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三十六章 一切都是你
    落清秋清醒过来已经是十天之后了,他一眼就看见了参天的云深,虽然有些惊讶于烁槿和这些云深的缘分太深了之外,但是他还是很高兴能帮助云深绵延下去,毕竟水深这种毒还没有消失得彻彻底底,所以在此之前还是好好的养这些云深吧。

    另外落清秋是知道一些云深的秘密的,譬如它们的绵延其实是很简单的,只要那个跟它们契合的人出现在它们身边,它们就能诞生出种子来,而它们诞生出来的种子的契合者其实跟它们上一代契合的那个人可以是一个人,因为上一代能契合,下一代自然也是继承了它们的意志。

    但是云深一族是可以成长千年的,它们单单就是成熟就要三四百年的时间,如果它们找到的是个普通人的话,普通人怎么可能活的下三四百年的时间?

    所以云深一族其实最青睐的是修者,只要修者的资质不算是太差的话,又跟云深一族某个云深契合,其实云深一族是愿意培养这个修者的,就算只能绵延一代,至少也是一份希望不是?

    或许云深一族也是幸好这个人是落清秋的烁槿,若是换一个君上来的话,落清秋根本不会准许他用落天分出一丝根本不起眼的力量来温养着这些种子,还帮助它们渡过了千年的大劫。

    要是换一个君上,估计在落清秋手上拿到种子的下一刻就会找落清秋问清楚关于云深的一切,自然也是会知道云深的成长到底需要些什么东西,自然下一刻这些云深种子就会被丢弃。

    因为他们根本犯不着为了这些云深拖累自己,就算云深死前开的凋败之花可以解了水深之毒,但是水深之毒何其罕见?连下毒的人都说不定会很心痛,更不要说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君上了,一个君上根本不可能左右的了他上面那位皇的心思,估计还有可能引起上面那位的斗志。

    所以不得不说云深一族的眼光很好,烁槿就来了这么一次,就已经被盯上了。

    但是落清秋还是挺支持烁槿种下这些种子的,毕竟凋败之花可以说还算得上一个好东西,能有这东西保护着烁槿,落清秋还是勉强可以答应付出一点东西的,毕竟烁槿才是落天的剑灵。

    只是现在落清秋的目光却带着一点点的惊恐,因为他很清楚的看到,烁槿在下面没错,但是他身边还有一个一身赤红长裙的女孩儿,女孩儿一身看似简单的红衣,但是裙边却绣着华丽繁复的花纹,像极了落清秋识海里的落天剑鞘上的花纹。而女孩儿因为背对着他,他根本看不见她的脸,只是从背影上就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小女孩,还没有长大的那种。

    而那个女孩儿现在正在烁槿身边绕圈圈,一副根本不愿意离开的样子。

    而烁槿的表情则有些呆愣,一副死活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的表情。事实上烁槿就算过了十天还是没有相信这是一个事实,他一直以为这只是一个走不出去的噩梦罢了。

    落清秋慢慢的收敛了情绪,张开嘴想了想,沙哑低沉的声音慢慢的响起:“烁槿,你上来我有事情要问你。”

    烁槿抬起头看着落清秋,想出这么多年,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落清秋为什么把他叫上去,无非就是为了问问为什么十天前种下的云深长得这么高大,再不然就是问问为什么这个一身红衣的女孩儿会出现在他们的家里。

    但是当烁槿一脸抑郁的上去之后,落清秋却问非所问:“我到底睡了几天?”

    烁槿虽然有些呆愣,但是还是把这件事情给记得清清楚楚的:“大人您已经睡了十天了,要是您再不醒的话,我还是会把你带到屋子里的,毕竟外面风吹雨打的,时间长了您也扛不住。”

    落清秋微微点头,又看向了下面死死盯着这里似乎是怕烁槿跑了的红裙女孩儿:“你是不是应该给我解释一下这个姑娘是谁?虽然我不介意你带着姑娘回来,但是你还是要顾及一下我是一个孤家寡人的事实吧。”

    落清秋的话直接让烁槿一阵脸红:“大人,烁槿,烁槿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姑娘会出现在这里,七天前烁槿一觉起来就看见她蹲在烁槿面前,当时烁槿还吓了一大跳!后面问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是她说她也不知道,烁槿也就没好意思继续问下去了。”

    落清秋突然神秘的笑了一下:“她说她不知道,他当然不知道她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了;至于你这个笨蛋,自然是你忘记问我了,要是你问了我的话,估计也就不会那样干脆的把云深给种下去了。”

    烁槿也不是一个笨的,现在听落清秋这么一说,自然是知道问题是出在了云深的身上:“那烁槿现在问大人还来得及吗?”

