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九章 课程(壹)
    他微微斜飞的眉眼闪过一丝诡异的光芒:“不过就算他们再怎么反对,这个位置该是我的就还是我的,没有任何可以轻易地拿走,也没有人可以轻易的反对,既然敢反对就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来,反对我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落清秋转身就出了小院,毕竟他还是需要好好的把那些反对他的人揪出来,然后好好的“报答”一下,他们反对的功劳。

    他必须要让那些人知道,他落清秋不是这么好惹的,既然敢做这种事情,就要做好被他报复的准备,他还没有大度到这个程度。

    能这么对他的人只有其他三皇,至于三皇之下的那些人,麻烦还是去死一死比较好,他的眼里揉不得沙子。

    所以当落清秋推开一班的门之前,他清清楚楚的就听见了一班的人对他的每日一骂。他听得很仔细,然后记住了那些骂的特别大声的声音,他可是瑕疵必报的,不然的话怎么可能成就那血色魔王的威名?

    他笑:似乎是差不多了,该收拾人了。

    他慢悠悠的推开门,漂亮精致到靡丽的眸子一扫,全班都安静了。

    落清秋扫了那个老师一眼,直接走到讲台上:“我刚刚似乎是听见了某些人说把我赶出去?虽然不知道是不是你们的真心话,但是我还是愿意下意识的把这些话认为是你们的真心话,毕竟没有人逼着你们说。对了,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就是你们说要赶出去的那个,落清秋。”

    班上所有人的表情顿时一变,根本没有人想到落清秋居然是这么一个样子,本来他们以为敢直接占了一班一个位置,而且还二十多天不来的人应该是一个嚣张跋扈的富家子弟。

    但是他们万万没想到落清秋居然长得这么好看,而且一眼看过去绝对不会觉得他嚣张跋扈,相反一股深入骨髓的战栗从尾椎升起来,一个个迅速低头不敢对上落清秋那双漂亮到非人的浅蓝色眸子。

    但是他们不敢看落清秋,不代表落清秋不敢看他们,事实上已经很久都没有让落清秋不敢抬头看的人了。

    他还是那副慢条斯理的模样,只是一动一止之间,已经到了一个看上去很雄壮的男生面前:“虽然刚刚在外面不是听得太清楚,但是很抱歉我还是记住了你的声音,我也知道你是想要我早点滚蛋,再让你们的人进来,所以我成全你们一半的想法。”

    那个男生一下子就激动了,甚至都忘记面前站的人是落清秋。不过也能怪他,毕竟他也不知道,其实落清秋是个很可怕的人:“真的?我就知道你这个小白脸不敢跟我们抢!我们这人多的是,看在你这么上道的份上,我们还是愿意在其他班稍微保护一下你!”

    落清秋弯唇轻笑:“人长得这么大,看起来这么凶,但是却笨的跟一头只长肉不长脑子的猪一样,如果你没有听清楚的话,我可以再重复一遍,但是这一边再没有听清楚的话,我可不是不会再重复第三次的。我刚刚说的是,我可以成全你们一半的想法。”

    这一次那个男生听清楚了,忍不住开口:“一半的想法?你还不是要滚蛋!”

    落清秋伸出一根手指,直接点在那个男生的眉心位置:“还真的是人笨了说什么都没有用,我说的一半,是指你们会有人进来,不过那个让位置的人是你罢了。现在听清楚了吗?没听清楚也没有关系,反正你现在也要死了,还是去阴间知道罢。”

    他的声音愈发的轻柔,只是不看他的动作的话,似乎会觉得他真的像他的声音一般的好听。

    但是注意到他的手上的动作的话,所有人都是呆愣在那里。

    因为一根白生生的手指恰好抵在了男生的眉心位置,而眉心之后,就是识海!

    落清秋瑕疵必报,所以,他选择毁了这个男生的识海。自此之后,虽然这个男生还是可以活下去,但是绝对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一个痴了的人而已。

    也恰好证明了落清秋的话,他的确是实现了男生一半的想法,只是是用男生的前途作为代价的。

    而若不是一位真言级数而且擅长这方面的人来看的话,估计得到的都只是一个大概的结论,绝对不会想到男生的识海,在落清秋一指之下就彻底的破碎殆尽。

    接下来落清秋转身看着其他人,笑:“现在还有人有反对的意见吗?或者也想要我离开一班,然后安插你们的人进来?我其实不介意帮你们实现一半的想法。”

    落清秋的话根本就如同噩梦一样响起,他们大都是看了一眼那个看起来痴痴呆呆的男生,然后摇头低头沉默不语,根本没有任何反对的人敢站出来,因为他们的榜样已经在那里傻呵呵的开始笑了。

