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五章 她心若铁
    云深世所罕见,但是更罕见的却是能让云深开花结种的人。

    一株株云深一直都在等待那个能让它们结种的人,但是它们大部分都没有等到过,所以它们在大限到来的那一刻,它们会留下自己的花,表示它们也曾经在这个世界停留过,只是它们没有办法抗衡命运的力量,所以它们离开了。

    但是它们从来没有后悔过自己曾经存在过,等待过。若是后悔,它们根本不会留下它们的花朵。

    所以它们从来都没有后悔过。

    而烁槿手上的云深种子,都是当年落清秋前往云深族地的时候带回来的,他当时只是复杂的盯着那些种子说:“这都是它们的希望了,烁槿,你和它们有缘,但是你没办法到它们的族地去,所以我代替你把它们的希望带来了,这些种子你好好的保管吧,以后一定会有发芽的。”

    烁槿还记得,他当时直接愣在那里了,而落清秋见着他呆住了,直接把手上那一大把的种子塞到他手上,什么也没说直接就走了。

    他不知道该把种子种到哪里,但是他心底总是感觉种到落族族地不是一个好的选择。所以他选择把这些种子放到落天剑里,以无上的锋锐之力护养着它们的活性,也正是因为落天的力量,它们成功的熬过了千年的大劫。

    渡过大劫的云深,再也不会怕生命的极限,它们的寿元再度绵长。这是落天剑带给它们的希望,也是烁槿带给它们的希望。

    正如落清秋说的那样,烁槿和它们有缘,所以他绵延了云深一族的希望。云深一族的族长也是知道自己一族的绵延困难,所以他选择了拜托落皇。不是不愿意拜托羽皇,毕竟她手下那么多的种族最后继承人。

    但是毕竟当时占领它们族地的是落皇,它们要是投靠羽皇的话,得到消息的落皇估计分分钟就先让它们灭了族,根本不会给它们留下任何绵延的机会。

    它也是知道落清秋的脾气,知道他不会愿意为了它们一族的生机而耗费星力,所以它选择了那个看起来默默无闻的烁槿。

    烁槿当时一点也不起眼,但是云深族长就是选中了他作为希望的绵延者,这算是一族性命的dubo,很惊险也很刺激,若是一步踏错就是一个种族万劫不复。结果真的让他赌对了,烁槿就是作为落清秋的暗中守护者而存在,甚至连进入云深一族的时候都只是出来看了看而已。

    现在烁槿选择在落清秋旧时居处种下这些云深,他真的完成了云深族长拜托的事情。

    现在,不可思议的事情正在他们两个人的沉睡之中出现,一身白色长裙的白曌出现在小院外面,她看着越长越大的云深,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冰冷:“果然当初没有彻底把云深一族给铲除,看起来背叛的人还是没有清除干净,要干净清除干净,否则我根本不能放心大人。”

    一直跟随在她身边的一个影子微微动了一下,然后低沉的声音就传了出来:“是,君上。”影子动了动转身就消失在空气之中,很显然是回去通知这个消息了。

    白曌幽幽的看着那株高大的云深:“你应该要后悔在这里发芽,我不会希望有人敢阻拦我的路,虽然我不讨厌你们云深一族,但是为了大人的事情,你们一族必须全部消失才可以。”

    凤澈羽和泽宁的计划有一项就是涉及到云深一族的,要是云深一族真的还活着的话,恐怕真的会对他们的计划有很大的影响。

    世人就算是知道曾经有过云深一族的存在,但是他们根本不知道其实云深一族的凋败之花是有解毒作用的。

    所谓的凋败之花其实就是云深最后死亡之后留下的那朵花,而那朵花不止因为蕴含了云深的全部力量而可斩金断铁,更是可以解开一种罕见之毒,也只能解开这一种毒。

    所以基本上没有人会关注到云深的这个功效。

    但是四族却一直都在关注着云深一族的风吹草动,只因为那种罕见之毒唤作水深,对于普通人甚至是修为低下的修者而言,根本没有任何的毒,甚至还有一定程度的洗髓伐脉和提升修为。

    但是修为一旦到了君上那个层次,这水深就化为致命危险。修为越高的修者发作起来越快,甚至曾经有一段时间四皇根本没有动手,都是在自己的老巢一直盘踞着,根本没有派出任何君上办事。

    只因为那水深的重现!

