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二章 交易
    而现实之中的落清秋,则是慢慢的下了窗台,随意的找了个空地就开始了盘膝沉默,看起来只是睡着了一样,但是明眼人还是看得出来,他这是处于深度冥想之中。

    如渊如狱的气息直接降临,笼罩了整个屋子,也直接就惊动了一直待在屋子里的铭浅唯。

    但是已经可以说衣衫褴褛的他根本无暇顾及落清秋那边的事情,而且他也很放心落清秋那边。所以他根本没有脱离战斗的打算。璀璨的金色眸子一眯,绚烂的金色光芒一闪而过,甚至照亮了周围一片。

    但是他的对手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还是跟个机械一样的在战斗。他撇撇嘴:“还真的是麻烦呢,要不是真的对我还是有些作用,我一定不会这么劳心劳命的在这里战斗。不过我相信这是值得的,要不是上辈子没办法掌握,或许我根本不会只能靠羽皇和落皇两者之间的敌对才能把,铭族培养起来。上辈子超了年纪,但是这一次终于还是被我抓住机会了,要不是这东西真的只有我才能用的话,估计早就不知道落在了谁的手里。”

    铭浅唯还在那里悠闲地长吁短叹,要不是他真的看起来很是轻松的样子,估计没有多少看见的人会认为他很轻松。他的确是轻松,但这是他注意到了某些方面之后才能轻松的。

    慢悠悠的格挡防御,璀璨的金色眸子底的光芒闪烁的刺目。缠斗良久之后,他突然剑锋一转,直接划破了另一只手的手腕,掺杂了丝丝金色的血直接流淌下来,那架势很有不把血流完根本不罢休的程度。

    铭浅唯也是很突然的闭上自己的眸子,血直接被他抹在了他的眼皮上,然后森寒的气息直接从他身上散发出来,他的动作也不自觉的慢了几分,却还是能准确的避开对手的攻击。

    但是这森寒的气息影响到的绝对不仅仅是他一个人,还有他的对手。甚至还因为他是这寒气的源头,身体已经本就是习惯了这寒气的存在,所以对付起寒气来还有自己的办法。

    铭浅唯虽然合上双眼,但是他的感知依然是极为敏锐的,至少闭上眼睛对于普通人来说都是一种提升感知的办法,对于铭浅唯来说更是一种好办法了。

    他合上的是眼睛,但是打开的却不止是这么一点点,他得到的更多,更多无法用言语说出来的好处在他心底默默的流转。

    而他本身就是强悍到无可抵挡的强者,自然是身经百战,死都死过一回了,对一切的威胁的感知已经提升到了极限,单单是从这一点上来说,四皇的程度其实是差不多的,只是关于哪一部分的而已。

    而很明显可以看出来,铭浅唯很适合这一部分,至少暂时没有人能在这个方向超越他,就算是凤澈羽和落清秋也是不可能的,他们就算是想要超越铭浅唯,也是需要时间的。

    修炼到了一条路的终点,其实一切都是一样的,一切都可以互通,但是就算是互通也是需要时间为基础的,如果没有时间,一切都将不存在,更不要说去体会什么别的力量了。

    铭浅唯甚至隐隐约约其实有一种感觉,要是他真的成为了黯星境强者,一定会有一些不一样的事情发生,但是他完全不知道这到底是好还是坏,但是至少在下一次皇战开始之前,他是不会随意猜测的,因为胡思乱想只会给自己带来心理压力。

    与其胡思乱想还不如乖乖的等待到最后,现在就算是想的再多,以后一旦真实的结果出来了,还不是一样的有可能要推翻?所以还是不要胡思乱想的好。

    修长的剑身也溅上了漂亮的金色血液,一道道比血更加璀璨的金色纹路突然顺着血流过的地方开始分布整个剑身,看起来更像是什么诡异的封印被解开,然后本来的面目被揭开一样。

    铭浅唯嗤笑,眼底却有隐隐约约的泪光闪烁:“你还是给我去死一死吧,我的人生不需要你的存在。你早就该离开了,母亲。”

