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四十四章 就算我死在那里,也跟你没关系
    落清秋弯唇嘲笑:“知道一些事情?可笑,你们能知道什么事情?羽族之皇的事情吗?你们真的以为你们见到的就真的是羽族之皇?从你身上的气息看起来,你身上血脉最强者也不过是一个摘星境而已,你以为一个摘星境就真的是无敌吗?”

    落清秋的话直接命中要害,何言也面色沉凝:“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是从什么地方知道我家族最强者是摘星境强者,但是你知道了就别想离开了!为了家族的荣耀我一定会把你斩杀于此!”

    他的声音直接让落清秋满不在乎的笑了:“还真的是讽刺,一个家族最强者不过是摘星境的家伙,自己连摘星境都不是呢,居然敢在我面前说什么一定会把我斩杀于此。这要是让他们知道的话,我估计一定会把他们笑掉大牙的!”

    落清秋的笑容轻慢冰冷高傲,他真的是第一次遇见这种事情,看起来还真的是学院容易遇见奇葩。

    不过这一群被象牙塔保护的安然无恙的小兔崽子,一旦离开庇护,只怕出去之后分分钟就会被吃的骨头都不剩了。但是我在这里,这些小家伙还是要给我乖乖的,不然的话我真的不介意让这些小家伙在这里就感受一下来自外面的恶意。

    他的眸光逐渐森然:“不过是一只在兔子堆里称霸的小白兔,居然也敢在我面前这么嚣张,莫非是真的认为我是兔子?若你真的是这个样子的话,那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从来都不是什么兔子。”

    我是皇呀,四皇的落皇,在他们之间也有地位的,皇的威严其实那么容易被挑衅的?

    右手微微抬起,流光从眉心飞出,顺着右臂一圈一圈的环绕下去,修长的剑柄出现在他的掌间,剑身泛着金色的光芒。

    他微微一笑:“青雪,你很久都没有出来了,让我们好好的给那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兔崽子一个教训吧,不然沉寂了这么长的时间了,世人该忘记我们了。”

    右手抬起,剑身竖起,剑刃对着他的眉心,那一刻的锋芒像是能斩破天际!

    窈窕的女子虚影也出现在他背后,手中也出现一把和落清秋手中一般无二的长剑,只是放大了许多。依稀可以从眉眼之间看见她像极了那个活泼单纯的女孩儿,只是长大了许多。

    只是她再也不是那个单纯到一心一意黏着青霜的青雪,她是落皇麾下司兵之君上——天刃君上青雪!

    她口中喃喃自语,带起无边的杀伐:“何为诸天,当以神兵。断世之刃,替天伐逆!”

    十六个字化为无上的真言,化为手中利刃之上一层绚烂锋芒,从开始的开始,他手中的剑,就是为了杀伐而生。她也从来不是什么单纯女孩儿,她从出生开始,从见到他开始,她就是司兵君上天刃。

    她本就代表着杀伐果断,她本就是落清秋手中第二把隐匿的锋芒。

    她压抑了千年的锋芒,只为了一朝的绽放。

    或许从今以后青霜不愿再认她,但是她心甘情愿。

    落清秋看着何言,吐出截然不同的字句:“世说无尽,何为无尽?当以断天,兵分天谴!世说无尽,何为无尽?当天天刃,断天之念!”

    青雪在身的落清秋,恢复全部战力!

    无数手持剑的人影出现在这周围,每一个身影手中剑皆不同,但是他们却又同一个思想同一个命令,那就是斩杀了面前这个被下达了兵分之令的罪人!

    是的,在他们眼中,只要是落清秋手持青雪斩杀的目标,都是罪人!无法饶恕挑衅皇怒的罪人!

    修长的剑皆是一闪而过,但是一闪而过却是带起无数的血色,纷飞的血色染红了何言脚下的地面,也笼罩了闻讯而来所有人的眼,根本没有一个看见了手持青雪的落清秋,他浅笑悄然离去。

    虽然很想留在那里,但是想一想云雪染会很为难,就暂时放过好了。只是还有几个不知死活的要收拾一下,否则的话可能会有些麻烦。

    修长的剑身不知何时出现了淅淅沥沥的血色,然后悄无声息的被剑身吸收得干干净净。

    他无奈:“青雪,你还是这个样子,你知不知道你在这个样子的话,迟早有一天是要入魔的。”

    漂亮修长的幻影出现在他身边,一脸无所谓:“没什么大不了的,大不了真的到那个时候,大人你把我的意识取出来,再把它给好好的锻造一番之后再让我回去好了。”

