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一章 我们的时代早已消失(壹)
    云雪染的声音不大,但是有一股子倔强执着在里面:“跃星境说起来也算是所有人从最初最不入流的修者成为一个正式修者的开始,只有跃星境才能说是一个真正的修者。但是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最后的命运谁也说不准,也许你们当中就有人成为那人上之人,也有可能有人成为人下之人。这是一件很玄的事情,根本没有人能说得准。当然若是你们真的轻易相信了那天赋决定命运的说法,那我认为或许我教授不了你们。因为我从来都不相信天赋真的能够主宰命运。”

    凰翎幻微微沉默,他其实是知道一点当年的事情的,甚至有一段时间他还到过这里听过云雪染授课,只是没有现在这么激烈罢了。但是他还是很想说:你要是想要忽悠人,别当着我和大人的面呀,他们不知道你的底细,但是我们这些人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呀,说什么天赋不能主宰命运,我就没见过你们这些人的天赋真的有一个在冰星境以下的!

    凰翎幻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是落清秋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之后,他登时什么都不敢想了,只敢好好的听云雪染讲课。

    而云雪染讲的开心了,现在根本没有注意到落清秋和凰翎幻的小动作,所以他也根本就不知道凰翎幻这个他眼中未来染雪城的中流砥柱其实是落清秋手下的天幻君上。要是他知道的话,先不说那个把凰翎幻培养成中流砥柱的念头要打消,单单就是染雪城恐怕都要迎来一片大清洗。

    而到时候各族安插在染雪城里的探子奸细,不说全部,估计大部分都得给抓出来。

    可是落清秋是笃定了云雪染就算是抓住了那些探子奸细也是不会动手的,不是因为他没有那个底气杀了那些人,而是他根本就不愿意杀了那些人。或者说他知道这些敢来的基本上都是各族的内部成员,再不济也是跟当时的族长有血缘关系的。

    而落清秋很清楚,当时决定安插探子奸细的时候,四族刚好都是他们这一辈当家。

    而血脉的联系,其实有很多用处的。但是落清秋知道,云雪染就算是抓住了那些探子奸细也不会做什么,顶多就是放血,用秘法可以回放出血里传下来的最强血脉,就算不是自己直系的祖宗也是可以的。毕竟来自血脉的传承其实是不管嫡系旁系的,只要有那种血脉,而且曾经存在过,血脉就会记忆下来那个人的一切。

    但是根本没有人可以通过这种方法知道那个人的平生,而且一旦那个血脉的最强者根本不是那个人的话,就算是拼了那条老命也是绝对不可能成功的。

    所以这种秘法根本就是鸡肋。

    但是落清秋却是知道的,这种秘法在他们中间,其实是很珍贵的。

    只因为他们想要再见的人,真的可能这一次不见以后都见不到了。

    落清秋回过神继续听着云雪染的话,他现在最重要的不是想这些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情,现在最最重要的还是知道这一切的一切到底发生了什么,或者说从他们离开属于他们的时代的那一刻开始,他们的一切都已经被颠覆了。

    凰翎幻深深的看了云雪染一眼,然后也开始专心致志的听起来,毕竟他现在也必须知道这千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虽然他们的武力真的很强大,但是要是遇上那种妖孽一样的靠智力取胜的人物,他们指不定被当枪使了被卖了还替人家数钱。

    虽然凰翎幻知道自己不可能真的这么笨,但是事无绝对,小心一点还是好的,这个可是当初他们纵横黯星大陆的一个准则呀!

    云雪染顿了一下,深深地看了全部人一眼:“而王星境就是刚刚那位老师的境界。说实话听她讲课的时候,我基本上是没有听懂的,但是至少有一点她还算是知道的,她听话了,这一点就是接下来你们要学习的事情,但是这门功夫也不是这么简单的。但是如果真的学好了,你们至少以后在外面历练的时候还是有很高的机会能活下来。”

    云雪染转眼看着落清秋:“虽然有些冒昧,但是我还是想要请落同学给我们解释一下到底什么才是王星境,王星境在所有的等级之中又是什么地位,这一点我们必须知道的清清楚楚,否则的话接下来其他的等级解释也不是那么好听懂得。”

    落清秋淡然的看着云雪染,也没有站起来,直接就坐在那里慢条斯理的说了起来:“其实王星境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有一点必须要注意,王星境不是那些还没有入流的等级可以解释的,事实上王星境是一个截然不同的境界,从那个时候开始你们就可以真的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是何等广阔。”

    落清秋只是说了这些就再也没有说其他的东西,事实上每一个人感觉到的都是不一样的,不然的话境界提升的问题哪里是那么困难的,若是真的这么简单几句话就可以解释的,那每一个君上能培养成才的弟子至少也是几千!

    但是怎么可能这么简单?