    他高高抡起手中长剑,带着千钧之力直接劈砸下来,直接破了那人的防御,在铭浅唯闪烁的泪光之中,如一缕水波一般直接被劈散。

    “咔哒。”

    清脆的开启声并没有引起铭浅唯的注意,他从自己劈散那个人开始,就一直是这个样子。

    他弯唇笑,眼角却流淌着泪,那个样子真的让人不忍看去。

    渐渐的他止了泪,但是步履却开始蹒跚起来:“母亲呀,在这里被困了千年,你是不是很寂寞?可是我从来都没有寂寞过,从出生开始,我就一直想要杀了你。虽然这跟父亲教导的不一样,但是你必须死呀。如果你根本没有诞下我的话,我根本不会这么纠结,可是我的身体流淌着你的血,我本身也是罪孽……等我安顿好了星儿,我一定会结束我的罪孽。”

    铭浅唯的笑容愈发的明媚,血顺着眼角流淌下来,逐渐干涸在他的脸颊,他提着剑的样子,充满了邪异。

    慢悠悠的把手中的剑直接插到地上,盘膝坐下捞过旁边开启一条缝隙,散发出幽幽气息巴掌大的木盒。

    眯起眸子轻轻浅浅的笑了笑,直接打开了盒子。

    像是受到气机牵引一般,他的目光落在了盒子边缘,那里有一条珠子串成的链子,看起来也很长,只是珠子也泛着苍白金色的光芒,一股子酸涩再度在铭浅唯的眼眸之中出现,他的指尖轻轻抚摸过这一串链子,然后慢慢的拿起来,在手中捻碎。

    链子根本没有任何留存下来的机会,千年之后的第一次现世就已经被注定了命运。

    铭浅唯还是笑,只是这一次眼底都是疯狂:“母亲,对不起,我还是要把你最后的痕迹给抹去,就算父亲真的找到我了,我也不会把你最后痕迹的下落告诉他的。我知道,父亲的修为根本不是我能够想象的,而且他也早已离开这里,如果不是确定黯星大陆其实早就已经封闭,我还不敢这么做呢。不过现在就算父亲回来了,也阻止不了我了。”

    他慢悠悠的把手反过来,碎的不能再碎的碎渣直接化为尘埃掉落下来,带着铭浅唯最后的绝望消失的干干净净。

    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捻起盒子里的一个护身符:“母亲呵,我们一族本来就是最初的罪孽,何必再活下去呢?就让儿子来终结这一切,等下了地狱之后,就算你要儿子再怎么样,儿子也是愿意的。可是我们一族真的没有出现的必要。甚至为了他们,我亲手诛杀了每一个铭族人,又耗费心血复活他们,但是他们已经死过一次了,再也没有那种罪孽的传承了。所以儿子就是最后那个终结铭族的人。”

    他的额头眉心的位置渐渐浮现出漂亮的金色纹路,但是纹路最深处却隐隐约约有黑色的线条出现。

    搁下手指的盒子抬起手轻轻抚摸自己的那条纹路,眉眼之间都是森然。

    终究还是不能洗去罪孽吗?

    “可是没关系了,我迟早会终结这份罪孽的,罪孽只能在我身上结束,我不会波及到星儿的。只是希望我走了之后他们可以帮我照顾一下星儿。也不用太照顾,毕竟她的爹爹还在黯星大陆的无一城等着她回家看他们,就算是住在那里又没有什么关系,反正她是他们的女儿。”

    铭浅唯的手握紧护身符,一直喃喃自语,眸子里的金色就像是太阳一般开始燃烧,也是愈发的璀璨。

    可想而知铭浅唯到底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只是最后到底是个什么结果,甚至连铭浅唯自己都不知道。如果不是他真的下定决心要断了自己的血脉传承,估计他现在还没有想要死的念头,毕竟能活着就是一件好事,谁又希望自己去死呢?

