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三十章 人太多
    那是用血与骨堆积出来的,没有人想象得到,那一战之后,一切痕迹都消失的。

    四皇同归于尽的力量,焚灭了一切他们存在过的痕迹。剩下的想要捡漏的那些势力,一踏入被四皇战斗过的土地之上,直接就会被那些打废的土地给吞噬,这不知道有多少利欲熏心的人被吞噬做了那土里的肥料。

    本来这皇战就是所有人心底最深的忌讳,但是看起来,那些大佬级数的人根本没有把这忌讳的东西真的当个忌讳,而且还甘之如饴的程度吧。

    落清秋看着凰翎幻的脸色不停的变,隐约之间还是知道了他在想什么,他笑:“天幻,你想得太多了,皇战对于我们来说也算是个忌讳了,只是也只有皇战才是我们最后的去处,其他什么战斗都是属于你们的,我们只能是皇战。或许别的时间也有过碎星境的人出现,但是绝对不可能像我们一样一个时代出现四个人。没有对手的他们称霸一个时代,直到下一个碎星境诞生。”

    凰翎幻颤抖着唇看着落清秋:“大人,您的意思是……这一个时代的碎星境,人太多了?”

    落清秋抿唇笑的开心:“对,这一个时代的碎星境实在是太多了,多到让人不得不怀疑天道到底是什么目的,是不是要做什么诸如毁灭了黯星大陆的事情,毕竟我们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么一件事情值得诞生这么多的碎星境。而我们这么多的碎星境也构成了可以出现黯星境的条件。虽说大浪淘沙最后出来我们四个,但是你怎么可能知道我们四个不是沙?或许真的只有一个才是真金吧。”

    凰翎幻咬牙:“大人您才是最后赢的人!”

    落清秋还是那个淡然的样子:“我也希望我是最后赢得那个人,但是天命难违,只能看命吧。我倒是希望如果我失败了的话,最后羽皇可以赢。不避讳的说,炎皇和铭皇本身的实力其实都是在我和羽皇下一个位次的,他们如果拿到了最后的胜利,其实也不算是一件多好的事情。如果羽皇赢了的话,我最后是会放弃的,我还可以以此为条件把你们都托付给她。大概她手下的那十八君上不会太高兴见到你们吧,但是好歹十八君上还是有些人和你们其中一些人的关系很好,应该还是能安排的吧。”

    这时候铭浅唯灰头土脸的钻了出来:“喂喂喂,我可是全部都听见了的!你居然是宁愿羽皇最后胜利也不要我们胜利,有你这样的兄弟吗?”

    落清秋笑眯眯的反问:“真的要说起来的话,你心里的想法还不是跟我是一样的,难道你真的愿意看见我和羽皇两败俱伤,然后你们其中的一个人成功进入黯星境吗?”

    铭浅唯撇撇嘴:“你这家伙能不能不要把我的心里话说出来?虽然我也是抱着这样的念头的,但是这话也不能当着下属的面说出来不是?要是军心溃散的话,你上哪里给我找一支同样的队伍出来?对了,说起来我还是更愿意把手下的人交给你,我到底是跟羽皇不太熟悉的。”

    凰翎幻一脸震惊的看着铭浅唯,很难想象他身为一族之皇,居然也会说这么丧失军心的话来。

    铭浅唯转头看着他,笑的诡异:“小家伙,你千万不要把这事情给说出去呀,这事情虽然你说出去也没有人相信,但是架不住羽皇还有奸细探子什么的在族里,要是那么一宣扬的话,到时候倒霉的还是我。”

    落清秋淡笑的脸扬起一抹不屑:“天幻是我的人,你是铭族的皇,似乎没有资格威胁我的人吧?”

    铭浅唯脸色不变,倒是凰翎幻的脸色变了。

    铭浅唯璀璨的金色眸子扫过凰翎幻的脸色的时候,笑了:“清秋,没想到我什么感觉都没有,结果你的天幻却变了脸色呢。”

    落清秋慢条斯理的扫了他一眼:“那时你脸皮厚,我家天幻可是乖宝宝一个,才不会跟你一样脸皮厚的比城墙拐角还要厚。”

    铭浅唯笑嘻嘻的回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这家伙能跟我相处这么久,按照你这样的说法的话,看起来我跟你是一样的?啧,脸皮厚说的是我也是你。”

    落清秋突然仔仔细细的看了铭浅唯一眼:“你变了很多,完全没有以前的那股距离感了,真的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能改变你,以前你也是这样,但是那个时候卓星在你身边。现在她不知所踪你也能这样,看起来有很大的部分不是因为她了。”

    铭浅唯一愣,淡然的摇头:“改变其实很简单,这是她告诉我的。她还说让我每一天都要开开心心的,否则一定不会见我。你倒是说说,要是楚澈儿这么说的话,你会不会原原本本的做好?”

