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三章 何言
    如果可以的话,娘亲,我真的不想要知道那个封印到底封印了什么样的过去呢,我真的不该借着命劫的力量强行冲进你的封印里,看到那些不该看见的过去。

    但是无论如何我还是犯错了,既然我犯错了,我就一定会弥补回来,哪怕是拿我的余生去补偿。

    可是娘亲,我是不是太自私了?明明我的命本来就是你给的,现在我却又这样的想法……

    男子抱着凤澈羽,剔透的泪珠掉落:“娘亲,宝宝不会离开你的。”

    凤澈羽浅笑嫣然:“宝宝为什么突然说这样的话?宝宝当然不会离开娘亲啦,你还这么小呢,离开娘亲,娘亲也是会担心的。”

    男子笑,小心翼翼的把凤澈羽抱在自己的膝上,她坐在男子的膝上很是娇小,完全不像是男子的娘亲。

    凤澈羽抬头看看自己的宝宝,又看了看周围的识海,突然抱住他的脖颈:“宝宝呀,娘亲突然好舍不得你呀,要是你真的生下来的话,大概就不会这么缠着娘亲了吧。长大了估计都是缠着那些小姑娘去了,娘亲老了你就不喜欢在娘亲身边了。”

    男子小心的抱着凤澈羽,故意板起脸:“说什么傻话呢?就算娘亲真的老了,宝宝也会一直在娘亲身边!宝宝才不会离开娘亲!”

    凤澈羽眉眼弯弯:“傻孩子,你长大了,娘亲自然就老了呀,到时候你一定要领一个小姑娘回来给娘亲看看哦,娘亲还想要抱孙子呢!”

    男子微微沉默,把话题岔开:“先不说那个了,还远着呢。娘亲你感觉你的身体没有别的地方出现问题吧?”

    凤澈羽摇头:“那倒是没有,倒是宝宝你没有出什么差错吧?还有两次命劫呢,要是有什么问题要随时告诉娘亲哦!”

    男子眉眼浅淡,与落清秋一样形状的浅紫眼眸微微眯起:“自然是没有什么事情的,不过娘亲要是有什么问题的话,一定要告诉宝宝,不然的话宝宝一定会生气的。”

    凤澈羽笑嘻嘻的揉乱了男子浅紫的长发:“知道了知道了!宝宝就是话多,都不知道遗传了……”

    话还没说完,浅浅的呼吸就传来了。男子无奈的抱着怀里娇小的姑娘,像是抱着自己的珍宝一般。

    他的眼眸一度闪烁不定:“娘亲,宝宝一定不会离开你的就算一切都成定局了,宝宝也一定会带着你去找外公的,就算到时候外公不认宝宝,只要看着你好了,宝宝也一定会离开的。”只是我离开之前,一定会把你关于我的记忆全部封印,我宁愿你是那个无忧无虑的小公主,也不愿意你还记着我,把一切分离的痛苦埋在心底。

    相信外公会好好待你的,毕竟你是他的女儿,他爱了一辈子的女儿。娘亲,一定要好好的在外公身边,或许只有外公才能好好的保护你,我和爹爹终究是根基未稳。

    他的笑容浅淡,轻轻把凤澈羽放在了床榻上,头枕着他的大腿,安然沉睡。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落清秋无声的睁开眼,鬼魅一样的看着周围守着的烁槿。

    烁槿只是微微一愣,然后就开口:“还差一刻钟,午饭就送来了。”

    他们用餐的时间都是固定的,所以很多时候可以用这些来衡量时间。

    落清秋无声无息的点头,直接就坐了起来,下床的动作一气呵成。

    赤着一双白的近乎透明的足站在窗台前面:“烁槿,我见到一个孩子了,他叫我爹。我想要知道我,是不是失去过什么,否则为什么我什么都记不起来,甚至连那个孩子为什么会出现都不知道。要不是真的感觉到了他身上和我相似的气息,我可能真的会否决他是我的孩子。”

