秋回来了,他也发现不了任何异常了。到时候一切都将是羽族的!一切都必须是她的信仰,她的大人的!<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ba/tg.js"></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