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三十四章 云深
    他知道,她也知道,他们的时间不多了,一旦开始一切的计划,凤澈羽必然是要作为主力出现的,只有她还在,一切才有稳定下来的希望。

    只因为她的气息真的是无可比拟的强大,没有人可以轻易地模仿她,单单就是一个不经意间的眼神就不是任何一个可以模仿的君上可以模仿的,这终究还是身处上位者才有的气势。

    只是这个计划必须在几个月之内就进入不需要凤澈羽的地步,否则必须启动另一个计划了,那个计划就是为了提前这个计划而出现的。

    他们称那个计划叫:曦光。

    晨曦的光芒,预示他们的未来一片光明,但是若是失败的话,他们的曦光就会成为暮光,他们也将万劫不复。虽然还是有后备的计划,但是那绝对不是他们愿意看见和执行的。

    林恒一直看着凤澈羽笑,凤澈羽眨眨眼低头又送进嘴里一块糕点。

    岁月静好,陌上花开玉成双;此去经年,盛世岚烟君双归。

    他们这边是安好,但是落清秋那边却不是这样,甚至落清秋这边还有点水深火热的。

    因为他强行要把自己封印在识海中的每一分星力全部调动起来灌注回自己的身体,虽然很是艰难,但是到底识海还是同样的一个,相比于他手下的那些君上来的快多了,但是危险也多了。

    毕竟是碎星境的星力,怎么可能那么容易简单就被封印和放出来?这是必然要付出代价的,等价交换就是如此,没有人能够违背和阳奉阴违。

    落清秋无意识的蹙眉,精致到不分性别的脸庞泛起一些诡异的苍白,稍后却又有一些潮红,像是最为完美的那尊人偶一样,完美到无人可比。但是最完美的,却不代表真的是无害的,甚至像是蘑菇一样,越是艳丽的也是有毒。

    但是对于某些人而言,毒入骨髓却是一种莫大的欢愉,甚至于在那毒中就此睡去,真的是一种无上的感受。可是不是所有人都可以体会到这种感受的,更多的人虽然会沉迷于这种伪装的完好无缺的完美之下。

    但是对于某些人来说,毒就是毒,就算伪装的再好也是那样。只因为他们自己也是那样,所以他们能看穿同伴的伪装。

    落清秋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虽然他现在还是在痛苦地接受着解开封印,但是无可否认的是,落清秋其实是一个极端冷静的人,冷静到他能够想到后面几步甚至是十几步之后,他自然是会留下后手的,免得自己陷入封印之后出现别的变故。

    烁槿现在就在外面慢悠悠的种着花,他现在可是彻底的封了心,根本不愿意做别的事情,若不是这里实在是和当年差的太远了,估计他现在只是在那里睡觉吧。他从被白曌耍了手段骗了之后就一直都是这样了,根本没有任何的改变。

    估计下一次感情波动,大概是再次见到白曌的时候吧,只是不知道下一次见面的时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情况,是兵戎相见还是作为阶下囚相见?

    烁槿不知道,但是他很清楚一点,至少他现在不能让落清秋出现任何意外,意外虽然是意外,但是多了,也不是意外,而是一场精心谋划的阴谋罢了,根本没有任何的意外可言。

    而现在落清秋最害怕的其实也是这阴谋了,毕竟烁槿再强大也是一个人,而珑熙和凰翎幻是绝对不允许有任何出格的动作的,包括在这个风口浪尖的时候来这里找落清秋的事情。

    所以单单靠着烁槿一人,虽然有些勉强,但是还是可以渡过很多的危险,但是人为的危险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结束?

    至少烁槿一个人绝对不可能一次性对付那么多人,当然如果他化出本体,一切都很好解决。但是这不代表落清秋就愿意暴露出烁槿的真实实力,诚然铭浅唯和炎九霄都看过他的脸,但是他们当初也只是认为烁槿是落清秋身边一个不知名的小君上罢了。

    作为落清秋的剑,基本上没有人知道他就是落天的剑灵,所以说到底他才是落清秋真正意义上的隐藏者。

    他从上古开始隐匿,一直到现在为止。

    甚至一度怀疑过自己的存在到底是为了什么,若不是落清秋一直在他身边,或许他现在已经崩溃了。

    落清秋是他的信仰,他永恒不变的神祗,若是他想要的,就算是斩断一切,他都会给他拿回来。谁让他是他的神祗,他永远放在心上的那一抹妖艳绝世的血色月光。

    但是他不知道他的血色月光到底在做什么,甚至把他也给叫出来护法,不过一定很是危险就是了,否则识海那么重要的地方也不要他守护。不过烁槿相信,哪怕整个世界都背叛了他,他也一定会笑着睥睨天下,这是他的霸气,也是烁槿臣服的原因。

