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一章 身份
    凰翎幻的脸色倒是不太好:“我现在的身份根本就是人尽皆知了,虽然跟我的真实身份没有任何关系,但是我现在这个身份的秘密是保不住了。所以我们必须考虑好到底怎么才能把这个身份利用到最大的程度,然后舍弃。”

    落清秋的眼角眉梢慢慢的跳跃上一层慵懒:“不,天幻,你的这个身份其实才是现在最重要的,你根本没有对外人说过你其实是天幻,所以你现在还是凰翎幻,而这个身份往往才是最后能够决定一切的那一根稻草。当然要室外人知道了你的身份的话,我们必须立刻放弃你的这个身份,转而让别人来维持他的身份,我们需要一个足以蒙蔽所有皇的存在。只有那样的存在才会让我们有最后获胜的希望。”

    凰翎幻有些犹豫:“我修炼的时候其实没有回避我的姐姐,我以为她根本不会注意到我的修炼,所以我根本没有做出任何的防备。”

    落清秋的眼角眉梢染上一抹凌厉的光芒:“那就换一个人来维持现实的身份,凰翎梦现在的情况根本不是我们能够预料的,你们难道就以为羽皇的手下没有那种足以窥探人心的君上吗?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们,不仅仅是有,而且还不止一个!”

    凰翎幻脸色苍白:“那姐姐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落清秋摇头:“我不知道,但是按照我对羽皇的了解,如果凰翎梦真的对她有用的话,那么凰翎梦根本不会有生命的安危,这是她的性格决定的。”

    落清秋的话无疑给了凰翎幻一个定海神针一样的作用,虽然他们对羽皇的了解不是太深,但是架不住面前这个曾经那么的关注羽皇呀!

    所以,他们只能抱有那么一点希望了,但是注定了只能的希望。

    凰翎梦的的确确就在羽族族地,但是跟他们猜想的不同,人家不是被发现了凰翎幻身份而俘虏来的,而是自己觉醒了全部记忆回来的。

    而且还在他们最大的对头面前,事无巨细的把一切都给说出来了,甚至还完完本本的把凰翎幻的事情给说出来了。

    至少关于凰翎幻的事情,基本上羽族所有的君上都是知道的。

    不过到时候是不是要攻击凰翎幻,就要看他们和凰翎梦的关系了,不过谛梦几乎和羽族所有君上的关系都很好,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凰翎幻和珑熙对视一眼:“大人,没别的事情的话,我们就先走了,还有不少事情要去处理。”

    落清秋随意的挥挥手,一脸的嫌弃:“还真的是心急,那么心急做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们。还是说真被我说中了,你们两个真的有关系不成?”

    凰翎幻和珑熙的脚步一顿,几乎是一个踉跄,但是转头哀怨的看了落清秋一眼之后,转身飞快的离开,一副后面有洪水猛兽在追的样子。

    而他们眼中的洪水猛兽优哉游哉的坐在窗台上,百无聊赖的继续处于懵懂的状态,一副丝毫没有防备的等待着别人来狙杀的样子。

    可惜没有一个人知道在这里一脸迷茫的人,是千年之前人人想要诛杀取代的一代落皇。

    不过就算是知道了,估计也没有人愿意靠近这里。千年之前的名头已经有些不管用了,毕竟除了那些大家族之外,根本没有人记得住还有这么一代传奇的四皇存在过。

    他们不愿意来,也是因为这里可以说是染雪学院的禁地!

    染雪学院有令:胆敢进入禁地之处者,抹杀一切记忆,驱逐出院,其所在家族子弟,全部驱除,不再接受该家族的子弟入学!

    这一条规则不是没有那天资聪颖的天才违背过,但是他们往往是天旋地转了一圈进入之后,直接被看守在那里的长老给直接打晕带了出来,接着就是如规则所言,他被抹杀了所有的记忆,整个人根本就是一个懵懵懂懂的呆子,同时一齐进入学院的同族子弟,全部被驱逐出院,没有任何的回转的余地。

    这场闹剧最后以一个家族彻底不能进入染雪学院告终,也注定了那个禁地再也没有人起心思了。

    因为已经有人用自己的惨痛来证实了这个规矩的严厉。

    云雪染的目光有些忧伤,但是他却不得不隐藏自己全部的情感,这是当初他能够带着染雪城在四皇征战的情况能够安全保存下来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他当初的一个错误决定。

    如果不是这个错误的话,就算现在立刻开始皇战,他这里都是绝对安然无恙的,就凭着他是四皇老师的身份,所有四皇所属都是要给面子的。

    但是当初的事情出现之后,四皇的人不把他恨死已经算是很好的了。反正羽皇手下的人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他也是知道染雪学院里绝对有四皇潜伏下来的人,但是他能清除吗?

