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 真言羽字
    凤澈羽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一样,突然开口:“谛梦,我记得你回来之前是在碎星皇朝的碎星城生活吧?”

    谛梦的脚步一停,然后转过来点头:“是的,大人,谛梦之前的确是转世在碎星皇朝,具体地点是碎星城凰家,不过,我有个弟弟……”

    凤澈羽眯起眸子:“说。”

    谛梦没有犹豫:“我的那个弟弟,是落皇的天幻君上转世,属下想起一切的时候,天幻君上早就想起了一切,修为也在快速恢复,所以属下找不到捉拿天幻君上的时机,只能找了个机会离开了碎星城回来。”

    凤澈羽点头,若有所思:“落皇的天幻君上?我记得似乎也是一个了不起的家伙呀,不过我怎么记得当初他和神梦一族是有些关系的?”

    谛梦点头:“对,他当初身为散修,但是本身实力就很强大,而且有意向和我族结盟。”

    凤澈羽突然笑了:“我记得当时的结盟,似乎是姻亲之盟吧?”

    谛梦还是那副面瘫的样子:“是的,当初属下是神梦一族最小的公主,他要娶得是属下的三姐姐。他们结亲之前属下就离开了,然后属下遇见了大人您。”

    凤澈羽眉眼弯弯:“我问完了,你先出去吧,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

    谛梦拧着眉头:“大人,您现在的身体需要的是静养,要是有什么要处理的事情最好还是交给别的君上来处理吧!”

    凤澈羽露出一个笑嘻嘻的表情:“我知道了啦,你快点走吧,我会注意的!”

    谛梦虽然有些不相信自家大人的承诺,但是到底还是对她有那么一份期望的,所以也转身出去了。

    凤澈羽一直看着谛梦走远,这才眼神有些复杂:“天幻君上?这个麻烦的家伙居然和神梦一族牵扯上关系了。不过更加没想到的是,我的谛梦,对那个家伙有情愫,啧,虽然本皇不喜欢棒打鸳鸯,但是天幻那家伙可不是那么简单的还是要防着点呀。”

    ”

    “是,大人!”

    隐约的影子一闪而过,带着他的皇的命令奔向远方。

    凤澈羽莫名的笑:“啧,还是姐弟,不过等过几天就不是了,本皇的谛梦永远是本皇身后最坚实的后盾。”

    她的笑容莫名而森然,像是这根本不是一场感情,而是一场博弈,生死与爱的博弈,最后赢得从来都是那个无情的人,输得也是那个无情的人,输掉了所有的爱。

    凤澈羽不忍心让她最坚强的盾将软肋曝出来,所以她选择了插手这一场博弈,隐藏她的盾,以最无情的姿态来赢得这一场博弈。

    她伸手轻柔抚摸自己的小腹:“本皇不喜欢失败,当初的失败已经够了,这一次算是我们的第一次正面对上吧?”

    她的眉眼深邃而冰冷,让人恍惚之间像是看见了千年之前,叱咤风云的一代羽皇。

    “所以,这就是你擅自闯进来的理由?”落清秋还是没有穿上衣,依然**上身,只不过他似乎根本不在意一样,眉眼轻挑看着眼前一脸局促的凰翎幻。

    凰翎幻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只能盯着自己脚下的地面,一副犯了错的小孩子的样子。

    落清秋突然眯起眸子笑:“你这个傻小子,还真的相信了?行了,你一路过来也是远,还是先坐着吧。”

    凰翎幻还是那个局促的样子,只是寻了把椅子坐了下来。

    落清秋眉眼一转:“你这么千里迢迢的从碎星城到染雪城,到底是有什么事情?”

    凰翎幻抬头:“大人……我,我姐姐不见了。就是那种莫名其妙就消失的不见。”

    落清秋的眼底闪过一丝腥红的光芒:“你说你姐姐突然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我记得你姐姐就是那个要死要活要嫁给我的……凰翎梦吧?她不是被你们一家子都看得好好的吗?为什么突然就消失了?是不是仇家动的手?”

    凰翎幻看起来都快要哭了:“要是真的是他们动的手就好了,我恢复记忆的这段时间一直没时间看管她,她消失不见后我也第一时间出去找,但是周围的仇家都找遍了,就是没有她的身影!”