    落清秋这才略微满意的看向了一直被忽略的老师:“老师,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夏燕儿咽了咽口水,也根本不敢去看那个男生,但是她又不能不管落清秋的问题,所以她几乎是哆嗦着低下头:“我,我叫夏燕儿。”

    落清秋微微点头:“是个好名字,现在我们可以上课了吗?”落清秋要的不过是个杀鸡儆猴的作用,但是这一笔账他还是记着的,要是以后出现什么问题的话,他是绝对不介意把这一笔帐算上的。

    按时现在看来应该是没有人愿意招惹他了,所以还是先暂时安稳一段时间吧,要是真的染血太多的话,再加上他隐匿的修为,或许会招来天雷也说不定。

    现在的他一点也不需要天雷来稳固修为,他现在需要的就是暂时的隐匿,然后等待可以安全无忧的使用这份修为的时候。

    作为特招生的凰翎幻自然是在这个班上,要不是落清秋再三叮嘱他不能来找他的话,只怕凰翎幻早就翘课陪在了落清秋身边去了。

    现在落清秋也出现在这里了,凰翎幻的心一下子稳定下来了,所以也就老神在在的盯着别处,死活就是不去看落清秋,毕竟现在大部分人都是这个样子的,他现在这个样子根本算不上又多异样。

    落清秋抿唇一笑,根本没有去管凰翎幻东张西望的样子,他现在最重要的是尽快的知道这千年的时间到底有什么改变,如果真的出现什么不一样的变化的话,早点知道还可以早点预防,免得到时候被那些家伙嘲笑的冒火。

    落清秋微微眯起眸子,忍不住温柔了眸光,尽管以前还是历历在目,但是到底还是在这里生活了这么久,他还是愿意想起以前的时光。

    尽管真的没有那么多的快乐时光,但是终究还是有的,至少那些落清秋愿意而且喜欢珍惜下去。

    千年前睡不着的日日夜夜,他每次都会想起那些日子。

    想起他们,想起她们,想起她。

    落清秋的神色微微一滞,复又眉目淡然冷漠,只是专心听上面的讲课。

    夏燕儿小心翼翼的看了落清秋一眼,见他没有什么异样,就开始有些哆嗦的讲课:“之前落同学有段时间缺课,我们也不重新讲之前的内容了,要是落同学想要知道的话,可以在私下找别的同学补课。我们接下来就讲一些全新的内容。”

    夏燕儿抿唇看着周围,继续开口:“大家能进入染雪学院也算是一些中级的修者了,大体的等级也算是很清楚的,但是我还是想要帮大家分辨一下,因为在座的各位其实并不是太清楚这些事情。”

    她笑,看得出来她是真心喜欢这个工作:“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们每一个人天生体内都是拥有观星境的星力,虽然很不可思议,但是这也算是一种好事。而有些天才其实天生就拥有梦星境的星力,我知道有人会不甘心,但是我们也没有办法改变。”

    落清秋听到梦星的时候有些挑眉,事实上他可以确定的是,出生的先天星力越强,这个人的天赋也就越强,而另一方面他能确定的是,所有能修炼到君上层次的人,其实先天星力绝对不只是梦星境,事实上应该是比梦星更高一个层次的冰星境。

    而四皇,全部都是在念星巅峰!

    至于夏燕儿说的什么梦星境,其实他们最高的顶点应该说是摘星境。

    这其实也可以说是他们一辈子的顶点了。这个顶点不是说他们就不能成为真言级数的存在,只是真的太艰难了,艰难到丝毫不亚于一条天堑。

    而先天星力冰星境的人,他们如果真的有机遇的话,他们还是能轻易度过摘星境,就算是进入真言级数也有他们的天赋撑着。

    只是真言级数想要成为君上,却又是一条天堑,比那些摘星境成为真言级数来的更加艰难。

    也不是没有办法一步登天,但是那种办法真的是太少了,而且就算是找到那个方法,有没有勇气尝试是一个方面,有没有副作用又是一个方面。所以一步登天基本上是不现实的。敢于尝试的人本来就很少,能成功的自然更加是凤毛麟角。

    但是落清秋相信,就算真的有那些一步登天成功的人,也是不敢出现在他面前的。

    先不说那一步登天到底到了什么修为,单单那修为的来源就是一个问题,再怎么强横的修为,只要根基不是稳的,那说什么都是比不上同阶甚至低一层次的人。这是才一步登天开始就已经注定好了的事情。

    但是落清秋现在根本不需要考虑这种问题,尽管他现在也可以算的上是一步登天。

    但是他的根基却是稳定的,当初本来就是他把自己的修为封入自己的识海,现在自己亲自解开,而且还花费了二十天时间去稳固本来就很稳固的修为,所以那些副作用什么的根本就是一个不存在的,就算有,那也是当初压缩的不够精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