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七章 重曦
    家这种存在真的是很特殊,特殊到让落清秋甚至愿意放弃一切的地步,可是就算是放弃一切,就真的能回到以前了吗?

    绝对不可能,要是真的能回到过去的话,就算是失去一切,落清秋也是愿意的,但是事实是就算是失去一切了,落清秋还是回不到过去,他根本没有任何办法改变既定的事实。

    屋子里的门无风自开,像是一直都在等待落清秋的归来一样。

    他的眉眼淡然,丝毫不介意门上厚厚的灰尘,精致到奢靡的面容安然的看着里面的一切。

    “他还真的是说不来就不来呢,这儿的灰尘都这么厚了,打扫起来还是很麻烦的。”落清秋慢慢的走进房间,白皙的手指轻轻抚摸过周围的一切,淡然的蓝色真的美如画。

    如果不是他眼中逐渐失去的焦距,或许这份浅浅的蓝色真的会继续美下去。

    事实上他从踏进这里开始,他的六感就开始不断在被剥夺,或者说是封印。

    这种感觉他并不陌生,他从留下这东西开始,就已经预料到自己若是想要找回这个东西,注定是要承受这一切的,毕竟当初也是他主动斩断这份缘。

    不过他实在是对这间屋子太过熟悉了,熟悉到就算是六感全失也足以在里面行走自如。

    “出来吧,你躲起来也没有用,你是出不了这间屋子的,注定没办法逃离。”落清秋的声音很是淡然,他笃定了就算是千年的光阴逝去,在这间屋子里,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因为能改变的,早在他还住在这里的时候就已经发生了,剩下的就算是改变了没什么大事。

    缥缈的白色繁复宫装绣着漂亮到华丽的水蓝色纹路,很显眼也很漂亮,足以看的出来那个刺绣的人的用心。

    只是穿着它的人却不是那么开心,她咬着下唇死死的看着此时已经六感全失的落清秋:“为什么你还要再回来了?你当初把我封印在这里,不就是不想让我出去让别人知道吗?!”

    落清秋的六感消失,自然是听不见女子哀怨的声音,女子也是知道这一点的,所以毫不犹豫的用了传音。

    落清秋笑,清浅而温润,像是一块最完美的暖玉一样,只是他没有开口,依然就这么站在那里。

    女子气急反笑:“落皇,你还真的是长本事了?知道顾忌我的感受了?但是我告诉你,晚了!你在我心底永永远远都是那个大坏蛋!”

    落清秋突然摇头,慢慢的顺着来时的记忆走了出去,一脱离屋子,他的六感逐渐回来了。

    他看着还在屋子里根本不出来的女子:“看起来你是睡了太久了吧?难道你看不出来我已经转世了吗?我现在的修为根本不足以抗衡你的力量。”他的眉目精致,恍惚之间像是看见了浩瀚的星辰。

    女子一愣,连脸上的愤怒的笑容也平复了些许:“你转世了?为什么我感觉不到你身上有别的气息?而且你就算是转世了,按照你的感悟,现在也应该已经把修为提升回来了吧?还是说你根本没打算这一世把落皇的责任扛起来?!”

    落清秋还是摇头:“如果我不想要扛起落皇的责任,那我可以在一开始就不回来,又或者留下一些痕迹之类的让别人传承我的功法,来这里找你一起去扛起属于落皇的责任。说了这些,你应该是知道了我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吧?”

    女子直接朝着落清秋的方向扑了过去,扑过来还带起了巨大的音爆,看得出来女子的修为到底是强大到了什么地步。

    但是屋子里的东西只是泛起了一股淡淡的光芒,一切都还是安然无恙的。而落清秋却一动不动依然是淡然的看着女子,似乎根本不为了自己的安危而担心,又似乎是笃定了女子根本出不来一样。

    落清秋笃定的事情,还没有几样是失败的,他在某些事情上,少说也是算无遗策的。

    既然是算无遗策的事情,又怎么可能会有意外?就算有意外,落清秋怎么可能会没有对策?

    女子根本没有扑出来,简单来说就是她要出去的那一刻,屋子里突然降临了一股凶戾的气息,像极了落清秋的气息,但是却比他本身的气息来的浑浊些,似乎就是因为那些凶戾影响了那气息一样。

    但是单单就是这气息,已经完全阻挡了女子的动作,他只能愤恨的看着落清秋:“有本事你就进来呀!别有本事回来却没本事进来!你这样我是绝对瞧不起你的,绝对不会跟你走的!”