    只是铭浅唯真的没有活下去的希望了。

    “既然你都想要断了自己的血脉传承了,为什么不去帮我们羽族呢?而且对于你的血脉问题,或许我们是有办法的。你应该也是知道我们家羽皇大人到底是多么强大吧?现在的她虽然不能做别的事情,但是做一些小事却也还是可以的。”

    碧色的长发一直蔓延到了脚踝的位置,看起来还可以更长,但是似乎主人有洁癖根本就控制着不让长长。

    林恒慢悠悠的出现在铭浅唯身后,漂亮的碧色眸子安静的看着他,深处隐隐可以看见一抹蛊惑。

    事实上铭浅唯的心在这一刻点燃了。

    因为他听见了可以解决自己血脉传承的问题,只是这是真的吗?他和他的家族寻找了不知多少时间,都没有找到办法。

    怎么可能羽族就有办法解决?

    林恒笑,伸出手指把垂落在耳边的碧色发丝撩上去,眉目浅淡但是极具生命的活力:“你觉得我是说大话吗?告诉你一个秘密也无妨,反正泽宁祭祀在我出来之前已经告诉我这个秘密可以告诉别人,他说,他知道你的父亲是谁,他也知道外面的一切是什么,如果你知道一些真实的话,那么我们的交易才会继续下去,要是你不知道的话,我们的交易也终止,因为你不知道的话,我们没有那个义务告诉你。而且你就算是抓住我,我也是不知道更多秘密的,这个应该是泽宁祭祀才知道。”

    铭浅唯的神色已经呆滞了,林恒也没有别的反应,就在那里笑眯眯的看着铭浅唯,似乎是在等待他的答案一般。

    良久之后铭浅唯从很是艰难的开口了:“你确定你的那个泽宁祭祀就是这么说的?”

    林恒点头,碧色的睫毛轻轻一眨:“本来不想说的,但是看你一副不相信的样子,还是把这个杀手锏给说出来比较好,不然的话到时候又要麻烦我家大人,那就是我的失职了。”

    林恒的眉眼闪烁过一片深沉:“岚觞,不知道这个名字你熟不熟悉?”

    铭浅唯的眼前已经因为这个名字而一片晕眩,他勉强反应过来之后才有些苦涩的开口:“告诉你的那个泽宁祭祀,这个交易我答应了,但是我现在没有办法脱身,所以我会等到四皇战之后才到羽族族地,所以请他等一段时间。”

    林恒点头:“我会把这话带到的,事实上泽宁祭祀也说过你暂时没有办法脱身,所以他根本不着急你来,不过只要你是要来的就好,这样对你对我对我们都是好的。”

    铭浅唯微微点头,突然脸色有些古怪的开口问道:“是不是你们也对炎皇这么做了?”

    林恒摇头:“没有,我们不打算去找炎皇,事实上你才是我们的目标,我们不会寻找多余的人来做交易。而且你知道你本身有罪孽之血,而炎皇身上其实是没有的,尽管他来自和你一样的地方,但是他就是不知道的,所以我们就算是有别的手段也不会用出来。”

    铭浅唯这才点点头,阖上双眸:“那现在可以请你离开了吗?我想我需要一段时间来冷静一下。”

    林恒笑的温润:“自然是可以的,那么铭皇,我期待和你的见面,希望你不要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那对你对我都不是一件好事,而且我相信如果你违背了交易的话,最先死的绝对不是我们。”

    林恒的话极其坚定,一副他完完全全相信自己说的话的样子,铭浅唯也是知道的,现在的羽族绝对有这份能力能够灭杀了他,只是不知道到底是灭杀了身体还是魂魄,要是要灭杀魂魄的话,估计就得羽皇出手了。

    林恒似乎是看穿了铭浅唯的心思一般:“铭皇大人最好还是不要想着只有我们大人能够毁灭你之类的想法,要是你真的触怒了我们的话,我们是不介意损耗自己的寿数给你来上一下的,至少也会让你的转世之路走得艰难些。”

    林恒的话满满都是威胁,但是还是听得出他话语深处的那一抹淡然。

    &26412;&25991;&26469;&332;&29916;&23376;&23567;&328;&32593;&32;&119;&119;&119;&46;&71;&122;&98;&112;&105;&46;&99;&111;&109;&32;&26356;&26032;&51;&26356;&2455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