    落清秋微微点头:“周围的仇家都没有找到?你和她又是双生子,彼此是能感觉到彼此活着的,所以你这个样子很显然她还活着,但是就是找不到她,啧,看起来又要麻烦了。”

    凰翎幻的脸色一缓,但是落清秋接下来的话却让他的心吊了起来。

    只见他慢悠悠的道:“要是凰翎梦现在在某个地方的话,的确是好找,但是要是她是在我们之中某一个人的族地的话,我根本就查不到她的位置,所以你要用心理准备。”

    落清秋的话着实让他有些担心,但是再担心也没有用,他只能抱着凰翎梦不在四皇族地的想法祈祷。

    落清秋挑眉:“我教你一段真言,这要你这个血脉相连的亲人才能用,我要是来的话,找到的就不是凰翎梦,而是我那些族人了。”

    见着凰翎幻没有反对,他的表情逐渐肃穆,但是语气逐渐的放松下来,避开所有真言发动的必须点念出那一段话:“诸天星辰,万般自在,血有亲缘,缘由何起。”

    他避开了一切需要的必备点,所以这段真言根本没有发动成功,但是凰翎幻却是知道所有必须的点,所有下一刻他的身上就有无穷无尽的星力开始涌动。

    落清秋眉头一蹙:“滚出去用!”

    凰翎幻此时身上的星力很是强大,已经足以摧毁这栋失去了支援只有余留下来的力量的屋子!

    他直接被落清秋这一声给吓得跑了出去,落清秋倚靠在特意空出来的窗台上,看着凰翎幻念诵真言寻找凰翎梦的下落。

    其实落清秋给他的真言是这一类真言中最强大的一种,而且效果不像他自己说的那么简单,事实上就算那人是在四皇族地里,这真言也是能找到的,只是感应就很模糊。毕竟那可是四皇的地盘,说什么都是老巢,自然是针对这些做出了防备的。

    但是能有一些模糊的感应已经算是很好的了,至少还能知道自己要努力多久才能把亲人带回来。

    怕就怕在要找的人已经不在了,要是真的是这样的话,就算是付出再多的努力也是没用的,基础已经决定了他做什么都不会成功。

    落清秋眯起眸子安静的看着周围涌动的精神力和星力。凰翎幻的精神力不比他强大,所以他需要星力来补足,这也可以间接的说明落清秋给出的这个真言到底是多么强大。

    他摩挲下巴:“不知道天幻到底可以做到什么地步,要是真的在四皇族地的话,估计真的很麻烦吧,不过这对天幻应该也是一种历练吧。”落清秋反正是打定了自己要好好的让凰翎幻历练的心。

    恢弘的金色光柱直接把凰翎幻这个人都给湮没了,直冲天际的金色光柱很绚烂恢弘,但是落清秋很清楚,除了落清秋他自己和凰翎幻还有凰翎梦之外,根本没有人看得见,除非凰翎梦身边有一个君上层次,精神力却是四皇层次的人在,否则根本看不见这金色光柱。

    落清秋仔细看过去,光柱冲破云霄之后,渐渐化为金色的光点消弭开来,但是一个硕大的羽字闪烁不定。

    尽管出现的下一秒就已经彻底消失的干干净净,但是该看见的人还是看的异常清晰。

    虽说这寻找的真言没有如正常的时候一般指引具体方向,但是单单那个羽字,就已经能说明很多问题了,真的知道这个层次真的进入这个最真实的世界的人才会知道,四皇封号的那个字,是不能乱用的。

    因为天道已经承认了四皇的身份,这四个字和他们的名字,只有天道才会承认!

    而能被天道承认的羽字,只有她的羽字了。

    落清秋诡秘的笑了:“没想到凰翎梦居然是在羽皇那里,而且羽皇还没来得及抵挡真言的力量,让我们发现了凰翎梦的下落,啧,真的不知道这到底是个疏忽还是一个陷阱。不过她有了孕,估计这应该是一个疏忽吧,毕竟我们这个层次的有孕,是谁也说不清楚的,不小心一点的话,或许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滑胎吧。”

    落清秋一边想着,一边说着那些可能发生的事情。

    凰翎幻苍白着脸转过来看着他:“大人……”

    落清秋回过神看着他,笑的清浅:“你也是知道我们这个层次的秘密的,所以你应该也是知道这个字代表了什么,你应该也是知道自己现在这么一点点的实力应该是抢不回她的吧?所以你最好还是努力修炼,这样未来的皇战里,你才有机会抢回凰翎梦。”

    落清秋的话很激励,但是蕴含的另一个消息却让凰翎幻再度苍白了脸,甚至更加的深沉。

    只因为,皇战,这两个字。

    他当初也是经历了那场皇战的君上,自然是知道一场皇战波及到的层面多么的可怕,那绝对是想象不到的宏大。

    但是宏大背后的惨烈,也不是一般人想象的到的。

    瓜子 网  gzbpico m ,更 新更快t广 告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