    落清秋的手下不是没有收弟子的君上,其实有很多都收了弟子的,但是没有一个人培养出来一个君上,哪怕是摘星境的弟子!至多就是摘星之下的飞星境最强罢了。

    云雪染也是知道王星境的感悟没有人是完全相同的,最多就是悟性高一点,然后可以走出一条相仿的路罢了,除此之外根本没有办法借助别人的经验来修炼。当然也是有另一种办法的,譬如自己打掉修为重修。

    但是那个时代本来就是人才辈出,稍微一不留神就有可能被对手挤下去,而且这一次挤下去,基本上就是永无翻身之地了。

    所以根本没有傻子去主动打散修为。

    就算如四皇一般打散了修为,也是因为他们那个时候根本只有念星境的修为

    ,所以修为全部打散了也是毫不心疼的。

    “咳咳!”

    云雪染咳嗽两声把所有人的心思都拉回来:“好了,我们继续讲下去,不过只是大致的知道剩下到底是什么等级就好了,至少短时间内我们是没有同学能达到的。”

    还没有等到下面的那些学生骚动,云雪染开口跟说什么一样:“尊星起,君星匿,帝星飞去如鸿雀,飞星如梦飞九天,真言一出法相随,天上君上九重天。”

    落清秋一听就神情有些恍惚,凰翎幻也是不知不觉就露出了思念的神色,他们真的是太久没有听到关于上古时代的那些事情了,今天陡然听到这段小诗,这真的是太久了。

    但是再怀念凰翎幻还是注意到了云雪染没有说出最后两句话,不由得多看了他两眼,但是云雪染一点反应都没有,似乎真的是忘记了后面的那两句话。

    落清秋却是知道原因的,现在连一个君上都出现不了,根本不要说君上之上的碎星境,甚至于连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有没有的黯星境,就更不要说了。

    他笑,只是目光寒冷如冰,但是就算是他现在这个样子,还是完美精致的像是一个漂亮的人偶。

    云雪染转头深深的看着落清秋:“抱歉,最后两句我不能说出来,这在现在根本就是一个诅咒。”

    落清秋撇撇嘴:“的确是一个诅咒,但是那也是你们没用才会让这个诅咒出现,别以为我真的不是知道一切一样,要是我真的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的话,你们一个个的就等着死无葬身之地吧。”

    云雪染的眼底闪过一丝诡异的光芒,似乎根本不相信落清秋能找到事情的真相一般。

    落清秋当然不会错过云雪染眼底的这一抹光芒,事实上他很注意云雪染的一举一动,因为云雪染是他现在唯一能接触到的来自上古核心层的人,只有他才有可能在天道莫名其妙封杀所有真相的时候还活的安然无恙。

    或许是他留下的染雪城真的是太有名或者别的原因,反正云雪染是安然无恙的活下来了,而且看起来还生活得很好,似乎还跟天道有所联系。

    但是落清秋知道,终有一天一切的真相会主动展现在他眼前。

    虽然不能对自己的老师动手,但是落清秋还是为了膈应他一下,唇角微弯:“云淡风轻碎星出,归止黯星若永存。”

    云雪染的脸色顿时变了,凰翎幻知道自家大人的那个恶劣性子,所以瞅准了旁边那些人的表情,连忙有样学样的做了一个惊诧的表情。

    云雪染微微沉了脸:“清秋,你知道你说了什么吗?”

    落清秋摊开手很是无赖的耸耸肩:“你说的诅咒呀,但是我不认为那两句是诅咒,如果这两句是诅咒的话,当初为什么整个大陆没有死完?每一个人都是朗朗上口呢!”

    落清秋说着他的眉眼染上一层狠辣,但是说完之后他还是笑的轻快,像是根本没有为了自己随口就把那个所谓的诅咒给说出来而又愧疚一样。

    或者说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要的就是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天上君上九重天之后,还有云淡风轻碎星出,归止黯星若永存!他们的时代不应该被遗忘,他们的时代才是黯星大陆最为耀眼的时代!

    云雪染兴许是知道了他的一丝想法。脸色有些不一样:“清秋,现在已经不是我们的时代了,你也不是原来的样子了,我们回不去了,我们不是原来的我们了。一切终究是不一样了。”

    云雪染的话一说出来,不仅全班的人全部都愣住了,连落清秋和凰翎幻都愣在那里,似乎根本就没想到云雪染居然会说出这些话来。

    云雪染似乎也是想起了自己说多了,一下子也停住了,全班完全沉默下来,根本没有人开口打破僵局,每一个小心翼翼的动作都是悄无声息的,就怕什么时候打破现在的僵局。

    落清秋眨眨眼,笑的森寒,直接打破了僵局:“对,我们终究是回不到我们的时代了,我们的一切都改变了。但是云雪染,你相不相信,我可以用一班的班底,把这个时代变成我们的时代?相信其他人应该也是愿意的。有他们帮忙的话,我相信这应该不是太难的事情,毕竟在那个人出现之前,我们根本就停不下斗争。而且我们也知道,要是不会到我们的时代,我们之间根本不会有那个人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