    他慢悠悠的松了土,把手中饱满圆润的种子放到那些小坑里,又合上土,碧色的水被他从远处一招,直接飞了过来盘旋在他手上。

    他淡然的看着手中碧色的水:“给我一点希望吧,希望你给的希望能让大人好受一点。”他的眸光逐渐深沉,碧色的水直接分出几滴,滴在了烁槿刚刚合上土的土壤上。

    一层肉眼看见的碧绿色光圈直接从水滴落下的地方扩散开来,还没有出土壤的范围就直接顿住了,是烁槿出的手,看起来他很不想这些生命力扩散出去。

    也因为拦截下来那些扩散出去的生命力,小院里的空气清新了几分。

    无声无息的,那些青翠欲滴的幼苗长了出来,像是最欢悦的孩童一般,迅速汲取身边的营养在成长。幼苗通体颜色不断深邃起来,像是从孩童变成了少年,一个个小小的花苞也开始在枝头慢慢绽放开。

    不知何时,落清秋睁开眸子站在了窗台前,慵懒疲惫的看着烁槿的举动,他笑:“烁槿,这可是云深的种子,机缘到了可一夕之间长成参天巨木,现在你用碧水浇灌,就算是约束了它们的生长,它们终有一天还是会等到它们的机缘,还是会成长为参天云深。”

    烁槿毫不在意的点头:“就算它们能成长为参天云深又如何?如果它们敢破坏这个院子,就把它们拔出来好了,大不了一把火烧了一了百了。”

    烁槿的话让落清秋疲惫一笑,转眼之间慢慢沉睡起来,一点点温润的猩红光芒从他的身体飘荡起来,慢慢修复他身上的那些伤口。

    烁槿播种的动作一顿,然后越发的轻声了。

    落清秋能从自己的识海中取出自己的力量很不容易了,伤痕累累那绝对不是吹的,而且还是那种魂魄受伤反馈到身体的伤害,这自然不是那么简单就可以痊愈的。但是落清秋很相信,一旦他再度醒过来,一切都会好起来。

    所谓的一步登天就是如此吧。

    烁槿播种完云深的种子,淡然的看着它们抽枝长叶,眉眼淡然若画,但是却遮掩不住那一份欣喜。

    他转身看着沉沉睡去的落清秋和他周身的猩红光芒,突然觉得眼眶间一片酸涩。

    他算是知道为什么落清秋让他暂时离开识海了,他身为落天剑的剑灵,本身其实是带着一份镇压之力的,再加上落天剑也在身边,他的镇压之力直接镇压了一切蠢蠢欲动的星力。这份镇压让落清秋本身安然无恙,但是修炼来的星力也没有任何遗漏全部到了他的识海之中。

    他带着落天剑离开落清秋的身体,自然那份镇压之力就减弱了,落清秋也可以暂时借着那份镇压之力开始把自己的修为夺回来。

    但是这个根本就是逆天的行为!

    所以落清秋受的伤根本就是魂魄的残缺,甚至于严重到了烁槿不能回到落清秋的识海,否则单单就是那份镇压之力就足够让落清秋的身体崩溃。

    虽然落清秋从来没有说过,但是他知道,落清秋一直在等待自己身体复原的那一刻解开自己当初的封印。

    只是现在明显的是操之过急了。但是烁槿相信落清秋做一件事情绝对有他的理由。落清秋永远都是对的,落清秋永远都是他心上的妖艳血色月光。

    他慢慢的让碧水回到远处,眉眼泛上一丝疲惫,但是他现在根本不能靠近落清秋,否则一定会引起他身上的镇压反噬,他这段时间甚至都不敢靠近落清秋了。

    烁槿慢慢的苦笑:“大人,到底是谁让您这么奋不顾身提前解开封印?甚至连命都差点丢了,难道真的没办法用别的办法了吗?您差点就回不来了。您可知道要是您不在了,那烁槿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烁槿得不到答案,他找了棵长得高大的云深躺在树下,轻轻合上了双眸。

    夜色在烁槿合上双眸的那一刻降临,若隐若现的赤色巨蟒的身影包围了整个小院。

    云深枝头的花苞渐渐的变大绽放,白色的花纯洁无暇,美得让人忍不住触碰。

    一朵花在烁槿脸边绽放,碰触到他脸颊的那一刻刹那间就染上赤色,像极了烁槿的眼眸。

    瓜子 网  gzbpico m ,更 新更快t广 告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