    女子的声音多少是有些点色厉内荏的,因为她根本就出不去,根本不可能去找落清秋挑衅。起手她早在六百年前就发了誓言,只要落清秋不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那她就会乖乖的听从落清秋的话,只求再也不会留在这个屋子里孤独一人,就算有进来的人,也不会被剥夺六感。

    落清秋的眼底闪过一丝笑意,他算是知道这姑娘开始害怕了,不然也不会是这个反应,但是他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放过了这个敢出口骂他的女子:“看起来你还是生活的挺好的,那我就进去拿个东西,拿完东西我就走了,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封闭这个院子,绝对不会让别人轻易地进来伤害到你的。我忘记了,你也算是一个君上说什么也是有保护能力的,所以你还是快点回去吧。我不用你担心的。”

    女子恼火:“你到底是要什么?!你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但是你赶紧的进来把我放出去!”

    落清秋慢悠悠的盘膝坐下,丝毫不在意自己的白衣被泥土给污了,他笑:“我要什么?这你不是很清楚吗?不过你倒是要想好要不要出来,在这里的话,就算你要作威作福都是没有人管着你,但是你一旦要出去的话,你不仅要谨言慎行,还要彻底的给我收敛起你的那些个小性子,我是要迟早对上羽皇的,要是你不听从我的指挥,我宁愿一直把你封印在这里。你要知道,我从一开始就没有在意过你的战力。”

    落清秋的话冰冷而尖锐,就算是他的笑容,也依然是冷的,一番话毫无留情,直接指出了女子的最想要的一点并且做出了一些根本的限制。

    而女子是相信的,落清秋敢说出这句话,就一定会有手段做到这一点。她不愿意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自由就这么消失的干干净净,但是现在这个机会不把握住的,恐怕以后绝对没有机会出去了。

    正如落清秋说得,他根本没在乎过女子的战力,若是要战力的话,他手下的君上随随便便找几个出来就可以媲美女子了。他要的,是女子真实身份的那份震撼。

    虽说这震撼只能用一次,而且还要针对特定的人,但是已经是足够了,两军交战忌讳的就是这一瞬间的破绽,一旦出现破绽,那么一切都挽回不了了!

    女子咬牙,转身就回了屋子。

    但是落清秋还是那个老神在在的样子,就像是之前笃定的那个样子一样。

    他不介意进去自己拿,但是有人效劳,为什么不用呢?

    女子不多时就回来了,只是手上捧着一个宽大的盒子。盒子本身没有什么奇特的,但是盒子里面的东西却是格外的重要。

    那是一块冰,血红色的冰,曾经刺穿了羽皇麾下那个叫做重曦的君上心脏的那块天玄冥冰。

    它刺穿了重曦的心脏,但是也因为它本身就是深渊蟒一族强者化身而成,它的前身就是一位实力无比强大的君上,刺穿了重曦的心脏染上了她的心头血,本身变得更加的寒冷。

    也正是因为这份不同于以往的严寒,落清秋发现了困在其中的,属于那位重曦君上的魂魄。

    而且还不是残魂,而是完完整整的那位预备十八君上中的那位重曦君上的魂魄!

    落清秋这下子就赚大发了。

    更好的一点就是,重曦的记忆居然因为天玄冥冰的关系全盘被封住。

    绕是这样,落清秋还是很高兴,主要是因为他知道重曦的忠诚,若是重曦还有以前的记忆的话,他根本没有任何机会留下她。

    她只会选择魂飞魄散。

    落清秋也是知道她的身躯还被困在天玄冥冰里,但是就算羽皇真的下定决心要把她救回来,带回来的也不过是一具失去了魂魄的躯体而已,那对于羽皇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

    所以重曦根本就是一个天造地设的棋子!

    不过相处了还是有那么久了,说到底落清秋还是有些舍不得的,若是能把她保下来的话,落清秋还是愿意把这位重曦君上给保下来。

    可是说到底落清秋还是那个落皇,若是真的因为这个重曦而伤害到了他手下的人的话,他还是不会介意亲手处理了重曦。

    说到底,落清秋的心还是狠的。

    他伸手拿过重曦手上的盒子,那里面的天玄冥冰还是一如既往的寒冷。

    &26412;&25991;&26469;&332;&29916;&23376;&23567;&328;&32593;&32;&119;&119;&119;&46;&71;&122;&98;&112;&105;&46;&99;&111;&109;&32;&26356;&26032;&51;&26356;&2455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