    落清秋的脸色复杂:“会,她说的所有话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可是我现在已经开始迷茫了,所以对于你说的话,我也许做不到全心全意了。”

    铭浅唯的眼眸深沉:“这是你自己的事情,你要分辨好你所有的感情,否则这场皇战你最好还是退出,否则你就是拖累了你的兄弟,你就是落族的罪人,你万死弥补不了你亏欠的一切。”

    落清秋点头:“我会的,如果我做不到明辨的话,我宁愿带着我的人退出这一场皇战,就算你们会忌惮,我还是会义无反顾带着他们隐匿起来,哪怕终生不出都可以。”

    铭浅唯眼底的金色璀璨:“你知道就好,虽然有些左右你的嫌疑,但是你还是要好好地思考一下,你当初为什么要和楚澈儿在一起,又或者说你对羽皇到底是什么感情,虽然还不知道楚澈儿现在到底转世成了谁,但是如果你真的辜负了她的话,我们也不会放过你的。”

    落清秋嗤笑:“不说你们不会放过,也许我自己都不会放过我自己吧,大不了大家再次进入轮回好了,一切再经历一遍这所有的一切。不知道这个答案,铭皇觉得如何?可还满意吗?”

    落清秋的最后一句话直接让一直处于呆愣状态的凰翎幻反应过来,一个后空翻直接跳到窗台上,安静的待在落清秋身边,像是一尊悄无声息的雕塑一般。

    铭浅唯掩唇一笑:“落皇说的自然是对的,那浅唯就不在这里叨扰了,等过段时间四皇战开始的时候,还希望我们一起行动吧,毕竟我们现在的修为还是不足以对付一些威胁的。”

    落清秋诡异的看着他:“自然是如君所愿。”

    铭浅唯低下头,化为一道绚烂的金色光芒朝着自己的住处而去,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自然是不用再在这里啰啰嗦嗦的讨人厌了,要是真的惹了落清秋生气的话,万一人家直接生气,借着他身边的那位天幻君上的星力给了他一下,不死也是重伤呀。

    虽然借别人的力量是会打一些折扣的,但是架不住落清秋的精神力是跟自己是一个层次,甚至更加强大一些呀。

    所以铭浅唯很干脆的选择了转身就走人,既然不打过,不走留着被心情不好的落清秋给打一顿吗?

    落清秋笑的浅淡,但是眼底深处却是冰冷:“他还真的是太清楚我的性格了,跑得这么快,真的以为跑得快跑得远就可以避的开我的怒火,要是我真的生气了的话,我还真的是不介意让你试试什么叫做千里杀一人。”

    落清秋说的很是淡然,但是凰翎幻却感觉到了自家大人身上的气息陡然锋锐起来,像是最无可抵挡的瀚海,最锋锐无双的罡风一般,无人能够抵挡。

    凰翎幻说不上好坏来,但是他还是知道,如果大人还是这样子的话,估计他们这种修为的人都不能继续待在他身边了,他身上的气息实在是太过瘆人了。

    落清秋转头看着他笑:“走吧,你需要一个合理出现在这里的身份。我觉得染雪学院特招生的名头不错。”

    凰翎幻点头:“是,大人。”

    落清秋目送凰翎幻离开,眉眼清冷:“羽字,啧,不知道凰翎梦到底是招惹到了羽族哪个君上,居然有权力把外人带到羽族族地去。或者说,凰翎梦根本就是在装疯卖傻,她也许也是羽皇手下的一个君上。”

    他冷笑,慢慢的窗台上坐下来,安静的继续看着羽族族地的方向,那个方向他真的真的一辈子都是不敢忘却的,不仅仅是因为羽皇是他的敌人之一,更是因为他曾经爱过她。

    他的双眸逐渐空洞下去:“还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办?羽儿,你说我该怎么办?澈儿又在哪里?你为什么有孕了?”

    他的声音渐渐低下去,只是那双澄澈如海的眸子依然是那个浅淡的样子,只有最深处有那疯狂的红色光芒不断地旋转,像是最深最恐怖的旋涡一样。

    隐藏在最深处的华丽,但是却带着最为致命的威胁,随时会吞噬一切的威胁。

    &26412;&25991;&26469;&332;&29916;&23376;&23567;&328;&32593;&32;&119;&119;&119;&46;&71;&122;&98;&112;&105;&46;&99;&111;&109;&32;&26356;&26032;&51;&26356;&2455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