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七章 云深空月
    落清秋看的很清楚,因为他本身也是这样的,但是他想要封印却找不到人封印,就算可以找到,他也根本无法确保那个封印的人会对他的识海做什么,因为那个可以封印的人只有可能是四皇。

    四皇各有心思,怎么可能彼此之间真心实意?

    所以他只能靠着无尽的征战杀伐来强行压抑自己心底的感情,但是夜深人静的时候,还是不自觉的想起那个漂亮缥缈的姑娘。

    烁槿亦是知道的,所以他能想象得出,落清秋在劝他的时候到底在想的什么,神情那么的脆弱,根本不像平时的样子。

    烁槿沉默的看了上面继续睡去的落清秋一眼,又看看一直缠在身边的一身红裙的女孩儿一眼:“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儿有些疑惑,似乎又有些苦恼:“我不知道我的名字是什么,记忆里一片空白,我第一个见到的就是你。”

    他伸手有些僵硬的摸摸她的长发:“你是云深王族,取姓自然也是云深,名就叫,空月吧。云深空月。”

    女孩儿的心一动,然后抱住烁槿的脖颈笑:“我有名字了,谢谢你!”

    落清秋还没有彻底的沉睡过去,自然是听到了烁槿的话,他的唇角微微扬起:“臭小子,叫你换个人喜欢不是让你把人家姑娘变成她的影子呀,要是姑娘知道的话,我倒是要看看人家姑娘还会不会要你。”

    不过落清秋淡然的扫了他们一眼之后,又阖上双眸,他可不是月老,根本不会插手手下人的姻缘问题。四皇没有一个会插手,姻缘自有天定,他们插手要是以后落了个分手的话,他们岂不是见面尴尬了?

    所以还是让他们自己去选择比较好,就算是选中敌对又怎么样?要是真的背叛自己的话,直接驱逐出去不就好了吗?

    但是无可否认的是,落清秋很相信烁槿,就像羽皇很相信白曌一样,他们之间根本不相信自己的人会背叛。就算其他君上背叛完了,最后在身边的一定是他们。

    他们是他们神兵的灵,从诞生开始就一直在他们身边杀伐征战,他们是他们最重要的存在,没有任何人可以代替。

    落清秋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所以尝试了一下想抬手揉揉眉心之后,他直接放弃了,因为根本抬不起来。

    他的眼睫毛微微动了动,然后彻底陷入识海之中,他看见了自己的记忆,以前的记忆。

    然后他看见了一个身形和他差不多的男子慢慢的从识海的尽头朝着他而来,气机的牵引让他也不自觉的靠近那个男子。

    他本就是识海的主人,识海知道他的意愿自然会让那个男子尽快的靠近他。

    离得近了,他就看见了一头漂亮到熟悉的浅紫色,温暖柔软的颜色直接让他呆愣住了。

    但是真的让他呆住的其实是面前这个男子的面容,他的脸几乎跟他是一模一样,只是那一双浅浅的紫色双眸却昭示了他与落清秋根本上的不同。

    事实上现在身处识海的落清秋根本就是一双血红双眸,漂亮到近乎嚣张的地步;但是这个男子跟落清秋几乎一模一样的面容上却是一双漂亮柔和的浅紫色眼眸,整个人都充满了柔和的感觉,眼角眉梢也有些温柔的柔和,仔细看下来其实这个男子根本就是落清秋和另一个不同的人的结合。

    落清秋仔细看过去,忍不住愣在那里了,因为他太熟悉了,虽然这张脸看起来几乎和他是一模一样,事实上那些被柔和的地方却是分外像极了某个一直在记忆深处无法离开的人。

    或者说眼前的这个男子根本即使他和她的结合。

    落清秋忍不住抬起手想要触摸,男子清浅一笑,主动迎合上去让落清秋摸到他的脸,确定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男子突然开口,声音也是像极了记忆里的那个少女:“爹,我是来和你说再见的。”

    落清秋呆愣,有些转不过弯:“你,叫我什么?”

