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落天之名 >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六章 他与他
    而落清秋他们进去之后就看见了那些自己想了很久很久的建筑,至少他们一直都在念念不忘。很普通的建筑,但是却让他们莫名的记住了千年之久。

    也幸好这里被妥善的保存下来,否则他们一定会很失望吧。

    铭浅唯突然松开一直拉着落清秋的手腕指着一个方向:“那里,我记得以前是羽皇的住处吧?”

    铭浅唯指着的是一处看起来很是简单的建筑,但是比起旁边的几处建筑来说,却又是显得格外的精致,因为当初这里是这座学院唯一的姑娘住的地方,当然要比那些糙老爷儿住的地方显得精致的多。

    落清秋的目光早就在进来的第一时间就锁定了那处精致的建筑,他真的很久都没有见过属于她的东西了,好不容易见到了,他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铭浅唯拍拍他的肩膀:“兄弟,这是我们改变不了的事实。作为兄弟我们很想见到羽皇和你的成婚,但是我们违背不了事实。”

    落清秋摇头:“不,我只是有些感慨而已,一别经年,我们都还是少年的模样,却已经分东离西。我的那个她,也愿意放下骄傲为了一个人生儿育女,只是我很想问问她,我到底哪一点比不上那个人而已。”

    铭浅唯沉默,在这件事情上他是劝不了落清秋的,因为他根本没有任何资格回答落清秋的疑问,甚至连他连自己的妻子都没有找到,是无论如何都没有资格说这话的。

    落清秋的目光继续复杂的看着那处精致的建筑:“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

    落清秋的神思恍惚,铭浅唯何尝不是如此,他直接放任落清秋靠近羽皇曾经的住处,自己慢慢的回到了自己的住处,他记得,自己曾经也是放了东西在那里面的,只要拿到那个东西,他找回他的妻子将再也没有任何困难。

    只是不知道一别经年,他还有没有可能找到那东西,毕竟那东西的灵性实在是太大了,这千年没有看着,指不定诞生出什么不应该有的灵智来,要是真的是这样的话,估计他现在的修为要抹去那东西的灵智实在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铭浅唯伸手不断的揉着太阳穴,一边想着自己要怎么对付那东西一边朝着自己的住处而去。

    落清秋沉默的看了一阵,直接朝着那栋建筑而去,他以前来过这里,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话,他还是进得去的。

    他伸手一推。门悄无声息的开了,看起来就算是千年的侵蚀,这里的一切还是跟以前一样的。

    院子里种的那些植物早就干枯腐烂完了,但是不知道从哪里飘了植物的种子来,它们很顽强的生长了起来,再加上这里的土壤本来就是特别弄来的,所以生长的格外茂盛,甚至有些藤蔓缠绕过立起来的架子,层层密密的不露半点阳光,一股子凉意弥漫开来,因为当初布置的阵法,所以那些架子底下是没有植物蔓延出来的。

    落清秋慢慢的穿过那些植物,走在那些藤蔓底下,又是一阵恍惚。

    一身漂亮蓝色长裙的姑娘,出现在他眼前,开心的笑着向前跑去。落清秋一愣,毫不犹豫的伸手想要握住姑娘的手,但是像是梦一样,落清秋根本没有抓住她的手,刚刚接触的刹那,姑娘的身影像是泡影一样,彻底的破碎,干净利落的像是从来只在记忆里出现过一样。

    落清秋慢慢的向前走,穿过植物就看见了简单但是很精致的房屋,她在这里住了很久,他还记得曾经的那个少女,她牵着他的手走遍了这个院子的每一个角落,说着她很喜欢这里。

    但是现在那个少女去哪里了?

    落清秋喃喃自语:“羽儿,我真的很想你。”

    “咔擦!”

    清脆的破碎声在他的识海之中响起,甚至在外面也听得到那破碎的声音。他的识海,那深沉在最深处的封印,悄然开启了一个口子。

    落清秋的手轻轻抚摸上他的左胸口,缓慢强劲的心跳如雷一般低沉,生生不息的感觉却又让人忍不住赞叹。

    可是这一切都掩盖不住他心底的失落,和封印破开一丝的诡异的感觉。

    他冷冷的笑了,低低的开口,丝毫不怕自己接下来说的话被别人听到:“虽然还是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这种封印的感觉还真的是很熟悉呢,不知道到底是谁封印了我的一部分,不过没关系,我很快就会破开所有的封印,然后找回我的一切。”

