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三章 决定
    铭浅唯揉着眉心就开始修炼,根本没有去管林恒走了还是没有走,事实上他们的交易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林恒现在是不是在监视一点也不重要了,只要没有威胁到他们之间的交易,铭浅唯根本不会去管林恒到底是要做些什么的。

    只是要是他在这里被落清秋发现的话,就算是铭浅唯自己都有可能会摆脱不了怀疑,到时候估计连四皇战都去不了直接只能去羽族族地了。

    而那绝对不是铭浅唯愿意看见的,想必这也不是羽族愿意看见的。既然已经合作了,那还不如就帮他一把来的好些。毕竟铭浅唯好了,他们才能更好,有利不拿就是蠢货。

    林恒笑,慢慢的消失在阴影里,眉眼流露出一丝轻笑。

    “看你的表情,铭浅唯是同意了。”泽宁单膝屈起,白色的衣摆滑落下来,露出修长自然的曲线。

    他转过去看着林恒碧色的眸子,眸子划过一丝漂亮到几乎耀眼的光芒。

    林恒早就通过空间通道回到了羽族族地,第一时间就来了泽宁这里,向他汇报自己的成果,听见泽宁这么问自己,他的眼眸里闪过欣喜的光芒:“自然是成功了,铭皇一听见那个名字就同意了。只是我们真的能让大人在这种情况下动用星力替铭皇斩断所有的罪孽吗?他可是最初罪孽的继承者,虽然他的身体里似乎有一种很强悍的力量压抑他的罪孽,但是那似乎根本没有什么大用。”

    泽宁微微点头:“他身体里的力量属于他的父亲,也就是他的爹的血脉传承,他爹的强大绝对不是我们现在能够想象的,所以铭浅唯的天赋也绝对算得上是恐怖的,但是他身体还有最初的罪孽在,所以,他外露的天赋才不如大人和落皇。”

    林恒的眼底闪过一丝诡异的光:“那我们真的要跟铭皇交易吗?先不说大人的身体承不承担得起。单单就是铭皇的天赋已经足够棘手了。”

    泽宁摇头:“不,我们还是要帮助铭皇,如果我们没有任何付出的话,我们根本不可能得到铭皇的帮助,空手套白狼这一点根本不适合我们层次的人。能活到这个时候的人,怎么可能还有蠢的?要是真的是蠢的早就被岁月给磨灭了生命。”

    林恒微微咬牙:“可是就算我们真的要跟铭皇交易,我们拿什么去交易?大人现在的身体根本受不起任何的意外,我们甚至连刻画符文的事情都不让大人去了。要是为了跟铭皇交易而威胁到大人和小殿下的安危的话,林恒宁愿乘着这个时机斩杀了铭皇。”

    泽宁深深的看着林恒:“我记得我应该和你说过吧,我们等待了千年了,而这千年,四皇不是没有复苏过,甚至他们复苏的次数还很多,但是唯独我们的大人一次都没有,而现在这唯一一次的复苏,甚至我们为了大人的这次复苏还强行破开了空间壁垒。你认为大人还会有下一次的机会顺利复苏吗?林恒,我们赌不起。”

    林恒猛地握紧拳,泽宁说的他都知道,甚至他还想得更多,他更加的知道他们根本不能在四皇的事情上打赌,因为他们没有等价的赌注押上。

    所以他们只能跟铭皇合作交易,这是一步,但是更多的却是慢慢的利用他们手上的棋子,来一步步约束铭皇,直接把他不得不跟羽族绑在一起。

    甚至于林恒根本不知道,泽宁早就和凤澈羽商量过了,要是真的这样还打不过落皇的话,他们会选择把整个羽族强行封印,同时和铭皇绑上一丝缘。这样他们就算是死羽族也不会成为落皇的阶下囚!

    事不可为的时候,这是最后的办法。

    泽宁的目光渐渐空灵:“你出去吧,我还有事情要做,你的认为已经完成了,有时间就守在大小姐身边吧,我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我还需要一点时间来理清头绪。”

    泽宁都开口赶人了,就算林恒还想要开口继续问下去,也是没有办法的。他暗中咬了咬牙:“是,祭祀大人。”

    泽宁看着林恒退出大殿朝着凤澈羽的住处而去,银白的眸子闪过一丝不知情绪的光芒来:“林恒,我知道你对大小姐的感情很深厚,但是大小姐的身份真的不是你能够企及的。就算真的到了事不可为的那一步,大小姐也有玄大人作为后盾离开。你们若是作为大小姐的下属而被玄大人一齐带了回去的话,玄大人应该是会在你们身体里留下手段的吧。毕竟他那么那么爱大小姐,一点也不希望自己的女儿被人伤害。”

    玄大人真的太爱大小姐了,爱到就算是把天下人都伤尽,都不会蹙眉半分;爱到,大小姐哪怕微微蹙眉也会忧心许久。

    泽宁慢慢的合上双眸,安静的想着自己必须要理清的事情,那或许关系到大小姐是不是能在这片大陆完成她的修炼。

    “林恒,你回来了呀!”

