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四十二章 我们的时代早已消失(贰)
    云雪染的唇角哆嗦:“清秋,你知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

    落清秋满不在乎的看着云雪染:“我当然知道,要不是看在你是我的老师,现在你根本走不出这个门。你应该知道,你眼中的大逆不道对我们来说根本什么都算不上,我们本来就是那个道!”

    两个人还是大眼瞪小眼继续不开口了,主要是落清秋根本不想继续和这个顽固迂腐而且总是坏他事的老头子说话了,但是他现在根本没有违反院规的心情,所以他没有离开教室。

    而云雪染临时顶替了夏燕儿,所以按照院规,他也没有直接甩袖子走人。

    突然落清秋收敛了全部的情绪,没有继续跟云雪染对视,整个人似乎都是昏昏欲睡的模样。

    云雪染正在犹豫的时候,一个长相清秀到漂亮的男子敲开了门走进来:“抱歉,我是来找落清秋的。时间已经到了,你该回去了。”他的前一句话是对现在的老师的云雪染说的,后一句话却是对状态有些不对的落清秋说的。

    落清秋慢悠悠的应了一声,起身直接朝着男子走去。

    云雪染随意一眼看向男子,却发现男子的眼神锋锐的像是刀剑一般,而且是直刺识海的那种锋锐!

    云雪染一愣,男子清浅一笑,收起眼底那种无意间释放出来的锋锐:“抱歉,清秋的身体最近出了点问题,现在我需要带他回去了,有什么事情的话,明天他就会回来处理的,在此之前就算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也千万不要来打扰他。”

    男子近乎是诡异的说完那些话,直接小心翼翼的扶起落清秋就走了,看方向去的是那片禁地。

    云雪染愣神的时间不长,略微一沉吟之后,他开始继续讲课。

    而凰翎幻本来就是死死的压住自己眼底那股疯狂的想要冲到落清秋身边的**,此时云雪染说了什么,他自然是听不见的。

    事实上他也没有想要继续听下去的念头了。但是装一下的必要还是有的。

    而那个来接落清秋的自然是青霜,他的脸色很不好,因为落清秋现在的状态很不好。

    “咳咳!”

    落清秋低声的开始咳嗽,只是雪白的掌心却是一团殷红的血块,黏黏腻腻的感觉让人很不想接触,但是不接触又没有办法。

    落清秋根本不在乎手上的血块,迅速擦干净之后就伸手揉揉太阳穴:“我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我感觉我本身的星力根本没有多少了。”

    青霜微微沉默了一下,才无奈的承认了:“对,你强行吸收了识海里封印的星力,本来就有些虚浮,所以你才会有嗜睡的情况出现;现在咳血,估计也是因为你体内的星力不知道因为什么开始迅速消失的原因。”

    落清秋笑的森寒:“是吗,我的星力一直都在迅速消失?可是为什么我没有感觉?”

    青霜微微沉吟,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一样才开口:“一般来说,你这种情况只有和你血脉相连的人才有这种能力消无声息引走你的星力。但是这种情况只可能出现在你的孩子身上,甚至连你爹娘都因为缺少你身体里的那一半的血脉而无法做到。你的孩子身体里你的血虽然只有一半,但是却是完整的,所以才有这种能力。”

    落清秋顿时想起自己识海里曾经出现的那个孩子,他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他有些忧伤的语气,似乎,这就是自己现在异样的原因吧……

    可是如果那个孩子真的能动用自己的血脉使用他的力量的话,他或许不会有任何反对的意见吧。毕竟是他的孩子……

    所以他根本没有任何沉默,直接开口:“如果真的是你说的这种情况的话,那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我不希望有任何不一样的风言风语传出来。”

    青霜笑:“看你的口气,似乎是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了,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也就不管了,但是你一定要注意着自己的身体。而且你必须抓紧修炼了,否则一旦再遇上这种情况,你一定会被吸成一对枯骨不说,还会连累那个用了你星力的人没有星力可以借,然后大难临头。”

    落清秋微微点头:“我知道了,我会注意这些的。”

    青霜见落清秋听进去了,也就没有说什么了,一鼓作气直接把落清秋给带回了他的院子。而铭浅唯正一脸阴沉的站在那里,一副正在等候他们的样子。

    铭浅唯一见着落清秋,直接咬着要就开始发作了:“你这个混蛋,要死也不要死在这里呀!你死在这里不是给我们找麻烦吗?!以后要死滚远点去死,就算你愿意脏了你的地方,我还不愿意看着这么多的云深沾上你的血!”

