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八章 落天三篇
    他的神色有些莫名,直接把盒子放进了他的识海之中,毕竟识海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放在识海比放在其他地方更加的安全。

    他的手没有收回,重曦笑了,直接拉住他一个手指就出来了。

    重曦笑嘻嘻的站在他身边:“我终于出来了!你这个坏蛋还算有点良心!”

    落清秋抿唇浅笑:“我如果真的是坏蛋的话,你现在根本出不来!对了,你需要准备些什么吗?不过我们大概还是要在这里留一些时间。在此之前你要是给我惹出什么事情来的话,我不介意好好的教训你一下,让你知道这里到底是谁做主!”

    落清秋的话很显然没有给重曦足够的警告,她嘻嘻笑着转身就跑,一副“我不听我不听我什么也不听”的样子。

    落清秋无奈的揉揉自己的眉心,转身就进了屋子,重曦是个知分寸的,就算是失去了一切的记忆也是这样的,他也根本不担心她的安全问题,要是说有什么能彻底得得杀了她,除了那一根天玄冥冰,别无他法。

    他当初留下的手段还是在影响着这里的一切,六感被剥夺的感觉绝对是不好受的,但是不好受也是自己当初一手布置下来的,这只能算是自作自受吧。

    落清秋默默的吐出一口气,六感剥夺直接让他不能开口,但是就算是再不能开口,落清秋对这里到底是极端熟悉的,抬脚直接就走,根本不在乎自己是不是会撞到什么东西。

    很快起伏感就在脚底蔓延开来,他的眼眸焦距早就散开了,虽然瞳孔莫名的有些大,但是浅浅的蓝色眼眸还是如无边的瀚海一般。

    他默数阶梯的数量,不多,十五阶而已,他熟练的踩稳再左转手摸到一扇门,柔软的纸张感还是跟千年前一样,他笑,手掌向下触碰到坚硬的木质,然后伸手推开了门。

    剥夺的六感直接回到了他的身上,他微微眯起眼眸看着被阳光洒满的宽大的房间,一切都还保持在他离开的时候的样子,不过这也是因为他设下了禁制,重曦根本没有机会进来搞破坏。

    他慢慢的坐到床上,眉眼逐渐温然。

    但是再温然也是温暖不了他心底的那块“天玄冥冰”这注定了是一种不可能。

    略微思考了一下,他直接把自己脱得只剩下一条裤子,盘膝坐在床上,细腻的肌肤比女子来的还好,他的上半身没有一丝一毫的伤疤,白皙的如同羊脂美玉一般。而被束缚起来的浅蓝色长发也抽了发带披散下来,细细一看比较一下,居然已经到了落清秋的脚踝位置。

    他丝毫不在意的把头发披散过去,眉眼染上一层疲惫,这是这么多天以来他一直在承受的,但是心理就算再强大,他现在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刚刚二九年华的少年而已,他也是会感觉到疲惫。只是他一直给他们的感觉是落皇,而他也必须要强行保持自己的身份,只有这样他的一切才不会溃散。

    他没有注意到的是,他合上双眸开始运转身体里的星力之时,他的背后出现了一个娇俏的姑娘,姑娘明眸善睐,漂亮华丽的深紫色眸子一直都在落清秋身上,她的腰身极其柔韧,但是小腹微微的起伏却让她本就鲜妍的容颜添上几分即将为人母的柔软。

    她温柔浅笑,护着小腹慢慢的蹲下来,面颊贴着落清秋的后背。

    可是落清秋还是没有感觉到,那个在他心底深深扎根的姑娘,此时就在他身边。

    可是就算是知道了,又如何?

    下一刻,凤澈羽的身影如同泡影一般,直接破碎无痕,像是从来都没出现在这里一样,仿佛一切,都不过是一个美好的幻象而已。

    而落清秋现在完全是沉浸在自己的识海之中了,蓝色的识海在他开始冥想的那一刻,直接化为了一片广阔的古战场,然后他看见了自己的身影。或者说是曾经身披甲铠驰骋战场的他的身影。

    他的目光逐渐复杂,他也是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的,自然是知道,自己再也回不到以前的样子了,或许他还是落皇,但是绝对不是以前那个冷眼睥睨天下的落皇。

    这一世他有了家,有了亲人,有了兄弟,更有了属于自己的情感。这一切的一切都不是以前的自己所能拥有的,简单来说就是,他根本不敢奢求有这样的生活。

    现在他拥有了,他也知道自己是绝对回不去之前的生活的。不单单是他,还有铭浅唯和炎九霄,甚至是羽皇。这不是以前了,他们之前的一切都变了,他根本不知道现在应该以什么面目来对待其他人。

    “《落天》第三篇,无梦亦无幻。”

    落清秋看着上面的文字,脸色不断的变换,他当初创造这篇以剑为名的功法,其实是建立在他麾下君上的基础上的。

    初篇是烁槿,他找到烁槿的那一天成功把这初篇修炼成功;找到珑熙,第一篇也正式成功;找到辞语和镜影的时候,就算是短短的接触,第二篇也修炼成功了。

    只是他没想到当初的自己到底是抽了什么疯,居然把这无梦亦无幻放在了第三篇,可是他要去哪里找他的天幻君上?!