    不能!

    所以他只能任由四皇的人马在这里相安无事的潜伏下来,这是他欠了他们的,他无数次的想过,要是当初教授四皇的不是他,而是别的老师的话,四皇是不是会第一时间动手铲除了他?

    按照他对四皇狠心的了解,这的的确确是个真相,没有任何事情掩盖的真相总是显得很是苍白和残酷,但是这也是必须有的苍白和残酷,没有任何人可以大言不惭的说自己可以做到一切都是完美的,一切都是没有伤害到别人的。

    但是要做到一件事情,必然是伴随着牺牲的。

    于四皇而言,根本没有人愿意为了一件事情去伤害自己手下,所以他们只会放弃这件事情,直接避开这件事情去做别的事情来弥补,就算他们可能自己要付出更多,但是他们至少还活着。但是要做那些事情,注定意味着君上都会陨灭。

    当初落清秋能够在那场必胜的战役里放弃,其实有一部分是因为他曾经离开了落皇军队一段时间,他去了天玄冥冰中心,以一己之力把重曦带了出来,但是带出来他也付出了莫大的代价,如果不是夺天莲的力量一直在守护他,或许他也会一同被封印在天玄冥冰。

    但是救下了重曦,也是一张极好的牌。

    至少对付十八君上其中的几位会有很好的作用,而牵扯之下,只怕除了几个狠心的,大部分君上都会宛若惊弓之鸟一般。

    云雪染揉揉眉心,直接收回目光,苍老的手指抚摸过纸上的凰翎幻这三个字,很飘摇的字迹,但是隐隐约约之间还是能感觉到一个冲天的气势,仿佛随时会劈开天际一样。

    但是让云雪染默言的是,如果这是一个人的话,云雪染会认为这个人会有很好的未来,至少不会被。但是这仅仅是字而已!单单是随手写下的三个字就有这种气势,而人却温润没有一丝一毫的气势,那只能说这个人本身的修养已经到了一种登峰造极的程度,就是那种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的那种。

    他默然,然后一簇火焰突然腾起,直接把那张纸给点着了。然后自己有拿了一张纸来写凰翎幻的资料,他偶然一眼转过去,居然看见了凰翎幻那三个字居然没有多少影响,像是那一块的墨有什么不同一般。

    但是真的有什么不一样吗?与其说不一样,还不如说是因为那个名字是凰翎幻自己写的,所以才有这个效果,其他的都是凰翎幻自己说,云雪染写的。

    云雪染又没有这种功力,怎么可能写得出这么好的字,所以他很是专注的看了一会,就是这么一专心,他仿佛看见了漫天剑光直接出现在他的识海之中,然后开始翻江倒海。

    就是这么一下,他直接选择了烧掉这份资料,他不能让这个人的资料外露,如果培养的好的话,这个孩子或许会是未来的染雪学院第一战力,也许也可以突破到君上层次!

    所以保护他就要从最微末的地方开始,细节往往决定成败。

    这一点他自己铭记于心,还将它传授给了四皇,这也是千年之前四皇死活僵持不下的原因之一。如果有一方有些大意的话,估计局面绝对不是这样的,占尽先机的两方绝对是羽皇和落皇,炎皇和铭皇绝对是他们的吞噬对象,到时候直接就是双皇的对决。

    但是这种局面谈何容易?稍不注意有可能就是同归于尽,而不是两方对决。

    这一点他们已经在千年之前的皇战之中验证过了,他们根本没有机会真的知道到底是哪个程度可以真的造成双方对决。

    因为这是一个不解的局面。若是真的能知道,那就意味着他们根本不算是敌人,更可以说是最熟悉彼此的伙伴;他们不能知道,那是因为他们根本就是提防彼此的敌人!