    落清秋微微点头又摇头:“说你笨你也聪明,说你聪明其实你也是个笨的,不仅是个笨得还是个痴情的。希望这一次能有什么变化吧,毕竟羽皇的手下的那位白曌君上根本不是我们这边的人能够接触到的。”

    他慢悠悠的瞟了一脸黯然的烁槿一眼,继续道:“云深的确是树,但是它们的王族其实是有几率化人的,只是那个概率几乎小到根本没有,举个简单的例子,云深王族繁衍到了现在,再怎么说都是有了几十个族人的,但是到目前为止除了那个姑娘之外,只有一个云深化身成人了。你应该想想这概率到底是多低。

    但是这个姑娘应该是因为落天的关系成功化身成人了,这一点你仔细的看她的裙子就知道了,上面就是落天剑鞘的花纹。”

    烁槿一愣,然后脸色有些森寒:“她的身上有落天剑鞘的花纹,是不是意味着她当年吸收了落天剑鞘的力量,然后导致大人您失败的?要是她真的跟剑鞘有关系的话,烁槿就亲自动手用那株云深王族的树干做一把剑鞘!”

    落清秋淡笑着摇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淡然的看着那个依旧一脸幽怨的女孩儿,他不想再去追究以前的事情了,但是现在必须说出来一点,否则的话身边的这个傻小子真的可能把下面的那个小姑娘给生生的做成剑鞘。

    “没事的,当初也不是她的过错,而且烁槿你没有感觉到吗?其实剑鞘还在,只是不在我们的手上而已。至于是谁拿走了剑鞘,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至于你说的拿云深王族的树干做一把剑鞘,以后不要让我听见了。”

    落清秋浅浅的眉眼之间泛起一股疲惫,有些脆弱的柔软在他眼底浮现。

    烁槿自然是知道落清秋这个样子是想要睡觉了,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打扰他的,所以轻手轻脚就退了出去了。

    而一见到他的女孩儿很是兴奋,毕竟她第一眼就看见了烁槿,而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真的不可能让她讨厌上烁槿,再加上她又不愿意去别的地方,所以她就一直跟在烁槿身边,刚刚也是怕烁槿就这么丢下她了。

    烁槿看着她,突然有些无言,落清秋自己都不知道,他说谎的时候手指会无意识的揪着自己的衣角,虽然很轻微而且一摸就放开,但是一直着他的烁槿怎么可能没有注意到?

    他知道当初必然是因为剑鞘的一部分力量被面前的女孩儿给吸收了才会出现意外的,至少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面前的女孩儿。

    但是落清秋不在乎当初的事情,他就算不能释怀还是要释怀,谁让落清秋才是他心底最重要的人呢?

    恍惚之间他好像看见了当初眉眼如画满身淡然的女子,曾几何时那个女子在他心底的地位与落清秋其实是一样的,但是从他们开始敌对的那一刻,他只能选择隐瞒这份感情。

    但是感情隐瞒的久了,慢慢的就变了,他越来越想念她了。

    甚至有一段时间他的心情其实是恍惚的,看到一个跟她眉眼相似一点的人就想要冲上去,要不是他一直都在落清秋身边基本上没有离开过,估计他早就出事了。

    对于他喜欢的人到底是谁,落清秋很清楚,虽然落清秋的态度不是很明显,但是他也没有表达反对,只是让他好自为之。

    刚刚落清秋的态度是那个样子,他自然是想清楚了一些,知道落清秋为什么会这个样子,这是让他放下曾经的一切接受现在的一切呀!

    但是怎么可能呢?

    当初的刻骨铭心怎么可能忘记呢?再说了曾经落清秋也说过,实在是忘记不掉,那就埋在心底吧。如果想要彻底忘记但是没有办法忘记的话,就来找他,他会替他封印一切的记忆。

    落清秋当时笑的脆弱:“忘记不掉的感情,若是不想保留的话,那就尽快的封印了吧,免得到时候真的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对她不好对自己也不好,缘分真的不能勉强,若是她真的放弃了,那就不要苦苦纠缠了,纠缠得多了,就不是爱了,是恨是怨。其实烁槿,看不穿的是你,看不透的是你,放不下的也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