    落清秋伸手抚摸剑身:“青雪,哪有你这样子无所谓的?你是真不在乎还是假不在乎呀,要是我真的那么做的话,只怕千年你都未必能苏醒的过来。”

    青雪笑嘻嘻的抓着他的袖子:“苏醒不苏醒都是那个样子,如果不醒就不用面对那个选择的话,我还不如选择不醒好了。你也是知道的,我真的不想在面对千年前的事情了。”

    落清秋伸手摸摸她的长发,虽然是虚幻的,但是他还是像真实一样的抚摸她的头发:“我知道,你心里苦,但是这世间很多事情不是靠沉睡就可以逃避的。青雪,你真的以为我不告诉青霜,青霜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吗?其实青霜把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的。”

    青雪眼神一黯,复有笑的活泼:“是吗。可是我只能躲着他呀,你们知道我是天刃君上,但是他不知道我是天刃君上呀,他还以为我只是一把普通的神兵而已,甚至必须要依靠你才能保证自己还能活着。我不想他知道我的真实身份。”

    她说着就靠进了落清秋的怀里,低低的呜咽声就传来了:“清秋哥哥,我真的不想要他知道我是天刃!我不是讨厌天刃这个身份,但是我作为天刃,他作为神灵之刃,我们根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我没有办法!”

    落清秋抚摸着她的长发:“不哭不哭,我们会有办法的,一切都是有办法的,就算是没有办法,清秋哥哥会找到让我的小天刃和青霜在一起的办法的!”

    青雪泪眼朦胧的抬头:“真的吗?清秋哥哥。”

    落清秋笑:“傻天刃,清秋哥哥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过?你想呀,反正青霜现在还在这里,你怕什么呢?要是青霜敢离开的话,清秋哥哥就替你把他打一顿,就算是打断腿也要留下来。现在高兴了,不哭了吧?”

    青雪笑:“嗯嗯!我就知道清秋哥哥是最好的,是最疼天刃的!”

    落清秋的眉眼温润:“傻丫头,清秋哥哥不疼你们,疼谁呢?现在我们还是快点去把那些家伙给解决掉吧,要是真的迟了的话,估计我又要造杀孽了。”

    青雪弯唇再度飞起:“我感觉到了,那些人在那边!嘻嘻,现在我在清秋哥哥身边,清秋哥哥可以肆无忌惮的用真言了,不用像之前一样用上四个真言就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了!”

    落清秋无奈的看着她:“哪里有你这么说自己哥哥?我不过是没有恢复而已,要是我真的恢复了,我还会怕用了四个真言就会力竭吗。好了好了,早些把那几个人给处理我们早点去上课。”

    青雪笑嘻嘻的点头:“知道了,我们快点去吧!”

    “曾有天尽,何为天尽?百断愁肠,毒入五髓。曾有天尽,何为天尽?云巅若海,飞花如梦。”

    轻柔的声音慢悠悠的响起。

    落清秋眯起眸子淡淡的看了那金色如太阳般的身影一样,悄无声息的让青雪回去,才慢慢的靠近他。

    铭浅唯抬起头看着他,一双璀璨的金色眸子深深的看着落清秋:“你来了,怎么样,我可是看见了这几个人鬼鬼祟祟的,再看到你们那边的动静,特意跑回来替你收拾残局呢。”

    落清秋微微眸子笑,只是笑意没有到眼底:“本来是想要好好的收拾一下舒展一下身体的,没想到你居然先动手了,真是的,难得的想要舒展一下身体呢。”

    铭浅唯也笑:“看起来我是打扰你舒展身体了,只是你现在真的可以大范围的动作吗?”

    两个人就这么一来一去的讽刺了一段时间就同时沉默了,他们根本没有想到他们还是变成了这个样子。

    终于,铭浅唯还是有些疲惫的揉揉太阳穴:“说说吧,你到底是想要干什么?别告诉我你之前废了那么长的时间恢复修为就是为了去找楚澈儿,你连她在哪里都不知道,怎么可能还知道些别的东西?所以你最好还是说真话吧。”

    落清秋满不在乎的一笑:“还真的被你说对了,我之前耗费那么多的修为就是为了找澈儿。”

    铭浅唯的脸色顿时变了:“落清秋,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之前你说这件事情我们都因为你的修为还没有恢复没有放在心上,但是你真的以为你现在的样子就能去找她了吗?”

    落清秋根本不在意的看着他:“就算不能找到她又怎么样?我还是愿意去,就算我死在那里也是我的事情,跟你没有关系。”<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ba/tg.js"></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