    烁槿一阵沉默,突然跪了下来,头贴着手掌趴伏。

    落清秋幽幽的声音懒洋洋响起来:“烁槿,你知道我想要的不是这些毫无意义的跪伏,我要的是真相。”

    烁槿摇头:“对不起大人,烁槿真的不能说出来。”

    落清秋转头看着他,笑的森寒,但是转眼就转回去收起一切表情:“你应该是知道我的性格,我想要知道的,就算是用尽了手段也会知道。”

    金色的光落满了窗台,也给他的肌肤度上一层漂亮到绚烂的金色,美得让人不自觉的沉眠。

    就算是知道那不应该,但是还是抵挡不了,来自神本质的诱惑。

    那种诱惑比魔来的更加深邃,更加难以自拔。

    “对不起,我或许不知道你的身份,但是你还是选择了给我生下孩子。或许终有一天我会知道你是谁,但是如果我错过了的话,我大概永远也不会原谅自己。”或许我不会爱上你,但是届时我会放弃一切吧。

    这算是我身为男人的一个责任吧。

    烁槿泪如雨下,他是知道的,知道那个人到底是谁……

    从最深远的深渊之中诞生的,神秘出现在这世间的那位羽皇,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般,根本寻找不到别的痕迹。

    但是她就是那最幽深的深渊开出来的那一朵摄魂夺魄的花,美的让人全部都坠下了悬崖,然后成为供养她的养分。

    只是这朵花实在是美的无人可以摘下,所以她高傲的从来都是站在巅峰的。只有落清秋才是她真正看在眼底的人,或许说她只看上了落清秋。

    但是对于落清秋说的话,烁槿还是感觉到一阵迷茫,他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落清秋会这么说,这些话里到底是什么意思?

    突然落清秋转身:“走吧,我睡的够久了,相比有一些人应该是很想要见我了。对了,来救我的是不是铭浅唯?”

    烁槿点头:“是。”

    落清秋朝着外面走去,一双修眉微微蹙起:“以后尽量少跟他接触,我不在这里的时候最好不要跟他有任何来往,还有有重要的事情一定不能跟他说,就算是我不在也不能跟他们说。”

    烁槿点头:“是。”

    落清秋伸手打开门,阳光洒了满地,落在他身上让白皙到有些透明的脸庞泛起漂亮的色泽:“好久都没有这个样子了,要是真的可以回到以前该多好?但是我的以前没有你们呢。要是那个时候你们也在我身边该多好?”

    烁槿一愣,但是看着落清秋现在的样子什么也没说。

    他笑,对着院子里高大的云深开口:“小丫头,现在我不会占着你的烁槿哥哥了,你就好好得跟他去玩一段时间吧,我估计这段时间都有事情要做,不能经常回来了。”

    坐在树下正在无聊扯着花瓣的云深空月顿时眉开眼笑:“真的吗,大哥哥?我真的可以和烁槿哥哥在一起玩?”

    落清秋摸摸她的发,笑的浅淡绵软:“我说的自然是真的了,只是不要玩的太过火了,要是真的太过火的话,烁槿不生气我还是会生气的。”

    云深空月点头:“知道了,我一定会带着烁槿哥哥好好的玩的!我一定不会玩的过火的。但是大哥哥,玩得过火是什么意思呀?”

    落清秋一愣,手一顿,意味深长的开口:“自然是那些不应该做的事情了,只是你要记住,有些事情该做有些事情不该做,这些判断全凭你的本心。你也是会长大的,烁槿不可能一直都在你身边照顾着你。”

    云深空月去抓落清秋衣角的手一顿:“我会长大?我长大了烁槿哥哥就不会在我身边了吗?要是烁槿哥哥真的不会在我身边了,我宁愿不长大。”

    他的眸子里散落了阳光,像是浅浅的瀚海边洒落了阳光一般:“每个人都是会长大的,没有人能永远不长大,也没有人会永远照顾你。空月,你要记住,照顾你是情分,不照顾你是本分。没有一个人该为另一个人的错误买单。我手下的君上从来都是自己为自己负责。就算你不是我手下的君上也是一样。”