    他的眼眸闪过一丝猩红,完全不同于情绪不对的时候的鲜红。

    落清秋有预感,若是他的封印完全破开的话,一切的真相都会呼之欲出。这个全部,包括属于他的血脉的那个封印。

    他的血脉或许才是最终谜底的答案。

    另一片染满了血刚刚平息下来的战场。

    “咦,小家伙好像是知道了点什么东西呢,居然知道他身上的血脉才是一切的答案!”脸上戴着银白面具的女子突然开口,银白的眼眸闪烁一种奇妙的光芒。

    水蓝色长发的男子口中咬着一根银白色的发带,手一动就把满头水蓝色的发丝绑上去,听着女子的话,微微眯起眼眸:“小家伙知道了些什么?可是就算他再知道什么,他身上的秘密还是要到他成为黯星境的时候才揭示出来,在此之前就算是我们亲自用自己的血脉之力帮他,也是绝对不可能打开封印的。”

    女子笑,只是在面具之下根本什么也看不见:“希望那个臭小子早点回来,回来之前最好先给我找个儿媳妇回来,不然的话又要操心那小子的婚事。他又不是阡儿的风归,大概没有多少人看上他吧。”

    男子的眼眸比落清秋的眼眸更加的湛蓝深邃,像是来自深海的波光一样,他仿佛能穿透面具看见女子的笑容一样:“我们的儿子哪里有这么差了?都是毁灭之风的一员,我一点也不相信我们的儿子是差的,悠悠,你也要对我们的儿子有信心才是。”

    女子拉着男子的手慢慢的向着他们的大本营走去:“不是不相信啦,实在是阡儿家的风归实在是太乖了,咱们又是直接把儿子的记忆全部都封印了,到时候他长成什么样子我们也是没办法控制的,所以我才有些担心呀!”

    男子点头:“他的现状我们的确没办法控制,但是这场战役结束之后,我们应该是可以把那些单身的留下,然后一起去黯星大陆看看孩子们的,所以你就不用担心了,不相信儿子,你还是要相信我这个丈夫,我们一定会很快就结束这场战役的。”

    女子点头:“我知道,我一直都相信你可以很快就结束这场战役,我们一定会很快就去看看儿子的。对了对了,我记得白鸢家的孩子也是在黯星大陆的吧?”

    男子点头,目光远扫,瞬间锁定了一个看起来有些单薄但是无法令人直视的身影:“嗯,跟我们儿子差不多大的孩子现在都在黯星大陆生活历练,毕竟这一场战役连玄都来了,我们根本不可能分得出力量来保护小家伙们。”

    女子顺着男子的目光看过去,也看见了那个孤寂的身影,叹:“是呀,连玄都来了,我们的内部是彻底没有了足够的力量保护小家伙们了。也是幸好我们还有宇宙作为后盾,不然的话单单是消耗战我们就会死完。”

    男子松开女子的手,朝着玄大人走去:“悠悠,你先回去吧,我有事情要和玄商量。”女子点头,化作银白的流光朝着大本营飞逝而去。

    男子目光复杂的看着玄大人:“玄倾,好久不见了。”

    玄大人,或者该说玄倾,他淡淡的回头看着男子:“水南泽,的确是好久不见了。”

    水南泽慢条斯理的站到他身边,低头看着玄倾刚刚看的地方:“一别经年,你还是这个样子,只是不知道你到底找到办法没有?如果还是没有的话,时间就要超过了。”

    玄倾淡然:“我早就已经放弃了。”

    水南泽的身形一顿,差点掉下去,玄倾及时伸手拉了他一把。水南泽有些艰难地看着他:“什么?你早就放弃了?可是为什么你这么久都不出现在我们面前呢?”

    玄倾还是那个近乎面瘫的样子,深邃的紫色眼眸中是满满的空灵:“我当时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处理,比找你们的事情更加的重要,只有处理好了我才能脱身。”

    水南泽沉默,两个人同时沉默。

    但是片刻之后玄倾就打破两人之间的沉闷:“我记得你有个儿子吧?是不是放到黯星大陆了?”

    水南泽默默点头:“我们根本没有时间去照顾他,还不如早点让他接触到这些事情比较好,虽然不知道到时候他会不会怨我们,但是我和悠悠还是不会后悔。”

    玄倾慢慢后退一步,再也不去看那处空间裂缝:“我也希望我不会后悔,但是不知道我的这个愿望会不会实现。不过我真的很羡慕你们一家,至少你的妻子还在。”

    水南泽也后退一步,和玄倾面对面,两个人沉默的抱了一下,分开之后水南泽低垂了眉眼:“我也很高兴我的悠悠还在。”

    接下来的无言,再也没有人打破,水南泽转身就顺着女子留下来的轨迹化为湛蓝的光回到了大本营。

    “是呀,你很幸运。羽儿,你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呢?爹爹很想你。”澄澈的深紫色眼眸闪过一丝痛苦。

    &26412;&25991;&26469;&332;&29916;&23376;&23567;&328;&32593;&32;&119;&119;&119;&46;&71;&122;&98;&112;&105;&46;&99;&111;&109;&32;&26356;&26032;&51;&26356;&24555;&50;