    落清秋咬牙切齿的看了慢慢消散的金色文字,一转念就退出了自己的识海空间。

    不退还能干什么?难道坐在这里就可以等到天幻君上出现吗?!

    这边落清秋正在气恼的时候,那边的凤澈羽却是一阵呆愣。

    她刚刚莫名其妙就感觉到一股亲切的意念出现在身边,就是那么贪玩的一触碰,自己的意念居然直接被带到了另一个看起来有那么些许熟悉的地方。

    很熟悉,但是她很确定自己的记忆里没有这个地方。

    虽说有些慌张,但是她很快还是真定下来了,正在她为了自己的贪玩懊恼的时候,旁边的木门出来了打开的声音,很轻微但是她还是听见了。

    她转身看见了他的面容,精致到比女子还要美的脸没有一丝表情,而他浅浅的蓝色眸子正在迅速聚焦,很快一双眸子漂亮的让人忍不住赞叹。

    他犹豫了一下,朝着床这边来了。

    凤澈羽以为他看见了她要来把她赶出去,但是看见他只是过来坐下来而已,一颗“噗通!噗通!”跳的小心脏慢慢的停了下来。

    很快他就脱了上衣,只剩下一条裤子的时候,凤澈羽又以为他要把裤子也给脱了的时候,她发现她又想多了,人家根本没打算脱裤子。

    紧接着他抽掉了自己的发带,浅浅的蓝色长发飞散的那一刻,凤澈羽甚至闻到了一种未知名的花朵的香味,那种花朵很好闻,只是她一直都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也没有去一问到底。

    此时闻见这个气味,她的眼眸亮了亮。

    而男子也没有动静了,很显然已经陷入了冥想了。

    她小心翼翼的站起来,走到了他身边,轻轻护住微微凸起的小腹蹲了下去,忍不住把脸颊贴到了他的背上。

    刚刚感觉到了一丝温暖,她就猛的清醒过来了,清醒过来,又是面对羽族。

    她不是不喜欢羽族,自己的家为什么不会喜欢?她只是想要看看别的不同的地方,她只是想知道刚刚那个男子到底是谁,他总是给她一股很熟悉的感觉,包括那个房间也是。

    只是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哪里见过那个男子,甚至连那个房间到底是在哪里都不知道。

    她只知道自己一定要见到他,她总是觉得自己身上还有很多的事情不知道。

    “如果我见到你的话,是不是那些我根本不知道的事情会有可能知道?”她喃喃自语,深紫色的眸子闪烁不定,两只手一直抓着自己的发尾在玩。

    小腹的凸起已经有些明显了,足以让那些知道一些关于这方面的事情的人知晓她已经怀上了。

    而林恒说要利用她怀孕的消息去打击一个对手,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打击成功,不过看他那个很自信的样子,估计成功率应该是很高的。

    凤澈羽根本不关心这些事情,她关心的是自己肚子里的这个能不能好好的长大,她的心底总是有些不对劲。

    可是就算是再不对劲,她也只能接受,谁让那个让她怀孕的家伙死活没有出现,而也许知道娃娃爹是谁的那几个也死活不肯说呢。

    不过没关系,只要肚子里这个小东西出生了,凭着他体内交织的两股血脉,她终究是会知道孩子爹到底是谁!

    她眉眼弯弯,随手又从碟子里拈起一块糕点放入口中,熟悉钟爱的味道真的是很好吃,她喜欢的味道。

    “大人,身体感觉怎么样?”

    林恒出去执行任务了,云栖因为恍惚出神回了自己的宫殿就开始顿悟了。

    所以现在每天照看她身体的就换成了最近回来的那位谛梦君上,神梦一族的最后一位继承人,也是真正意义上最精通医术的那位。

    她笑:“今天感觉很好呢,肚子里的这个也还好。”

    谛梦君上也笑:“大人的修为早就不是属下能想象的,所以既然大人觉得很好,那就是真的很好。不过若是大人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话,谛梦就在旁边,您说一声我就来了。”

    凤澈羽也是知道这位谛梦君上刚刚归来,再加上林恒云栖都不在,所以事情很多,也不多留她,直接让她做事情去了。

    谛梦点头,转身退了出去,让凤澈羽好好的休息。

    &26412;&25991;&26469;&332;&29916;&23376;&23567;&328;&32593;&32;&119;&119;&119;&46;&71;&122;&98;&112;&105;&46;&99;&111;&109;&32;&26356;&26032;&51;&26356;&2455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