    他的声音很温柔,但是却带着一股莫名的寒意,像是浅浅的瀚海边往里走,就会发现瀚海其实是无边无际最为深邃的。深邃到根本没有任何能够逃离它的攻击。

    云深空月不自觉的想起了一双同样漂亮深邃的眼眸,只是那双眼眸是深邃的紫色,就像是黎明初绽之时那一闪而过的紫色,绚烂到让人惊叹,自此终身不忘。

    但是她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是哪里捡到过这双眼眸的,按理来说这双眼眸的主人只要见过一次就不会遗忘,但是保不齐会有其他的变故。但是能看见就是一段记忆,她也确定自己的记忆力很好,但是这短短的记忆,她根本就没有在自己的记忆里看见这双眼眸的主人。

    还没等她清醒过来,落清秋就走了。

    她的周围没有别的人,所以她喃喃念出了声:“好熟悉的眼睛,可是到底是在哪里看到过呢?”

    她轻轻咬住下唇,转身进了屋子,她觉得自己可能没有办法正视落清秋那双勾魂夺魄的眼眸了,实在是太熟悉了,像是心底压着什么东西一样,一直都有一股子要冲破的感觉。

    但是心底的直觉告诉她,要是真的冲破的话,或许真的就来不及了。

    所以她选择了不去冲破。

    落清秋选择直接去了一班,本来就相当于旷课了快一个月了,现在又是旷课,这不是诚心抽老师的脸吗?虽然他根本不在乎那些老师的脸面,但是说到底现在他还不愿意太过惹事,所以最好还是不要打脸。

    但是片刻之后落清秋又相信了一件事情,有时候你不想打别人的脸,别人也会把脸凑到你手上给你打。譬如现在这个样子。

    气势汹汹的三五个人堵在了一班的门前,看到落清秋的脸之后就翻动他们手上的那张画卷,嘀嘀咕咕说了一阵之后就朝着落清秋而来。

    落清秋无奈的叹口气:“还真的是不想惹事,没想到就算自己安分了也没用,一出名做点事情还是会被人找上门来,只是不知道到底是哪些不知死活的东西敢来我面前找事情。”

    但是无论是谁,只要是勇于找上门来的,落清秋从来都是没有怕过的。

    突然一个看起来一身圣洁的男人出现在后面,直接拨开了他们,指着落清秋:“这个人交给我来对付,你们还对付不了他。”

    那几个人看着身前的这个圣洁男人,似乎是知道了些什么,看着落清秋的眼神也是越发的诡异。但是他们还是听那个男人的话:“是。”

    圣洁男人看着老神在在一脸无所谓的落清秋:“我叫何言,我见过你。”

    落清秋撇撇嘴:“见过我的人多了去了,你算是什么东西?以为见过我就有什么了不起的吗?”

    圣洁男人何言根本没有想到落清秋居然会转变成这个样子,说实话他遇见的人基本上都是那种伪君子类型的,就算是恨不得吃了你的肉表面上也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但是落清秋什么都敢说,什么都敢做,根本不在乎自己到底是得罪了什么样的人。

    但是何言也算是喜欢落清秋这样子的人,所以他的脸色越发的和煦了:“入学考试的时候,第二关是我和你带着人对战的。”

    落清秋淡然的扫了他一眼:“哦,那件事情的话我倒是要感谢你一下,我很久都没有带着人这么痛快的来一场了,虽然双方的修为都有点低,但是还算是过了一把瘾。只是你以后应该是没有跟我打一场的机会了。”

    何言一愣:“为什么?”

    落清秋微微眯眼,漂亮到绚烂的浅蓝色光芒流转:“因为你不够资格呀。不过如果你有朝一日成为君上的话,大概我们还是有见面的可能,但是如果你止步于真言级数的话,你连抬头见我的资格都没有。当然要是你是作为她手下的人出现在她身边的话,我或许还会看你吧。”

    落清秋说的轻描淡写,但是何言却深深的蹙眉:“我何家世代侍奉羽族之皇,虽然从未见过羽族之皇,但是我们还是知道一些事情的。”<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ba/tg.js"></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