    铭浅唯的话一点余地也没有,但是落清秋也没有气恼,他只是虚弱的笑了笑,然后华丽丽的晕过去了……

    铭浅唯一下子愣了,但是转眼就清醒过来,一双璀璨的金色眸子爆发出冰冷的寒光:“还不快点把他抱过来?!是想要他死在这里吗?烁槿你过来,还有那个云深小姑娘,你也过来,你的血对他有也一点作用。”

    铭浅唯本来就是除了落清秋之外的实力最强者,再加上他曾经因为铭皇的身份而得来的威压,无形之间其实是有一股子威信在里面的,所以他的话无疑是现在最好的定海神针。

    烁槿,云深空月,青霜三个人都是迅速的动起来了,他们根本不可能不把落清秋现在的状态不放在眼里,或者说现在最重要的其实就是落清秋的命了,若不是他们根本不知道落清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的话,他们现在根本不会这么着急。

    就连之前和落清秋聊了一会儿知道一些信息的青霜也是朦朦胧胧一片迷茫,他或许是抓住了一些东西,又或许没有抓住,但是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让落清秋恢复原样,否则不单单落清秋无法修炼体内没有星力支撑。

    青霜身为神灵之刃,其实早就依附在了落清秋身边,虽然身为神兵可以离开一段时间,但是那段时间绝对不长;烁槿更不要说,根本就是落天的剑灵,而落天现在根本就在落清秋的识海里;云深空月这个云深王族小姑娘,更是依托于烁槿存在的。

    可以毫不避讳的说,落清秋出事了,不仅仅是他们三个要死,多的是人要一起陪葬!

    这不是危言耸听,这是个事实。

    青霜和铭浅唯最先带着落清秋进去,烁槿又先云深空月一步走进去,所以根本没有人注意到云深空月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她的本体那里,眼底闪过一丝迷茫的光才进去。

    事实上她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转过头去,那里除了她的本体之外,似乎根本没有什么东西存在,但是云深空月心底就是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所以整个人就开始纠结了。可是再纠结也必须进去,否则的话无论落清秋出了什么事情她都是担待不起的。

    烁槿这些天对她好,完全是因为落清秋说要对她好一些,否则的话指不定烁槿早就忘记她了。

    所以哪怕是心底有些异样,她还是要救落清秋,不仅仅是为了落清秋,还是为了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的视线里再也容不下其他人了。她还看得见世间的一草一木,一花一叶,但是她能看见的人却只有烁槿一个人了。

    就算是种族不同,那又如何?只要她喜欢上了,那一切都不是问题!

    她笑的浅淡,旋即跟上烁槿的步伐。她能这么主动不迟疑,其实也是跟心底的那股温暖的感觉有关系,那股感觉要她救落清秋,所以她同意了进去。

    殊不知,这股温暖的感觉就是凤澈羽跟她之间的联系,甚至于必要的时候,凤澈羽还要用这联系把她从云深空月的身体里带回来,毕竟已经封印了一切,只有一个念头进入一个陌生的身体,这不是一般的人能做出来的。

    但是偏生她就在凤澈羽的支持之下做出来了,靠的也是这联系。

    但是她不知道,要是这一次她用自己的血救了落清秋的话,他们之间是会有宿命的联系,虽然不至于那么玄乎,但是也足够让他们这个层次的人好好考虑了。

    凤澈羽是知道这一点的,但是她还是选择了让白曌成为了云深空月去救落清秋,就算就此绑上宿命的联系也是在所不惜的。

    凤澈羽此时也只是勉强给了云深空月一个消息,转眼自己又切断了她们之间的联系,实在是因为她已经到了命劫的那一刻。

    黯星大陆有传说,但凡逆天者降世必然是带着无尽的命劫和血,命劫是毁掉一个逆天者的最大武器,除此之外一旦逆天者降世,将再也没有气运可以组织逆天者的逆天而行!

    但是命劫怎么可能是那么好过得?逆天者一个三次命劫,分别在成型的怀胎一月和五月还有临盆的九月出现。一旦一个抗不下去,不但还在肚子里的逆天者活不下去了,还会连累怀孕的女子也一起死亡。

    本来这种命劫对于身为羽皇的凤澈羽根本没有多少威胁,但是架不住命劫其实是直接出现在她肚子里的,要不是因为针对逆天者的魂魄分出一部分去了她的识海,估计能不能撑得下来还是一个问题。

    也是幸好她的全部星力都被调动起来护住了肚子里的小家伙,而识海里的精神力刚刚想要调动,结果还没来得及动手,那孩子的身上就爆发出一种格外熟悉的星力波动,她呆愣之下失去了最好的歼灭机会。

    虽然还是失去了那个机会,但是凤澈羽根本就没有后悔,她最关心的还是那个强行顶住命劫的记忆里有些熟悉的脸。

    良久之后她才抱住了男子:“对不起宝宝,娘亲来晚了。”

    男子毫不在意的笑笑:“娘亲不要自责了,要是你在这个样子的话,我可是会心疼的,到时候我不就更担心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ba/tg.js"></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