    所以这根本就是无解的,就算云雪染跟他们还是原来的关系,他也绝对不可能干涉到四方的对决,这是从他们成为四皇开始,就无可避免的结果。

    甚至他们两方能够包容炎皇和铭皇的强大起来,都是因为抱着要把水搅浑的念头来的,只有水浑了,才有浑水摸鱼的可能。

    四个人注定只能活下来一个,很残酷,但是也很合理,这就是一种生生不息。

    没有人可以包容其他人的存在,或者说是不愿意包容其他人的存在。

    本就是一个个独立的生命,他们没有任何责任为了别人而战,但是他们选择臣服于四皇,这在他们的想法中是一种荣耀,也是一种欢喜罢。

    云雪染合上关于凰翎幻的资料,慢慢的伸手想要拿起那三个字,但是还没来得及碰触,那三个字就像是受到了气机牵引一般,直接化为更细更小的尘埃消散无踪。

    云雪染一愣,旋即笑:“还真的是可造之材,虽然注定不可能成为四皇的那种存在,但是我就算是死了,你也可以守染雪城百年无忧罢?虽然有些强人所难,但是染雪城是我这辈子的心血,能保存下来自然也是希望保存下来。”

    他默叹,但是对于自己死去以后真的会不会保下染雪城,他根本不抱一点希望,只因为他真的太了解自己那些学生了。

    一旦他们恢复全部实力和势力,一旦他死去,染雪城将会是他们第一个变成废土!这是毋庸置疑的,也是云雪染悲哀的地方。

    可是能够作为四皇共同仇恨的地方,染雪城其实已经是足以自傲的。但是自傲却是要付出毁灭城池的代价。

    云雪染自问是给不起的。

    落清秋突然睁眸看向远方,慵懒的神色隐隐约约带上了几分不敢置信,口中也轻声呢喃:“澈儿,是你的气息?!可是那个方向,那个方向不是天玄冥冰的方向吗?!为什么你会在哪里?!”

    落清秋刚刚还在迷茫之中,但是转眼就恢复过来,很显然这完全是因为那天玄冥冰之地居然传递出了属于楚澈儿的气息来。

    可是,天玄冥冰根本就是一片死地,没有一个人可以在天玄冥冰之地安然存活下去!所以,那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如果是真的,为什么还不离开天玄冥冰之地?如果是假的,为什么会有外人知道楚澈儿的气息?难道是他们之中有人被抓了?

    可是他们上辈子根本感觉不到彼此的气息,所以到底是谁才能模仿出来楚澈儿气息?这气息模仿可是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他无法知道,但是他可以亲自去一趟天玄冥冰之地探查,如果真的是楚澈儿的话,那就是一件大喜事了。虽然提前面对自己内心的感情不是一件太好的事情,但是好歹先把人找回来呀!

    他伸手蹙眉揉捏太阳穴,眉眼却满是冰冷。

    他的神识再度沉浸在自己的识海之中,但是这一次并不是那碧蓝如海的识海,这一次出现的识海,早已化为了深沉的血色,无穷无尽,像是最深邃的欲海,吸引无数的人沉沦,最后化为其中的一部分。

    可是落清秋身为主人,怎么可能沉沦?

    他有些悲伤的看着脚下血红的识海,仿佛还能感受到千年之前战火与硝烟带来的铁与血,无数人沉迷于其中,企图掀起更大的波涛,但是事实上在那些掌控一切的人眼中,他们不过是蝼蚁,妄图取代掌权者却被掌权者嘲笑的蝼蚁。

    不是没有蝼蚁成功过,但是成功的蝼蚁根本没有力量打退下一波企图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蝼蚁。这也注定了掌权者永远都是掌权者。

    血色海水直接把他包裹住,全身的衣衫也是悄无声息的融化完了,他慢慢的合上悄然化为血色的双眸,安静的化为一个巨大的蚕茧。

    &26412;&25991;&26469;&332;&29916;&23376;&23567;&328;&32593;&32;&119;&119;&119;&46;&71;&122;&98;&112;&105;&46;&99;&111;&109;&32;&26356;&26032;&51;&26356;&2455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