    男子还是浅笑:“爹,你是我的爹。我接下来说的话很重要,要是你现在不平静下来的话,以后这些话可能会惹下大麻烦,所以,爹,你必须平静下来,不仅仅是为了你,也是为了娘亲。”

    落清秋眸光一下子变得森然起来,他不是不相信面前这个男子的话,他是太相信了,就凭着他的这张脸,落清秋就足以相信他了。

    但是落清秋不能说出来,否则的话被面前这个男子一双通透的紫色眼眸给看透的滋味可不是那么好受的,毕竟从称呼上来说,落清秋是他的“爹”。

    男子似乎是看出来落清秋已经平静下来了,还是那副浅笑的样子:“爹,娘亲就要沉睡了,虽然我知道原因,但是我不能告诉你。但是我能告诉你的是,娘亲的沉睡绝对不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你一定要尽快把娘亲带回外公那里去,只有外公才能让娘亲醒来。我会有天玄冥冰让娘亲在等你的时间里安然无恙。

    我会继承娘亲的位置,所以在我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刻,爹,我们就是对手了。我也会好好的锻炼你,否则的话,外公可不会看在你是我爹的份上就让你把娘亲带回去的。当然要是爹你能在这里就把娘亲唤醒的话,那也是你的本身。到时候要是娘亲也愿意跟你走的话,估计外公就算是想要反对也没有办法了。”

    男子的话说的很长,但是总结下来其实也就是他的娘亲要沉睡了,想要把他娘亲唤醒就必须找到他外公,但是找到他外公之后就绝对不可能那么轻易地把他娘亲带回去了。

    落清秋微微眯起眸子,他还是注意到了其中一句话“我会继承娘亲的位置,所以在我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刻,爹,我们就是对手了。”

    很显然面前的这个男子会成为她的对手,但是那又如何?落清秋很清楚如果没有对手这种存在的话,一个人一个势力想要颓败下去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情。而且他很希望见到面前的这个男子,就算是作为对手又如何?

    对手反而是最了解对手的存在,他只要作为自己的对手存在,无论是哪方面都会把他的情报呈上来,所以才会有最了解你的其实是你的对手这句话出现。

    落清秋微微点头:“我等着这一天,但是我相信我也一定会把你娘亲唤醒的。”

    男子浅紫色的眸子闪过一丝光芒:“希望真的是这样吧,但是我们大概是要说再见了,要是我离开太久的话,娘亲是会担心的,所以再见吧,爹。”

    男子对着落清秋伸出手似乎是想要拥抱,落清秋沉默用力的抱了他一下。

    两人一分开,男子就像是泡影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一切都是落清秋一个人在自言自语一样。但是落清秋本身的精神力何其强大,他感觉得到,若不是那个男子的身体里真的有属于他的血脉,他根本进不来他的识海。

    他笑:“我的孩子吗?我倒是很想要见见你呢,就是不知道你的娘亲到底是谁了,反正应该不可能是她吧,毕竟她现在已经有孕了。”

    一抹自嘲从眸底闪过,他真的不想回忆起之前自己知道这个消息时候的心情了,要不是真的没有她的消息的话,他真的会忍不住猜测她的孩子是他的。

    但是怎么可能会是他的孩子?

    落清秋微微阖上眸子,安静的盘膝开始修炼起来,他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尽快的稳定他的修为,他刚刚把识海里的修为给提取出来,阔别了千年的修为,再加上识海的滋养,怎么可能那么快就圆润自如?所以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磨合的。

    就是这么一修炼,居然又是十天时间。

    他再度睁开眼眸的时候不是在识海,而是在外面,而他身上已经改了一床很软的毯子,不用看也知道是烁槿盖的,因为除了他就只有她知道他喜欢这种柔软的感觉。

    他起身把毯子叠好,对着下面来串门的铭浅唯开口:“你为什么又来了?我还以为你要闷在自己的屋子里很长时间呢,现在舍得出来是不是来我这里看云深的?”

    铭浅唯有些郁闷的抬起头看着他:“早知道你当初帮助云深一族能弄到这么多的种子,我也派几个君上来助阵了,就算是看在面子上,他们也会送几个的呀,现在仅剩的云深估计都在你这里了,也就是说凋败之花也基本上都在你手里了,真的是不想羡慕都不行呀。”

    落清秋的眉眼慵懒浅淡:“你们自己当初嫌云深一族被水深之毒给包围了不敢过来,现在说这话,也不嫌自己脸皮厚呀?不过你真当云深种子是什么了?那是人家的孩子,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交到你手里?再说了当初的我们就算是把云深种子送给你们,你们会要吗?还不是随意的就扔在了宝库里面,指不定还要忘呢。你可别忘了云深只有千年的寿元而已。”

    铭浅唯一愣,然后笑:“的确,当初的我们何等得意,就算是得到了云深种子也是会不屑一顾的,没想到千年的时间真的会改变很多东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