    而作为解药的云深一族,其实在水深出现不久就被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量给包围了,但是也只是困着罢了,根本没有任何的动作。

    四皇后面也猜到了,这是因为那股包围的力量就是水深,而包围的地方却是云深的族地,世世代代若无意外,所有的云深都是在这里生根发芽的,同样的只要没有什么大事的话,云深最后的凋败之花一直都会保存在云深族地。

    那里存放了世世代代的凋败之花,水深怎么可能入侵的了?所以直到落皇前来攻打,那股力量还是包围着云深族地。

    若不是落清秋当时接到云深求救的时候也拿到了同时送来的凋败之花,估计他就算再对那个水深之毒不屑一顾,也不会选择前来攻打。

    虽然他不在乎那个水深之毒,但是他到底不是孤家寡人,手下一大帮的人怎么可能不心疼自己的下属?所以他可是趁机敲了不少东西呢。

    白曌微微蹙眉:“云深王族的气息?我说为什么千年了还能保持这么强大的活性,原来除了在落天剑里活着,你还是云深王族呀。不过就算你是王族也没用了,我不会让你留下来的,你只能成为计划的垫脚石。你应该要怨恨你的爹娘,都是他们让你活了下来,让你成为我们的垫脚石。”

    她轻盈的越过烁槿设下的结界,一进院子就看见了烁槿躺在那株最大的也就是她之前感觉到云深王族的气息。

    她的眼底不知不觉的燃烧起无边的火焰,深深的看着烁槿,然后绕到另一边把手掌放在了云深树干上。

    没过一会儿,她的手掌像是陷进去一样,整个人直接倒了进去。但是这发生的一切更像是融合一样。

    融合的过程看起来无比的恐怖。

    但是白曌是谁?是深渊蟒最后的继承者,深渊蟒血脉的最强者!

    深渊蟒执掌的力量其实跟身为神灵之刃的青霜一样,掌握记忆与识海。虽然两者掌握的地方一样,但是他们能够影响到的地方却是截然不同的。识海实在是太大了,尤其是四皇的识海,根本就是无边无际的。

    所以就算他们之间执掌的地方一样,但是他们能够有重合的地方其实是极少的。就算现在黯星大陆上的所有执掌识海的种族都出现在这里,能够彼此影响到的地方其实是极少的。若是执掌对象是四皇的识海,他们或许在执掌的下一刻已经被四皇发现,然后彻底抹杀了神智,根本什么都做不了。

    所有现在白曌做着这些事情有些陌生但是却还是身体本能的得心应手,她微微蹙眉,眼前一黑一亮,像是来到一个新的世界一样。

    但是白曌知道,这是这株云深王族的识海,还不算大,至少比白曌自己的小的太多了。

    白曌身为深渊蟒,识海的宽阔程度其实是跟四皇有的一比的,但是本身的星力根本比不上四皇,所以平时她只能在凤澈羽的帮助之下压抑自己强大的精神力,甚至不得不封印了一些。

    饶是如此,白曌面对这个窄小的识海还是微微蹙眉,然后指尖开始闪烁漂亮缥缈的丝线,丝线从她的指尖出现伊始就直接朝着整个识海开始覆盖,看起来就像是要直接吞了这个识海一样。

    白曌终于还是微微叹了一口气,把最后仅剩的那一点精神力给留了下来:“虽然有些妇人之仁,但是说到底你都是因为我们的计划才这样的,我还是给你留下一条活路,若是我们最后成功了,我可以拜托林恒帮你重塑身躯,虽然不可能是云深了,但是能化人,想必对你来说也是一种好事吧。”

    对于云深一族来说,化人真的是根本不敢想的事情,就算是最初创建云深一族的那位初代云深族长,也绝对不敢有这种想法。

    白曌慢慢的阖上双眸,之前从指尖释放出去的丝线开始包裹她,直到把她包裹成一个巨大的蚕茧。

    她现在需要时间来掌控这具新的身体,这个时间不算长,但是也是有的,否则她指不定什么时候就露馅了。

    就这样,一夜的沉默,看上去没有任何的改变,其实一张巨大的网正在慢慢的展开,等待着落清秋和他的人一起走进来,然后慢慢的收网将猎物一网打尽。

    虽然她心底还是有些愧疚,但是一想到凤澈羽还在等着她回去,她的心不自觉的就狠起来了,冰冷坚硬的就像是他们一族死后化为的天玄冥冰一般。

    她心若铁。

    瓜子 网  gzbpico m ,更 新更快t广 告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