    漂亮的深紫色长发在半空中飘荡起养眼的弧度,它的主人也是如她的长发一样的养眼,甚至到了仅仅只是看一眼就忍不住疼爱的地步。

    只是她本身的修为,却是已经足够在这个世界站在巅峰了。

    林恒笑:“看起来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小殿下又长大了一点呢,大人你又胖了一点。要是是云栖回来的话,肯定是抱不动你了。”

    凤澈羽佯怒:“哼,哪里有你这么说话的?明明就是因为这个小东西长大了,不然的话我哪里重了?不对!你明明才走了几天,为什么一回来把我抱起来就说我胖了?明明谛梦说我这几天就没长重呀!”

    林恒眼底的笑意更加的浓郁:“原来是谛梦回来了,她回来了我也放心,毕竟我只是擅长催动生命而已,她才是真正的懂得医术,也只有她才能更好的帮到你。不过这些天我暂时不会出任务了,所以我也会留下来时时刻刻的关注你的,所以我能好好的陪伴着大人你和小殿下好好的成长了。”

    凤澈羽的脸微红:“成长什么?我早就是一个大人了!”

    林恒点头,但是却是一副没有听进去的样子:“林恒知道大人已经长大了,但是在林恒眼里,大人还是一个小孩子。所以还是一个小孩子的大人最好还是好好的坐着,林恒去给你端点好吃的来,你要好好的补补身体了。”

    他的笑容充满了生命的活力,跟之前在铭浅唯面前那个样子是截然不同的,真正展现出了属于被眷恋一族的被眷恋之处。

    但是无可否认的是,真正高贵如凤澈羽,却是比他更加的受到来自生命的眷恋,只因为她的血脉本就是来自宇宙,她的父亲和母亲,本就是那高贵的自天孕育的生命。

    或者说在这座黯星大陆,很多很多人的父辈都是自天孕育的,只是他们没有找到突破黯星境的办法,所以他们只能日复一日的转世,等待着有人突破,然后结束这种轮回命运的一天。

    而凤澈羽,其实算是其中的一个异类。

    因为她的母亲,是真正的被生命与宿命眷恋的神,唯一一个被眷恋的神。甚至她的生命比执掌毁灭的毁灭之风来的更加高贵神秘。

    只是她的生命高贵,却注定了她要用寿命去填补。身为神,本是不必再被寿元所烦恼,但是她是一个异类。

    也是因为她是异类,所以继承了她血脉的凤澈羽,也是一个异类。

    但是也是因为这份血脉,凤澈羽真的拥有了生下肚子里的孩子的那个机会。如果没有这个机会的话,这个孩子从成型的时候开始,就已经形神俱灭了。

    现在凤澈羽几乎是把全部的力量都用在了稳定上面,所以这个孩子才能这么健康的继续发育下去,而且还能继承爹娘双方的天赋,变得如此的强大。

    但是有得到就有付出,孩子得到了力量,怀着他的娘亲就是要付出代价的,尤其是四种神血的融合,更是全部都是由凤澈羽来承担。要是落清秋还在这里的话,或许能帮上一点忙,但是他现在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

    所以凤澈羽现在根本就比普通的怀胎妇人还不如,她的身体虽然很是强大,但是天道的惩罚却是无时不刻的降临着,她只能靠着大量的食物来维持身体的消耗,虽然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但是一旦看见自己微微隆起的肚子,凤澈羽还是很开心的。

    林恒端着一盘精致的点心走回来的时候,恰好看见凤澈羽很是开心温柔的抚摸自己的肚子,很显然很高兴身为人母的日子,尤其是这份小心翼翼,更是让她很是欢喜。

    林恒突然觉得眼眶微微发热,他知道一切,所以他倍加珍惜剩下的时间,就算是知道他们之间还有再度相见的一天,但是这样的一天必然是以千年来计算的,甚至终此一生他们都可能见不到面了。

    可是那又如何呢?能好好的守在她身边,已经是他莫大的幸福了。

    所以他要放下一切的忧思,笑着面对一切:“大人,我回来了,你看看我拿了什么回来,有你喜欢吃的糕点哦。对了,我去的时候厨房刚好又做好了一种新的点心,很适合你现在来吃,所以我就给你一起拿来了,你来试试是不是喜欢,要是喜欢的话,就让厨房多做一点放着,你现在要吃那么多,也会很容易吃完的。”

    凤澈羽笑:“我哪里又吃多嘛!人家又不是猪,怎么可能吃的有那么多,还多做一点,要是我真的克制不住吃多了的话,到时候身上的肉可是都在肚子上的!我才不要长那么胖呢!”

    林恒放下盘子,点头:“是是是,不胖不胖,我家大人一点也不胖。”

    凤澈羽这才慢悠悠的起身朝着他走去。

    &26412;&25991;&26469;&332;&29916;&23376;&23567;&328;&32593;&32;&119;&119;&119;&46;&71;&122;&98;&112;&105;&46;&99;&111;&109;&32;&26356;&26032;&51;&26356;&2455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